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番外44】小龙虐渣,一锅端

时间:2018-07-07作者:偏方方

    ……

    小魔龙没见过魔龙令,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几位长老将往年搜集到的魔龙令用法术一比一复制了出来,全都是菱形的金属牌,大多是黑色,极个别是青色。

    它们大小不一,最大的有一本书那么大,最小的,又只有乔薇薇的巴掌大。

    “都在这儿了吗?”清水真人问。

    大长老说道:“除了魔尊大人的那一块在她遭受天劫被劈毁了,其余都在。往往说来,魔龙的修为越高,找到的魔龙令也就越大,魔尊大人的那块魔龙令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块。”

    大长老说着,比划了一个手势,几乎有一块砖头那么大。

    “以小姐的修为……”大长老含蓄地说道,“大概能找一块儿这么大的。”

    他的目光落在最小的那块魔龙令上。

    “这个?”清水真人拿起了小魔龙令。

    大长老轻咳一声点点头,他担心清水真人怪罪他小瞧了小姐,实际上他已经夸大了。

    清水真人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法术变出了一块一模一样的令牌,系在了小魔龙的……脖子上的……粉色丝带上。

    许宗主莫名感觉屁股凉飕飕……

    清水真人忍住用天雷劈死许宗主的冲动,温柔地对小魔龙说:“你进去,找和它一样大的令牌,小一点也可以,找到了就出来,找不到也没关系,爹爹在这边等你。”

    小魔龙听话地点点头,用涂满了口脂的烈焰红唇在自家爹爹的脸上香了一下。

    清水真人现在也想劈死陆元稹了!

    小魔龙一蹦一跳地进了禁地。

    如果不看那朵大红花,清水真人是想饶过雷尊者的。

    ……

    魔宫就在禁地之中,跨过一座小木桥便到了,众人目送小魔龙进了魔宫大门,之后,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魔宫有它的法则,就连清水真人都不能轻易地窥视。

    众人渐渐开始了紧张而又漫长的等待。

    有的魔龙运气好,几天便能出来,运气差的,可能需要一个月、两个月,甚至三个月。

    他们不确定小龙有没有那样的运气。

    “姚祭司还没来?”大长老不满地问一旁的侍卫。

    侍卫道:“姚祭司不来了,她说她不舒服。”

    自己的徒弟当众出了糗,会“不舒服”也在情理之中,大长老表示理解,副盟主与秦轩也没来,大长老索性不问了。

    副盟主是真的待在家里生闷气,姚祭司与秦轩则不然,二人乘坐姚祭司的飞扇,避开众人的视线,绕到了魔宫的小门。

    这个门除了魔尊之外,便只有姚祭司知道了,至于她是怎么知道的,她不大愿意去回想那段给魔尊当牛做马的时光。

    “师父,这里头就是魔宫吗?”秦轩看着毫不起眼的铁门,以及铁门两旁稀稀拉拉的围墙,略显怀疑地说。

    姚祭司淡淡一笑:“别被你的眼睛骗到了,这些都是魔宫的障眼法。”

    她说着,抬起手来,拂袖一挥,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呈现在了二人眼前。

    秦轩的眸子瞬间瞪大了。

    姚祭司撕裂结界,带着秦轩进了魔宫。

    这一处小门是魔宫结界最微弱的地方,也是最偏僻、最荒无人烟的地方,打这里进去,基本不会有人发现。

    姚祭司递给秦轩一颗易形珠:“虽然为师并不觉得会有第三个人进来,可保险起见,还是不要本来的面目的好。”

    秦轩点点头,接过易形珠,与姚祭司双双易容成了陌生的模样。

    “师父,魔宫这么大,神器究竟在什么地方?”秦轩不解地问道。

    姚祭司自怀中拿出一个水晶罗盘:“有时候,为师觉得伺候魔尊一场也不错。”

    秦轩微微一愣:“师父偷了魔尊的东西?”

    “是拿。”她伺候了那个姓贺兰的那么多年,像个奴婢一样被使唤来使唤去,她也需要得到一点报酬的,不是吗?何况,那时魔尊已经“死了”,拿一个死人的东西,怎么能算偷呢?

    姚祭司望着水晶罗盘上浮现的小红点,微微地勾起了唇瓣:“神器在这边。”

    却说小魔龙进入魔宫后,便开始立刻寻找起小牌牌来。

    她进了一处宫殿。

    宫殿里悬浮着几块肉眼看不见的令牌。

    “大家注意,有龙来了!”一号令牌说。

    它话音一落,所有浮在半空的令牌唰的一下挺直了,让自己锃亮锃亮的,努力发出最强烈的光。

    小魔龙蹦进来了。

    二号令牌一愣:“呃……怎么是条幼龙?”

    三号令牌像块被烤化的小奶皮,蔫蔫地耷拉了下来:“完了完了,又出不去了,牌生惨淡啊!”

    四号令牌道:“不对,她好像可以看见我们!”

    被烤化的小奶皮,三号令牌,瞬间将自己捋直了,精神抖擞抖擞的!

    它们在这里已经几万年了,看着牌子牌孙们一个个被魔龙们领了出去,它们却因为修为太高始终无法被魔龙发现,眼下终于来了个能看见它们的,它们激动得都快哭了!

    一号令牌:“选我选我!”

    二号令牌:“它有脚臭!选我选我!”

    三号令牌:“它狐臭!你选我!”

    四号令牌给自己穿了一件粉红粉红的衣裳,细声细气道:“我也是个小姑娘哦,快选我快选我。”

    一号、二号、三号集体鄙视脸:你一个抠脚大汉这么作真的好么?!

    小魔龙朝着四块令牌一一看了过去,可一块比一块大,没有一块比她脖子上的小,她好苦恼。

    爹爹说,要找个一样大小的,或者更小的。

    小魔龙苦恼地离开了。

    一号令牌:我们是被嫌弃了了吗?

    二号令牌:她居然不要我们?!

    三号令牌:她去找隔壁那群小贱人了!

    四号令牌变出一个小铁锅:小贱人!敢跟老娘抢!你特么的活腻了!

    小魔龙出了第一座宫殿,进入了第二座宫殿,这座宫殿里的牌子更大了,小魔龙更苦恼了。

    无缘无故打了一场群架的八块令牌们,鼻青脸肿地分开了。

    小魔龙唉声叹气地出了第二座宫殿,去了第三座。

    令牌们跐溜溜地跟在她身后,全都拿着小铁锅,到哪儿都先打一架,打完再说。

    半个时辰后,小魔龙屁股后最大的令牌已经有一块墓碑那么大了。

    小魔龙没走多久,遇到了正在寻找神器的女祭司与秦轩。

    二人易了容,也隐蔽了原有的气息,小魔龙自然不认得他们。

    他们只看得见小魔龙,却看不见屁颠屁颠跟在小魔龙身后的令牌。

    秦轩心中警铃大作。

    女祭司不动声色地压住了他的手,冲小魔龙微微地笑了笑:“是薇薇吗?我们是魔宫的侍卫。”

    小魔龙歪着脑袋看向她。

    “师父。”

    “别着急,为师能稳住她。”

    女祭司低声说完,从怀里掏出一颗糖,缓缓地递到小魔龙的嘴边:“要吃吗?”

    小魔龙一口将糖糖吃掉了!

    真甜!

    女祭司温柔一笑:“我这里还有,全都给你。”

    女祭司给了小魔龙一大包酥糖。

    小魔龙一颗不剩地吃掉了,吃完,拿脑袋蹭了蹭女祭司的手心。

    她喜欢她。

    秦轩在女祭司耳畔道:“师父,给她下点毒,她在魔宫出事了又怪不到我们头上。”

    女祭司小声道:“你傻不傻,她出事了,清水真人会没有察觉吗?找神器要紧,魔宫危险重重,这小龙,就交给魔宫自己去对付吧。”

    秦轩还想说什么,女祭司摸了摸小魔龙的脑袋,无比温柔地说道:“你是不是在找令牌啊?我知道令牌在哪儿,你往那边,一直走,一直走,不要回头,也不要转弯,穿过一个小院子,就能找到你想要的东西了。”

    小魔龙一蹦一跳地去了。

    望着小魔龙远去的背影,秦轩狐疑道:“那边没有令牌的吧?”

    女祭司冷笑:“令牌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有个天坑倒是真的。”

    秦轩蹙眉:“天坑?”

    女祭司看着罗盘上的一个小黑点,得意洋洋地说:“天坑是个无底洞,掉进去的魔龙再也没上来过,这样,既解决了这条小龙,又避免了让清水真人发现,你说是不是一举两得?”

    天坑就在那个院子里,看着与寻常的草坪无意,那其实只是天坑的伪装。

    小魔龙蹦进了院子。

    “不好!是天坑!”一号令牌大叫。

    二号令牌唰的飞了过去!

    紧接着,三号令牌,四号令牌,五号令牌……二十六号令牌,全都嗖嗖嗖地飞了过去。

    小魔龙一蹦一跳地踩在令牌上,有惊无险地走过天坑了。

    秦轩皱起了英俊的眉头:“不是说有天坑吗?怎么她还过去了?”

    秦轩不信邪,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

    哪知他刚进院子,便脚底一轻,跌了下去!

    “轩儿!”女祭司急忙祭出,可惜迟了,秦轩已经掉进坑里了。

    女祭司气得魔气涌动,凝出了一柄长魔剑。

    天坑见状不妙,唰的一下逃走了!

    女祭司:“?!”

    ……

    小魔龙按照女祭司的指示,一直走,一直走,没有回头,她穿过了院子,看见一间小木屋。

    小木屋里悬浮着一个金光闪闪的盒子。

    看到盒子的一霎,小魔龙的眼睛都亮了!

    屋子太小了,小魔龙钻不进去,转过身,用小尾巴将金光闪闪的盒子叼了出来。

    金光闪闪的盒子里,有一块金光闪闪的小牌,虽然是圆形的,但与她脖子上的一样大,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她要找的牌子了!

    一号令牌:我们需要提醒她,那只是一块凡间的金币吗?

    小魔龙找到了牌子,开心极了,叼着金光闪闪的盒子离开了原地,往来时的方向而去。

    另一边,女祭司也成功找到了神器——九龙珠。

    九龙珠分开了不过是几件灵器而已,可合在一块儿,便是能击杀魔龙的神器。

    而能击杀魔龙,自然也能击杀上仙了。

    女祭司贪婪地看着被分别封印在九个金属龙头中的龙珠,耗费半身修为,总算解除了封印。

    就在她伸出去去摘龙珠时,小魔龙一个趔趄,滚进来了。

    女祭司娇躯一震,难以置信地转过身:“你……你怎么来了?”

    天坑不见了,院子变没了,小魔龙不认识回去的路了,但她闻到了女祭司的气息,便一路追过来了。

    小魔龙看见了五颜六色的龙珠,麻溜儿地爬起来,哒哒哒哒地朝着珠子跑了过去。

    女祭司眉心一跳:“别动!别过去!”

    小魔龙顿住,眨巴着龙眼无辜地看着她。

    女祭司眼神一闪道:“那……那不是小孩子玩的。”

    小魔龙定定地看着她,悄咪咪地,一点点地,往珠子边上挪。

    女祭司只要不是瞎子就看见小魔龙在做什么了,她抽了抽嘴角,挤出一副温柔的笑,轻轻地诱哄道:“我刚刚还给你糖吃了,你忘了吗?你要听我的话,那不是小孩子玩的东西,那个……它……它很危险!”

    小魔龙的小身子一下绷紧了。

    女祭司趁热打铁道:“你看我的手,就是刚刚碰了一下,都被烫伤了呢!”

    女祭司用法术不着痕迹地弄伤了自己的左手,拿给小魔龙看。

    小魔龙一看,果真受伤了!

    小魔龙暴走了,她飞起一跳,一巴掌将龙珠捶烂了!

    捶完这颗还不够,她又飞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余下的八颗龙珠也全都唰唰唰唰地捶烂了!

    女祭司整张脸都变白了,她的神器……她的神器……

    小魔龙得意地蹦到女祭司面前,邀功地摇了摇小尾巴。

    女祭司简直都要崩溃了,那是她唯一能用来对付魔尊与清水真人的东西,她还摸都没有摸到,就让这条小龙给捶成稀巴烂了?!

    女祭司暴跳如雷:“谁让你这么做的?我说要你毁掉它们了吗?我说了吗?!”

    小魔龙委屈巴巴。

    女祭司气得头都痛了,没有任何言语能表达她心中的愤怒!

    她按住眩晕的脑袋,深吸一口气,浑身发抖道:“我现在只想有谁给我一刀!”

    卟——

    小魔龙给了她一刀。

    正中要害。

    女祭司:“……”

    ------题外话------

    (/≧▽≦/)

    谢谢大家的月票,有月票红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