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34】景云遇鬼帝(二更)

时间:2018-04-24作者:偏方方

    ,精彩小说免费!

    胤王并不知什么禁地不禁地的,见景云进去了,迈开步子也要过去,却被及时赶来的月华与婆婆抓住了。

    婆婆说道:“少教主,前方是禁地,你不能进去!”

    胤王蹙眉道:“为什么我不能进去?你说银湖岛是禁地,我不能上来,可我上来了,现在,你又说那里头才是禁地,我到底要不要信你?”

    月华尊主叹道:“少教主,她没有撒谎,里头确实不是我们能去的地方。”

    “为什么?”胤王追问。

    月华尊主放开了胤王,望了望景云小时的方向,徐徐说道:“少教主来圣教时日尚浅,还不知这岛上其实关押着一个高手,这高手早在多年前便已突破鬼帝,可惜走火入魔,失了心智,连自己是谁都记不清了,所有人靠近他,都会被他当做自己的敌人。”

    胤王将信将疑道:“既然他这么厉害,又是怎么被关押起来的?”

    月华瞥了胤王一眼,淡淡笑道:“这说来就话长了,当年为了制服他不知死了多少圣教的高手,却也没有杀了他,只是将他关押在地底,以圣教的阵法以及……”

    “咳!”婆婆咳嗽了一声。

    月华笑了笑,不做痕迹地说道:“这禁地的牢笼对他进行压制。”

    直觉告诉胤王,月华的原话不是这样,他与枫婆婆都隐瞒了一件事,镇压鬼帝的除了阵法之外,还有一样必不可少的东西,而这东西并不是禁地的牢笼。

    胤王的眸子里掠过一丝幽暗:“照你这么说来,那孩子跑进去岂不是必死无疑?”

    月华红唇勾起,眸子里闪过快意:“原则上是的,当年鬼帝被镇压时受了重伤,可这几年鬼帝的伤势渐渐痊愈,禁地已经快要困不住他了。我记得前几日鬼帝就躁动了一次,可有记错,莲护法?”

    婆婆没理他。

    月华也不恼,毕竟此时他心情很好,活捉了那孩子能有利用的价值,但倘若捉不到,他还是他情愿他死了的好,眼下进了禁地,十有八九会成为鬼帝手下的亡魂,届时他倒要看看云珠那个女人究竟会不会难过!

    慕王府的情况总算被稳住了,毒体并未袭击其余院子,只是追着云珠一行人,想来在出发前,月华做了不少功课,让这些人记住了他们的气息,一部分毒体追到了小池塘处,可木桥没了,他们渡不了河,只能在岸边眼巴巴地看着了。

    所有毒体都被绑了起来,一个个送到鬼王的屋子,鬼王嫌弃地吸着他们身上的毒气,这些最初级的毒气对一阶鬼王或许还有些微的作用,但这个顶着六阶的境界,打出七阶实力的鬼王来说,真是比烂菜叶子还烂菜叶子了。

    海十三与燕飞绝的腰间挂着俩大尿壶,大摇大摆地在毒体中穿梭。

    “到你了,你!进去!”

    “下一个是你!”

    “你!”

    “你!”

    “你!”

    这边,三人卖力地善着后,另一边,傅雪烟发现景云不见了。

    她不过是去安顿了一下二师姐与姨母,回到房中,床上便只剩下小慕颜与望舒,她赶忙带着人去找,将院子里里外外翻了底朝天,仍是没能找到景云。

    她去了池塘边,抓住乔薇的手:“……景云不见了!”

    乔薇的斧头咚一声砸在了地上……

    景云是在傅雪烟离开后不见的,而傅雪烟并未离开多久,所以他应当没有走远才是。

    乔薇点了灯笼,让众人在院子四周找景云的脚印。

    雪停了许久了,路面上有不少人走过的痕迹,一行人也是废了极大的功夫才总算找到了景云的脚印,几人顺着脚印来到了一块看似没有任何异常的假山旁,脚印就是在这里消失的。

    乔峥、乔薇与傅雪烟都找过来了,三人都是极为谨慎之人,看了脚印消失的地方,觉着不对劲,赶忙停下了步子。

    傅雪烟祭出白绫,狠狠洞穿了地面,就听见一声闷响,一捧白雪落在了什么硬硬的地方。

    傅雪烟定睛一看:“是一块活板,下面有地窖。”

    傅雪烟跳下地窖,在里头寻了一阵,并未发现景云的踪迹。

    这就奇怪了,脚印是在这边消失的,说明他确实是来过这里,还极有可能踩在活板上掉了下去,以景云的小个子,掉下去了就不大可能爬上来了。

    乔峥打着灯笼,四下瞧了瞧,古怪地问道:“难道是有什么武林高手,把景云给掳走了?”

    这倒真像月华老贼的做派,一边派毒体吸引他们的火力,一边又悄悄潜入王府,掳走景云,若是景云落在月华老贼的手上……

    乔薇的手捏得咯咯作响。

    “等等。”地窖内的傅雪烟开口了,“这里有一条通道。”

    傅雪烟顺着通道一路走到底,不多时,便走到了假山以北,五丈之外的一口枯井,她自枯井爬了上来,井底有网子,有起重的工具,而在井外,还额外发现了几组新的脚印。

    这脚印起先尚且容易辨认,可不一会儿便到了王府的青石板路面上,路面上并无积雪,线索中断了。

    乔薇想了想,让金雕将三小只驮了过来。

    三小只闻着鞋子的气味,找到了那几人去过的地方,一个是王府外,一个,是小厮居住的后罩房。

    乔薇将两个小厮揪了出来。

    两个小厮刚搬了那么重的箱子,累得够呛,倒床就睡了,哪知稀里糊涂地又被人给拎起来了。

    二人正要发火,一抬头,看见乔薇那双恨不得吃人的眼睛,喉头齐刷刷地哽住了。

    乔薇冷冷地看向他们,开门见山地问道:“我儿子在哪里?”

    傅雪烟用夜罗话问道:“小卓玛的儿子在哪里?”

    二人懵了,什么儿子?不知道,没看见啊!

    傅雪烟面色冰冷地问道:“敢说半句谎话,把你们的手指头一根一根地剁下来!”

    二人扑通跪在了地上。

    “我们真的没有看见小卓玛的儿子!”

    “是啊,小姐,我们什么人都没看见!”

    傅雪烟的匕首落在了其中一人的脖子上:“没看见?那枯井里的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大半夜地溜出去了一趟,你们干什么去了?”

    二人吓得够呛,却咬紧牙关,不敢说。

    傅雪烟一把削掉了那人的耳朵!

    那人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同伴吓坏了,整个人瑟瑟发抖了起来,跪伏在地上:“小姐饶命!小姐饶命!”

    傅雪烟的匕首又对准了他的耳朵:“老实交代,小卓玛的儿子到底去哪儿了?”

    这小厮可不想被削掉耳朵,战战兢兢地什么都招了:“……我们真的没有看见小卓玛的儿子……我们只是……把少爷吩咐的东西给一个人送了过去。”

    “他说什么?”乔薇问。

    傅雪烟把他的话一字不落地说给乔薇了。

    乔薇的眼波动了动,狐疑地问道:“你们除了世子,还有别的少爷?”

    小厮摇头。

    乔薇与傅雪烟交换了一个眼神,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不俗的疑惑,慕秋阳明明在他们手上,又怎么吩咐一个王府的下人去给人送东西?

    乔薇使了个眼色。

    傅雪烟问道:“他什么时候吩咐你的?”

    小厮害怕地说道:“就是前几日!”

    说话间,燕飞绝施展轻功过了池塘,来到了几人审问小厮的地方,神色有些凝重:“朱石来了。”

    朱石是他们在匈奴遇到的汉人,曾收留过景云,后与姬无双一道去了夜凉城附近的遥水镇,慕秋阳就是被关押在那里。

    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朱石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主动与他们联系。

    乔薇去花厅见了朱石。

    朱石冒着风雪,快马加鞭赶来,连眉毛上都结了冰渣子,他的耳朵冻得通红,牙齿打颤,脸颊与嘴唇僵硬得连说话都艰难了。

    乔薇一见他这副模样,心中便猜出大半:“可是出什么事了?”

    朱石点头,脸冻僵了,用不大利索的声音说道:“慕秋阳……跑了。”

    不仅跑了,还把姬无双打伤了,朱石装晕逃过一劫,事后,立马拿着姬无双的令牌来慕王府通风报信了。

    乔薇冷冷一哼:“怕不是他跑了,是圣教的人找到他了。”

    傅雪烟深以为然,慕秋阳是阶下囚,姬无双又是用毒的高手,随便下点什么毒都能将他困住,除非是有外援,否则慕秋阳不可能跑掉。

    想到了什么,乔薇问傅雪烟道:“那个小厮说,慕秋阳让他们给一个尊主送东西,是哪个尊主?”

    傅雪烟道:“月华。”

    乔薇咬牙:“这个老贼,当真是无孔不入!”

    傅雪烟琢磨道:“他搭上圣教,算是背叛了夜罗、背叛了王府,他正心虚着,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光明正大地回来。”

    乔薇浑不在意地说道:“那就让藏着,看他能藏到几时。圣教多一条狗不多,少一条狗不少,随他去吧,等灭圣教的那一天,不过是多收一个人头罢了。”

    傅雪烟赞同地点点头:“先找景云吧。”

    ……

    银湖岛,胤王三人并未就此离开,而是等在石柱外,按理说,景云都进去这么久了,也该碰到那个怪物了,怎么没听见这孩子的惨叫声呢?

    景云并不知道这里是所谓的禁地,他是在山上长大的,也是在岛上住过的,于他而言,除了四周静一点,这里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

    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雪地里,不知踩了多久,他看见了一座十分奇怪的小房子。

    半圆形的,像一个倒扣的碗。

    小房子前,有一块竖着几座石像的空地,空地上铺满了积雪。

    他迈着小短腿儿走过去。

    他来到小房子前,房子只比他高一点,门也小得惊人。

    他抹掉门上的积雪,用稚嫩的小拳头叩了叩:“请问有人吗?”

    石头太硬了,叩得他生疼,他改成了拍的,刚拍了一下,石门开了。

    里头,有淡淡的幽光透了出来。

    景云好奇地往里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屋子,长长的台阶……

    不论怎样,都比冻死在冰天雪地的好。

    景云钻进了石门,走下螺旋而下的台阶,来到了一个怪石嶙峋的小花园。

    花园里种的都是假花儿,姹紫嫣红,却没有香气,更不见生机。

    小花园尽头,是一扇月亮门。

    景云穿过月亮门,映入眼帘的是另一扇石门。

    景云推开了石门,又是一道螺旋而下的台阶。

    台阶下,有些幽暗。

    景云一路走到底,被对面墙壁上的一颗夜明珠吸引。

    景云爱珠子,这是谁都不知道的小秘密。

    那夜明珠竟然能够变换颜色,初看时是淡淡的翡翠色,可当景云将小手放在它的身上,它又变成了浅浅的雾紫色。

    景云好奇地喔了一声。

    浑然不知自己身后,一道比正常人高大许多的魁梧身影,恶魔一般,缓缓睁开了血红的眼睛。

    ------题外话------

    景云:作者麻麻说,要月票,才给开外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