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242】暴揍假卓玛(结尾新增剧情)

时间:2018-03-30作者:偏方方

    塔纳族没有冬天,这里四季如春,气候宜人,收拾了一番行囊后,乔薇一行人便在大好的天光踏上了前往百鬼深渊的马车,这一次除了他们本人,并不允许携带任何护卫。“小卓玛”那边,以孩子身体不适为由将“小景云”与“小望舒”留下了,只她与“乔峥”前去寻宝。对于这样的请求,长老们没有异议,毕竟那种地方,大人去了都怕,何况两个孩子呢留下便留下吧长老们又看向了望舒与景云,正要问两个小家伙要不要一并留下时,就见二人一个比一个迅速地跳上了马车。二人本就在山上长大,进山和回家一样,哪里又会怕呢反倒是终于可以出去玩了,好开心有木有乔峥是去采药的,据他十五年游医经历来看,人烟越是稀少的地方,药材越是丰富。自然也少不了开路先锋三小只了。乔薇给三小只背上了小背篓,三小只一个接一个地蹦上马车,排排坐,手放好,特别乖“这是你要的东西。”塞纳夫人领着一群大包小包的侍卫走了过来,侍卫将“行李”放到了马车上,乔薇道了谢,挥手离开。马车是贺兰堡的,车夫是贺兰堡的侍卫,侍卫会将他们送至深渊的入口,之后便在原地等候,他们的时限是三日,三日之后不论有没有寻到皎月珠都必须回来复命。这边,乔薇一行人坐上了前往深渊的马车,另一边,姬冥修与燕飞绝姬无双二人也悄然出发了,只不过为了避开众人的视线,他们选择了一个新的入口。作弊的自然不止他们几个,毕罗家的哈佐也带上得力胆大的侍卫,悄悄地潜入了深渊。他们之后,塞纳家、塔塔尔家与巴哈尔家也各自送了最勇猛的侍卫入内。下午,两两马车先后抵达了南面的入口,大部分前去探宝的勇士都选择由此进入,这里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渐渐走出了一条大路,沿着大路往里,可深入深渊腹部。侍卫们恭恭敬敬地撩开车帘,让两个小卓玛及其家人下了马车。乔薇将大包小包的东西拎了出来,分装进两个背篓,自己与乔峥各背了一个,三小只也是要干活的,也装了些力所能及的东西。女子瞧见这一幕,不屑地勾了勾唇角“带这么多东西,是打算在里头过年呢”乔薇淡淡一笑“干你什么事我人多,爱怎么带就怎么带。”“人多”女子冷笑,心道你怕是不知道哈佐究与巴哈尔家竟出动了多少人吧说到底,这已经不是她们两个的较量了,而是看双方势力谁能最先拔得头筹,她要做的,不过是装装样子,在林子边缘溜达溜达,待到哈佐寻到皎月珠,她就算完成了本次的任务。若是寻不到也没关系,哈佐找不到,他们一定也找不到,找不到就按昨天的成绩,那她可是一万个赢定了。乔薇知道西贝货打的什么主意,不过恐怕她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冥修也进林子了,他这人可是很记仇的,哈佐曾经打过两个孩子的主意,若是不碰上还好,碰上了,恐怕丞相大人要在他身上撕下一片肉来。至于巴哈尔家的那群侍卫,就交给塔塔尔家去对付吧,希望塞纳夫人的娘家不要让人失望才好。一名侍卫道“小卓玛,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南,有间前辈们搭建的小竹屋,几位白日寻宝,夜间可在里头歇息。”“知道了。”乔薇与女子异口同声。女子睨了乔薇一眼,乔薇眉梢一挑,带上两个小家伙,与自家爹爹一块儿进了林子。随后,女子与假乔爹也走了进去。这确实是一片人迹罕至的森林,一颗颗翠绿的参天大树,爬满了绿油油的藤蔓,青苔为衣,绿藓为履,阳光自天际打来,照在一片翠色上,反射出金灿灿的光,有小溪流自狭窄的河沟中蜿蜒地淌过,溪水清澈见底,水流的声音也令人心旷神怡。乔薇美美地做了个深呼吸,什么百鬼深渊分明是人间仙境嘛“灵芝”乔峥忽然大叫着朝一颗大树跑了过去,“树舌是树舌我居然找到树舌了我就说这儿有好东西吧”树舌是灵芝的一种,具有消炎抗癌的功效,是一味十分珍稀的药材。乔峥小心翼翼地采下树舌,装进了背后的药篓。坐了一整日的马车,肚子也饿了,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小竹屋,竹屋很小,一间堂屋,两间卧房,设施简陋,除了桌椅板凳与一张竹床,什么都没有。女子一进屋便走向那间大点的屋子,乔薇揪住她的后领,将她毫不客气地拎了出来。女子抬手,一掌劈向乔薇,然而不等她碰到乔薇一根头发,便被乔薇轻轻松松地扣住了手腕,她只觉自己的手像是被铁钳给钳住了一般,死活动弹不得。乔薇淡笑“小美人儿,这可不是在外头,没有和卓护着你,识相的就给我夹起尾巴,否则,别怪我打烂你骨头,却只说是你自己摔的。”女子一怒“你敢”乔薇眼神戏谑“你看我敢不敢”“你”女子话未出口,便瞧见大白与小白齐齐地出现在了门口,一个个睁大凶悍的眼睛,凶残而又冰冷地看着她。她的心里打了个突,移开目光,冷冷地抽回手,拎着包袱进了那间小屋。忍忍,她就再忍忍,三天后,她看这个女人还怎么嚣张傍晚时分,乔峥在院子里架了个火堆,小白抓了一条肉嫩多汁的小毒蛇,珠儿摘了一捧酸酸甜甜的小野果,大白难得没抓田鼠,而是逮了只兔子。乔薇把蛇肉与兔子肉切了出来,洗净了架在火上。小包子一人拎着一个小竹筒,筒里装着珠儿摘来的果子,手拉手去了竹屋后的溪边。二人的小手浸入清凉的水中,将红彤彤的果子洗得亮晶晶的、水灵灵的。望舒咬了一口“哇真甜”女子在屋里啃着毫无味道的干粮,闻着院子里诱人的肉香,肚子里一阵饥肠辘辘。她咬紧牙关,忍三天,忍三天,忍三天“娘亲我们回来啦”望舒与哥哥手拉手地回了院子,景云把竹筒放在了外头的桌上,望舒却是没放,而是拎着竹筒,小心翼翼地往屋里去。“干嘛呢”乔薇问。“我我我放屋里呀”乔薇一听这话便不大对劲,一把拿过她手里的竹筒,定睛一看,果子呢怎么一个都不剩了望舒舔舔唇瓣,打了个小饱嗝。乔薇嘴角抽了抽,她是哪根筋不对竟把果子给这小家伙去洗的这和让狼牧羊有区别吗乔峥采了点蘑菇,乔薇挑出可以吃的,拿到溪边冲洗,顺便摸两条大肥鱼。乔峥坐下,翻烤着架子上的兔肉。望舒在一旁哗啦啦地流着口水“兔肉是个什么味道呀,外公”乔峥笑道“兔肉啊,鲜鲜的,嫩嫩的。”“好吃吗外公。”望舒吸了吸口水。“当然了,来来来,外公给你切一片尝尝。”乔峥十分贴心地给小外孙女儿切了一块兔腿上的嫩肉,喂进她嘴里,“好吃吗”望舒享受地眯起了眼“好吃”乔薇洗了蘑菇,抓了两条野生大鲫鱼,优哉游哉地回了院子,兔肉烤了这么久,也该撤下了,否则就老了,乔薇正想叮嘱自家爹爹把兔肉拿下来,结果却崩溃都发现架子上的兔肉不翼而飞了,只剩一个孤零零的骨架。肉呢她的肉呢乔峥两眼望天,望舒打了个小饱嗝。最后的最后,以两条鲜嫩的烤鱼、一小锅香喷喷的水煮蘑菇、十张自带的干粮大饼结束了这一顿美味又可口的晚餐。望舒摸了摸小肚子“唉,就吃了个七八分饱,真养生啊。”七八分饱说的好像那五张饼、一筒野果、大半只烤兔、一条鲫鱼、半锅蘑菇都进了别人肚子似的一家人吃饱喝足,收拾一番后进了屋。另一间屋内,女子与假乔爹都长长地松了口气,可算是结束了不是他们都快被馋死了。乔薇在堂屋搬了两条凳子,恰巧女子也来搬凳子,女子冷漠而孤傲地看了一眼,扬起下巴,不可一世地说道“我奉劝你,没事还是少闹出点动静,这里是百鬼深渊,不是塞纳堡,你左闹右闹,把那些厉鬼引来可就不妙了。”乔薇莞尔一笑“我乐意,你管得着”女子严肃道“你自己想死,我还不想奉陪呢”乔薇淡淡地笑了笑“不想奉陪,出门右转。”女子威胁道“你别不信”“我就不信。”乔薇漫不经心道。女子噎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不信就算了,看在同路的份上,我最后提醒一句,晚上锁好门,听到什么动静都别出来,否则”乔薇打断她的话“否则我就被厉鬼抓跑了,我知道了,我谢谢你啊,薛蓉蓉”女子的面色出现了一瞬的扭曲。乔薇才懒得理这个西贝货,将凳子搬进屋后,随手关了门。女子方才与乔薇的话可并不是凭空捏造的,她在出发前曾经仔细地打听过,百鬼深渊确实闹鬼,夜里居住在这间小竹屋的人全都受到过不同程度的惊吓,胆小的吓疯了,胆大的吓病了,唯一能保全自身的法子就是不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离开自己的屋子。当然了,女子这般提醒乔薇并不是真的出于好心,相反,她想激起乔薇的好奇,只要乔薇出了这间屋子,势必会落入那群厉鬼的手中,若是能让厉鬼将她吓疯就最好了,那样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除掉这个对手了怕自己睡不着,半夜会吓疯,女子吃了一颗安神药。乔薇将凳子拼成一张小床,往上面一趟,进入了梦乡。乔峥搂着两个孩子睡在竹床上,很快也进入了梦乡。夜色厚重,白月光自林间照了下来,丛林深处,忽然出现了一道道或黑或白的鬼影,鬼影们迈着诡异的步伐,行尸走肉一般,怔怔地走向了小竹屋。“桀桀。”空气中,荡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鬼影渐渐围住了小竹屋,这些吐着长长的舌头、披着蓬乱的头发、嘴角溢着黑血、面目狰狞的厉鬼们,伸出了白骨一般的手,无声地摸上竹屋的门窗。鬼影落在了窗纸上。咝窗纸被撕开了。一只厉鬼如同蜘蛛一般缓缓地爬了进来。假乔爹睡得迷迷糊糊的,隐约感觉有什么东西湿漉漉地滴在了自己脸上,他抬手抹了抹脸,却意外地摸到了一截滑腻腻的东西,他身子一抖,睁开了眼,就看见一张无比苍白的脸,一双血腥而凶残的眼,一条红艳艳的大舌头刚刚那股湿漉漉的感觉,就是这个东西在舔着自己的脸。假乔爹瞬间崩溃了,裤子一热,尿了随后两眼一翻,晕了厉鬼一只只地爬了进来,没有任何的声音,它们匍匐在地上,蜘蛛一般前行,它们从这间屋子爬了出去,爬进堂屋,拉开了另一扇房门。“桀桀。”厉鬼冷笑,探出了长着细长指甲的手,摸上自己的长舌头,舔上了乔薇的脸。乔薇睡得半梦半醒,老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脸上滑来滑去,她不耐烦地翻了个身,那东西又贴了上来,她随手一揪舌头断了厉鬼一个踉跄,差点栽倒了赶忙把断掉的舌头抢回来它拽呀拽,半天都从乔薇手里拽不下来,它双手抓住了舌头,一只脚抵住凳子,用力地拔。它拔不出来。又一只厉鬼来了,抱住了它的腰肢,俩鬼一起拔。拔呀拔呀拔舌头,拔呀拔呀拔不动。三只厉鬼来了。拔呀拔呀拔舌头,拔呀拔呀拔不动。四只厉鬼来了。特么的还是拔不动作为一只鬼,舌头被人缴了,简直太丢脸了把鬼界的脸都丢尽了被拔了舌头的厉鬼捋起袖子,探出阴森森的大白爪,咧嘴,露出两颗长长的大尖牙,缓缓靠近了乔薇。就在这时,望舒起了。厉鬼们集体闪了出去。望舒是被尿意憋醒的,她捂住小屁屁,迷迷糊糊地去了茅房。“桀桀,人类的孩子。”被拔了舌头的厉鬼冷笑,追上了望舒。望舒尿完,伸手去推茅房的门,此时的她还不知道门外站了个鬼,就那么伸手一推,将那个已经摆好姿势要将这个愚蠢的人类小孩吓个半死的厉鬼拍飞了出去。厉鬼的身形在夜空划出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随即噗通一声,跌进了水里。望舒听到水声,瞌睡醒了大半,哒哒哒哒地朝小溪跑了过去。溪水中,厉鬼正在拼命地挣扎。望舒伸出小肉手,一把将它揪了起来,厉鬼得了呼吸,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由于在水下挣扎,它另外半条舌头也掉了,尖牙也脱落了,指甲也不知跑哪儿去了,看起来真的一点都不吓人了望舒看着他“老爷爷,你怎么掉水里了”厉鬼呲牙,恐吓道“我不是老爷爷我是鬼”“哦。”望舒点点头。厉鬼挣扎,可是它悲催地发现自己竟然没办法挣脱这小胖子的手“放开我不然我就吃了你”寻常孩子听到这威胁,就该乖乖地放开它了,哪知望舒非但没放,反而转头对着竹屋大叫起来“娘亲娘亲我抓到一只鬼它说它要吃了我”尼玛这孩子咋这么不按套路出牌呢厉鬼瞬间就慌了,脱了被望舒揪住的衣裳,拔腿就跑哪知跑了没两步,便撞到了乔薇的身上,他觉得自己的脑浆都要撞散了,晕晕乎乎的,两眼冒金星,乔薇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将他摁在了地上。“啊”厉鬼惨叫。乔薇呵呵笑了“哟,鬼还会怕疼的啊头一回听说啊。”厉鬼疼得嗷嗷直叫“你个死丫头快放开我”乔薇按住他,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热量,这要是鬼才奇怪了,乔薇好笑地说道“放开你凭什么”厉鬼咬牙道“老子是厉鬼老子会吃了你的”乔薇云淡风轻地笑道“那你吃啊,来呀来呀,看是你吃了我,还是我剁了你”厉鬼的身子一抖,咆哮道“大哥二哥救我”一道白影自天际飞了过来,悬浮在半空,长长的舌头垂到肚脐,居高临下地看着乔薇,声冷如冰道“大胆刁民,竟敢犯我冥界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冥界”乔薇看了看悬浮在半空的人影,一个没忍住,笑了。那鬼怒了“愚蠢的人类,你笑什么”愚蠢的人类乔薇更想笑了“我笑你装神弄鬼,也不挑个好点的对象,姐姐我就是从冥界过来的,可我不记得有你这么号同胞,不如你告诉我,你住冥界的哪里是冥西还是冥东,又或是冥河一带啊,冥河的彼岸花开了,据说好看得很,你有没有摘下几朵给我这个同胞做个见面礼”“”第二只鬼彻底卡壳了。乔薇面不改色地笑道“冥王是我拜把子兄弟,他要是知道你未经他允许,出来为祸人间,大概会龙颜大怒,得罪冥王的下场,想来你是知道的你还不快快讨好我,让我在冥王面前替你说上几句好话”“”依旧卡壳中。乔薇冷笑,姑奶奶是装神弄鬼的祖宗,与姑奶奶斗下辈子吧第二只鬼缓过劲儿了“你有见过哪个人可以像本鬼一样飞起来的”轻功乔薇是见了不少,可能悬在半空不掉的确实没有。乔薇的眼珠子动了动,单臂一抖,焚天落入了手中,她随手一掷,一道白光自对方的头顶掠过,随后就见人影如同断了线的木偶,直直地坠了下来“啊”第二只鬼狼狈地摔趴在了地上。原本躲在一旁想要伺机而动的小鬼们看到这一幕,纷纷吓得跑掉了,这个人类太可怕了,大鬼都被活捉了,小鬼只会更惨的乔薇听到了周围的动静,她没去搭理,正所谓擒贼先擒王,她把大鬼都抓到了,还要那几个小鬼干嘛乔薇拖着第一只厉鬼走到了第二只的身前,冷冷地笑道“啧啧啧摔疼了不是吧,鬼兄你说咱们好歹是冥界混的,怎么跟个弱鸡人类似的还怕疼呢我帮你整整可好”说着,乔薇的手按在了他的一处大穴上,轻轻地一点,他杀猪似的叫了起来。乔薇笑道“哎呀呀,鬼兄,不要那么娇气嘛。”第二只厉鬼叫道“丫头你最好放了我们不然等大哥来了,会叫你好看的”乔薇冷冷一笑“我还怕他不来呢”话音刚落,东面飞来几道冷箭,乔薇眸光一动,飞身抱住望舒,往树后一躲,冷箭铮铮铮铮地钉进了树里。一道暗影飞速地靠近,从怀里抓出一个小竹筒,挥袖一洒,一股浓烟弥漫了开来。乔薇闭气,捂住望舒的鼻子,待到浓烟散开,地上已经没了人影。此地不宜久留,乔薇进屋,带上乔峥与两个孩子出了小竹屋。却说那两只鬼被自家大哥救走后,恼羞成怒,恨不得回去把那女人剁了“大哥我咽不下这口气我必须要给她一点教训,叫她知道我们深渊三鬼的厉害”第一只厉鬼义正言辞道。第二只厉鬼附和道“三弟说的对我们在这儿数十年,从没像今天这么丢脸过这事儿若是传出去,我们百鬼深渊的名号就算是完了以后越来越多的塔纳人进入深渊,我们的地盘就没了”大哥一想是这么个理,他们横行霸道多年,还没吓不跑的人,那个女人不怕鬼,可她怕不怕拳头吓不死她,那就揍死她三人拿上棒槌,气势汹汹地回了小竹屋,大门是敞开的,他们堂而皇之地走了进去,后面那间大屋子没有找到,于是找到了前面这间小的,借着稀薄的月光,他们认出了那张可恶的脸。桀桀,以为换间屋子,老子们便找不到你了吗兄弟们,上三人抄起棒槌,将熟睡中的“小卓玛”狠狠地暴揍了一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