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番外06】

时间:2018-06-09作者:偏方方

    这一幕,简直把所有人都惊呆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这个容胖子真的把一头黑虎狮杀死了?

    等等,黑虎狮死了就算了,为什么连金钟鼎也碎掉了?还给碎成了这幅德行!

    难道那把匕首的威力如此之大,余波都能震碎一个如此法器吗?

    天灵根少女是最惊讶的,因为除了她,没人知道这个金钟鼎究竟有多厉害,这是连九阶凶兽都能抵挡一个时辰的顶级法器,绝不可能轻易被震碎,可摆在她眼前的事实,又告诉她一切不是在做梦。

    金钟鼎真的碎了。

    在这个巨大的震惊下,乃至于她都没那么在意一个新弟子竟然击杀掉一头五阶黑虎狮了。

    另一边,余师兄也结束了战斗,离开朝这边赶来。

    早在结束前,他便听见了凶兽的怒吼,等打跑那五人后,他御剑飞了过来。

    在山下御剑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毕竟山下灵气不多,只有出的,没有进的,筑基修为的弟子还不能在体内储存大量的灵气,他御剑消耗掉大半,若是那五人再折回来,他怕是没有多余的灵力折腾了。

    好在那五人是真的跑远了。

    余师兄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现场,他都做好要与五阶黑虎狮一番恶斗的准备了,结果他定睛一看,黑虎狮已经死了。

    当然金钟鼎也碎了,只是碎成那副德行,他压根儿没认出那是金钟鼎。

    他看向了插在黑虎狮胸口的匕首,有些难以置信师父当年送给他的东西竟有如此巨大的威力,师父用心良苦了。

    很快,他发现匕首的新主人——灵芝并不在现场,他眉心一蹙:“灵芝呢?”

    几人遥手指了指湍急的河流。

    他再次御剑飞了过去,将灵芝从岩洞里救了出来。

    灵芝的身上有些擦伤,除此之外,并无大碍。

    等他带着灵芝回到大部队时,容小公子已经晕过去了,妥妥哒吓晕的。

    余师兄挖掉了黑虎狮的内丹,将容小公子背了起来:“此地不宜久留,大家赶紧回千岚宗吧。”

    几名新弟子跟紧了余师兄。

    灵芝将乔薇薇抱了起来。

    天灵根少女总感觉今天的事有哪里不对劲,可一时半会儿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灵芝,尿。”乔薇薇突然捂着小屁屁说。

    灵芝担心那伙人追上来,轻轻地说道:“现在要尿啊?能憋一下吗?”

    乔薇薇的小脸涨得通红:“憋不住了。”

    灵芝四下看了看,找到一片花丛,抱着乔薇薇走了过去。

    天灵根少女的目光落在花丛里冒出来的一颗小脑袋上,终于想起来哪里不对劲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几乎所有人都吓坏了,就连灵芝的脸色都煞白煞白的,可那个差点儿被黑虎狮一口吞掉的小家伙,却连哭都没有哭过,俨然是……他们之中最冷静的一个。

    要说她是有多厉害,天灵根少女是不信的,天灵根少女早就听说了,灵芝的妹妹是个连灵根都没有的废物。

    天灵根少女又想起她抱着金扇子亲亲的画面,不由地呢喃道:“莫不是个傻子?”

    灵芝也担心乔薇薇吓坏了,可见乔薇薇的样子,似乎压根儿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灵芝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奇怪的,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薇薇还小,不认识那些凶兽,不知道它们是会吃人的,不怕也正常。

    何况,她们都是山里长大的孩子,哪里那么娇贵?

    天灵根少女的丫鬟哭哭啼啼了一路,一直在说小姐你把我送回洛阳吧……

    ……

    余师兄回到千岚宗后,即刻向宗门禀报了山下的事。

    有散修带着五阶凶兽在附近出没,极有可能危机镇上百姓的安危,宗门即刻派了两名结丹境的高手,前去捉拿作恶的散修,违抗者,就地处决。

    击杀五阶黑虎狮子的事让容小公子又火了一把,这确实是百年不遇的天才啊,人家连二阶凶兽都惹不起时,他就已经能击杀五阶的了。

    刘执事也火了,毕竟那个法器是他亲手打造的,上面有他注入的一丝灵力,可没注入太多,就这样,都把顶级法器金钟罩给震成碎片了。

    一时间,找刘执事打造法器的人几乎踏破门槛。

    当然这是后话,当下,金钟罩碎裂的事还没彻底传开,只在场的几人知道。

    天灵根少女回到自己所在的山峰后,先去了一趟二护法的住所,给她老人家请安。

    她的情绪有些低落。

    二护法已从余杰口中得知了事发经过,明白她心里在不舒服什么,安抚她道:“虽然击杀黑虎狮的人不是你,但你也保护了几名新弟子,功不可没。”

    天灵根少女垂眸道:“我还是太着急了,我应该等所有人都过来,再拿出金钟鼎的。”

    这话是自责自己险些害死容小公子与灵芝妹妹,还是不甘自己给容小公子创造了一个大出风头的机会,恐怕只有她心里清楚了。

    二护法一针见血道:“你对付不了它的。”

    心思陡然被戳破,天灵根少女抓紧了手指。

    二护法徐徐说道:“他不是赢在天赋上,是赢在法器上。你不必与一个俗世来的弟子较劲,你是上仙的血脉,不要降低自己的身份。”

    天灵根少女低下头:“弟子知错了。”

    二护法语重心长道:“你还是不知道自己的天赋究竟有多难得,天灵根只有上仙的血脉才会有,但不是每个上仙的血脉都是天灵根,你的前途是不可估量的,不要被这些小事羁绊了。”

    天灵根少女跪坐在垫子上,绕着腰间的流苏,嘀咕道:“那个俗世来的水灵根也很厉害。”

    二护法淡淡地挑了挑眉道:“厉害么?花了两倍的时间来训练,不也才同你一样是中品灵根么?你若花上两倍的功夫,早已是上品灵根了。”

    这么一说,天灵根少女的心里又舒坦了。

    二护法站起身:“你跟我来。”

    “是。”

    天灵根少女在二护法走过去后,徐徐站起身,跟着二护法出了大厅,右转绕过回廊,进了一间宽阔而又庄严的殿堂。

    殿堂里摆放着不少好东西,大多都是法器。

    二护法在一个用光波罩着的台子前停下脚步,挥手一划,光波消失了,露出一个沉甸甸的盒子来。

    二护法打开了盒子,取出一块血红的晶石,递给天灵根少女道:“它叫龙晶,是吸收龙气日积月累凝结而成的晶石,里头有一滴珍贵的龙血,我将它送给你,以后,它就是你的兵器。”

    说罢,二护法用法力将龙晶化作一柄长剑,递到了天灵根少女的手中。

    她就知道她师父是疼她的,嘴上说着不让她争强好胜的话,却拿了这么宝贵的法器给她。

    天灵根少女握紧了手中的宝剑,激动地说道:“多谢师父!”

    二护法点点头:“时候不早了,快些回去歇息吧。”

    天灵根少女微笑:“嗯!”

    师徒二人迈步走出殿堂。

    “哎呀,东西被人送走了。”

    天灵根少女步子一顿,古怪地扭过了头来。

    二护法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了?”

    天灵根少女道:“我好像听见有人在说话。”

    二护法问道:“你能听见?”

    天灵根少女愣了愣:“师父……没听见?”

    二护法摇头:“我没有,但是在你之前,也有人在这里听见过说话的声音,不过并没找到说话的人。”

    “师父不觉得奇怪吗?”天灵根少女问。

    二护法道:“奇怪呀,不过我想应该是你们听错了。”

    “是吗?”天灵根少女眨了眨眼,拿上宝剑,从一道虚晃的残影中一穿而过。

    残影摇了摇头,没什么失望的,似乎是对这样的事习以为常了。

    夜里,灵芝与乔薇薇洗白白后,躺在硬板床上睡着了。

    睡到半夜时,乔薇薇被尿尿憋醒了,迷迷糊糊地爬下床,去找茅厕了。

    这里的茅厕是在后院,可乔薇薇睡糊涂了,还当自己在村子里呢,稀里糊涂地走出了院子,往左一拐,朝着印象中的“茅房”走去。

    她走着走着,走进了一扇大门,大门后,是一座清雅的院子。

    院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是正对着的方向,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暗红色官服,带着官帽,身材比余师兄的还要高大不少。

    乔薇薇揉了揉眼睛。

    男人转过身来,戏谑一笑:“哟,又有人来了。”

    如果天灵根少女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就是她白日里听到的声音。

    “还是个孩子。”男人笑道,说罢,却转过身去,不再理会乔薇薇了,毕竟过来的人那么多,他每个都理会一下,岂不是要累死了?何况这些来的人,全都看不见他们,理了又有什么用?

    乔薇薇睁大无辜的眸子,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她的个子还没桌子高,但她当走过来后,发现在男人的对面还有另外一个男人。

    她古怪的目光在两个男人的身上来回切换。

    穿着官服的公子疑惑地开口了:“咦?她好像能看见我们?”

    乔薇薇扒着桌沿,踮起脚尖,看了看桌上的棋子,她俨然对这些黑黑白白的东西没什么兴趣,稳稳地站回了地上。

    “小家伙。”穿着官服的公子戏谑地弯下身来,伸出一根手指,要去戳戳乔薇薇的脸蛋,乔薇薇却张开小嘴,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

    “啊!你这小家伙!居然咬我!”穿着官服的公子赶忙抽回了手指,一脸警惕地看着乔薇薇,“你属狗的?”

    乔薇薇:“汪!”

    “……”没法儿接了。

    乔薇薇又看向了另外一个男人,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一道虚晃的残影,残影比穿着官服的公子还要高大,一身玄色宽袍,徐徐地垂落在地上。

    男人的腰身束着一条闪动着金光的腰带,因被宽袍挡住了,倒是没让乔薇薇看见。

    乔薇薇又看向了他的脸。

    他的脸施展了幻术,外人看去只是一团黑漆漆的迷雾。

    乔薇薇爬上了他的腿。

    穿着官服的公子狠狠一怔:“呀,她能摸到你!”

    乔薇薇站到了他的腿上,柔软的小身子贴进他怀中,抬起带着一点婴儿肥的小手,摸上了男人的脸。

    男人的脸上有个金色小月牙,乔薇薇摸了摸小月牙。

    这是连穿着官服的公子都看不到的容貌,却让这小丫头看到了,公子可不是会认为她是乱摸的,因为如果他记得没错,大人的那个地方,确实是有着一个很独特的印记。

    公子惊得险些要说不出话了:“你的幻术对她没用?”

    乔薇薇摸摸不够,又踮起脚尖,崛起软红的小嘴巴,亲了亲那金光闪闪的小月牙。

    ------题外话------

    修哥:再亲是要负责任的,我告诉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