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第557章 真相,威武小景云

时间:2018-07-02作者:偏方方

    众人简直被这一幕又一幕的爆料惊呆了,不论莲护法与云清教主的关系是否真实存在,有一点似乎可以确定,那就是莲护法的的确确生过孩子。

    这可真是太让人震惊了。

    她一辈子冰清玉洁地守着银湖岛,众人还当她是个什么神圣的存在呢?没想到啊,竟然也在外头找了个男人,还偷偷地生下了孩子。

    圣教又不是不许人男婚女嫁,对门第也无太大要求,她干嘛得偷偷摸摸的呢?

    莫非真被云珠说中了,她珠胎暗结的对象是云清教主吗?

    众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窃窃私语。

    然而莲护法什么都听不到了,她大脑一片空白,一双耳朵嗡嗡作响,姬冥修那句“你的儿子去哪儿了”,简直就像一把刀子,猝不及防地扎进了她的心口。

    姬冥修却并不罢休,缓缓地走到她身侧,微偏过头,在她耳畔,戏谑地说:“你真以为云清会让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生下他的继承人?”

    莲护法握紧拐杖,双目如炬,身子轻轻地**了起来。

    姬冥修淡淡一笑:“好自为之,莲护法。”

    云珠看向莲护法,眸子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毕竟若不是这个女人,自己现在都还是高高在上的圣教千金,她的父亲,她的家人,她的朋友,全都不必受那颠沛流离之苦。

    云珠道:“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莲心,你的报应开始了。”

    丞相大人神补刀:“是早就开始了,人家一直蒙在鼓里呢。”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莲护法害了云珠一家,自以为自己是那只掌控全局的黄雀,却不知这黄雀并不是黄雀,螳螂也不是真正的螳螂。

    莲护法血气攻心,再也压制不住体内翻滚的毒性与魔气,胸口一痛,当场吐出一口血来!

    随后,她像被抽空了力气一般,整个人倒在了天旋地转中。

    两名随行的女弟子扑上去:“莲护法!莲护法!莲护法!”

    月华眉头一皱,一拳头捶上了轮椅的扶手。

    胤王看着晕倒在地上的莲护法,悄然地松了一口气,当云珠指证莲护法与云清有私情时,别人或许不信,他却是一下子就信了,毕竟莲护法对云夙的维护,他早看在眼里,怀疑在心里了。

    他还以为这老妖婆是看上云夙了,却原来云夙是她儿子。

    他可以接受云珠是他姥姥,但绝不能接受莲护法是他祖母。

    幸好,听姬冥修所言,云夙……似乎不是她亲生的。

    姬冥修对云珠道:“姥姥,我们回吧,改日再来。”

    云珠点点头。

    姬冥修含笑望向殿内早已傻眼得不行的众人,不紧不慢地说:“我们还会再回来的,到时候就有更多的证据了。”

    众人的心里毛了毛。

    总感觉圣教要变天!

    姬冥修牵着云珠的手出了圣教。

    姬冥修对云珠极好,好到恨不得把她这几十年没能享受的温情一并补给她。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胤王微微地蹙了蹙眉,他有点儿郁闷,可他不知道自己在郁闷什么。

    妇人也随二人离开了。

    坐上马车后,姬冥修给云珠解下披风,又倒了一杯热茶递给云珠:“姥姥。”

    丞相大人体贴起来,能把人宠成公主。

    云珠接过热茶,掌心暖暖的,一路暖到心口。

    她能感觉血液的回流,那是一种许久不曾有过的兴奋。

    今日这一趟,比想象中的成功多了。

    本只想逼莲护法承认与云清的私情,哪知却挖出更大的秘密。

    这个秘密,可真大快人心。

    姬冥修瞧她气色不错,微笑着说:“是回王府,还是先去城里转转?”

    云珠喝了一口热茶:“不转了,回府吧。对了,你是怎么知道医馆里的夫人不是莲心的?”

    姬冥修道:“我不知道,我瞎猜的。”

    云珠哑然。

    姬冥修摇头晃脑地叹道:“可惜猜对了,哎呀,人太聪明了,不好,真不好!”

    云珠失笑。

    ……

    莲护法昏迷了。

    圣教炸开了锅。

    云夙重伤的事还瞒着,众人都请求让云夙出面主持大局,奈何云夙出不了面,最后胤王殿下挺身而出,说是会查明这件事,还清白者一个公道,还受害者一个真相。

    不愧是混官场的,这冠冕堂皇的话一出,众人当真暂时给安抚住了。

    但也只是暂时而已,若不能及时证明莲护法与云清的“清白”,那么血魔的事、鬼帝的事、云珠的事,都会像顺藤摸瓜一样,被人将真相一个一个地摸出来。

    莲护法让女弟子送回了银湖岛。

    月华与新任大圣师也去了。

    月华让新任大圣师在外等着,他自己进了莲护法的屋。

    莲护法为云夙换血,将云夙的毒全都引到了自己的身上,救没救得了云夙月华不清楚,但莲护法自己却是伤得不轻,这些要命的症状也不知是单纯的中毒走火入魔,还是血液不相融。

    月华又不是大夫!

    月华等了足足一个时辰,莲护法才幽幽转醒。

    她醒来后,什么也不说,就那么呆呆地望着帐顶,眼神空洞。

    月华都要急死了。

    若说先前他还在纳闷莲护法为何掏心窝子对教主好,那么现在,他算是什么都明白了。

    他看向莲护法,着急上火地道:“你和我说实话,当年你是不是真的去闭关了?还是你确实换了个身份嫁给云清教主了?”

    莲护法没有理他。

    月华急得险些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瞒着我吗?你知不知道现在整个圣教,只有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你还不与我说实话!你当心把我逼急了,我也不管你死活了!

    你倒是说呀!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不是嫁给云清教主了?云夙教主又究竟是谁的儿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