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273】相认,重大发现(二更)

时间:2018-03-30作者:偏方方

    却说马车抵达姬家后,所有人都下车了,教主大人独自坐在马车。今天的阳光特别好,照得整个车厢都暖烘烘的,教主大人渐渐有了困意,往车壁上一靠,睡着了。姬尚青掀开帘子的一霎,看到的就是一张英俊的睡颜,阳光照进来的一霎,他似乎是有所察觉,不适地皱了皱眉。这个皱眉的动作,把姬尚青的心都揪住了。已经涌上喉头的声音,悄然压了下去,姬尚青合上了帘子,躬身走到他身侧,挨着他坐下。姬尚青不敢闹出丝毫动静,生怕把他吵醒了,姬尚青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有些难以置信这真的是自己儿子,可如果不是,那张脸又何其的相似?在听说儿子的陵墓被盗,他手脚都凉了,这一刻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就坐在他的眼前,他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好似冻住了。姬尚青凑近了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教主大人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从姬冥修的魔爪下逃出来了,不仅如此,他还把自己面具以及丢失的百宝箱全都找回来了,他带着他的东西,不停地跑啊跑,跑进了一片广袤的沙漠,沙漠的太阳很大,他感觉很热,他决定寻找水源,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这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正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他赶紧转过了身来,就看见一头张着血盆大口的狮子,露出凶悍的尖牙,一把朝他扑了过来!教主大人当即吓醒了,一睁眼,就看见一张肿得像猪头的脸,还流着鼻血,眼神猥琐……其实很深情啦,但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睡觉的姿势流鼻血,实在很难让人相信他拥有一颗纯洁又善良的心啊!姬尚青还不知自己被猥琐了,见儿子醒了,一脸惊吓,权当儿子是不认识自己,忙咧唇,露出了无比温柔的笑容。教主大人登时觉得自己被雷给劈中了,想也没想,一拳头砸了过去!教主大人其实没有武功,但姬尚青的哮喘刚发作了一次,如今这瘦弱的小身板儿与乔爹有的一拼,当即被教主大人的拳头砸飞了出去。姬尚青飞出的车厢的一瞬,还不忘自报家门:“我是你爹——”“放屁!”都说他和姬家老爷子长得像,可他长得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姬家老爷子怎么说也得是个美大叔吧,怎么会是那个肥头大耳的家伙?姬冥修赶到这边时,姬尚青已经摔趴了,并且两眼一翻,昏死过去了。守门的小厮赶忙找来担架,将姬尚青抬进去。教主大人回家第一天就把亲爹给揍了,酿成如此大祸,姬冥修险些把他提起来教训一顿,姬老夫人及时赶到了,这宝贝孙子离家这么多年,该吃了多少苦,做哥哥的怎么下得去手?不能打不能打,千万不能打!姬老夫人推开了姬冥修,几步走上前,撩开帘子,望向里头的小孙孙,激动地说道:“明烨,我是祖母!”教主大人冷冷一哼,撇过脸去。姬老夫人碰了个冷钉子也不生气,对她来说,能看到小孙孙都是她这辈子的福分了!她看着那张英俊的侧脸,只觉自己的心都要化了,讨好地笑道:“冥烨,你快下来吧,进屋说话!”教主大人戴上了斗篷的帽子,将帽檐拉得低低的。姬老夫人对荣妈妈道:“快扶我上去!”“诶!”荣妈妈笑着将老夫人扶上了马车。教主大人严肃道:“不许上来!”姬老夫人的身子一顿,将手递给了荣妈妈:“快,快扶我下来。”荣妈妈又将姬老夫人扶了下来。姬老夫人望着教主大人:“祖母不上去了,祖母就在这儿和你说话,你赶了那么多天的路,一定累坏了吧?你先下来,祖母吩咐厨子给你做好吃的。”教主大人没好气地道:“我不饿!”咕噜~肚子叫了。姬老夫人忙吩咐荣妈妈:“快……快去拿吃的!”“好!”荣妈妈转身去了。很快,姬霜与李氏也坐着滑竿赶来了。姬霜先李氏一步下了滑竿,提着裙裾便朝马车走去,边走,边着急地问:“真的是冥烨回来了吗?”说罢,踩上凳子朝里一瞅,结果就看见了一双气鼓鼓的眼睛,教主大人狠狠一瞪,姬霜吓得哎哟一声,从凳子上跌了下来。乔薇一把扶住了她,将她放在地上站好,随后自己上了马车。“我说了不许……”教主的狠话在看见乔薇的一霎哽在喉咙,他不会承认他谁都敢凶,唯独对这个母夜叉他有些怕怕。乔薇的手按在了他肩膀上,似笑非笑地说道:“不许什么?”教主大人的肩膀都快要捏碎了:“不……不许……我饿了。”乔薇淡道:“饿了就下去吃饭!”可怜的教主大人,就这么被自家嫂嫂轰下了马车。……对于绝大多数姬家仆从而言,姬冥烨的身份与称呼都是陌生的,毕竟这是个没出月子便下了葬的孩子,当事人是谁都不想在人前提起此事,而知情的下人在过去这么多年早就不剩什么了,大家提到二少爷,想到的都是三房的崇明公子,也就是今天,所有人才知道了真相。自此,三房的公子就行三了,鎏哥儿行四。鎏哥儿见到了教主大人。鎏哥儿本在花园与两个小包子躲猫猫,躲着躲着,就见祖母带着一大帮人过来了。“鎏哥儿,快来见过你二哥!”姬老夫人朝鎏哥儿招手。鎏哥儿呆呆地走了过去,看着和大哥一样也戴着一张面具的男人,脆生生地道:“他不是二哥。”祖母笑道:“他就是你二哥,你亲二哥,三房的崇明哥哥现在是你三哥了!你从今往后就不是三少爷,是四少爷了。”这个哥哥一来,他就降级了。鎏哥儿不爽地皱起了小眉头!教主大人拍了拍姬冥修的胳膊,不咸不淡地问道:“不是说你娘死了很多年了吗?怎么还生了个这么小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后娘生的啊……”教主大人眯了眯眼,走到鎏哥儿身前,蹲下身,阴测测地看着他。鎏哥儿也看着教主大人,不知看了多久,忽然,哇的一声哭了!教主大人懵了一下。他好像没干什么吧,这小子怎么就给哭上了?鎏哥儿嚎啕大哭,怎么哄都哄不住,最后的最后,景云与望舒闻声跑了过来,把大白小白借给了他,他左手一只白,右手一只白,终于不哭了。……教主大人是姬家的嫡出少爷,他理应有一座自己单独的院落,但在院落建成之前,他需要先住在别的院子,姬老夫人巴巴儿地看着失而复得的小孙孙:“来祖母这里住吧!”教主大人当然不干了,可刚把姬尚青给揍了,桐院大概也是不好意思住的,最后教主大人生无可恋地住进了姬冥修与乔薇的青莲居。青莲居当然有足够的屋子,拾掇了一间采光最好、格局最大的给他,他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地进了屋,姬霜笑着偷瞄他,他嘭的一声关上门!“臭小子!”姬霜抬起了拳头,深吸几口气,又给压下了,她如今也是有儿子的人了,不拿这种小事烦心自己。她回了北府。李氏陪姬老夫人坐了一会儿,问了不少教主大人的事,姬老夫人受的刺激已经够多了,两口子可不敢告诉她教主大人是怎么颠沛流离长大的,只道是被一个小酒馆的老板娘收养了。“那人对他可好?”姬老夫人忐忑地问,她的宝贝孙子,合该与皇子一般贵重的,却流落到了一个孤岛的小酒馆中……不管好不好都心疼死她了!乔薇自然捡了好的说,将姬老夫人哄住了,李氏看得出乔薇的用意,恐说多错多,将姬老夫人劝回了落梅院。姬老夫人前脚一走,后脚姬冥修便从桐院回来了。“父亲没事吧?”乔薇帮他解下披风,挂在了架子上。姬冥修在桌边坐下:“大夫上过药了,没大碍,他要过来看冥烨,被我劝住了。”乔薇给姬冥修倒了一杯茶,说道:“伤成那样还是先好好养着吧。”“嗯。”姬冥修喝了一口茶。乔薇在他对面坐下,托着腮帮子,叹了口气:“咱们到底要怎么和家里说呀?方才老夫人问我我没敢讲实话,只道他是被风四娘给收养了,养得挺好的,不过我瞅着二婶听出不对劲了,要是二婶私底下跑来问我,我是说实话还是不说实话?”姬冥修云淡风轻道:“没什么不能说的,反正你知道的也不多。”乔薇挑眉:“这倒也是。”他们目前所掌控的信息就是教主大人四五岁的时候被一个塔纳族的酒鬼拐回了族里,酒鬼对他不好,时常打骂他,一年后,他被风四娘卖给了一对小俩口,小俩口起先对他不错,后边有了亲生孩子便开始不大搭理他了,他最终被小俩口抛弃,无路可去,又回了风四娘的酒馆。他在街上当了几年混混,之后便离开了小镇,那之后的事风四娘便不知了,问他自己,他又不肯说,其实不说乔薇也能猜出个大概,无非是认识了阿达尔,结交了深渊三鬼,当了个不知哪门哪派的小教主。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被酒鬼拐上塔纳族之前所发生的事,譬如,他当初是怎么在那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死”了的?又是被谁给偷出姬家陵的?偷他的人是专门儿去偷他的,还是偷到他棺材里的财物时却发现他还活着,所以顺道将他带走了?还有,他的掌毒又是谁耗损了内力压制的?对方为什么这么做?一连串的问题,光是想想理科生的脑子都当机了。乔薇吹了吹额前的刘海儿:“你怎么看呐,冥少主?”姬冥修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了几下:“我暂时还没有头绪,不过海十三与十七已经去姬家陵了,相信很快就能有线索。”乔薇顿了顿:“既然这样,那不如暂时先不想这些事了吧,先做更紧要的事。”姬冥修看着她:“你是说解毒?”乔薇道:“是啊,我娘不是说了吗?让我们去姬家的禁地看看,正好,钥匙在我这儿,去不去?”姬冥修点点头:“嗯,去。”乔薇拉了拉他袖子,小声道:“咱们是偷偷地去,还是光明正大地去?”姬冥修好笑地看着她:“你说呢?”乔薇很是认真地想了想:“偷偷地去。”……姬家禁地位于南府的一处紫竹林后,这片紫竹林有专人看守,没有姬尚青的吩咐,任何人都不得靠近,看守的护卫全都是武功极为深厚之人,远非寻常护卫可比。当脚步声还在百米开外时,护卫便察觉到了动静。护卫眸光瞬间变得犀利:“谁?”脚步声嗖嗖嗖地逼近,拔剑冲了上去,待终于接近了对方,就要抡剑一斩时却发现地上站着的不过是只小黑猴子!小猴儿的手抓着一个拔了一半的竹笋,眼泪汪汪地看着他,似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动都不敢动了。护卫切了一声,将剑插回剑鞘,他转身要走。小猴儿却跳到了他脚上,扯了扯他的手,又指了指地上的竹笋。护卫有点儿懵逼,这猴子想干嘛?不会是让他帮它拔竹笋吧?珠儿欲语还休地看着他,无比地可怜,无比地孤独,就像是全世界将她抛弃了,这个竹笋是她唯一的救赎。护卫实在不明白一只猴子是怎么变换出那么多表情的,更不明白的是他还看懂了,他将竹笋拔了出来,递给小猴子,小猴子抱着竹笋,天真烂漫地、一蹦一跳地、离开了。等护卫回到自己的岗位时,姬冥修与乔薇已经穿过紫竹林了。一刻钟后,二人站在了一个高大的石砌坟墓前。乔薇怔怔地看着石坟,挑了挑眉:“你家……是古墓派的呀?”姬冥修清了清嗓子,他也没料到姬家的禁地会是一座墓,这墓看上去不大,直径大概十尺的直径,像个倒扣的半球。“先进去再说。”冥少主无比严肃地道。乔薇噗嗤笑了,取下藏在衣襟里的金钥匙,打开了墓穴的大门。下方有个通道。二人进了墓穴,石门合上了,光线也没了。姬冥修从宽袖中拿出了皎月珠,皎月珠清润的光瞬间将墓穴照亮了,借着皎月珠的光,二人走下了台阶,台阶的尽头是一间石室,石室的温度有点低,空气中有铁锈的气味,墙壁上挂着七八样寒光闪闪的兵器,正中央有两排桌子,也摆着各式各样的兵器。看着一屋子兵器,乔薇差点就哭了:“我还以为父亲给我的是一个大宝藏的钥匙呢,怎么全是一堆破铜烂铁啊!”姬冥修弹了弹她脑门儿:“这些都是夜罗旧部的东西,随便拿出一样献给皇帝,皇帝能赏你一座城池。”乔薇眼睛一亮:“这么说还挺值钱的?”姬冥修摇摇头,轻轻地笑了。乔薇看了看桌子底下:“冥修你看,这里有个箱子。”姬冥修蹲下身,搬了搬那箱子,箱子动了一下,一旁的石墙上又打开了一扇石门。二人走过石门,发现里头竟然又有一间密室,这一次不是兵器库,而是藏书室了。乔薇看着几排塞得满满的书架,不由地哇了一声,随手拿起一本,翻开一看,竟是夜罗文。乔薇可不懂夜罗文,又将册子放了回去,眸光一转,见姬冥修一动不动地站在一排书架前,好奇地走了过去:“你在看什么?”姬冥修举着皎月珠,指了指书架上后方的墙壁,乔薇定睛一看,竟是一幅字。“写的什么?”乔薇问。姬冥修道:“九阳掌。”------题外话------月票徘徊在1500以下好久了,今天破了吧!*然后不想欺骗大家感情,剧透一下,这个九阳掌只有一半。这么耿直会不会要不到月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