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番外39】相认,打脸渣男

时间:2018-07-04作者:偏方方

    清水真人的到来让魔族大人全军覆没了。

    灵芝站在飞剑上,运了一半的水灵力还凝结在指尖,就发现四周的敌人全都跟下豆子似的,哗啦啦地掉下去了。

    灵芝惊得目瞪口呆。

    而另一边的山坡后,同样目睹了这一幕的秦轩也惊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一百魔族侍卫全都是他师父的心腹,最差的也是筑基中期的魔修,最厉害的甚至有一名元婴境的高手,竟然在眨眼睛,让人灭得干干净净了。

    那个凭空出现的男人是谁?!

    秦轩目光灼灼地盯着对方的背影,而对方却只是静静地看着那条半空滚过来、滚过去的小龙,秦轩觉得自己仿佛有了一丝头绪,但他又不愿承认小龙与一个如此强大的男人有着什么过于亲密的关系。

    ……是的,他嫉妒。

    秦轩看了看身旁的女祭司,他本祈祷着师父能够出手制住那个男人,可瞧他师父的样子,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打算。

    他张了张嘴:“师父……”

    女祭司的目光落在男人的背影上,没因他出声便移到他的身上来。

    女祭司抬了抬手,打断他的话:“我还知道你想说什么,但现在不是个好时机。”

    “为什么?”秦轩不解。

    女祭司眸光犀利道:“这里离魔族不远,出了这么大的事,族里很快便会得到消息,我们最好赶在那之前,想想怎么把自己摘干净。”

    秦轩虽有不甘,却也不得不承认师父说的是对的,魔族的人赶来了,一定会查探发生了什么事,若是让魔族知道了那条小龙的存在,他们一切计划都付诸流水了。

    现在,他们不能拖延时间,得尽快撤离,他们撤离了,那个高手与小龙也才会撤离。

    但他真的不甘心!

    “师父,就那么让那条小龙逃了吗?”

    女祭司道:“不然你还怎样?他的实力你也看到了,为师与他斗法,一时半会儿怕是分不出胜负,届时魔族的人赶来了,为师要怎么向魔族解释那条小龙的事?”

    秦轩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翻滚,徐徐说道:“师父,他到底是谁?我没听说过中域有这样一位人物。”

    中域的半仙不出五个,每个他都见过,这个男人尽管只给了他一个背影,但股那仿佛能灼伤他元神的仙气,让他能够肯定,他并不是他那五位半仙中的任何一个。

    女祭司眯了眯眼:“或许……他根本就不是中域的。”

    秦轩还想说什么,女祭司却一把抓住他肩膀,掷出传送珠,进了传送阵。

    可她明明都进去了,还是被那股强大的仙气重创了,她只觉自己的后背被一块巨大的圆木狠狠地撞了一下,撞得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她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秦轩吓得赶忙扶住她:“师父!师父!师父——”

    ……

    大战过后的地方有些安静,山谷七零八落地横陈着魔族大军的尸体,空气中本该有浓郁的血腥流动,可灵芝闻到的全都是淡淡的、清冽的莲香。

    小魔龙对周遭的事一无所知,她在灵力里翻过来,倒过去,脑袋抵在下头,小尾巴一动,翻了个跟头。

    清水真人定定地看着她,眼底的温柔几乎掐出水来。

    见她玩得欢,清水真人又引来了一朵云。

    小魔龙跐溜钻进了云里,大半个龙身被云裹住了,只留一条灵活的小尾巴,兴奋地摆来摆去。

    没摆一会儿,小尾巴不动了。

    小魔龙趴在柔软的云朵里,呼吸绵长地睡着了。

    清水真人飞了过去,将小魔龙自云朵里捞出来,抬手摘掉了套在她脖子上的金圈,小魔龙嘭的一声化了形。

    灵芝看着清水真人怀里的孩子,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薇薇?!”

    很快,雷尊者与陆元稹也赶到了。

    他俩是来找许宗主的,他们记得许宗主被天雷给劈到这一带了,怎么感应不到他的气息了?

    二人飞下了山谷。

    陆元稹着了陆,山谷的土质真好,软软的,还有弹性,他踩踩,踩踩,又踩踩:“哇,真舒服!雷尊者,宗主不会是死了吧?”

    被踩了屁股的许宗主:“……”

    突然不想和这小子说话了。

    ……

    清水真人与小魔龙的事在千岚宗传开了,谁都没料到清水真人的女儿不是天赋异禀的天灵根少女,而是废柴小包子乔薇薇,当然,也没人料到乔薇薇其实不是一个小废柴,而是一条小魔龙。

    要问哪件事更让人觉得离奇,端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天灵根少女自打知晓真相后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滴米不进,以泪洗面。

    二护法前去安慰她:“……是为师不好,认错了,害你空欢喜一场。”

    天灵根少女抽泣道:“怎么会认错呢?我是天灵根,不是只有上仙的血脉才会是天灵根吗?还有……当初师父不是还用法器测了我,说我身上确实有清水真人的气息吗?”

    “这……”二护法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其实她有多难过,二护法只会更难过,当初她拼了命地找到这孩子,还不惜违背规矩,把她弄到了自己名下,原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赢她师姐一回了,谁料还是被她师姐啪啪啪打脸了。

    二护法委屈,心塞塞!

    天灵根少女哭道:“师父你说话呀!”

    二护法叹道:“我起先……并不知道清水真人的孩子究竟有多大,清水真人怕有人对孩子不利,没过多透露孩子的信息,只道是个女儿,当时,很多门派都在帮忙打探他女儿的下落,我偶然在秦家遇见你,我发现你身上有清水真人的气息,我问了你家人,得知你是抱养的,你母亲生产时,孩子不幸夭折,你父亲恐你母亲难过,于是托人买了一个孩子,这孩子就是你。你既不是秦家亲生的,又有清水真人的气息……我于是将你带回了千岚宗,后面测出你是天灵根,我越发笃定你是清水真人的血脉了。”

    天灵根少女难过地说道:“那为什么我又不是了呢?”

    二护法说道:“清水真人在下届寻找孩子时,曾经救治过一个弃婴。”

    天灵根少女的眸光颤了颤:“我吗?”

    二护法点点头。

    天灵根少女难以置信道:“所以我的灵根……我的气息……都是……”

    二护法叹了口气,说道:“都是清水真人在救你时,为你留下的。他没有时间一直守着你,于是留下仙气,让你自己慢慢地治愈。但能长出天灵根也是你的造化,清水真人在下届救治过无数病患,其中长出灵根的不少,长成天灵根的只有你一个。”

    天灵根少女伏在桌上,难过地哭了。

    二护法明白不论自己说什么,都不会让她更好过,她失去的不是一个父亲,更是一个身份,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未来,如果她是上仙的血脉……

    这世上哪儿有什么如果?

    自己一时大意,让这孩子承受了如此沉重的结果与后果。

    二护法拿出一个平安符,轻轻地系在了天灵根少女的脖子上:“为师的一点歉意。”

    天灵根少女哭得更凶了。

    二护法回了自己的屋,大护法、许宗主以及雷尊者、陆元稹全都等候多时了。

    许宗主的屁股有点肿,没有坐下。

    他不坐,别人也不敢坐。

    既然小魔龙真相大白了,天灵根少女的事自然也藏不住,回来的路上,为弄清当年的真相,清水真人将一切都告诉了他们。

    秦灵儿……并不是普通的弃婴。

    当年清水真人会为她改造灵根,完全是为了救了她的命。

    “平安符给她戴上了?”许宗主问。

    二护法点头道:“戴上了。”

    许宗主望向无边的夜色道:“后面怎样,就看这孩子的造化了。”

    ……

    翌日天大亮,乔薇薇睡醒了,坐在床沿上,晃动着小胖腿儿,抓了个小奶瓶,咕叽咕叽地喝着灵兽的奶。

    姬小修作为她唯一的小玩伴,也分到了一瓶灵兽奶。

    姬小修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他都已经多少岁了,他这么可以喝这么幼稚的东——

    “唔,真好喝。”

    三岁的姬小修抱着小奶瓶,完全抵挡不住身体的需要,咕叽咕叽地喝了起来。

    清水真人走了进来,抱着喝得满头大汗的乔薇薇,去了后院。

    灵芝正在后院打坐,听到脚步声,忙收了内息,起身,对清水真人行了一礼:“上仙。”

    又看了一眼清水真人怀中的孩子,欲言又止。

    从前只当她是个没人要的小孤女,没想过她竟是上仙的孩子,灵芝有些无所适从了。

    乔薇薇扭了扭小屁股,自清水真人的怀里扭了下来,走到灵芝的面前。

    灵芝犹豫了一下,将她抱了起来。

    清水真人温和地说道:“我今天来,是想多谢你照顾了薇薇,还用灵力滋养了她这么久。”

    灵芝一愣:“我没有啊。”

    乔薇薇心虚地低下头。

    灵芝一看她这副样子便知她心里有鬼,灵芝挑了挑眉:“我真的有?”

    乔薇薇抓着小奶瓶,不敢看灵芝的眼睛:“我……我问了你的,你说好,我才吸的。”

    这信息有点大,灵芝努力地回忆了一番,总算是想到了一点什么。

    那是乔薇薇刚被婆婆捡回家的事了,乔薇薇趴在她怀里,小鼻子在脖子上一顿猛吸:“灵芝,你身上香香的,我好想吸一吸你。”

    她还当是小孩子表达不当,把闻一闻说成了吸一吸,于是她爽快地说:“好啊。”

    “我吸多少都可以吗?”

    “当然啊。”

    “天天吸呢?”

    “可以,都可以!”

    所以她是真的在吸一吸,她还给同意了!

    这小屁孩儿,怎么那么会给人下套呢?!

    灵芝好想揍她!

    乔薇薇感受到了灵芝的杀气,赶忙跳下地,跑回清水真人的身后躲起来,抓着小奶瓶,探出一颗圆溜溜的小脑袋。

    作为答谢,也作为补偿,清水真人送了灵芝两套功法以及一件仙器,这间仙器只有等到灵芝步入化神境才能使用。

    灵芝并不吝啬那点灵力,她只是很气自己让个小屁孩儿给套路了,她什么猪脑子,居然一直没反应过来!

    这家伙洗澡时从不给她看,想来是偷偷地化成小龙戏水了吧。

    她这榆木疙瘩啊,怎么就没给察觉出半点端倪呢?

    灵芝觉得自己真的要必要去看看脑子。

    关于乔薇薇是小龙以及是上线血脉的事,整个千岚宗都知道了,随后千岚宗开始疑惑了,据他们所知,魔族的魔龙在千百年前便逐渐消失灭绝,魔尊大人是最后一条成年的魔龙,她只生下了一个孩子,就是副盟主的儿子。

    所以……这条小魔龙是怎么一回事?

    事关重大,许宗主暂时对外封锁了消息,可纸包不住火,小魔龙的事还是不胫而走了。

    最惊讶的当属万象宗了,万象宗当然知道小魔龙才是真少主,秦轩是假的,但他们做梦都没料到小魔龙居然不是副盟主亲生的,而是清水真人的!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个仙,一个魔,是怎么凑到一块儿的?!

    消息传到域盟,副盟主的头顶绿成了草原。

    副盟主坚决认定是有人冒充倾儿的骨肉,于是他决定上千岚宗走一遭。

    他先将毕长老与刘长老送回了魔族,再带着自己的心腹,出现在了千岚宗。

    许宗主亲自接待了他:“不知副盟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海涵。”

    副盟主冷着一张脸道:“我听说有人冒充我与倾儿的骨肉,可有此事?”

    “这……”许宗主清了清嗓子,端起一杯茶,不疾不徐地说道,“说冒充……是不是有点过了?”

    副盟主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许宗主!你什么意思?你难道是要与域盟为敌吗?别以为随便找了个半仙冒充上仙,就能瞒过域盟与魔族的眼睛!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许宗主头疼,老实说,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孩子是个什么来历,魔尊明明是有丈夫的,魔尊也明明是差点毁了仙界的,怎么看,魔尊与清水真人都搅和不到一块儿去。

    但清水真人是真的,小魔龙也不是假的。

    好吧,他糊涂了。

    “那个人在哪儿?!”副盟主怒发冲冠地问。

    许宗主比了个手势:“后山。”

    清水真人在后山给小魔龙治疗伤势。

    小魔龙的身上,除了自己主动拔掉的一片龙鳞外,还撞掉了不少,一条漂亮的小龙,几乎就这么毁容了。

    清水真人心疼又愤怒,但他没让小魔龙瞧出来。

    他用灵力一点点修复她的龙躯,修复的过程有些痛苦,但每修复一次,龙鳞变会多长出一片。

    小魔龙看着尾巴上三片新长出来的龙鳞,兴奋地蹦了蹦。

    脊背上与脖子上还有不少,脑袋上缺了一小片,得亏是还没开始长龙角,龙角一旦掉了,便再也长不出来了。

    清水真人又用灵力修复了两片小魔龙尾巴上的龙鳞,至此,尾巴全部完整。

    整个过程,小魔龙都忍住疼痛,没哭也没叫。

    清水真人摸了摸她脑袋:“真勇敢,和你娘一样。”

    小魔龙将脑袋伸了过去,示意他先修复她的脑袋,她可是一条有头有脸的龙!

    清水真人于是将她脑袋上的龙鳞修复了。

    小魔龙跑到泉水边,照了照“镜子”,见自己又美回来了,臭美地打了个璇儿。

    清水真人正准备给小魔龙修复肚子上的龙鳞时,许宗主领着杀气腾腾的副盟主过来了。

    清水真人的眸光凉了凉,徒手撑开一道结界,将小魔龙罩在了里头。

    除了他自己,谁都看不见结界里有什么。

    许宗主将人带到后,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两个男人目光冰冷地看着彼此,空气里迸发出了一道诡异的杀气。

    副盟主也算是容颜俊美了,整个中域都找不出几个比他更美的,可面前这个男人,冰莲一般完美的容貌,仙风道骨的气质,身材高大,宽肩窄腰腿又长,以倾儿那好色的性子,若是真碰上了,十有**会被这男狐狸精给迷惑呢!

    副盟主原本是不信的,这会子却酸得牙都痛了:“你就是那个冒充上仙的家伙?”

    清水真人的表情很淡定:“我就是我,无需冒充。”

    副盟主从看他的第一眼便知道他不是冒充的了,半仙与仙,虽只一字之差,可境界却不是用丹药、法器或任何因素能够弥补的,就算清水真人将自己的修为压制了,他身上的仙气却不是什么半仙能够拥有的。

    副盟主冷声道:“我听说你找了一条小龙,来冒充倾儿的孩子。”

    清水真人道:“她就是青鸾的孩子。”

    “青鸾?”副盟主冷笑。

    清水真人云淡风轻地说道:“忘了告诉你,我不大喜欢龙,倾儿为了接近我,伪装成一只青鸾,日日夜夜地守在我门口……”

    副盟主瞬间暴走:“住口!倾儿才不会这么做!她是魔尊!”

    她最讨厌的就是鸟,她怎么可能为了一个男狐狸精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东西?!

    清水真人才不管他信不信,定定地看着他,毫不客气地说:“姓秦的,你听好了,你与青鸾没有夫妻之实,你儿子才是假冒的,你儿子弄伤了我女儿,这笔账我不会就这么算了,念在你还算不知情的份儿上,我今日便绕过你,但你给我记住了,属于薇薇的东西,除非她自己不想要,否则,我便是杀光你们所有人,也要给她一样不少地拿回来!”

    副盟主气鼓鼓地离开了!

    他觉得这个男人有病,他与倾儿才是夫妻,他们怎么可能没夫妻之实?他的儿子才是魔尊的骨肉!

    他从看到轩儿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了血脉的联系,轩儿是他的儿子,他不会认错。

    魔族的一处山脉中,秦轩守在女祭司的身侧,一直到她疗完所有的伤,才走上前,关切地问道:“师父,你没事吧?”

    女祭司揉了揉仍有些隐隐作痛的胸口:“我大意了。”

    秦轩道:“师父,他究竟是谁,为什么连你都能伤到?”

    女祭司傲慢地说道:“我只是大意才让他伤到,真正地打起来,我才不惧他。”

    双尾赤鹰飞了进来,化作青年修士,在秦轩的耳畔小声地嘀咕了几句,秦轩的面色就是一变:“师父!小魔龙的消息走漏出去了,我父亲他……他找上千岚宗了!”

    女祭司蹙了蹙眉:“你父亲已经不记得当年的事了,可如果他想起来你是他与另一个女人生的孩子,你的地位……恐怕有些不好说了。”

    秦轩摇头:“不会的,我父亲很疼我。”

    女祭司道:“我知道他疼你,但我怕他会露出马脚来,不等再等了,事不宜迟,你必须立刻化形,赶在长老们将小龙找回魔族前,取得魔族的继承权。”

    秦轩忧心忡忡道:“可我们没拿到小龙的内丹。”

    女祭司打开了一个盒子,拨了拨里头的龙鳞:“内丹效果最好,但这么多龙鳞,再加上为师的法力,应该也够你撑到最后了。”

    ------题外话------

    清水真人:呵呵。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