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203】撕裂美人皮(一)

时间:2018-03-30作者:偏方方

    乔薇唯一一次骑马是在狩猎场,还都是姬冥修牵着她的缰绳,她自己几乎没费什么心,今日,却当街纵起了马,她自己都要被自己吓死了,一鞭子抽下去,行人纷纷避开,这时候,身份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她畅通无阻地回了姬府,把马鞭往小厮怀里一扔,大步流星地去往了桐院。

    姬婉是来探望姬尚青的,奈何姬尚青去后山遛鸟了,姬婉便在桐院等着,她一人自是无趣,便差丫鬟将两个小包子叫了过来。

    小包子一人抱着一只小雪貂,别提多可爱了。

    院子里来了小伙伴,鎏哥儿有些坐不住了,也从书房出来,紧张地看了荀兰一眼,荀兰温柔地点点头,他咧唇一笑,跑去找景云望舒了。

    景云从兜里掏出几颗弹珠:“我们打弹珠吧。”

    鎏哥儿没玩弹珠,景云给他示范了一番,他当即便学会了。

    只是在地上玩,多少有些不雅,他又看向自己娘亲。

    荀兰道:“你玩吧。”

    他方放开手去玩了。

    姬婉让人在廊下摆了藤椅与桌子,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看孩子们逗趣,想着若干个月后,自己的院子也会迎来一个小生命,心中便淌过一股难以言述的感动。

    荀兰亲自煮了一壶花茶,在姬婉身侧坐下,倒了一杯给她:“要尝尝吗?”

    姬婉见是花茶,不是浓茶,轻轻地常了一口:“甜的?”

    荀兰轻轻地说道:“放了点蜂蜜。”

    “难怪这么好喝。”姬婉忍不住喝了小半杯。

    春之与秋萍奉上点心。

    姬婉吃东西挑剔,但桐院的点心又精致又可口,一样只有一个,从不堆得满满当当的,一看就饱了。

    姬婉拿了一块淡粉色的玫瑰糕,小白跐溜溜地跑了过来,坐在她面前的地上,萌萌哒地看着她。

    “昨天给你吃过糖葫芦了!”姬婉道。

    小白一个劲儿地卖萌,姬婉根本抵挡不住小萌宠的魅力,把点心给了它。

    小白三两口便解决了。

    姬婉又拿了一块枣泥糕,结果又被小白给吃掉了,小白自己吃了还不够,还要打包给大白,姬婉不给。

    荀兰微微一笑:“真可爱。”

    姬婉无奈道:“就是特别馋。”

    “你太惯着它了。”

    荀兰说着,拿起一块桂花糕,小白挪到荀兰的面前,巴巴儿地望着她手里的点心,荀兰将点心掰成了两半:“望舒,景云。”

    两个小包子迈着小短腿儿地跑了过来。

    “给。”她把点心给了二人。

    小白呼啦一跳,将点心抢进嘴里了!

    小白抢食的事简直不要太多,小包子也不在意,又跑去玩了!

    等乔薇赶到桐院时,盘子里的点心已经所剩无几了。

    荀兰看向乔薇,柔声道:“这么早,东西买完了?”

    乔薇笑道:“没呢,我碰到姐夫,姐夫说他帮我买,让我先回来陪大姐,我便回了!”

    荀兰点点头,让人又搬了一把藤椅出来:“点心刚刚吃完了,春之。”

    “夫人。”春之走上前。

    荀兰吩咐道:“你去膳房,让他们做些点心来。”

    “是。”

    春之去了。

    乔薇握了握姬婉的手:“大姐,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我陪你进去换件衣裳。”说着,将姬婉拽进了她的屋子。

    门被合上的一霎,姬婉古怪地看着她:“我在出汗呢,哪里凉了?”

    乔薇没说话,拉过姬婉的手,替她把起了脉,脉象还算正常,乔薇稍稍放下心来:“刚刚都吃了什么?”

    姬婉哼道:“什么对没吃,全进你家小白的肚子了。”

    乔薇替她拉好袖子:“那就好,以后桐院的东西,你一口也不许吃。”

    “为什么?”姬婉不解地问。

    乔薇淡道:“为了你好。”

    姬婉定定地看着她“你把话说清楚。”

    乔薇的眸光落在姬婉尚且平坦的肚子上,老实说,如今时机不成熟,不该把这么机密的事情告诉她,但小后妈已经知道她怀孕的事了,谁知道小后妈会做出什么事来?

    “你知道小白最爱吃什么吗?”

    姬婉想了想:“糖葫芦?点心?”

    乔薇正色道:“毒药。”

    姬婉一愣:“毒毒药?”

    什么怪胎啊?居然喜欢吃毒药?不怕中毒么?

    乔薇道:“是的,它爱吃有毒的东西,毒性越高,越喜欢。”点心和糖葫芦也喜欢,但不是它的最爱。

    姬婉狐疑地打量了乔薇一番:“你该不会是想说小白那么喜欢盘子里的点心,是因为点心被人下了毒吧?”

    乔薇没说话。

    姬婉眯眼,看着她:“谁会给我下毒?荀氏?”

    乔薇挑眉:“你自己说的。”

    姬婉柳眉一蹙:“你还真怀疑她?!”

    乔薇嘀咕道:“怀疑也没用,有问题的点心都被小白吃了,要是能留下一两块,兴许能查出里头的猫腻。”

    姬婉眸光一颤:“乔薇!”

    这是与姬婉相识这么久,头一回被姬婉连名带姓地叫,好像原本亲密的二人,一瞬间就生分了。

    乔薇叹息着看了她一眼:“有些话我不想现在就说,但你一直这样,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姬婉觉得乔薇严肃地有些奇怪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乔薇没有回答,而是反问:“荀氏的事你究竟知道多少?”

    姬婉道:“你指她什么事?”

    乔薇将她拉到屏风后,坐下,小声与她道:“你早先与我说过,在嫁给父亲之前,她便与人有过一段婚约,周家的公子周棣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他名字?”姬婉不记得自己与乔薇提过!

    乔薇低声道:“我不止知道周公子的名字,我还知道与荀氏有过婚约的不止一个公子。”

    姬婉不明所以地看着乔薇。

    乔薇淡淡一笑:“看来你果真不知道。”

    姬婉想说什么,却噎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乔薇不咸不淡道:“荀氏十三岁那年,被荀家人接回了姑苏。”

    “这个我知道。”姬婉抚了抚肩膀,站在树下,总感觉会有虫子掉下来。

    乔薇问道:“那你又知不知道荀氏回姑苏是干嘛去了?姬家如此疼爱她,怎舍得放她回姑苏,到那群没良心的亲戚手里?”

    姬婉回忆了一下,道:“据说是她娘想她了。”

    乔薇摇头:“你错了,是她自幼指腹为婚的未婚夫找上门来,要娶她为妻了。”

    姬婉抚肩膀的手一顿:“这不可能,她与人指腹为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乔薇摘了落在她发髻上的一片枯叶:“大小姐,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荀氏回到姑苏后,在姑苏住了两年,那两年发生了什么我不太清楚,只知在大婚前不久,那位与她指腹为婚的孙公子得天花病逝了。之后,姬家将她接了回来。”

    姬婉蹙眉,荀兰十三到十五岁的这两年,确实是在姑苏度过的,老太太只说她是回家陪她亲娘了,人家母女要团聚,谁好去说什么?却原来是为了一门亲事吗?

    乔薇接着道:“姬家将荀氏接回京城后不久,又给荀氏定了另一门亲事,对象是前中书令袁大人家的公子?”

    “什么?”姬婉惊得睁大了眸子,“哪个公子?在礼部任职的那个,还是死了一任妻子的那个,还是与青楼的花魁私奔的那个?”

    乔薇道:“与青楼花魁私奔的那个。”

    姬婉按住了心口。

    这件事她知道,确切地说,整个京城都知道,那袁公子本与一个世家小姐订了亲,却在成亲前不久与青楼的花魁私奔了,这在当时很是轰动了一阵子,她曾好奇地打听过谁才是那个倒霉的世家小姐,奈何袁家将消息封锁得极紧,什么都没打听出来。

    竟然是荀氏吗?

    “谁告诉你这些的?”姬婉问。

    乔薇道:“祖母。”

    姬婉微微困惑:“祖母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她老人家连我都没有告诉!”

    又不是多么光彩的事,老夫人自然希望越少人知道越好了,这次要不是为了护着荀氏,老夫人也不会与她开这个口。

    乔薇淡淡地说道:“周妈妈诬陷我放蛇咬了父亲,祖母她老人家恐我将账算到了荀氏的头上,便与我说了荀氏的情况,道她也是可怜人一个,希望我也能对她好。”

    倒是像祖母会做的事,姬婉的睫羽颤了颤:“所以在那个暴毙的周公子之前,荀氏就已经定过两次亲了,但那又怎样?又不是她的错。孙公子得天花,袁公子与人私奔,周公子暴毙,最终的受害者都是她。”

    “受害者?”乔薇难以置信地张了张嘴,随即嘲讽道:“那我现在看到的姬家主母是鬼变的吗?所有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她!”

    姬婉不悦地蹙眉:“她与我父亲的事和那几个人没关系!不要讲得好像是她谋害了他们似的,她这么单纯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恶毒的事来?”

    乔薇有那么一瞬,不知该怎么接话:“你这么替她说话,看来很喜欢她啊,我以为你很讨厌她的。”

    姬婉正色道:“我的确讨厌她,我讨厌她取代了我母亲的位置,我讨厌她抢走了我的父亲,但我不能因为讨厌一个人,就把她没造过的孽算在她的头上!”

    乔薇的神色淡了下来。

    姬婉看着她逐渐变得疏离的神色,眸光顿了顿,放缓了语气道:“京城的女人都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们,所以有时候我讨厌一个人,并不代表她就真的是个恶人。”

    乔薇扶额:“我不指望你一下子相信那么多事,但今天,她对你不怀好意,这是千真万确的。”

    姬婉仍是不信:“你真的想多了,摆在桌上的东西,她自己也吃了,如果东西真的有毒,她为何会没事?”

    姬婉的回答并不让人意外,毕竟她与荀兰认识十几年,与自己不过认识几个月,自己一张嘴,就推翻她十几年的信任,哪怕是面子上,她都会有些挂不住。

    乔薇凝了凝眸,说道:“桌上有一盘酥饼,是用杏仁做的,杏仁与蟹肉一样,都是孕妇忌食的,她明知你怀了身孕,还拿杏仁饼招待你,你不觉得居心叵测吗?”

    姬婉说道:“她并不知道我怀孕了。”

    乔薇真想撬开这个姐姐的脑袋,看看里头到底怎么长的,冰雪聪明的人儿,怎么一到了小后妈的问题上,就跟打结了似的:“你在马车上又呕又吐的,鬼才看不出来了。好,就当她之前不知道,现在,再让她知道一次!”

    桐院的水仙开得正艳,秋萍拎着水壶,耐心地给花浇水,从前这些事都是周妈妈做的,周妈妈不在桐院后,便成春之与秋萍的差事了,今日轮到的是秋萍。

    秋萍比春之的容颜逊色一些,也不如春之八面玲珑,但这种小事,她做得很是不错。

    浇完水,秋萍把水壶收好,拿去了工具房。

    乔薇拉着碧儿走到了工具房外的走廊,碧儿道:“夫人,我瞧姑奶奶的脸色不大好,是不是身子不舒坦啊?”

    “当然不是,她好着呢。”乔薇说道。

    “可她看起来不像是很好的样子啊。”碧儿的语气十分疑惑。

    乔薇四下看了看,稍稍压低了音量道:“她有喜了。”

    “什么?姑奶奶有喜了?”碧儿惊叫。

    乔薇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嘘,小声点儿,姑奶奶刚怀上,还不想张扬,打算过了头三月再宣布喜讯的,你可别把消息捅出去了知道吗?”

    碧儿点头如捣蒜,拿开乔薇的手:“夫人放心,我绝对不会透露半个字的!”

    乔薇望了一眼虚掩着门的工具房,就算是聋子也该听见了。

    乔薇带着碧儿离开,秋萍打开虚掩的房门,轻轻地走了出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快步朝荀兰的屋子走去。

    转角处,乔薇与姬婉走了出来。

    望着秋萍快速离去的背影,乔薇道:“她现在就会把你怀孕的消息告诉荀氏,就算荀氏在马车上没看出你怀孕了,这会子也该知道了。”

    乔薇挽着姬婉的胳膊回了前院。

    阳光正好,三个孩子蹲在地上打弹珠,荀兰已从房中出来,坐在了廊下的藤椅上。

    乔薇与姬婉也坐过去。

    景云与望舒玩得满头大汗,跑过来喝水。

    乔薇拿出帕子,给二人擦了汗。

    鎏哥儿见小伙伴找娘亲擦汗,犹豫了一下,也跑过来,将满是汗水的脑袋伸到荀兰的跟前。

    荀兰顿了顿,也拿出帕子给他擦了。

    鎏哥儿开心极了,一蹦一跳地回到了空地上。

    三个孩子呼呼哈哈地玩了起来。

    膳房的管事妈妈送来点心,先笑盈盈地给几人行了一礼:“夫人万安,少夫人万安,姑奶奶万安!”随即从食盒中取出一盘盘精致可口的点心与坚果,“还得会子才开饭,夫人们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荀兰赏了她一个银裸子,她高高兴兴地退下了。

    乔薇看着桌上的点心:“红豆酥、桂花糕、五仁饼沾了夫人的光,才吃上这么多好东西啊!”

    荀兰用帕子擦了擦唇角:“你的院子没有?回头我吩咐膳房,每日加送一顿茶点。”

    乔薇莞尔:“多谢夫人。”有吃的,不要白不要,“时候不早了,我院子还有事,先回去了。”

    荀兰柔声道:“吃了午饭再走吧。”

    乔薇笑了笑,说道:“冥修中午可能要回。”

    荀兰喝了一口茶,唇角笑意清浅:“那我就不留你了。”

    乔薇带着孩子们回了青莲居。

    约莫小半个时辰后,姬婉过来了,恰巧赶上了午饭,姬婉净了手,毫不客气地坐在了饭桌上,两个孩子乖乖地去洗手,碧儿忙着上菜,乔薇挨着她坐下,低声道:“如何了?提醒你别吃杏仁酥了没?”

    姬婉道:“没。”

    乔薇给她盛了一碗饭:“现在你相信我了?”

    姬婉拿起筷子:“也许秋萍压根儿没告诉她我怀孕的事。”

    乔薇又给景云和望舒盛了两碗饭:“我用脑袋担保,秋萍告诉她了!”秋萍一看就是老实的,会把这么重要的事瞒着荀兰,说不过去。

    “就算她知道,也不能说明什么,我也不知道怀孕了不能吃杏仁,碧儿你知道吗?”姬婉问向正在传菜的碧儿。

    碧儿一愣,摇头。

    姬婉淡笑:“碧儿还是你这小神医的丫鬟呢。”

    碧儿把蒸好的大海蟹放到桌上。

    姬婉看了看乔薇道:“你不也拿螃蟹招待我?你也对我居心叵测?”

    乔薇瞪了她一眼:“谁知道你会过来吃饭?这是望舒的!”

    一条计策失败了,乔薇并不气馁。

    姬婉对荀兰的感情,说复杂够复杂,说简单,却也简单。

    姬婉讨厌荀兰,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荀兰嫁给姬尚青,取代了公主的位置,成为姬家的主母,姬尚青也不再是姐弟俩的父亲,而是另一女人的丈夫、另一个孩子的亲爹,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姬婉深恶痛绝,但是荀兰与姬婉一起长大,荀兰从未做过一件恶事,就连嫁入姬家,都是姬尚青的坚持,荀兰自始至终都是无辜的。

    所以在姬婉心中,荀兰尽管是个讨厌的女人,却也是个无可挑剔的好人。

    荀兰对她简直好到了骨子里。

    理智告诉姬婉,她应该去接纳荀兰,可她做不到,于是她心生了愧疚,在荀兰犯错的时候,她其实会比别人更容易原谅荀兰的过错。

    这听起来十分的荒唐,可放在姬婉这种看似不近人情,实际比谁都心软的千金小姐身上,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

    吃过饭,孩子去午睡了,乔薇将姬婉叫到了上房:“我为你真是豁出去了。”

    姬婉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又怎么了?”

    “这些事,我连冥修都没告诉过,不是你肚子里这块肉,我真懒得理你!”

    姬婉懒洋洋地拿起了一颗红枣。

    乔薇道:“上月,姬府的两个丫鬟出了事,一个是花房的翠屏,一个是东府的石榴。她们两个在出事前,都曾经来青莲居找我看病,都在看病之后,遇到了桐院的人,然后很快都出了意外。”

    姬婉轻轻地咬了一口红枣:“你说桐院的人是指谁?”

    乔薇如实道:“翠屏碰到的是周妈妈与荀氏,石榴碰到的是周妈妈,周妈妈是荀氏的心腹,想必你很清楚。”

    姬婉放下吃了一半的红枣,无奈地看向乔薇:“你认为她们出事是荀氏派人干的?荀氏为什么这么做?”

    乔薇一瞧她这神色,便知她是不信的,认真地解释道:“我听说,在我进府之前,大家伙儿有个头能脑热的,都会去找荀氏,而我来了之后,再没人去麻烦荀氏了。”

    “你抢了荀氏的风头,荀氏便把怒火洒在两个小丫鬟的身上了?”姬婉忍不住笑了,拍了拍乔薇的手,语重心长道:“我明白你的心思,但你真不要太介意了,她与冥修虽是一块儿长大,可他们真的没什么,再说了,她如今已是我父亲的妻子,退一万步说,二人真的有过什么情愫,也再无可能了,你何苦揪着她不放?”

    乔薇心里那个冤枉,都能唱出一曲窦娥冤了,她才不会因为讨厌一个人,就把对方怎么着,她要是这种人,当初早把素心宗的小师妹给揍了:“我再最后向你证明一次,这次如果你还是不信,那么我向你保证,从今往后,再也不在你面前讲她一句不是!”

    李氏的寒痛症,在经乔薇治疗后已经基本痊愈了,经期腹痛的毛病仍在调养中,乔薇给她开的是温养的食疗之法,小厨房每日变着法儿地做些养生粥,一段日子下来,李氏的面色都红润了许多。

    东府的杂役房有个叫红杏的丫鬟,名字取得好,可惜样貌平平,做事也笨手笨脚,始终不得器重,进府两年了,仍是最末等的促使丫鬟。

    前日红杏砍柴扭伤了手,今日都未见大好,想找个大夫瞧瞧,听说乔薇医术不错,但她恐自己身份卑微,入不得乔薇的眼,还是决定去桐院。

    走到半路,被碧儿拦了下来。

    碧儿笑吟吟地道:“这不是红杏姐姐吗?”

    红杏在李氏的院子见过碧儿几次,知道她是少夫人的得力丫鬟,却没与她说过话,没想到她认识自己,红杏受宠若惊:“碧儿姑娘。”

    碧儿仿佛没看见她僵硬的手臂,挽着她胳膊:“今儿天气真好,少夫人让我去院子摘几朵梅花,红杏姐姐陪我一块儿去吧。”

    红杏不知碧儿为何叫上自己,但被碧儿亲近,她挺高兴的,就应下了。

    碧儿拉着红杏去了花园。

    红杏帮碧儿摘了一朵腊梅:“这个可以吗?”

    碧儿却看着她高高肿起的手腕道:“红杏姐姐,你的手怎么了?”

    红杏难为情地说道:“劈柴火的时候扭了一下。”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都肿成这样了,怎么也去找大夫瞧瞧?”

    红杏憨厚地挠了挠头:“我是刚刚是要去的。”

    碧儿笑道:“大门又不在那边。”

    红杏支支吾吾道:“我不是出府,是是找大夫人,大夫人能给请大夫。”

    碧儿嗔了她一眼:“嗳,你傻呀,怎么不来找少夫人呢?少夫人是爹娘都是神医,她的医术比卢大夫好多了!何况卢大夫是男的,你一个姑娘家,真让男人看你身子啊!”

    红杏吓得抱住了双臂。

    碧儿道:“你今儿遇上我,算你走运,来,跟我去找少夫人!”

    红杏紧张地问道:“少夫人会会给我看吗?”

    碧儿就道:“会的会的,我家夫人最心善了,当然了,如果你不信任少夫人,也可以去找大夫人。”

    红杏抱住她的手,急切道:“碧儿姑娘,我怎么会不信任少夫人呢?我一开始就想找少夫人瞧伤的,只是害怕我是个粗鄙丫鬟,少夫人不搭理我,我才决定去桐院的。”

    碧儿笑道:“我家夫人刚来,你不知她品性,在她眼里实则没有下人上人之分的,只一点,她瞧病时有个规矩,急病优先,你伤病不急,若在平时可能最后才能轮到你,但今日青莲居没几个看诊的,你去了就能看着。”

    红杏激动道:“那敢情好,碧儿姑娘,劳烦你给我领个路吧!”

    碧儿将红杏带到青莲居,红杏伤的不重,只是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仍带伤劳作,所以不见好转。

    乔薇给开了一盒乔峥自制的跌打损伤膏,叮嘱红杏三日后来复查,治疗期间,切忌劳作。

    红杏千恩万谢地去了。

    乔薇打了帘子进屋,姬婉正拿着一个随身携带的小木镜,臭美地照着:“这就是你说的证明荀氏有歹心?给个丫鬟治病?”

    乔薇看着她这副欠抽的模样,发誓若不是她是小包子的姑姑、是冥修的姐姐,她现在就把她摁在地上狂揍一顿了,乔薇移开目光,给碧儿打了个手势。

    碧儿带着两只白悄悄追了出去。

    两只白都是打架小能手,比侍卫好使多了,目标还小,容易隐藏。

    先前碧儿拉着红杏去园子,自然不是单纯地找个说话的地方,荀兰每晚都以花瓣沐浴,是以丫鬟每日下午都会去花园采摘新鲜的花瓣,那番话,碧儿表面是对红杏说的,实际却是希望被桐院的丫鬟听去。

    按照前两次的经历来看,红杏能活着走回东府,都是天上下豆子了。

    一刻钟后,碧儿火急火燎地回来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夫夫人红杏红杏出事了”

    姬婉惊讶地看了过来。

    乔薇站起身:“就知道她坐不住!出了什么事?”

    碧儿扶着桌子,支撑住快要倒下的身体道:“红杏红杏受伤了”

    乔薇正要问你们三个跟着,怎么还真让小后妈得逞了,就听得碧儿气喘吁吁道:“被被大白咬伤了”

    凶残的大白在被四小只以及自己的同类蹂躏得不成貂形后,终于逮住机会,一展了貂威!

    结果就是红杏被咬伤了。

    小白发飙了,追着大白一顿狂咬,大白被咬得满园子乱窜,已经不知窜到哪里去了

    乔薇气得心口疼!

    姬婉收好镜子,拍了拍手,呵呵地笑了:“红杏没白来一趟,确实向我证明了不少事,这府里啊,危险!我怀着身孕呢,就不往你这青莲居来了,免得那次被你的貂咬伤,我可就真的悔不当初了。”

    乔薇咬牙,大白,你死定了!

    正被小白疯狂追击的大白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乔薇送姬婉出府。

    姬婉要求的,理由是,我怕被貂给咬了!

    乔薇气得眼刀子嗖嗖的,姬婉笑得肠子都要断了:“想证明别人是坏人,结果自己才是最危险的那个,不过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怎么说你都是我弟媳,是我腹中孩儿的舅母。”

    二人去桐院向姬尚青辞行,路过后门时,看见几个妈妈抱着一大堆料子出来,放在一辆普普通通的推车上,那些料子一看便是极其名贵的上等衣料,怎么好像要被扔掉一样?

    乔薇走了过去。

    几人给她行了一礼,又给她身后的姬婉行了一礼。

    乔薇看着一车富贵逼人的料子,疑惑道:“你们这是做什么?这些料子都不要了吗?”

    穿酱色褙子,身材矮胖的妈妈道:“回少夫人的话,这是大夫人捐给慈恩堂的。”

    慈恩堂是京城的收容所,住着流离失所的孤儿与老弱病残,早听闻荀兰时常捐赠善款,用不着的衣物、衣料也会捐去慈恩堂,以为只是捐点棉麻,谁料竟是如此名贵的锦缎。

    乔薇肉痛,这么好的料子,卖出去能卖不少钱,穿在穷人身上却不过是穿个几天,还不如换成银子了给他们呢,再用那些银子买普通的布料,够好几人穿一年的了。

    姬婉走上前,嫌弃地看了一眼推车,再好的料子,往这种车上一放,她都绝不再碰了。

    乔薇翻了翻,越翻越肉痛。

    忽然,姬婉捉住了乔薇的手。

    乔薇一愣:“怎么了?”

    姬婉把她抓住的料子翻了出来,这是一匹朱红色的锦缎,绣着栩栩如生的白梅,颜色端庄大气,只是色泽太重了些,一般人可能撑不起,荀兰貌美的,自是无惧的。

    乔薇摸上料子,柔软的手感让她的心都差点酥掉了:“这可是时兴的料子,一寸一两,你们夫人也让你们送去慈恩堂了?”会不会太暴殄天物了?

    胖些的妈妈道:“这种料子太老气了,我们夫人穿着不合适。”

    瘦个子的妈妈道:“是呀是呀,都是上了年纪的太夫人才穿的,夫人年轻貌美,合该穿更年轻的料子。”

    姬婉的脸色莫名其妙地变得十分难看。

    “谁送的?”乔薇又问。

    胖些的妈妈道:“不知道呢,周妈妈让我们处理,我们便处理了。周妈妈如今虽不在了,可这料子,该送的还是要送的。姑奶奶,少夫人,我们赶着出府,先走了。”

    乔薇点点头:“去吧。”

    二人推着一车布料离开了。

    乔薇看向姬婉,就见姬婉的脸已经黑成了炭。

    “嫌我送的料子老?那是我最喜欢的料子!她是在讽刺我老了吗?把我送的料子拿去处理,贱民都和我穿一样的衣裳了!”确实不年轻的姬婉瞬间炸毛了,“贱人!”

    乔薇一怔:“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好像是周妈妈让送的。”

    姬婉捏紧了拳头:“周妈妈让送的?不是她点头,周妈妈敢把我送的料子拿起送人?!”

    乔薇无比确定这件事是周妈妈擅作主张,以小后妈的智商,绝对做不出这种愚蠢的事来,还选在姬婉回府的这天,她是有多和自己过不去?

    姬婉咬牙切齿道:“你刚刚说那个贱人什么?她害死了三个未婚夫?她还想害我孩子?!”

    ------题外话------

    能求个票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