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18】相认,安胎(一更)

时间:2018-04-12作者:偏方方

    ,精彩小说免费!

    云珠听到这声迟来了二十几年的娘,心都在颤抖,当即眼眶一热,落下泪来。

    夜罗王后虚弱地看着她:“娘,别哭。”

    云珠泪如泉涌,紧紧地抓住她的手:“娘不哭……娘不哭……”

    乔薇也看得心里酸酸的,为了这声娘,云珠付出了太多,她所有大好的年华,都蹉跎在了让女儿痊愈的路上,二十年如一日的折磨,总算在今日得到了圆满。

    “姨母,你记起从前的事了吗?”姬冥修问。

    夜罗王后茫然地摇了摇头。

    云珠含泪看着她,她也看向了云珠,动了动虚弱的身子,将脸枕在她的手心:“娘。”

    明明什么都忘了,可就是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娘。

    夜罗王后像只虚弱的小奶猫,只想猫在自己亲娘怀里,依赖地睡上一觉。

    云珠抱着她,怜爱地抚摸着她的秀发,就像是失去的东西,这一瞬统统都回来了,心也被填得满满的,她都快要说不出话了……

    姬冥修看着终于团聚的母女,识趣地带着乔薇退了下去,分别这么久,也该给二人一点空间与时间,好好享受一下母女的亲昵。

    姬冥修给二人合上了房门。

    屋子里有云珠轻柔的声音传来,让人想起春天的柳絮,也想起澄碧天空上一朵朵浮动的白云。

    姬冥修与乔薇回了上房,他们不在,恐两个孩子夜里害怕睡不着,傅雪烟将两个孩子抱了过去,这会子仍在房中酣睡。

    姬冥修为找乔薇,两天两夜没合眼,乔薇比他多睡了一夜,可也架不住这般长途跋涉,危机解除后,二人都感到了一股排山倒海的疲倦,暂时没让人将孩子抱过来了。

    简单洗漱一番后,二人总算是躺到了柔软而又宽大的床铺上。

    盖上散发着彼此馨香的棉被后,乔薇简直连手指头都懒得动弹了。

    姬冥修伸出胳膊,将她轻轻地纳入了怀中,眸光细细描绘着她精致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嫣红的唇瓣,大掌握住了她一只冰凉的素手,轻轻揉捏着她手指。

    乔薇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问道:“你不睡啊?”

    姬冥修拿着她纤细的手指,放到唇边亲了亲:“睡。”

    乔薇是真困了,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他灼热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她闭上眼也能感觉到脸颊上一片发烫,她仰起头,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两天两夜没合眼了吗?你不困啊?”

    姬冥修轻轻一笑:“等你睡了,我再睡。”

    “我又不会跑。”乔薇嘀咕。

    姬冥修似是而非地叹道:“是啊,是不会跑,只是不小心‘掉’了个悬崖,有什么大不了的?”

    乔薇悻悻地不说话了。

    这事她虽不理亏,不过到底让他担惊受怕了,让他念叨两句也是应该的。

    “可是……说起来,这次我们也是因祸得福,要不是我和沐小将军掉下去了,还不一定能碰上姥姥与秀琴呢。”乔薇弱弱地说。

    “沐小将军?”丞相大人冷冷地勾起了唇角,躺在他怀里,居然还有心思念叨另外一个男人!

    乔薇困得都有些迷糊了,哪里知道自家相公又双叒叕地醋起来了:“我和你说,这次真的多亏他了,那一箭原本是要射在我身上的,是他帮我挡下了,如果不是他挡了那一箭,我和……”

    话到一半,乔薇猛地意识到自己险些说漏嘴。

    “你和什么?”丞相大人勾唇看着她。

    乔薇眼神一闪:“和什么和呀?我是说我很,我很有可能就……就当场毙命了,坠崖后,也是托他的福,才没摔出个好歹来。”

    沐小将军救的不是她,是她和她腹中的孩子,这份大恩,可以说是无以为报了。

    而这家伙竟然还在吃人家的飞醋,不告诉他怀孕了,坚决不告诉!

    另一边,乔峥听到动静,急急忙忙地朝房中出来了,二话不说叩响了二人的房门:“小薇小薇!你是不是回来了?”

    “是我爹。”乔薇道。

    姬冥修才抱了一会儿,还没抱够,便被媳妇儿给“踹下床”,起身去给老丈人开门了。

    乔峥急急忙忙地进了屋,走到床前,担忧地说道:“小薇你没事吧?”

    乔薇坐了起来:“我没事,天色还早,您就怎么就醒了?”

    “我哪儿睡得早啊?我整夜整夜做噩梦,就梦见你回不来了……”

    “梦都是反的,您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让我看看!”乔峥拿过了乔薇的手腕,仔仔细细地把了脉,本是想看看女儿有无伤势,却一下给把出了滑脉。

    滑脉主痰饮、食滞、实热等证,又主妊娠,妇人无病而见滑脉者,是为妊娠。

    乔峥的眸子一下子瞪大了:“呀呀呀!闺女你……”

    乔薇给自家老爹使了个眼色。

    乔峥愣了愣,看看乔薇,又扭头看看身后的姬冥修。

    姬冥修的目光从他进门就没离开过他的身上,此时见了他的异常,不由地开口道:“小薇的身子有什么不适吗?”

    乔峥眨了眨眼,一本正经地说道:“没有,完全没有。”

    姬冥修笑道:“那您方才那么惊讶?”

    乔峥轻咳一声,拿腔拿调地说道:“我惊讶的是她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居然一点事没有!怎么?难道你不惊讶吗?”

    姬冥修微笑:“自然也是惊讶的。”

    “那不就得了?”乔峥挺直腰杆,威武霸气地说道,“怎么说也是受了一场惊讶,身子骨不同以往,你可得仔细些,别伤着了她。”

    姬冥修从善如流道:“多谢爹的提醒,我记住了。”

    “嗯。”乔峥还算满意地站了起来,与女儿交换了一个得逞的小眼神。

    乔峥早看这家伙不爽了,不仅拱了他家小白菜,还收获了和卓那一兜老坛酸菜,而乔峥却连片菜叶子都没抢到,现在,小小白菜要出来了,他休想再和他抢了!

    乔峥满意地看着女儿的肚子,小小白菜,外公才是对你最好哒!

    与小小白菜沟通完毕的乔峥,瞬间感觉自己满血复活了,抖了抖充满力量的双臂,大喝一声,虎虎生威地出了房。

    姬冥修古怪地看了一眼自家岳父,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自家媳妇儿:“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没有。”乔帮主面不改色地说,说完,将被子一卷,侧身面向床里侧,在姬冥修看不见的地方,邪恶地勾了勾唇角,就让你像小二货那样,到我生了才知道,看你怎么办!

    “啊——怎么回事?你怎么尿了?你你你……”姬冥修惊恐地指着乔薇的裙子。

    乔薇十分高冷地说:“我不是尿了,我是羊水破了。”

    “羊水破了什么意思?”姬冥修吓得瑟缩着身子、咬住了手指。

    乔薇潇洒地甩了甩头,十分女神地说:“意思是我要生了。”

    “什么?你要生了?!”姬冥修吓得一屁股跌在了地上,“你什么时候怀的?我怎么都不知道?!天啦你到底瞒了我什么?!”

    乔薇傲慢一笑:“你这个笨蛋,居然连我怀胎十月都没有看出来。”

    嚯嚯嚯嚯嚯……

    这画面简直不要太美好!

    乔帮主一边坏笑着,一边抱着枕头睡着了。

    姬冥修脱了鞋,拉开棉被,一滑而入,自她身后贴了上去,将她娇小的身子搂进怀里。

    她睡得香甜,发出温柔而均匀的呼吸。

    姬冥修亲了亲她鬓角,大掌自她腰间滑下,摸到她捂着肚子的素手上,轻轻地覆上去,就这样贴了许久,他忽然在她耳畔,轻轻地笑了。

    真当他是冥烨那个傻瓜么?

    ……

    乔薇一觉睡到午后,睁眼时,姬冥修已经不在了,屋外隐有孩子的嬉笑声传来,她穿戴整齐,洗漱完毕,一转眼,看见桌上用热水暖着一个小玉壶。

    她打开壶盖一瞧,竟是一壶煮过、去了膻腥的羊乳,羊乳中还放了糖,味道甜甜的。

    真奇怪,屋子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小胖子的?

    不对,小胖子要是有这么好喝的东西,早连壶都舔干净了,一定是她爹特地煮了,给她补充营养的!

    这羊乳味道不错,乔薇很快便将一满壶喝完了。

    不多时,又有丫鬟拎了食盒进来。

    小鱼干、青椒肉丝、黑豆龙骨汤、芝麻馅饼、蒸水蛋……全都是孕妇大补的,她爹真是太细心了!

    ------题外话------

    修哥:叫爹。

    乔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