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216】一胎三宝

时间:2018-03-30作者:偏方方

    沐小将军喝了一碗安神汤,迷迷糊糊地睡了,众人不好把他吵醒,只得明日再向他打探真相。皇帝加强了皇宫戒备,耳提面命地警告了昭王与胤王一番,二人都冤枉极了,纵然他们看姬冥修一百个不顺眼,但这件事确实不是他们干的,他们根本不清楚沐小将军与乔薇有过节,又怎会想到利用这个法子去嫁祸乔薇姬冥修?当然二人心里也有些后悔,早些知道就好了,以他们的能耐,杀了沐小将军,姬冥修这顶帽子可就摘不掉了。悔啊,悔啊!三人出了皇宫,各自打道回府。雪停了,官道被人清扫过,还算好走,半个时辰的功夫,马车抵达姬家,燕飞绝伸了个懒腰:“我回四合院了啊。”姬冥修下了马车,回往青莲居。两个小包子睡下了,鎏哥儿被老夫人接回了落梅院了,下人们也全都回了后罩房,整个院子,一片寂静。姬冥修推开房门,屋内没掌灯,但浴室中隐隐透着一丝光亮,他看了看浴室,又看看床铺,床铺的杯子卷成一团,看上去像是她将头蒙在了被子里。姬冥修看了一眼,蹙蹙眉,抬手去揭被子,犹豫了一下又抽回手,拿起早已叠在床头的寝衣,去了浴室。池子里漂浮着一层厚厚的花瓣,热气从花瓣间冒了出来,顶上的狼头汩汩地吐着热水。姬冥修脱了衣裳,走下浴池。浴池不大,却也不小,他靠上池壁,双臂搭在地板上,半合着眸子,眉梢浮现起一丝慵懒的风流。忽然,花瓣中鼓了个泡泡,露出一截空心的小麦梗,那梗又细又短,藏在花瓣中,难以察觉。姬冥修的目光在麦梗上停留了半晌,捏起一片花瓣,唰的飞过去,盖住了梗口。呼~花瓣被吹翻了。姬冥修顿了顿,拿起另一片花瓣卷了卷,塞进梗口。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池底的某人腮帮子都吹疼了,总算把花瓣吹出去了。可不待她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梗口被人用手指使坏地摁住了。某人继续呼呼,呼不动了!不能呼吸了!乔薇一把从水里钻了出来,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抹掉脸上的水珠。花瓣沾了她满头,她随手扒掉了几个,胸口起伏得厉害,她趴在池边,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姬冥修淡淡地看着她:“扒人裤子不够,又来偷看人洗澡,乔宗主真是生性风流。”乔薇气鼓鼓地瞪向他:“谁风流了?明明是我先来的!要偷看也是你偷看我!”姬冥修漫不经心道:“你故意躲在池子底下,谁看得见?”乔薇哼道:“怎么洗是我的事,看不见是你的事,总之我先来的,你占我池子,还堵我管子,就是你不对!”“那你想怎样?”乔薇清了清嗓子:“我扒了你人家裤子,你偷看我洗澡,扯平了!”姬冥修道:“这个交易不公平,你我已经看过了,要我再去看个别的女人,方算扯平。”乔薇抱怀一坐,气呼呼地道:“好啊!你去看啊!”姬冥修眸光凉了凉,起身就要出去,乔薇一把抱住了他胳膊,幽怨地说道:“你还真去啊?”她抱得紧,将他整条胳膊都拽进了怀里,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寝衣,在池中倒是不显,但出了水面,寝衣便成了透明的蝉翼,贴在她紧实而娇嫩的肌肤上,勾勒出她优美的线条,迷一般美好。胸前的柔软就贴在他的胳膊上,被挤出了诱人的形状。她睁大一双氤氲着水汽的眼睛,纤长的睫羽上挂着不知是泪珠还是水滴,晶莹剔透,显得整个人无辜极了。脸颊被熏成了桃红色,红唇微微地张着,隐隐能看到粉嫩的舌尖,脑海里都能形象出它甘甜的味道。姬冥修的眸色就是一深。乔薇还不知自己已经点了火,抱着他胳膊蹭啊蹭:“别走嘛,她们哪儿有我好看?”姬冥修的神色差点就绷不住了,尽管这是大实话,但哪儿有人这么说的?“脱了。”他冷淡的声音。乔薇一怔:“嗯?”姬冥修从容冷静地说道:“你不是要给我看?”乔薇松开了他胳膊,抱住自己,睫羽缠得飞快:“我……我那是……你都看过了……”姬冥修有如实质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不咸不淡地说道:“就这样,也叫看过?”乔薇低头看了看自己几乎已不能蔽体的寝衣,脸色微微有些泛红,穿和不穿都没多大区别了,这还不叫看过?姬冥修的目光几乎可以穿透她的衣裳,体内的邪火被勾了起来,小腹有些胀痛,只是他一贯清冷,神色看不出丝毫异样:“看来乔宗主没有和谈的诚意。”怎么没诚意?没诚意我在池子里等你呀?你真当我不困似的。乔薇心里嘀咕,暗暗瞄了他一眼,他的表情实在太镇定了,镇定到乔薇都开始怀疑自己女性的魅力了,她把自己穿成了这样,他怎么还能坐怀不乱?乔薇轻轻地挪到他面前,低头,一颗一颗地解了纽扣。完美如玉的肌肤,渐渐氤氲在了水汽中,隐隐可见衣襟打开的地方,那一线诱人的风景。姬冥修移不开目光了,喉头干涩发紧。解到第四颗时,卡住了。乔薇解了半天,不得其法:“诶?怎么回事?刚刚还……唔……”话到一半,嘴唇被人封住了,姬冥修覆上了她的唇瓣,将她的话尽数堵了回去,一手扣住她柔软的腰肢,加深了彼此的亲吻,另一手一把撕碎了她衣衫,将她整个人抵在冰冷而坚硬的池壁上。乔薇被吻得透不过气来,身子软成了一滩水,亦如寒风中颤颤巍巍的花朵,任他予取予求。他还带着醋意,每一次都几乎将她嵌入骨子里。寒风料峭,池内,温暖如春。……却说甄氏在姬家度过了愉快的第一晚后,天一亮,便带着整理出来的礼物,给各房送了过去,大礼昨儿已经送过了,今儿送的是些小东西,说是送,其实也就是借着送东西,在各房混个熟脸。她是大房的亲戚,理应先拜访大房,便先去了青莲居。姬冥修天不亮便出了门,神清气爽地不得了,乔薇就没那么幸运了,她才知姬冥修从前是留了情的,顾着她“初尝”情事,并不敢太累着她,昨夜尽兴了一次,她就彻底趴下了,睡得那叫一个昏天暗地。碧儿将甄氏母女迎入了偏厅,奉茶热茶,面不改色地说道:“少夫人身子不适,早上吃了药,又睡下了,荀夫人与荀小姐先坐,我去叫她。”甄氏客气道:“这怎么好意思?她既是病着,我们等等便是了,你去忙你的。”碧儿笑道:“荀夫人与荀小姐还没吃早饭吧?我让小厨房做点吃的,将就着填填肚子!”甄氏确实饿了,但嘴上不好答应,客套地说道:“不必了,我把东西给了少夫人就走。”碧儿道:“那哪儿成?先随便吃点先填填肚子!”甄氏不好再推辞,碧儿吩咐小厨房做了几样精致的点心,下了两碗肉丝面,煮了两盅燕窝,并几碟爽口的小菜。这差不多是望舒一个人的分量。甄氏望着一桌子琳琅满目的美食,惊得险些合不上嘴儿,待到丫鬟们退下了,方拉过女儿的手道:“一顿早饭,比咱们晚饭都吃得好!”荀青瑶用勺子舀了舀燕窝:“青莲居有小主子,吃食上自是精致些。”桂香院的伙食是走的公中,当然比不得青莲居的小厨房了,但老太太与姬尚青也是在公中吃的。甄氏又道:“我听说他们富贵人家都吃的是血燕,怎么用这种寻常燕窝招待我们?”荀青瑶说道:“血燕那种东西,想必是留给老夫人和几个小主子的。”甄氏叹了口区:“算起来,你还是少夫人的长辈呢!她得恭恭敬敬地叫你一声表姨,叫我一声舅婆,可她一口一个荀小姐、荀夫人,半点儿没拿自己当个小辈!”荀青瑶给甄氏夹了一个蟹黄包:“吃饭吧,母亲。”甄氏撇撇嘴儿,把包子吃掉了,她嘴上说着,人家没拿好东西招待她,吃起来却毫不含糊。她知道自己该端着点儿,但桌上的东西实在太好吃了,她根本就停不下来。荀青瑶倒是略略尝了几口,便忍住口腹之欲,放下了筷子。乔薇一直没醒,母女俩坐了一上午,坐得自己都尴尬了,道了声改日再来,便离开了。出了青莲居,甄氏的脸臭得不行:“不成体统!哪有妇道人家这般没规矩的?不帮着操持庶务倒也罢了,也不给长辈请安吗?姬家的长辈也真够离谱的,说的好听,簪缨世家,还不如我们地方上的规矩大。”荀家哪个媳妇儿敢给她睡成这样,看她怎么收拾!甄氏哪里知道越是世家越是不需要这种表面功夫撑场子,只有小门小户才把规矩看得比人大,仿佛不这么做,就不能彰显自己的教养、家族的律令,与市井的平头百姓无异。说穿了,就是不够有底气。荀青瑶却道:“这的人家未必不好,少受多少闲气。”甄氏一脸茫然,不明白女儿为何这么说,等再朝女儿看去时,女儿已经走到前面去了,她忙招手:“哎!哎!走什么呀!等等我呀!”……姬冥修下朝后,去了一趟平春殿,探望了沐小将军。沐小将军年轻体壮,恢复得十分不错,只是给他的伤药中略有些安神的成分,等姬冥修去探望他时,他已经睡着了。姬冥修将福公公叫到了外头。福公公是皇帝的贴身内侍,沐小将军重伤后,为表达皇帝的关切之意,他几乎一日六七趟地往平春殿跑。“可问出什么了?”姬冥修问。福公公就道:“问出来了,沐小将军是那日吃了容记的菜后,颇有些念念不忘,前日听说容记就在镇上,便带着护卫去容记解馋了。这本不算什么大事,八王爷没管他,只叮嘱他酉时前务必返回皇宫商议政事,他答应了,可在容记吃饱喝足,准备回京的时候,意外地遭遇了打劫,他与侍卫们走散了,落入了那群人手中。”姬冥修若有所思:“既是在镇上遭遇的打劫,为何会跑到犀牛村的山上?”福公公想了想,说道:“据沐小将军说,那伙人似乎有意把他逼到山上,一路上并不对他赶尽杀绝,一直到进了山林,才下起了死手。”如此说来,那伙人的目的,果真是想一箭双雕,干掉沐小将军,顺带嫁祸给乔薇?姬冥修的眸光凝了凝:“知道了,你退下。”“是。”福公公去了内殿。姬冥修的目光在假山后落了落:“还要躲到什么时候?”胤王掸掸宽袖,不疾不徐地走了出来,眸光冷硬如刀:“瞧瞧你这都是得罪谁了?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从了本王,也省得终日被你连累,遭人暗算!”“是吗?”姬冥修似是而非地问。胤王冷笑一声:“当然,本王才没你那么多仇家。”姬冥修探出手,漫不经心地拍了拍他肩膀:“你若是娶了她,本相就是你最大的仇家,本相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胤王的面色唰的沉了下来!……姬冥修走出皇宫时,晴了一日的天又下起了鹅毛大雪,纷纷扬扬,聚聚悠悠。燕飞绝靠在车板上打瞌睡,冬天雪地的,还能有体温睡觉的也只有内力深厚的武林高手了。姬冥修脚步声渐近,燕飞绝一个激灵睁开了眼,伸了伸懒腰,跳下地,要给姬冥修腾出道来。姬冥修一只脚踩上木凳,走上了马车,单手挑开帘子的一霎,忽然身子一颤,朝里跌了进去!燕飞绝一把跳上马车,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他:“你没事吧?”姬冥修浑身的汗都冒了出来,额角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颈部也一片黏腻。燕飞绝越看越不对劲:“你怎么了?”姬冥修坐在了位子上,隐忍着极大的不适,道:“药。”燕飞绝忙拉开暗格,从里头取出了一个青花小瓷瓶,倒了一粒喂进他嘴里。服药后,姬冥修渐渐镇定了下来,额角的青筋没那么狰狞了,汗水也止住了,他扶着桌子,身体有些脱力。燕飞绝古怪地看着他:“刚刚怎么回事?是发作了吗?”姬冥修点头,恐怕是的。燕飞绝的神色更古怪了:“你在皇宫跟人打架了?”姬冥修微微蹙眉:“没有,我没运功。”这么说,燕飞绝就不明白了:“没运功也发作了?你的‘伤’已经到了随时随地可能发作的地步?为什么会这样?!”姬冥修也想知道呢。燕飞绝诧异道:“不是,你和她阴阳调和后,她应该会吸走你体内的一部分内力,你发作的次数与程度都会相应地减少才是。”怎么还更严重了?暗兵之王表示十分不能理解!……乔薇一觉睡至傍晚,天都快黑了,碧儿寻思着今儿不必起了,睡到翌日天亮得了,偏这时荣妈妈上门了。碧儿可不敢让荣妈妈知道自家夫人与姑爷厮混一整晚,一整日都下不了床,赶紧将乔薇从被窝里捞了出来。乔薇前世今生从未如此困过,实在是折腾得太厉害,一丝力气都没了,用冷水洗了把脸,清醒过来,穿戴整齐,去偏厅见了荣妈妈。荣妈妈笑道:“少爷说你身子不适,可好些了?”总算还知道替她圆个谎。乔薇心里哼了哼,面上却笑道:“不算什么大病,睡了一日,好多了。”“那就好,那就好。”荣妈妈放下心来,碧儿奉了一杯热茶,她端过来,喝了一口,道:“我来找你,一是问问你身子恢复得如何了,二是,年关不是快到了吗?府里上上下下都在收拾,公主府也是需要整理的,往年这些事都是姑奶奶在做,但如今她怀了身子,冰天雪地的,不好叫她跑一遭,老夫人的意思是辛苦你一下。”能进公主府参观简直是人生一大幸事,辛苦什么呀!乔薇爽快地应下。荣妈妈又道:“公主府的帘子到了,我正要给送去,要一起过去吗?”乔薇道了声“好”,与荣妈妈一并出了青莲居。歇了一日的雪又铺天盖地地落了下来,二人各撑了一把油纸伞,漫步在积雪深厚的小路上。姬家风景怡人,瑞雪纷飞时,檐角滴水成冰,更是美得剔透。此去公主府,必经桂香院,路过桂香院的门口时,甄氏正从女儿屋里出来,要回往自己的屋子,眸光那么一瞟,瞟到了门口的荣妈妈与乔薇,她眼睛一亮,迈着小碎步走了过去:“少夫人!荣妈妈!”二人步子顿住,转过身来。乔薇淡淡一笑道:“是荀夫人啊。”甄氏热络地说道:“你可算醒了,我和瑶姐儿在你屋里坐了一天,你没事吧?怎么那么能睡?”乔薇余光瞄了瞄一旁的荣妈妈,心道你这也太不会说话了,没见我祖母的人在边上吗?当着她的面,讲我没接待你,不怕我传到我祖母的耳朵里,惹我遭一顿骂吗?多亏姬老夫人不是那等迂腐之人。乔薇笑道:“没事,已经大好了,多谢荀夫人探望,没能好生招待荀夫人是我的不是,改日一定请荀夫人到屋里坐坐。”甄氏乐呵,笑盈盈地道:“我给你送的东西,可喜欢?”乔薇笑得无懈可击:“喜欢。”甄氏见二人似乎并没有进来歇脚的意思,问道:“这么晚了,你们是要上哪儿啊?进屋坐坐吧?”荣妈妈说道:“不了,我们还要赶着去公主府收拾东西。”甄氏自告奋勇道:“我和你们一块儿去,收拾东西啊,我最在行了!”荣妈妈与乔薇都有些无语,荣妈妈都把话讲得这样明白了,她该知道公主府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去的地方儿了,更别说公主是姬尚青的原配嫡妻,而荀兰是续弦,续弦的娘家人去给原配收拾屋子,真当公主在天之灵,很欢迎她们似的。乔薇淡笑着说道:“不劳烦荀夫人了,荀夫人是客,哪儿让客人做事的道理?”言外之意,你是外人,就别去打搅公主的在天之灵了。甄氏干笑了两声:“那行,你们去吧,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叫我!”这话听着可真没拿自己当外人。乔薇与荣妈妈没再与她打嘴炮杖,应酬了两句便带着一众丫鬟婆子去了。公主府是在南府之南,另辟的一处园子,早年姬家的院墙就建在桂香院,敕造公主府时将院墙推了,买下这块地,捡了府邸,府邸与姬家相通,公主可随时走动。昭明公主没什么架子,在世时,并不以君臣之礼自威,与婆婆妯娌相处得十分融洽,府邸也任人走动,但公主临终前下了懿旨,不许别的女人踏足公主府。虽没来得及言明“别的女人”是谁公主便咽了气,但众人心知肚明,它指的是姬尚青日后的续娶,所以哪怕荀兰嫁过来后掌了家,也没能再踏进公主府半步。她未出阁前,倒是常来给公主洒扫,但从她成为姬夫人的一刻,便自此失去了资格。公主府大得惊人,景致都被掩映在了白雪下,一时间,倒是瞧不出其它,但亭台楼阁、叠石理水,依稀有股江南的楚楚风韵。府里住着人,都是曾经伺候过公主的下人,公主过世时,姬冥修十岁,姬婉十三,姬婉将下人叫到跟前,愿意留下的,公主府一辈子养着他们,愿意归家的,公主府也会放了他们的卖身契,并给上一笔安家费,十八年了,走的走,病的病,剩下的没多少了。“当心台阶。”荣妈妈将灯笼往下照了照。乔薇就着光,拾阶而上。一个穿着酱色褙子的老妈妈走了过来,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印记,她满头鹤发,神情严肃,气场却强大得惊人。“这位是……”乔薇问。荣妈妈解释道:“是顾妈妈,公主的陪房妈妈。”乔薇微微颔首:“顾妈妈好。”顾妈妈淡淡地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屋。乔薇古怪地看向荣妈妈,荣妈妈笑道:“公主在时她便是这个性子,公主过世后,她又寡居多年,性子越发孤僻,你别放在心上。”乔薇点点头。荣妈妈就喜欢她这种大度的性子,不像寻常的妇道人家,总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弄得浑身不舒坦。荣妈妈领着乔薇进了公主的寝殿,吩咐随行的丫鬟婆子道:“把帘子换上吧,旧的帘子拿去洗了。”“是。”众人搬来梯子与凳子,开始拆洗屋内的长帘。荣妈妈拍了拍乔薇的手,和颜悦色道:“你随便看,不必拘束,公主要是知道你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乔薇四下看了看,还是客气了一番:“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荣妈妈想了想,指着书柜道:“有些书上了潮,要摘出来晒一晒、烤一烤,你把柜子里的书摊出来吧。”“好。”乔薇走上前,拉开书柜,把柜子里的书一本本地拿了过来,摊在铺了绸布的地板上,这些书都是公主生前读过的,上面还写了批注,公主的字清隽温柔,若说字如其人,那她应该也是个温柔美丽的女人。“你还没见过公主的画像吧?”荣妈妈笑着问。乔薇摇头。荣妈妈从桌上的瓶子里取出一副卷轴,打开了铺在桌上,朝乔薇招了招手。乔薇走过去一瞧,瞬间愣住,这画上的少女,不就是公爹画上的那个吗?“这是公主十五岁的画像。”荣妈妈仔细地收好,又打开第二卷,“这是十六岁……十七……二十之后的,公主便不让画了。”所以那日公爹看了一下午的画像就是昭明公主的,怪道她误会他老牛吃嫩草,他还特地跑来解释他只大公主一岁。他既这么喜欢公主,又为何娶了荀兰?乔薇的目光落在画像上,只是看着,都能让人感受到她的温柔,这样的女子,天底下哪个男人不爱?荀兰身上也有一股温柔的气质,不同的是,荀兰多了一丝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少了一股母性的温柔。公主的一颦一笑,让人的心都跟着静了下来。乔薇忽然觉得,她公爹是真的爱过公主,甚至到如今也依旧深爱着,只是失去公主太过痛苦,他开始在别人身上拼凑公主的影子。吧嗒!荣妈妈把画卷装进去,不小心将另一个画卷挤了出来,掉在地上,啪的一声砸开了。这一次,不是公主的画像,而是一双小巧又可爱的脚印,看纹路,是用脚掌蘸了印泥印上去的。都是右脚,但一个大些,一个小些。乔薇将画卷拾起来,好奇地问:“婉姐姐和冥修的吗?”问完,又觉不对,婉姐姐与冥修相差三岁,这对小脚印分明是差不多大,总不可能婉姐姐先印了,过了三年,翻出来再让冥修印,这么做未免也太奇怪了。荣妈妈的笑容淡了淡:“不是,是大少爷与二少爷的。”“二少爷?”李氏和姬盛的儿子?他不是比冥修小了**岁吗?“不是这个二少爷,是……”荣妈妈顿了顿,叹道:“是大少爷的双生胎弟弟。”乔薇更惊讶了:“冥修有个双胞胎弟弟?”她怀双胎不是没道理啊,家族遗传,但那个弟弟呢?去哪儿了?她过门这么久,从未听人提过。而且,他若是行二,李氏的儿子就该行三才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荣妈妈看出了乔薇的疑惑,犹豫一下,还是告诉了乔薇:“原先是有的,公主那一胎,怀了三个。”乔薇傻眼,又变成三个了……“一胎三宝,本是喜事,老太太与老爷都高兴坏了,谁料……”荣妈妈言及此处,无奈地叹了口区,“公主受伤的事,想必你知道吧?”乔薇点头:“嗯,冥修与我说提过。”荣妈妈道:“公主怀孕的时候,去寺庙上香,被人行刺受了伤,当时便流掉了一个。之后,公主的身子便不大好了,找了不少太医保胎,总算是把一双孩子平安地生了下来,但生下来后,两个孩子的身上都带了伤,情况十分危急,只能保一个,就保了大少爷。”“冥修伤得比较轻吗?”在大夫眼里,如果非要二选一,当选选存活几率更大的那个。荣妈妈道:“冥修是长子。”乔薇好像有些明白了,长幼有序,古人重嫡长,无关伤势轻重。如此的话,那孩子未免太可怜了,只是比冥修晚出生了一小会儿,就不仅失去了继承人的资格,也失去了活下来的资格。但倘若不是这样,世上就没有冥修了。“然后呢?”乔薇问。荣妈妈哀叹一声道:“然后大少爷救过来了,那孩子没几天就去了。”------题外话------每次月初的月票榜都特别凶残,差+票上升一个名次我猜今天评论区的脑洞是:双胞胎弟弟还活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