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第四十六章】成长

时间:2018-03-30作者:偏方方

    女人进赌坊已经够让人大开眼界了,这个女人还赢了犀牛镇的不败神话——吴大金,简直叫围观的赌徒与百姓目瞪口呆。

    不仅他们,就连吴大金自己也彻底傻掉了。

    他输给了一个小娘们……

    乔薇看看久久回不过神的吴大金,弯了弯唇角:“所以现在,青龙帮是我的了?”

    弟兄们唰地看向了吴大金。

    江湖中人讲的就是一个信字,吴大金当着那么多人,包括赵哥的面把青龙帮输了出去,想反悔是不可能了。

    吴大金从错愕中回过了神,捏紧拳头,双目如炬地看向了乔薇:“臭丫头,识相的……”

    “你被除名了。”

    吴大金一怔!

    乔薇不紧不慢道:“没听清楚吗?我说,你被逐出青龙帮了。”

    吴大金骇然失色:“你……”

    乔薇打断他的话:“你什么你?你想反悔?成啊,你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儿,说一句你吴大金反悔了,我立马把青龙帮还给你。”

    一个黑帮老大,脸皮比命值钱,信誉比脸皮值钱,出尔反尔,传出去只会让他的信誉毁于一旦,今天他敢反口,他日是不是就敢反水?

    江湖中可容不下这样的败类。

    吴大金后悔自己大意轻敌,着了这丫头的道,但世上没有后悔药,他既赌了,就必须愿赌服输。

    他指着乔薇的鼻子:“这次算你狠!”

    乔薇淡淡睨了睨他手指,神色平静道:“犀牛镇是青龙帮的地盘,从明天起,我不想再在我的地盘看到你。”

    言外之意,滚出犀牛镇!

    吴大金气得脸都涨成了猪肝色,向来只有他驱逐别人的份儿上,没想到会有被人驱逐的一天!

    若给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他到底还敢不敢找上这小娘们儿的茬?他自己都没有答案。

    他留下帮主令,在所有人惊愕的注视下,冷冷地离开了赌坊。

    乔薇向赵哥道了谢,拿起帮主令回了帮会的住所,将帮主令递给鼻青脸肿的陈大刀,微微一笑:“陈帮主,别来无恙啊。”

    却说罗永年以十万火急的把景云望舒兜回村后,顾不上喘口气儿,带上家伙便往镇上赶,他发誓他吃奶都没这么使劲儿过,跑得两条腿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好容易跑到两里地,就看见一辆深色马车朝这边驶来。

    赶车的人鼻青脸肿,右颊有块长长的刀疤,这不是陈大刀又是谁?

    陈大刀俨然也看见了罗永年,赶紧将马车停下,笑嘻嘻地与罗永年打了招呼:“永年兄弟!”

    罗永年一阵鸡皮疙瘩!

    乔薇掀开帘子:“是永年吗?”

    “姐?”罗永年眸子一瞪,拿着家伙跑了过去。

    乔薇古怪地看了看他的大砍刀,他嘿嘿一笑:“我这不是担心你吗?正要去救你来着,对了,吴大金没把你怎么样吧?”

    乔薇笑着摇摇头:“没有。”

    “真没有?”罗永年不信。

    陈大刀把乔薇赌赢吴大金的事眉飞色舞地说了一遍:“……托你姐的福,我现在是陈帮主了!”

    他不过是借了夫人一辆马车,夫人便回赠了他一整个帮派,他简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罗永年瞠目结舌:“……姐你怎么这么厉害呀?”

    他白准备家伙了。

    乔薇笑了笑,对陈大刀道:“就送到这儿吧,我与永年走回去就行了,也没几步路。”

    陈大刀望了望村口的方向,确实没多远,与乔薇告了辞。

    乔薇与罗永年回了村里,孩子们已经醒了,没看到娘亲与小白,有些难过,罗大娘哄他们,乔薇是去给他们买好吃的了。

    乔薇一进屋,望舒便扑过来:“娘!你给我们买了什么呀?”

    乔薇早有准备,从怀里拿出两块从赌坊买来的点心,递给了他们。

    孩子们坐在炕上,开开心心地吃起了点心,虽然没有娘亲做的好吃,但他们不挑食的。

    乔薇给罗家人也带了东西,是从京城买的,她打开包袱,取出三盒杏仁糖,去了罗大娘的房中,罗大叔也在,罗永年正唾沫横飞地吹嘘着乔薇的风光战绩:“……吴大金你们知道吗?就是青龙帮的帮主!整个犀牛镇,没人敢与他横啊!诶?偏我姐就与他横上了!还把他横赢了!

    娘你不是说之前有人找你们麻烦吗?那三个小混混就是吴大金派来的。他想把我姐从街上赶走,结果怎么着?我姐把他赶出犀牛镇了!

    哎呀,我以后可以不用去京城学艺了,就跟着我姐混得了!”

    罗家二老听了他的话,非但没有所兴奋,反而露出了深深的惊恐。

    吴大金是谁,他们没有听说过,可一个帮派的老大,就这么被乔薇给“欺负”了,若是人家报复回来,他们逃得掉吗?

    乔薇笑着走到门口,想把杏仁糖送给二老,却看到罗大叔一巴掌扇在了罗永年的脸上!

    这一晚,罗大娘没留乔薇吃饭。

    乔薇把杏仁糖放在桌上,罗大娘塞回了她包袱:“家里没孩子,谁吃这个?给景云和望舒吧。”

    她记得罗大娘很喜欢吃糖。

    乔薇没说什么,默默收回杏仁糖,牵着两个孩子上了山。

    这就是她不喜欢依赖别人的原因,依赖就意味着感情,感情就意味着变数,敌人的攻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亲人的遗弃。

    好在不是第一次了,她习惯了,没在最温暖和感动的时候得意忘形,她始终记得,不能依赖任何人,不能相信任何一种感情。

    没有期望,就没有失望。

    就算是对景云与望舒,她全心全意地喜爱他们,却也从没指望过他们会回报她。

    “娘。”景云突然开口。

    他还有些虚弱,走到一半便没了力气,被乔薇背在背上。

    乔薇把他往上托了托:“怎么了,儿子?”

    他趴在乔薇的肩上,声音低低的:“我会好好念书的。”

    “嗯,好啊。”

    “先生说,书念好了就能考状元,考上状元就能当大官,等我当了大官,就不会再有人欺负娘了。”

    他不要娘亲受委屈,再也不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