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番外86】

时间:2018-08-04作者:偏方方

    ,!

    云烨走了一天一夜,一双修长白净的腿都险些走断了,脚也肿得不像话了,总算是回到了秘境。

    冥修坐在廊下的石凳上,背对着大门口。

    云烨看着这道风光霁月的背影,只觉肚子里的火气蹭蹭蹭地冒了上来,他原本已经够筋疲力尽了,却又不知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抄起了地上的木棍,杀气腾腾地朝着冥修冲了过去!

    木棍都已经被举起来了,他却双脚一绊,在冷冰冰的草地上摔了个大马趴……

    ……

    却说雪山神宫被小魔龙摧毁后,倪宫主一时间无处可去,只得带着名下弟子暂住在了神尊的神殿。

    倪裳抵达神殿后,对着天空那只黑影所幻的巨大手掌深深地行了一礼:“多谢神尊大人!”

    大掌渐渐消失了,有神殿的弟子迎了过来,是一名女弟子,神殿虽大多数都是男弟子,可雪山神宫全都是女人,因此这边接待她们的也是一个女人。

    女弟子对倪裳客客气气地打了招呼:“倪宫主,神尊命我来接你,你们今日便住七月阁吧。”

    七月阁是一处相对幽静的地方,神灵之气充裕,尤为适合如今的倪宫主。

    倪裳道了谢。

    女弟子引着倪裳以及余下数百名雪山神宫的女弟子进了七月阁。

    “东西已经给倪宫主备好了,我就在外头守着,宫主与诸位姐姐们还需要什么只管吩咐我。”女弟子微笑着说。

    倪裳点点头:“有劳姑娘了。”

    女弟子静静退了出去。

    她人一走,倪裳的脸色便沉了下来。

    云府神君欺辱她爱徒,小魔龙毁她神宫,这一笔笔的血账,她全都会找他们讨要回来!

    忽然,倪裳的一名爱徒走了进来,这名爱徒名唤彩月,是圣女的师姐,但修为不如圣女,这些年一直帮着倪裳打理雪山神宫的庶务,也颇得倪裳的器重。

    “师父,北海神宫的人来了。”彩月轻声说。

    “来找我的?”倪裳纳闷地问。

    彩月点点头:“是。”

    倪裳刚失了自己的“江山”,没功夫与人应酬,可北海神君是神尊的亲弟弟,他派人来,她没把人拒之门外的道理:“让他进来吧。”

    来的是怀宇,北海神君手下的三大神将之一,百川死后,他成了北海神君的第一心腹。

    怀宇拱手,与倪裳客客气气地打了招呼:“雪山神宫被毁一事,来的路上我已经听说了,还请倪宫主不要气坏了身子。”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倪裳眼下最不愿提到的便是雪山神宫被毁一事,想她堂堂神宫宫主,却落得让人毁了门派的地步,用的还是她自己召唤而出的雷霆之力,传出去,她怕是要成为全神界的笑柄!

    倪裳的神色有些冷漠:“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怀宇明白她在气头上,见她脸色不大好,倒也不恼,而是更为客气地说道:“是我家神君有请。”

    “北海神君?”倪裳微愣。

    怀宇道:“没错,我家神君请倪宫主前往北海深宫一趟,说是有要事与倪宫主相商。”

    雪山神宫出了这么大的事,这个节骨眼儿上找她,怕不是什么小事,倪裳一琢磨,最终还是与怀宇去了。

    北海神君是神尊的亲弟弟,他二人的宫殿之间有一道专程的传送阵,不过眨眼功夫,倪裳便与怀宇置身到了北海之上的一处岛屿。

    倪裳没心情欣赏岛上的美景,在怀宇的带领下,快步前往了北海神君的寝殿。

    阴森森的大殿,垂落着厚重的帷幕,北海神君背对着倪裳,站在一口精致的玉棺前。

    他高大的身躯笼在一片暗影中,散发着一股极强的杀气。

    若非倪裳如今被神尊收留了,怕是要以为这股杀气是针对她而来的了。

    她定了定神,缓缓走上前:“北海神君,你找我?”

    北海神君淡淡地转过身来,神色有些憔悴,眼神却冷冰冰的,犀利而又充满了杀气,他竭力压下这股杀气:“倪宫主来了。”

    倪裳道:“我来了,你不是找我有事吗?”

    北海神君转过身,望向了玉棺中的人:“她死了。”

    倪裳古怪地看了他一眼,迈步走向玉棺,当她看清玉棺中的那张脸时,惊得眉头都竖起来了:“兰伊?”

    她难以置信地望向一旁的北海神君,“兰伊的尸身为什么会在你这里?是……是你?是你把兰伊的尸身给盗走了?你……你为什么这么做?!你知不知道我找错了人,我的雪山神宫就这么毁在了云府神君的手里?!”

    不怪倪裳如此生气,实在是北海神君做得过分了,他一声不吭地把雪兰伊的尸身偷走了,不知情的,还当是云府神君干的,若是她早些知道这则消息,便不会杀上云府神君的秘境,也不会被那小龙毁了雪山神宫。

    这一切原本都是可以避免的,却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她的神宫、她的基业、她的名声,统统地损失殆尽了!

    “北、海、神、君!”

    倪裳气得浑身发抖。

    北海神君淡定地看了她一眼:“若是本君去杀他,定不给他机会让他毁掉本君的府邸,说起来,也是倪宫主你大意轻敌,没摸清对方的实力,便喊打喊杀地找上门,他若果真这么容易对付,为何我大哥迟迟都不出手?”

    倪裳怔住了。

    北海神君淡道:“不过眼下……也没什么可怕的了,他连我大哥的一抹神识都杀不死,实力早不如当年,是时候找他报仇了。”

    倪裳就道:“要报仇也是雪山神宫自己的事,你与他又有什么仇怨?”

    北海神君没回答她的话,而是探出手,抚了抚雪兰伊苍白的脸颊。

    倪裳怔怔地看着这一幕,脑子里蓦地闪过冥修说过的话——

    “鬼鼎对我没用,尸体不是我偷的,我没做过任何对不起圣女的事。”

    “你还敢狡辩?!若不是你玷污了她的清白,她怎会被迫处以雷刑?”

    “那个人不是我,信不信随你。”

    倪裳的脑子里轰然炸开,一时间,她觉得自己似乎窥伺到了什么,一把抓住北海神君的衣襟:“是你?玷污了兰伊的人……是你?!”

    “是我。”北海神君说。

    倪裳抬起手来,猛地给了他一耳光!

    倪裳气得眼泪都出来了:“混账东西!知不知道你害死兰伊了?不是你逼着兰伊做出这等天诛地灭的事,兰伊她也不会死!”

    北海神君一记冰冷的眸光打了过来:“是你下令处死她的!”

    倪裳怒道:“整个神族都知道了,你让我怎么办?你说啊!你让我怎么办?!”

    “所以我没怪你。”北海神君平复了濒临暴走的情绪。

    倪裳不屑地笑了一声:“说得好像你有资格似的!”

    北海神君鲜少有如此正经的时候,他毫不闪躲地望进倪裳的眸子:“信与不信,当年的事绝非我强迫,是雪兰伊自己走火入魔,现出了本体,她当时正在发情,不是我也会是别人。那之后,每隔数百年,她都会需要我一次。”

    倪裳的脸色变了:“你……你胡说……她怎么可能走火入魔?”

    北海神君反问道:“那日的景象你也看到了,她像是被我逼迫的吗?”

    倪裳彻底哑然了。

    她正是看出了雪兰伊不是被人逼迫的,才会认为是云府神君干的,哪曾料到事情的真相竟然会是这样?

    北海神君冷冰冰地说道:“具体她是如何走火入魔的,她没告诉过我,我只知道一切与云府神君有关,云府神君带着神王印背弃了与她的承诺后,她气血攻心,渐渐开始堕入魔道,她非魔体,又如何承受住得邪魔之气?她之所以不告诉你,也是怕你为她担心。我不是她,我没这么为你掏心掏肺的,现在你已经知道是谁把她害成这样了,我就问你要不要替她报仇。”

    倪裳咬牙切齿地笑了:“报仇?呵,怕是我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

    北海神君淡淡地朝她看了过来:“如果我告诉你,我有办法复活她,你还要杀我吗?”

    “你说什么?”倪裳狠狠一怔。

    北海神君道:“你可知六界宽广,为何独独这里变成了神族?因为这里是诸神诞生的地方,这里封存着诸神的力量,大多数力量都转化成了浓郁的神灵之气,唯独盘古大帝的力量太过磅礴,无法被转化,只要我们得到了这股力量,就能复活雪兰伊。”

    谈到正事,倪裳的态度倒是缓和许多了:“我当然知道盘古大帝的力量,但不是说,只有神王印才能感应到它在哪里吗?如今我们连神王印都没有,谈何去寻找这股力量?”

    北海神君眯了眯眼:“我总觉得,神王印就在云府神君的手里!”

    倪裳似是而非地看了他一眼:“真的……不在神尊手里吗?”

    北海神君凉凉地笑了:“怎么?你以为我大哥盗走神王印,诬陷云府神君吗?”

    难道不是吗?倪裳暗暗嘀咕。

    北海神君摇头一叹:“你当神王印是那么容易盗走的?神王印是与盘古大帝共存于混沌之虚的第一道灵气,它的万灵之源,它守护了盘古大帝一万八千年,直至盘古大帝苏醒,盘古大帝去世后,身躯化作上古烛龙,它则化作了神王印。”

    倪裳一直与外界一样,以为神王印只是一个神王的意念所化,之所以大家都想得到它,是因为它里头藏了什么绝世功法,谁曾料到它的来头竟然这般大。

    “这些是谁告诉你的?”倪裳问。

    北海神君道:“我用碧空镜看到的。”

    “你还看到了什么?”倪裳追问。

    北海神君道:“没什么了,碧空镜毕竟是盘古大帝的法器,我这等小神还使唤不动它,它只显示了一次,便再也没搭理我了。”

    北海神君没说的是,就是那一次都是碧空镜闲得蛋疼,自己撒欢了一嗅儿,他才偷偷瞄见了,可瞄到一半便被碧空镜给发现了。

    神君是仅次于神王与神尊的神,可与盘古大帝还是没办法相提并论。

    北海神君勾唇一笑:“神王印威力巨大,一般人盗不走它,云府神君不同了,他是神王印的守护者,他一定有办法盗走神王印!”

    倪裳义愤填膺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还不速速把神王印抢来?”

    ……

    北海神君唤倪裳前来的目的就是要与她联手对付冥修,冥修的深浅已被神尊试出,他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二人连夜集结了一万神卫,天不亮便朝冥修的秘境浩浩荡荡地杀了过去。

    但冥修一行人早不在秘境了。

    北海神君即刻率人去追。

    冥修拖家带口的,原本也走不远,兼之神界那么大,几乎每一处都是神尊的地盘,一行人无处可逃,冥修灵机一动下,带着众人飞去了天堑。

    北海神君与倪裳紧跟着追了过来。

    但在飞入天堑上空的一霎,二人齐齐停住了。

    冥修用结界化作的飞舟托住了云烨、云芊若以及竹伊等人。

    冥修凌空悬浮在天堑之上,小魔龙腾云驾雾地飞在他身旁。

    北海神君狐疑地眯了眯眼:“你竟然没被天堑压制修为。”

    冥修冷笑了一声:“没错,不怕死的尽管放马过来。”

    北海神君打了个手势,一头六翼黑鹰猛地飞身而去,一把朝着冥修咬了过去!

    可还不等它靠近冥修半步,便被小魔龙一口咬断了脖子。

    拼肉搏,这里所有的凶兽都不是小龙的对手;拼修为,他们上了天堑便是凡人,一万个凡人,在神君的手里也不过就是一群蝼蚁。

    北海神君骑在雪兰伊的五彩金凤上,斜斜地勾了勾唇角:“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有本事啊,不过也没关系,你只管在天堑上待着,我看你们能待到几时?我就不信,你这辈子都不出天堑一步。”

    云烨看了冥修一眼,讥讽地嘀咕道:“我早让你收回天堑的力量你不听,现在后悔了吧?我告诉你,我可不愿意在这里困上一辈子!”

    冥修真想捏死这个弟弟:“不会让你困一辈子的。”

    北海神君笑道:“不如我们做笔交易,你把神王印交出来,我向神尊求情,让你重建云府,从今往后,你仍是云府神君;若是你不愿待在神界,我也可以打开神界的通道,放你们返回下届,怎么样?我够有诚意了吧?”

    冥修冷声道:“别说神王印不在我手里,就算在,我也绝不会交给你们卑鄙小人。”

    北海神君的唇角勾了勾:“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你真以为你在天堑之上,我就拿你没辙了?”

    他话音一落,拔出腰间宝剑,凌空劈开了一道口子,只见口子裂开的地方,一团黑雾钻出,凝聚出了一只巨大的手掌。

    那手掌缓缓飘到了天堑之上,对抗着天堑的法则,一把朝着众人拍了下去!

    冥修第一时间撑开了结界。

    可惜结界没坚持一秒,便被百尺大掌拍成了粉碎。

    冥修胸口一痛,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

    大掌还在继续。

    “啊——大哥——”云芊若一行人所在的结界被撕裂了,她整个人跌了下来,另一边,云烨也拼命往下坠了。

    小魔龙与冥修一人抢了一个,可后面还有更多个。

    竹伊等人下饺子似的,一个接一个地下进了天堑中。

    小魔龙将云芊若扔到了自己背上,飞扑而下,将竹伊叼了起来。

    大掌朝着冥修拍了下来。

    冥修抱着云烨,纵身一跃。

    大掌扑了个空,却在水面卷起一丈高的水浪,水浪兜头兜脸地打向了小魔龙,小魔龙被打得凌空翻了几个滚,竹伊与云芊若一人抓住她一只龙角,被甩得目呲欲裂

    冥修一手抓着云烨,另一手抓住小魔龙的尾巴,小魔龙的身形总算是稳住了。

    小魔龙难受地咳了几口水!

    大掌又一次朝众人压来了,所有人都被它抓在了掌心,它用着力,一点一点地收紧。

    “啊——好疼啊!”云芊若的骨头都要碎掉了。

    小魔龙也难受得嗷嗷直叫。

    云烨现出了本体。

    冥修感觉自己的元神正被大掌撕扯着,疼得脑袋都要炸开了。

    眼看着几人就要被捏成肉酱,波涛万顷的水面突然开始寸寸冻结,温润的空气,一瞬间结了冰。

    那冰不止结在了水面上,也结在了那只巨大的手掌上。

    手掌被冻住了。

    下一秒,冰冻的手掌怦然炸裂。

    北海神君见状不妙,当机立断道:“弓箭手,放箭!”

    成千上万的箭矢铺天盖地而来,可还没射到众人的身上,便在半空一支支地冻住了。

    倪裳惊讶:“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说话间,下方的幽冥玄冰裂开了,一道巨浪喷了上来,将众人尽数卷入了水底。

    ……

    冥修是在被什么重重的东西压醒的,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巨大的砗磲中,这砗磲搁在一块岩石上,而在岩石的下方,是一团干燥的水草,云烨与云芊若便是躺在这团水草中。

    二人呼吸均匀,睡得香甜。

    竹伊等人横七竖八地躺在一旁,也都睡着了,但并无大碍。

    小魔龙倒是醒着,此时正趴在他怀里,小爪子抱住他的脖子,小尾巴盘住他的腰肢,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

    冥修想起了方才的幽冥玄冰,难怪她吓成这样了。

    冥修坐起身,从砗磲里走了下来。

    小魔龙死死地挂在他身上。

    冥修搂着她,举眸望了望这个陌生的地上,他们似乎是在水底,但强大的结界将水与地面隔开了,有成群的鱼儿打结界外游过。

    他身后是一座水晶做的宫殿。

    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来过这个宫殿。

    冥修看着怀里的小龙道:“我们进去看看?”

    小魔龙点点头。

    冥修说道:“你要是害怕,就变成冰莲吧,我把你揣在兜里。”

    小魔龙摇头,小尾巴伸出结界外,唰的逮了一条鱼,不动神色地塞进了嘴里。

    冥修抱着小魔龙进了充满着异域风情的宫殿。

    两旁的小道上种着陆地难得一见的花草,散发着清冽的幽香。

    “有人吗?”冥修问。

    哒、哒、哒。

    尽头,传来了摆弄棋子的声音。

    小魔龙又用小尾巴逮了一条鱼,小脑袋埋在冥修的怀中,鬼鬼祟祟地把鱼吃掉了。

    冥修抱着小魔龙缓缓地走到了小道的尽头,来到一个清雅别致的花园。

    花园的桃树下,坐着一个一袭白衫的男人。

    男人的衣着有些熟悉,仿佛在哪儿见过。

    冥修顿了一下,古怪地打量了对方一眼,这越打量,越难以压制涌上心头的情绪。

    “我认识你吗?”冥修走进了花园。

    男人缓缓转过身来,露出那张化成灰冥修也能认识的俊脸,温润如玉地一笑:“你终于来了。”

    “大哥!大哥!”

    云芊若醒了,开始慌慌张张地寻找冥修,她一路进了花园,看见那个坐在桌上摆弄棋盘的男人,喜滋滋地扑进对方怀里,“大哥!”

    冥修唤道:“若儿!”

    “咦?”云芊若古怪地回过头来,看了看冥修,又看看被自己抱着的男人,花容失色地站了起来,“怎么有两个大哥啊?”

    冥修定定看着他:“你是谁?”

    男人微笑:“云府神君。”

    冥修大掌一握:“那我又是谁?”

    ------题外话------

    :修哥是谁呢?

    a:神王印

    b:云府神君的儿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