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260】精彩下场(二更)

时间:2018-03-30作者:偏方方

    圣女殿作为塔纳族唯一的神殿,除了担负起祭祀的重任,每月的双日也会在殿中开设晚课,晚课主要是教授真神经,授课的对象是全岛居民。在圣女殿是不分贵贱的,只要踏入了圣女殿,不管领主也好,平民也罢,都是真神的子民,真神爱护他们如同爱护自己,在这里,大家都是兄弟姊妹,任何企图在殿中仗势欺人的信徒都将受到真神的惩罚。据说早先曾有个世家公子不信这一规矩,在圣女殿殴打了一个渔民,结果当天夜里,那位世家公子便毫无预兆的暴毙了,仵作验尸,也未能验出死因。自那之后,众人来圣女殿越发谨守规矩了。晚课的地方在宣云殿,殿堂没有多余的装饰,干净整洁的地板,一排排小桌与垫子,最里边的一尺高的台子上是圣女的位置,今日圣女抱恙,便由大圣姑代为授课。大圣姑虽是圣女的老师,可并不常在人前露脸,她的容貌对绝大多数信徒而言都是陌生的。大圣姑十分看重此次晚课,不仅沐浴焚香,还穿上了最得体的衣裳,描了淡淡的妆。她跪坐在垫子上,翻开小桌上的真神经,不知是不是晚饭吃了葱花的缘故,她总觉得身子有点不大舒服。同样不舒服的还有三圣姑。三圣姑坐在塞纳夫人与毕罗夫人中间,她前面是一排来得较早所以占据了最好的位置的信徒,后面是几个世家的小姐与本岛居民,大家都在认真地默读着真神经第七卷第四十八章到第九十五章的内容,殿内安静得只能听见翻动书页的声音,以及她时不时扭动一下屁股的声音。塞纳夫人不解地看了她一眼,如此庄重的场合,怎么三圣姑像屁股上长了钉子似的另一侧的毕罗夫人也朝三圣姑投来了困惑的目光。值得一提的是,毕罗家与塞纳家虽是不对付,不过塞纳夫人与毕罗夫人私底下却是极为要好的朋友,故而每每来圣殿,二人都会坐在一块儿,中间的位置本是给毕罗夫人的儿子留的,但他突然有事来不了便给空着了,三圣姑是几位圣姑中最晚到的一个,四周都坐满了,唯独这儿有个空位,便给坐了过来。可也不知怎么回事,她肚子不大舒服四圣姑虔诚地默读着桌上的经文,没注意到两位师姐的异样。三圣姑的肚子咕咕地叫,虽是声音很小,但塞纳夫人与毕罗夫人都听见了,心道三圣姑竟是空腹来参加晚课,其心虔诚,值得借鉴呐三圣姑才不是没吃晚饭,她把一桌子饭菜全都吃光了,包括那晚玉米龙骨汤,也喝得干干净净的,也许,就是吃得太饱了,所以肚子才会百般不适。三圣姑按住了肚子。忍住,忍住,忍住一定要忍卟一道大响屁放了出来,在静谧的殿堂内,如同一道闷雷,惊得塞纳夫人与毕罗夫人双手一抖,书都捧掉了众人心惊肉跳地朝这边看了过来,想知道究竟是谁这么过分,居然在真神的眼皮子底下放屁,这可是对真神的大不敬,不怕把真神吓走吗三圣姑的脸臊得通红,但她正襟危坐,镇定得不得了,除了塞纳夫人与毕罗夫人,还真没谁听出是她。二位夫人将经书捡了起来,继续默读。三圣姑的肚子一阵绞痛,但这时候去如厕无疑是一件尴尬又无礼的事,她强迫自己把痛感忍过去,没经历过的人大概永远不会明白,肚子痛是一种怎样的抓狂体验。经文上写的什么,她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她望了望墙壁上的沙漏,还有半个时辰就能下晚课,她只用坚持到那时就好。她强迫自己想点别的转移注意力,想着想着便想到了乔薇。四圣姑给乔薇一共下了三种蛊,第一种蛊是痒痒蛊,这种蛊虫严格来讲并不算真正的蛊虫,蛊虫是通过特殊的药物养出来的,而它,只是一种岛上的小毒虫罢了,别看它小,被它碰一碰,可是会全身瘙痒不止的。大圣姑抓了抓腿,又抓了抓肚子,她还想抓背、抓脖子,但又恐被人瞧见,只得将指甲掐进肉里,硬生生地忍着,忍得心里都开始发毛了四圣姑给乔薇下的第二种蛊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蛊虫,是一种以蚕食两生果花叶为生的小飞蛾,这种小飞蛾能变色,隐藏在物体上很难被发现,它不咬人,也不攻击人,但它翅膀上有一层灰粉,不小心抖落了让谁碰到,比被蜈蚣咬了还可怕。大圣姑的身上很痒,可是她的脸上却开始隐隐作痛,一开始只是脸颊,不多时蔓延到了鼻子、嘴巴,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如此难受。在大圣姑身侧有两个伺候的侍女,她们的任务是听候大圣姑的一切差遣,大圣姑有时会让她们维持秩序,有时会让她们磨墨,有时什么也不让她们做。她们习惯性地时不时朝大圣姑看去,以便在大圣姑需求她们时能够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哪知当她们的眸光落在大圣姑脸上时,吓得差点没把手里的经书扔出去大圣姑的脸怎么了怎么全都肿了肿得跟个猪头似的,秀气的樱桃小嘴变成了两瓣香肠嘴。这、这、这简直太可怕了二人拼命地朝大圣姑挤眉弄眼,奈何大圣姑完全没有瞧见。坐席上,不少信徒已将章节看完了,抬起头来,想瞻仰瞻仰大圣姑的圣容,结果定睛一看,隔夜饭都差点吐出来了说好的仙姿佚貌呢隔壁老王都比她养眼呐众人纷纷决定今晚回去找隔壁老王洗洗眼睛。殿内的信徒开始窃窃私语,一边说一边看向大圣姑,大圣姑只以为他们是被自己的盛世美颜所惊艳,所以尽管吵闹不合规矩,也没有出言制止。唯一没发现大圣姑异样的大概就是三圣姑了。三圣姑正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暗戳戳地窃喜着乔薇变成大猪头,不过这还不是最折磨人的,最折磨人的是第三种虫子,这回,是货真价实的蛊虫了。大圣姑忍住浑身的不适,语气舒缓地说道“现在,我开始为大家讲授真神经第四十八章的内容,真神曰,善父母者,善己也;善兄弟者,善己也;善妻者,善己汪”众人一愣大圣姑也愣了愣,刚刚是错觉吗怎么自己嘴里会发出那么奇怪的声音定定神,大圣姑接着道“善夫者,善汪”大圣姑捂住了嘴。众人讶异地朝她看了过来。大圣姑臊红了一张脸,轻咳一声,道“善子女者,汪”众人惊得张大了嘴巴。大圣姑的额头冒出了一层冷汗。“这几句话的意思是汪”“大家都别动,听我汪”“我汪”“汪”信徒们纷纷惊得说不出话了,一些胆小的甚至感到了一股害怕,不由地站起身来,惊恐地望着台上的大圣姑。大圣姑实在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一开口全是这种声音,她不信邪地扯了扯嗓子,蓄足一口气,这次她要用丹田发声全都给我坐下“汪汪汪汪汪汪”所有人都站起来了,离开自己的席位,往后退了几大步。大圣姑一巴掌拍上桌子,怒目望向众人。她若是原先的脸孔倒还罢了,此时肥头大耳香肠嘴,真的好辟邪有木有三圣姑与四圣姑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什么,朝着大圣姑走去,大圣姑却先二人一步迈下了讲台。众人见她朝这边走了下来,纷纷吓得跑出了大殿。大圣姑眸光一冷,一个跃起,扑倒了一个男信徒,一口咬上他的屁股“啊”男信徒惨叫。人群中,不知谁嚷出了声“妖怪妖怪妖怪”“圣姑变成妖怪了快逃啊”“逃啊”信徒们统统逃窜了起来,桌子踢倒了,垫子踩烂了,门板撞飞了,数百人的大殿瞬间陷入了一片混乱。后院,一座精美的小宅子里,两名守门的侍女也听到了前殿的动静。侍女问“哎,前边怎么了怎么这么吵不是在上晚课吗”同伴道“也许是大圣姑在做什么仪式”侍女好奇地笑道“我们去看看吧”这一提议,立刻被同伴否决了“不行的,大圣姑吩咐我们看紧里头的客人,一步都不能离开。”侍女笑道“门上了锁的,就算我们走了,她也出不来。她若是砸门,必定惊到巡逻的弟子,一样逃不掉。”同伴谨慎地说道“说是这样说,可万一圣姑怪罪下来,我们会吃不了兜着走的。”侍女想了想圣女殿严苛的刑罚,最终打消了去一睹究竟的念头。二人老老实实地在门口守着,忽然,一只小白貂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小白貂的一条腿似乎受了伤,它手里抓着一方帕子,另一手捂住心口,一边抹泪,一边艰难地行走。侍女哎呀了一声“这小东西哪里来了好像受伤了,你看,它都哭了”小白貂“哭”得更凄惨了。侍女的一颗少女心都被萌化了,蹲下身子,将“受伤”的小白貂抱进了怀里,惊叹道“好小的貂啊,是个幼貂宝宝,阿蓉你快看”同伴的警惕性比侍女要高上一些,但对着这么我见犹怜的幼貂宝宝,没有一个人能够狠下心来去怀疑什么,同伴也蹲下了身子。侍女轻声道“它不会是云貂吧要是云貂就太好了,云貂是灵貂,通晓人性的。”哼,宝宝怎么可能是大白那种蠢货的同类侍女又道“把她、它拿出去卖掉,咱们就发财了。”把你卖掉把你全家都卖掉“我看看它是公的还是母的。”侍女伸出手,去掰小白的腿。小白死死地捂住小小白。就在小白几乎贞洁不保的时候,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拎着从厨房顺来的小铁锅,缓缓地挪到了二人身后。同伴双耳一动“有动静”二人齐齐朝后望去,哪知还没做出反应,便被两个小铁锅嘭的一声拍晕了珠儿从侍女身上找出了钥匙。大白站直了身子,小白跳到大白的肩上,珠儿又跳到了小白的肩上,总算是能够着锁孔了。三小只成功地打开了兽生的第一扇大门,兴高采烈地了蹦进去。乔薇惊讶地看着三个小家伙“你们怎么来了”小白秀了秀肱二头肌。乔薇走到门口,将两个晕倒的侍女拖进屋,塞进了床底。这儿时不时有人巡逻,若是发现地上有人晕倒,定会进屋查看她的情况,那样,她逃不了多远便会被人发现。藏好晕倒的侍女后,乔薇与三小只出了屋子,正要锁上门,回廊下传来了三圣姑的声音“一定是那个女人干的”乔薇一步迈回了屋,将锁头藏进袖子,并合上了门三小只也迅速找地方躲起来,床底下空间不够了,珠儿与大白进去后,小白再往里挤就挤不动了。大白一脚将小白踹了出来小白咕噜噜地滚到了门边。嘭门被大力地推开了小白蹲着身子,目视远方,一动不动。三圣姑的余光看到了地上凭空多出来的石雕,虽然怪怪的,可这个节骨眼儿上,谁会在意这个乔薇坐在椅子上,优哉游哉地嗑着瓜子,面前的托盘里,瓜子壳堆成了小丘。乔薇眼皮子都没动一下,懒洋洋地问道“哟,什么风把三圣姑吹来了”三圣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警惕地问道“门上的锁怎么没了还有守门的丫鬟呢”“你问我”乔薇呵呵道,“拜托你搞清楚状况,我是一直被关在里头的那个,我怎么你丫鬟去哪儿了我怎么知道门上的锁没了你不妨去问问其他人,看是不是那两个侍女去前面看热闹了,我方才可是听到了好大的动静,你们圣女殿不会有出乱子了吧”三圣姑被这么一带,瞬间忘记先前的质疑了,走向乔薇,怒不可遏道“你究竟对我师姐做了什么”“你哪个师姐”乔薇问。三圣姑哼道“少给我装蒜我师姐今天就是见了你,才会变成那样的”乔薇不解道“你师姐变成了哪样了”“我师姐”三圣姑说着,忽然意识到自己完全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呼吸一滞,愤愤地说道,“你管我师姐变成哪样你老实说,是不是你干的”乔薇无奈地叹了口气“三圣姑啊,我是你抓的,从你点我的穴之后,你就把我全身上下都搜光了,连我防身的匕首都给我缴了,我都这样了,你觉得我还有什么能耐对你们师姐做任何事”三圣姑怒道“不是你干的,那你倒是说说,明明该下在你身上的蛊,怎么会下我师姐身上了”乔薇眼珠子一动,摸着下巴道“你师姐被下蛊啦什么蛊啊”“犬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丫头,总是把她绕进去三圣姑扬起了巴掌,想给乔薇一个血的教训“这一次,我倒要看看还有谁能护着你”话音刚落,肚子传来一阵绞痛,有什么东西似乎体内流出来,三圣姑痛得哎哟了一声,一手捂住肚子,一手捂住屁股,闪电一般地冲去了茅厕。圣女殿出了乱子,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乔薇赶紧带上三小只,锁好门,避开巡逻弟子们的视线,翻墙出了后院。三小只早在殿里搜过了,姬冥修不在这边。如果不在这里,那就是在长老院了。不论怎样,先出了圣女殿再说。大白对地形异常熟悉,很快便找出了一条人烟罕至的逃亡路线,顺着这条路线,几人一路往东,在路过一间看似毫不起眼的小木屋时,乔薇闻到了淡淡的药香。乔薇拍了拍大白的肩膀,大白跐溜溜地跑了过去,在里头溜达了一圈,安全平时呢,这儿是有重兵把守的,奈何今晚前殿出了事,弟子们全都上哪儿维持现场了,所以这里也只是用锁头给锁住了重要的房间。开锁啊,姐姐的强项啊。乔薇取下了发簪,插入锁孔,这不是寻常的锁头,不过也难不倒她就是了,最多两分钟,她就能咔锁链被大白的尖牙咬断了乔薇进了屋子,才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丹药房,她娘当初能在大梁混出个神医的名号,可全都是靠着从圣女殿偷来的丹药,这儿的丹药,若是配得好,不比两生果的效果差多少。望着满满一大柜子丹药,乔薇吸了吸口水,找了两个大麻袋,将丹药统统地扫了进去,随后又找来一个大床单,将麻袋系在自己的背上,因不知圣女殿是不是只有一个丹药房,乔薇又多带了两个空麻袋,给三小只也打上了空包袱,以备不时之需。将丹药房洗劫一空后,乔薇与三小只迅速撤离了现场。走了没多远,乔薇来到了一片果园,一眼望去,全都是白胖胖的两生果当初太师府一颗两生果,就让剑盟与素心宗抢得头破血流了,这儿却有一片、满满、满满地一片乔薇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了。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就是了两生果对于兽类具有致命的吸引,三小只根本不等乔薇吩咐便争先恐后地冲了进去。乔薇也不怕它们把果子吃光了,因为这儿的果子少说有几百颗,它们就算吃到饱,也还能有剩的。这么多果子,每年只给她外公进贡十颗,剩余的都进了那群女人的肚子,一颗两生果能让人增长十年至二十年的功力,难怪那群弟子年纪轻轻,武功却一个比一个厉害。短暂的怔愣后,乔薇打开麻袋,迅速地摘了起来。左一颗,右一颗,摘得热火朝天。“让你抓我”“让你软禁我”“让你凶我”“姑奶奶摘光你的果子一颗不留”乔薇自己摘,不够快,一把将三小只拎了起来“别吃了,摘完回去慢慢吃”四只于是开始了疯狂地采摘,乔薇与珠儿都是摘果子,大白与小白是连根拔起,不知摘了多久,总算把果园摘得一颗都不剩了乔薇的背上像驮着一座小山,三小只的包袱也被塞得满满的,可以说是非常不浪费了。而另一边,数百名弟子出动,总算是控制住了现场的混乱,大圣姑也被扶擒回了房,四圣姑给她服下了解药,她终于没再发疯了,然而她照了一下镜子,又觉得自己还不如疯掉好呢三圣姑与四圣姑害怕地跪在地上。大圣姑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二人“你们为什么这么做”四圣姑辩解道“我们原本是给小卓玛下的药,不知怎么会是大师姐中了招这这都是三师姐的主意三师姐说,那个丫头太目中无人了,连大师姐都敢欺负,我们必须得给她一个教训”三师姐委屈道“我几时这么说了明明是我们一起商量的”“你”“都别吵了”大圣姑喝止了二人,“你们是不是觉得只要我下台了,圣女殿就能轮到你们做主了”二师姐死了,如大师姐也没了,那岂不是就是三师姐为大四师姐为老二了不得不说,大师姐的逻辑确有那么几分道理,可关键是,二人并没有这样的打算,二人冤枉地看着大师姐“大师姐,我们冤枉啊”一贯话少的六圣姑开口了“究竟是不是冤枉的,改日再查,先把大师姐的毒给解了吧”蛊虫的毒,四圣姑给解了,但另外两种小虫子的毒,却不是她能解的。大圣姑唤来两名侍女道“你去丹药房取一瓶冰心露来,你去摘一颗两生果来。”冰心露是擦脸消肿的,两生果是排毒去厄的。两位侍女领了命,快速地去了。哪知不到一刻钟,第一名侍女便跌跌撞撞地回来了“不好了不要了大圣姑丹药房被盗了”大圣姑面色一变“什么”侍女颤声道“真的被盗了所有的丹药一颗都没了”那些丹药,几乎全都是至宝,是圣女殿的丹药师耗费了数十年的心血,不停地改良药方,才炼出了这么一柜子,居然全都没了大圣姑血气上涌。不待她消化掉这一噩耗,第二个侍女也回了,表情比自己的同伴更为恐怖。大圣姑蹙眉道“你又是怎么了”侍女哽咽道“两生果没了”大圣姑胸口闷闷一痛。六圣姑走上前,严肃地看着她“没了是什么意思那可是有几百颗”“几几百颗都都没了”侍女吓哭了。若说丹药还可以耗费大量的药材与心力去炼,那么二十年才结一次果的两生果的损失就不是人力可以弥补的了。大圣姑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六圣姑难以置信“谁究竟是谁干的”一个女弟子脚步匆匆地冲了进来“不好了圣姑客人不见了”原本能更早发现的,奈何门上上了锁,她们便没怎么在意,直到巡逻了两轮仍不见守门的侍女才揣测可能出了问题,撬开锁一瞧,傻眼了。“一定是她干的没错,是她是她就是她我要杀了她”三圣姑愤恨地站起身来,不顾六圣姑与五圣姑的劝阻,带着青沫青霜等三十余名嫡传弟子,杀气腾腾地冲出了内殿,朝着乔薇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此时的乔薇已经与三小只奔出了圣女殿,奔进了后山。乔薇跑着跑这个,就感到有人追了上来。她身形一闪,一道飞镖自她耳畔驰过,冰冷的凉意仿佛还贴着她的耳畔,整只耳朵都凉掉了。咻咻咻越来越多的飞镖射了过来,其中一枚射中了珠儿的后背,珠儿惨叫一声,扑倒在了地上,身子抽搐了几下,两眼一翻,气绝身亡。乔薇急得想踹她“没射中你射中的是你包袱”叮珠儿睁开了眼,麻溜地爬起来,背着一大包两生果,继续呼哧呼哧往前跑------题外话------本来想写到乔妈那儿,可是发现没个一两千字写不完乔妈那一段,太晚了,就先更吧。今天一共更了一万三哦,好勤奋有木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