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娇宠小太后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为本太子宽衣

时间:2018-05-07作者:阿姻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正待西陵笙看着那柜子眼冒金光时,便被管事嬷嬷叫了过去,学着前面的宫女,将各种花瓣洒向浴池。

    “太子殿下到——”

    “参见太子殿下——”

    西陵笙混在人群中朝着门口走进来的人施礼,偷偷瞄了一眼赫连泽玥,只见他一如既往地美到令周围的女子都黯然失色,只是那一向慵懒闲适的脸上此刻却面无表情。

    管事嬷嬷谄媚地笑着问:“太子殿下,都已经准备好了。请问需不需要传唤美人为您……”

    “不用了。”

    那管事嬷嬷应了,便准备带着一众宫女离开。

    而西陵笙却犹豫着一副不想离开的样子,前面宫女瞧见便拉了她一下,悄声道:“看什么呢,走了!”

    西陵笙突然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吓得那管事嬷嬷和一众宫女赶紧也纷纷地跪下。

    一群人跪下后发现她们的太子殿下根本没有发话,那她们是为什么要跪下……

    管事嬷嬷莫名其妙地问一旁的宫女:“怎么回事?”

    那宫女苦着一张脸,小声回答:“我也不知道啊嬷嬷,我看她们都跪下了,我也就跪下了……”

    管事嬷嬷:“……”

    这时,赫连泽玥转身问:“都怎么了?”

    西陵笙跪在最前面,低着头,掐着嗓子道:“启禀殿下,我们忘记点上香薰了,请殿下恕罪!”

    那管事嬷嬷一听好像还真的忘记了,但顿时又看着西陵笙的背影恼怒起来,既然殿下没发现,这小宫女说出来做什么?是嫌命长么?待她回去,定是要好好地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的!

    赫连泽玥沉默着没有说话,一众宫女都以为她们的殿下生气了,一个个都提心吊胆着。

    管事嬷嬷也暗道完了完了,刚想上前解释,只听赫连泽玥却语气轻松地开了口。

    “既然如此,你便去拿过来点上。”

    赫连泽玥是对着西陵笙说的。

    西陵笙暗喜,低着头道了一声“是”,正欲欢天喜地去拿她的千年雪参时,只听赫连泽玥突然又叫住了她。

    “慢着。”

    西陵笙身形一顿,转身又跪下去,问:“太子殿下还有别的吩咐吗?”

    赫连泽玥道:“你过来,为本太子宽衣。”

    “呃……”西陵笙愣了愣,微微抬头瞄了一眼赫连泽玥,只见他正盯着自己,一双桃花眼似醉非醉,嘴角还勾起无比邪美的笑容。

    这个表情……

    怎么就让她毛骨悚然的呢……

    这家伙不会是发现了她吧……

    那管事嬷嬷见西陵笙不动,吓得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指着她便厉声道:“愣着做什么?太子殿下说的话你没听见吗?”

    “嬷嬷,本太子问话时,何时允许你插嘴了?”

    那嬷嬷一瞬间变得脸色苍白,看了一眼仍是笑着的赫连泽玥,赶紧磕头求饶。

    赫连泽玥道:“罢了,你去将香薰点上,下去领罚吧。”

    那嬷嬷连连谢恩,还埋怨地看了一眼西陵笙,都怪这个小宫女!

    浴池边香气缭绕起来,那嬷嬷领着其他宫女退了出去,唯独留下还跪着的西陵笙。

    “还不过来?”

    赫连泽玥语气轻挑,蛊惑的嗓音幽幽地传入西陵笙耳中。

    西陵笙头皮发麻,却又不得不上前,但还好赫连泽玥是背对着她的,是不会看见她的脸的。

    所以这家伙应该是没有发现她吧……

    西陵笙站在赫连泽玥身后,伸手从他的腰间穿过,替他将腰带解开,动作暧昧得就像是她要从他身后抱住他似的。

    赫连泽玥身上香香的,但西陵笙却如闻恶臭似地缩着脖子,生怕脸碰上了他的背。

    因为是冬季,所以赫连泽玥穿了好几层衣衫,西陵笙便只能一层一层地替他脱。

    虽然西陵笙是个内心开放的现代人,但这替男子脱衣服,脱完还会看见男子的果体,而这男子偏偏还好看得不像话这种事情,还是会让她不觉脸红心跳。

    所以西陵笙一边替赫连泽玥脱衣服,一边就在脑海中将他想象成一颗长得比较好看的洋葱,然后她就一层一层一层地剥开他的心~

    西陵笙乐得在心中哼起了小曲儿,不就是颗洋葱嘛,她剥就是了!

    突然,一只手将她的手按在了腰间,由于已经只剩一件里衣,隔着薄薄的衣料,男子身体的温度自是烫灼了西陵笙的手心。

    西陵笙浑身一个激灵,刚才的嘚瑟一下子烟消云散,飞快地想要将手抽出来。

    她、她、她的手被洋葱……啊呸!被赫连泽玥按住了!

    赫连泽玥却是没有要放开的意思,拽着她的手将她一下子拉至身前。

    西陵笙见势赶紧“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低着头掐着嗓子道:“太子殿下恕罪,奴婢手生,没能将太子殿下伺候好,求太子殿下饶恕!”

    妈呀,跪得太急膝盖都疼了!

    赫连泽玥站了一会,忽地轻声笑了起来,伸手将她扶起,温柔地问:“你的膝盖可疼?”

    西陵笙暗暗腹诽难怪赫连泽玥招女孩子喜欢,这诱惑的语气,这暧昧的台词,连个小宫女都不放过,禽兽!

    “不疼,太子殿下。是奴婢伺候得不好,奴婢立刻换个姐姐来伺候您!”

    说罢西陵笙便要走,但赫连泽玥却拉住她的手,将她的手放到他的腰间,道:“不必,你继续伺候本太子宽衣沐浴。”

    伺候个鬼啊!

    再脱你就果了啊大兄弟!

    西陵笙暗暗吐槽,但头顶的人却一直看着她。她的手顿在赫连泽玥腰间,只要她轻轻一拉,眼前的洋葱……啊呸!眼前的这个男子就一丝不挂了……

    “怎么了?”赫连泽玥又幽幽地开口问,语气里带着一丝戏谑,仿佛是在调侃她一般。

    西陵笙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将手中力道加重,赫连泽玥的里衣系带便松开来。

    “妈呀!”

    西陵笙不小心瞄了一眼那隐隐约约的白皙肌肤,不禁惊呼出声,赶紧胡乱地将他的里衣又系上,还打了个小小的蝴蝶结。“太子殿下,我突然想起厨房的洋葱还没剥,我去剥了再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