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44】胜利(一更)

时间:2018-04-30作者:偏方方

    ,精彩小说免费!

    决斗没有规定的时辰,在祭坛下方有专程擂鼓的弟子,当鼓声响起,便意味着决斗开始了,至于结束,只要双方都还好生生地站在祭坛上,哪怕过了三天三夜也是可行的。

    十七上场了。

    圣教的人能感觉他的水平约莫是一名长刀死士,原本有些不放在眼里,可当他们看清对方的年纪,不过是十五上下时,又齐齐地有些怔住了。

    长刀死士不少,也不难得到,可这么年轻的……闻所未闻。

    圣教这群人中,当属胤王与公孙长璃对十七最为熟悉,公孙长璃来夜罗后早已见过十七几次,胤王却还是头一回。

    他发现十七的功力似乎又比在大梁时精进了。

    姬冥修可真是好命,随便捡个孩子,都能给捡成武林高手!

    胤王的心头泛上一股淡淡的酸涩,而当他的目光看向对面的乔薇时,那股酸涩越发浓郁了。

    本该属于他的女人,当初对他死缠烂打,不惜与他私奔,若当初他没刺她一剑,是不是……

    咚!

    一阵击鼓声打断了胤王的思绪。

    胤王朝决斗台看了过去,就见十七与那名死士已经交起手来了,二人都不是用的长刀,十七擅剑,对方却拿着一支方天画戟,戟的长度与长矛差不多,却比长矛要多出两侧的月牙形利刃,可砍可刺,威力比长矛更迅猛一些,比死士惯用的长刀又更灵活一些。

    从兵器的选择上来看,十七落了下风。

    不过十七最厉害的并不是他的剑法,而是他的身法。

    十七敏捷地避过了对方凌厉的招式,对方的轻功俨然不是寻常死士能够比拟的,在与十七过了几招后,渐渐跟上了十七的速度。

    他的方天画戟离十七越来越近,可以命中十七的次数越来越多,到后面,十七被逼得不得不与他正面刚了起来。

    燕飞绝神色凝重道:“很棘手啊,这家伙武功这么高,遇强则强,变化多端,十七怕是难以招架啊。”

    海十三一叹,可不是难以招架吗?对方都一只脚踏入鬼王的境界了,十七拿什么和他比?

    二人说话间,对方的方天画戟狠狠地刺向了十七。

    十七挥剑,以剑刃抵挡住了方天画戟的尖刺,然而方天画戟却没有因此而停下来,而是戳断了十七的长剑,就听见铿的一声,十七的长剑断裂成了两截。

    看台上,乔薇一行人的脸色齐刷刷地变了。

    没了长剑的抵挡,方天画戟朝着十七的心口毫不留情地刺了过去。

    “十七!”乔薇拽紧了凭栏,要不是如今她已经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力道,这一截凭栏非得生生让她抠出一个洞来!

    十七想要侧身躲开,然而那家伙却好似料到十七会有这么一手,在刺出去的同意释放了周身的内力,想要将十七死死地压住。

    可惜,这个准鬼王,比起当初在蒲城的准鬼王差多了,十七能顶着那样的内力前行,眼下的就更困不住他了。

    十七终究还是避开了。

    那人更猛烈地朝十七攻击了过来,论功力,十七不是他对手,仍以防守为主。

    变化就发生在下一瞬,那名死士原本与十七光明正大地拼着,却突然耍了个阴招,朝十七投了一包凤血丹砂粉。

    凤血丹砂的毒性几乎可以算是鬼王以下所有死士的克星,十七也不例外,十七的右胳膊被灼伤了,那人趁胜追击,朝着十七的胸口砍了过来。

    他倒是没砍伤十七的皮肉,却砍断了望舒送给十七的草编小蚂蚱。

    看着被“五马分尸”的小蚂蚱,十七当即暴走了!

    长剑都扔了,赤手空拳地走过去,左手扣住对方的方天画戟,右手一劈,生生劈断!

    死士难以置信地看着手中断裂的兵器,再看向气息暴涨的十七,眼神中,本能地掠过了一丝忌惮。

    十七一脚踹上他胸口,将他狠狠地踹在了地上!

    一个快要突破的鬼王竟然被十七给踹倒了,别说圣教那伙人,就连乔薇这边也惊呆了。

    之后的事,就更让人目瞪口呆了。

    十七完全没用功法,就那么骑在人家的身上,左一拳,右一拳,一拳一拳又一拳,生生将对方打成了猪头。

    第一回合,自然是十七胜了。

    十七是被燕飞绝与海十三架下去的,不架下去他还得打,一准将人脑浆打出来了。

    小蚂蚱的尸体也被燕飞绝悉心地收好了,回头拼一拼,编一编,还能复原。

    理论上来说,十七可以接着打第二场,不过从十七暴走的状态来看,他还是不要再打了,再打得走火入魔了。

    决斗重要,可他们的小十七更重要。

    十七被拽上了看台,扔在鬼帝的身边,十七还狂躁着,鬼帝一个漫不经心的眼神,他就怂哒哒的了。

    乔薇猜测第一日基本没鬼王与鬼帝什么是,因为对方也在试探他们的深浅,绝不可能将鬼姬给拉出来,果不其然,第二个上场的仍不是鬼姬,却也不容小觑,因为,对方是一个毒体。

    这毒体可不是普通的村民,而是一个武林高手。

    “幸亏早有准备!”燕飞绝自篮子里拿出一个装着景云的童子尿的水囊,“我这就上了?”

    云珠点点头。

    燕飞绝带着童子尿去应战了。

    寻常人成为毒体后,会变得不知疼痛,力气增大,丧失心智,而武林高手若是成了毒体,就会如二师姐那般,功力倍增,十分难以应付。

    燕飞绝上了决斗台,晃了晃手中的水囊,挑衅地说道:“来呀来呀,怕不怕童子尿?”

    这可不是普通的童子尿,是小祭师的哦!

    男子显然被激怒了,拔出弯刀朝燕飞绝冲了过来。

    燕飞绝瞅准时机,拔掉瓶塞,一泡童子尿浇了过去!

    燕飞绝确定自己瞄准了,也确定对方不可能这么快躲掉,就在他以为自己袭击成功时,男子的左手却忽然自背后一摸,摸出一把油纸伞,他撑开一把伞,将朝自己泼来的童子尿一滴不剩地挡下了。

    燕飞绝:“?!”

    还能有这种操作!

    男子撑了伞后,燕飞绝又朝他泼了几次童子尿,全都被他严严实实地挡住了。

    燕飞绝气得跳脚,扔掉早已没了童子尿的水囊,朝对方发了一波暗器。

    男子轻轻松松地躲开了,大掌抓住燕飞绝的喉咙,将燕飞绝狠狠地扔下了决斗台。

    圣教扳回一局。

    第三回合开始了,男子并未下场,阿达尔拔出弯刀去迎战对方。

    阿达尔的武功更在燕飞绝之上,若在以往,这男子绝不是阿达尔的对手,可成为毒体后,阿达尔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阿达尔被挠伤了,流着黑血,让海十三背下了决斗台。

    圣教连胜两场,再胜一场,就拿下今日的胜利了。

    乔薇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她万万没料到对方手中竟然还有这样的王牌,她脑海里闪过了什么,却太快了,一时间没有抓住。

    当然了,眼下也不是去抓住那些东西的时候,赶紧想想怎么打赢对方才是道理。

    第一天的胜利关乎整个决斗的士气,绝不能输,也输不起,他们的核心战将只有三个,虽说乔薇觉得他们三个能够守住三天,可万一呢?总得给自己留一点余地不是么?

    但如果不想输掉,今日就必须出动三个中的一个了,难道云珠真的就要这么消耗第一天的决斗吗?

    乔薇敢肯定,云珠若是赢了这个毒体,接下来,圣教一定会随便派个弟子,敷衍了事。

    圣教的目的原本也不是拿下今日的胜利,而是要消耗掉云珠。

    胤王挑衅地望着北看台的方向,满脸嘲讽地说道:“没辙了么?那就认输吧,认输其实也没什么,反正接下来你们每场都会输,不如提前习惯一下?”

    “我来应战。”

    一道清冷的女子话音突然自祭坛后方徐徐响起。

    乔薇绕到看台的另一面,循声一望,就见二师姐手持一柄长剑,身着冰蓝色兔毛披风,神色清冷地自入口处徐徐走来。

    这还是乔薇第一次在大白天、她清醒的状态下看见她,与记忆中的模样没有太大的区别,她的脸上甚至看不出那丝黑气,荀兰已经够像一个正常人了,她比荀兰看上去还要正常一些,唯一能让人辨别出她是毒体的,只是那双微微泛红的眼珠。

    她生得青姿秀美,这样的眼珠,非但不丑,反而让她清冷出尘的气质中多出了几分魔魅。

    她一步步走上决斗台。

    所有人都朝她看了过来。

    圣教这边当然认出了她便是第一个出逃的纯阴之体,没料到过了这么久,她还活得好好的,还似乎……与云珠那伙人纠缠在一起了。

    月华尊主自然明白这是一回事,可他不会说,毕竟得到毒体后,他最应该做的是交给圣教,而不是用来做砝码与云珠一行人解决私人恩怨。

    月华尊主装瞎。

    乔薇也懒得去点破他,乔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二师姐的身上。

    老实说,她有些意外。

    她没料到二师姐会出现,二师姐与她关系并不好,即便是住在同一个院子,可二人也几乎没打什么照面,二师姐安安静静地待在房中,两耳不闻窗外事,她还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

    乔薇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来,是沐小将军拜托的?还是她自己要来的?是感激他们救了她,还是憎恶圣教害了她?

    乔薇的心中没有答案。

    二师姐停在了决斗台的中央。

    寒风挽起她如墨的青丝与云朵一般的衣袖。

    她抬手,随手解下披风,轻轻一扬,披风飞到了天上。

    她拔出宝剑,身形一动,一道凌厉的剑光自决斗台上闪过。

    下一秒,她掠过男子,停在了男子身后。

    男子怔怔地睁大一双发红的眼睛,脖子上流出了一圈腥红的血迹,随后咚的一声,他整个人面朝下,栽倒在了冰冷而坚硬的地板上。

    又一名毒体冲了上来,这是偷袭无疑了。

    二师姐眸子里闪过一动冷光,挑剑一斩,削掉了对方的脑袋。

    飞上半空的披风幽幽冉冉地落了下来,稳稳地落在二师姐的肩上,二师姐单手系好丝带,提着宝剑,头也不回地走下台阶,走出圣教,消失在了皑皑白雪中。

    ……

    这一幕,简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一直到二师姐的身形彻底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众人才纷纷捂住心口,血液回流。

    不论如何,二师姐的到来,彻底扭转了局面。

    第一天的胜利,他们拿下了。

    “乔氏,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散场时,胤王叫住了乔薇,“第一日不过是闹着玩儿的,明日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这么有信心的话,干嘛要跑来激我?你乖乖地坐等你们赢就是了,不是么?”

    “本王是想提醒你,不要冥顽不灵,你们一定会输得很惨,趁早到本王身边来,或许可保你一命!”

    一口一个让她到他身边去,这人莫不是脑子进水了?他们之间的账,八辈子都算不完,还到他身边去?

    乔薇瞪了他一眼:“你的好意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胤王炸毛:“乔氏,乔氏!乔氏!”

    乔薇已经坐上马车了。

    胤王捏紧了拳头:“你会后悔的!”第二天的决斗很快到来了,这一次没有任何一方再敢藏拙,圣教第一场便出动了鬼姬。

    初见鬼姬时,估计便是七阶的实力,而一段日子不见,她已经突破了八阶的后期,比起鬼王又高出了整整一个境界。

    她会提升得如此迅猛并不奇怪,本身能成为鬼王的人就是根骨奇佳之人,圣教又有那么多毒丹,她拿毒丹当糖豆吃,能不突破吗?

    想到这里,乔薇又开始心疼她家鬼王了,决定回去之后再多炸两盘糖豆给他。

    鬼帝比了比心。

    连鬼姬都出动了,圣教是来真的了,他们这边自然也不会掉以轻心,鬼王毫无疑虑地走下了看台。

    两个鬼王的争斗,就不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吃得消的了。

    二人在决斗台上打得你死我活,气息的碰撞,焚天毁地一般,让方圆十里内的猛兽都发出了惊恐的怒吼。

    鬼帝用气息护住了北看台。

    另一边,云夙虽未到场,可乔薇能感受到,他正也用自己的气息护住了圣教的南看台。

    鬼王与鬼姬的较量进入了极为凶险的阶段,鬼姬毕竟比鬼王高出一整个境界,有时一个境界的差距,就是天与地的距离,鬼姬浑厚的内力如绵延不绝的江水,源源不断地朝着鬼王压来。

    鬼王死死顶住,额角的青筋暴了出来,冷汗也冒了出来,他稳住下盘,死死地站在看台上。

    鬼姬身躯一震,又多加了一成功力。

    啪啪两声,鬼王脚下的决斗台塌出两个窟窿。

    鬼姬还在施压,鬼王脚下的窟窿越来越大,很快,他被压制得连膝盖都陷进去了。

    鬼姬暗红色的唇角浮现起了一抹得逞的冷笑。

    燕飞绝担忧地说道:“鬼姬的境界,到底不是吹出来的啊……”

    越是往上,境界上的差别就越像天堑,譬如一阶鬼王与二阶鬼王几乎没有多少差别,可七阶与八阶,就能一个抵上两个鬼王了。

    双方焦灼地应对着。

    鬼姬不断地往鬼王身上施压,一点点、一滴滴,要将鬼王整个人都压进地底。

    圣教的南看台上,沉默两日的月华开口了:“鬼姬,杀了他!”

    就是这个人背叛了瑶姬,害得瑶姬惨死云珠之手,这一次,就让他也尝尝让人宰割的滋味!

    鬼姬得令,眼眸一眯,双臂一抖,猛地加大了内力,鬼王被压得啪啪两声,似乎是连骨头都折断了。

    乔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鬼王被鬼姬成倍释放的内力猛地压进了地底!

    鬼姬飞身而起,扬起拳头,朝着鬼王的头顶狠狠地砸了下去。

    乔薇不敢往下看了。

    轰隆一声巨响,决斗结束了。

    乔薇紧闭着双眼不敢睁开。

    燕飞绝拍了拍她肩膀,示意她往下瞧。

    乔薇深吸一口气,朝决斗台望去,就见本该被打得脑浆迸裂的鬼王不知何时竟然威武霸气地站在了看台上,而朝他奇袭的鬼姬,则是被他用内力狠狠地震飞了出去。

    根本没人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等他们回过神来时,鬼姬已经飞出了决斗台,重重地跌在决斗台外,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题外话------

    月底啦,再不投月票就要清空了,投给我吧,看我期盼的小眼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