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416】重创容妃(二更)

时间:2018-03-30作者:偏方方

    这话听得乔峥心里毛毛的,乔峥有那么一瞬都不大想进了,可再一想这老人家也怪可怜,青天白日被马车撞了,马车还跑了,自己姑且将她送回去吧

    乔峥将老婆婆背进了棺材铺子。

    铺子里没人,大堂内躺着一副黑漆漆的棺材,冷风从门外灌进来,阴森得有些瘆人。

    乔峥将老婆婆放了下来,找了一把椅子让她坐下,眸光一扫道“大娘,你家人呢”

    老婆婆笑道“家里就我一个人了。”

    这句话的意思就多了,是全都出去了只剩她一人,还是全都死了只剩她一人乔峥恐是后者,那样就尴尬了,于是果断没再往下问,而是说道“要我把您搀回房吗”

    老婆婆笑了笑,说道“不用,你帮我倒杯水来。”

    乔峥在大堂内看了一遭,发现了安卓上的水壶,倒了一杯凉茶递给她“大娘,给。”

    老婆婆接过了茶杯,没着急喝,慈祥地看着乔峥道“年轻人,你心肠真好。”

    乔峥女儿都是年轻人了,再被这么称呼实在有些难为情,可对方的年纪又确实摆在那里,他不好争论什么,就道“大娘您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你等等,你先别着急。”老婆婆放下了茶杯,对他道,“你送我回来,我还没感谢你呢。”

    乔峥客客气气地说道“举手之劳罢了,不足挂齿,您好生休息,回头我让人给您送一瓶药来。”

    “这怎么使得你送我回来已经够麻烦你了,我再白拿你的药那我成什么了你过来。”老婆婆朝乔峥招了招手。

    乔峥走了过去“您还有事吗”

    老婆婆笑道“我给你钱啊,我不能白让你送回来,还白让你送我药。”

    乔峥总是不记得要诊金,乔薇说这毛病得改,女儿的话他还是听进去了,不过这次是自己主动要给她药的,再收她钱弄得像是自己强行卖给她似的,乔峥道“不用了,一瓶药罢了,不值几个钱。”

    老婆婆打趣道“你呀,你是着急走吧怎么家中的夫人等急了”

    提到贺兰倾,乔峥的面上掠过了一丝难以压制的笑意,算是默认对方的话了。

    老婆婆唇角勾了勾,说道“你们感情真好,若是你在外头出了事,想必你妻子也会痛不欲生吧”

    也

    说的好像还有第二个人痛不欲生一样。

    乔峥记挂着去给贺兰倾买桂花酥,便打算继续与老婆婆闲聊。

    老婆婆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他一愣“大娘,你怎么了”

    老婆婆定定地望进他眼眸道“你看着我。”

    乔峥看向了她。

    老婆婆布满皱纹的眸子微微地紧了紧,瞳仁里蓦地暗了下去。

    乔峥愣愣地看了她半晌,开口道“大娘你怎么了”

    这回,换对方愣住了,她蹙眉,用力地眨了眨眼,锁定乔峥的眼神,瞳孔再次浮现出两道幽光。

    然而这一次,与上一次也没什么两样。

    乔峥拿出手,在她脸前晃了晃“大娘,大娘”

    老婆婆出了一身冷汗,低低地呢喃“怎么会这样”

    乔峥越发疑惑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老婆婆没答他的话,而是擢住了他的肩膀,又一次与他四目相对,使出了几乎全部的能耐。

    老被这么盯着,多少有些不自在,乔峥就道“大娘,你是不是累了你早些歇息吧,我走了。”

    说罢,果断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

    老婆婆腾的一下自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凛凛地看着乔峥,缓缓地抬起一只手来。

    乔峥着急离开,浑然不知危险已经悄悄地来临了。

    对方施展轻功,急速逼近,抓向了乔峥的心脏

    这一爪下去,非洞穿他的后背,将他的心脏活活地挖出来不可。

    就在她的毒爪即将抓伤乔峥的后背时,一道身影如鬼魅一般冲了进来,一把掐住她脖子,将她重重地抵在了墙上

    她被掐着脖子举起来,后背抵着在冰冷而坚硬的墙上,她试图掰开,然而那只手就像是铁钳一般,丝毫不被撼动。

    贺兰倾邪气地看着她,红唇勾起一个漫不经心的弧度“老子的男人也敢动,活腻了。”

    乔峥惊讶地走了过来,看看贺兰倾,又看看被她掐住脖子举起来的老婆婆,电光石火间,意识到了什么“她是坏人啊”

    “她对你做什么了”贺兰倾淡淡地问。

    乔峥想了想“没做什么,就是老叫我看她。”

    贺兰倾望进她的眼睛“就你这点道行,也想迷惑我男人不自量力”

    对方嘴角一动,似乎正要做些什么,贺兰倾一把卸掉了下巴,随后,对方的身子抽搐了一下,眼神忽然变得呆滞。

    贺兰倾眯了眯一双魔魅的眸子,抬起手来,绕到她耳后,轻轻一捻,揭掉了一张人皮面具。

    面具下竟然是一张陌生又年轻的脸,只是那脸色苍白得有些不对劲,而比脸色更不对的是,是她越来越呆滞的眼神。

    “傀儡么”贺兰倾冷笑着呢喃了一声,修长的手指寻到她心口往下三寸的地方,一掌拍下去

    “噗”

    皇宫内,容妃喷出了一口鲜血。

    守在门外的茯苓听到动静,赶忙推门走了进来,就见容妃捂住心口,衣衫与地上满是血迹,她面色一白“娘娘娘娘你怎么了”

    容妃颤颤巍巍地伸出手。

    茯苓赶忙将扶住她胳膊“娘娘”

    容妃冷汗直冒。

    茯苓不明白容妃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吐血了“娘娘奴婢去请太医吧”

    “不用本宫”

    容妃话未说完,两眼一黑,晕在了茯苓怀里。

    京城一日之内波云诡异,先是乔薇险些被容妃算计,再是容妃偷鸡不成蚀把米,一切的一切,比过去十年的事加起来还让人感到震惊。

    更震惊的是,远在东大营的姬冥修也发现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

    “就是这里”姬冥修停在了一座山坡前,此处距离东大营不远,约莫六七里路,山脉绵延,山峰奇多,平时士兵们拉练时偶尔会路过这里,但由于东大营军规严谨,禁止士兵私自外出营地,所以基本上什么人会闲逛到这里。

    可就在三天前,一个新兵蛋子受不住军中疾苦,悄悄地当了逃兵,他从这座山坡里逃了进去。

    事后,东大营派了几人去抓他,却再也没能回来。

    伍长觉得奇怪,亲自领了一队人马进去,也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今日接待姬冥修的多罗将军的心腹,徐副将军。

    徐副将军望了望面前的山坡道“就是这里,我亲眼看见孙伍长带人进去的,他翻过这座山头,再也没有出来。”

    燕飞绝跃上了山坡,放眼望向绵延不绝的山脉。

    姬冥修也朝山坡走去。

    徐副将军一步拦住了他,拱手道“大人,请留步,末将与燕大侠去便好。”

    姬冥修云淡风轻地说道“来都来了,是人是鬼,总得去会会。”

    徐副将军语重心长道“这林子太邪门儿了,大人还是在外面等候消息吧。”

    姬冥修道“我居答应了你们将军要守住东大营,如今东大营出了事,我便不能坐视不理,你若是怕,便自己待在这儿吧。”

    徐副将军惶恐道“末将不是这个意思末将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不论能不能出来,末将都不害怕,可末将担心丞相大人的安危,若丞相大人在这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相信将军知道了,也定会怪罪末将没能保护好大人的。”

    姬冥修淡淡地睨了他一眼“我不需要你保护。”

    徐福将担忧道“可是”

    姬冥修却不管他可是什么,迈步走上了山坡。

    燕飞绝在前开路。

    徐副将军见劝阻无效,也只得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回头点了五个机灵的士兵道“你们也跟上,一路上记得保护丞相大人的安危,若是大人出了什么,本将唯你们是问”

    “是”几人虎虎生威地应下

    姬冥修主仆与徐副将军六人一同翻过了山头,那些看似很近的山脉,走起来却隔着一个湖泊、一块荒废的田地以及一片不大不小的松树林。

    几人绕过湖泊,穿过荒地,走进松树林时天色渐渐地暗了,待从松树林出来,天上的月亮也爬出来了。

    燕飞绝点上了火把。

    这一路除了几头野兽没碰见实质性的凶险。

    “这是孙伍长的鞋子”徐副将军从地上拾起了一只军靴,因到了伍长的级别才能配备军靴,新兵蛋子全都是草鞋与布鞋,因此看到它基本上能断定是孙伍长的东西了。

    姬冥修眸光深邃地看了看四周“我们离事发地点不远了,大家都小心些。”

    徐副将军与无名士兵将手按在了剑柄上。

    燕飞绝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说道“别这么紧张,燕大侠在这儿,不会让你们出事的”

    说着,燕飞绝转过头来,看着眼前的景象,当即吓了一跳,“人呢”

    姬冥修与徐副将军也扭头看向了身后,就见前一秒还在拔刀的五名士兵,莫名其妙地只剩下一个了

    其余四个呢

    去哪儿了

    这快地方是介于松林与对面山脉的平地,四周空旷一片,四人是怎么消失不见的

    燕飞绝举起火把,四下照了照“娘的人去哪儿喂你们去哪儿了听见我说话了吗应一声啊”

    没有应答。

    余下的士兵吓坏了,手上的剑都拿不稳了“有鬼有鬼有鬼”

    徐副将军一步走到他面前,揪住他领子道“他们人呢”

    士兵惶恐地说道“我不知道”

    徐副将军咬牙道“他们和你一起你不知道你想想你看见什么了”

    士兵急得都快哭了“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燕飞绝打了个圆场道“别难为他了,连我们几个都没察觉到有人靠近,他一个小兵,你为难他做什么”

    徐副将军冷冷地松开手,转头望了望漆黑的夜色,待到他再次朝士兵看过来时,却发现地上已经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这次居然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的

    怎么会这样

    莫非真的是闹鬼

    燕飞绝举着火把,警惕地左顾右盼“哪个龟孙子在那儿装神弄鬼给燕爷爷出来”

    徐副将军胆寒地握紧了手中的佩剑。

    姬冥修静静地站在原地,凝神听着四周的动静,须臾,眸光动了动,迈开步子,缓缓地走了起来。

    他的目光望着燕飞绝的方向,在走到第三步时,忽然探出左手“出来”

    一个小鬼头被抓了出来。

    燕飞绝与徐副将军即刻冲了过来,燕飞绝举着火把一照,瞬间傻眼了“小毛孩子”

    躺在地上的正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童,他穿着黑衣,脸上抹了泥巴,与夜色融为一体,不是火把照在他脸上,几乎认不出来这是一个大活人。

    “是活的吧”燕飞绝摸了摸他鼻子。

    小男童一口咬向燕飞绝的手指。

    燕飞绝切了一声,一巴掌拍上他脑袋“小子,还想咬人刚刚是你捣的鬼说你把他们弄哪儿去了”

    小男童愤愤地看着燕飞绝,一个字也不说。

    姬冥修走到先前将小男童抓出来的地方,轻轻地一扯,一块黑色的布幕落了下来,布幕后,横七竖八地躺着五名士兵的“尸体”。

    徐副将军赶忙跑了过去,探了几人的鼻息,发现没死,只是被迷晕了,长长地松了口气。

    燕飞绝将黑布拿了起来“我说怎么什么都看不见呢敢情是用这布挡着了。”

    布是黑的,夜也是黑的,一眼看去,谁能知道那是一块布呢布上再开上几道足够大的口子,将人迷晕的一瞬间迅速地拽到布后,便能神不知鬼不觉了。

    不过,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行动,至少说明轻功当真了得。

    当然他最佩服的还是自家少主,不怪他们七人都被他吃得死死的,就冲他这脑袋瓜子,吃一辈子都不冤。

    燕飞绝扔了步,走到小男童面前,凶悍地威胁道“你一人抓不了五个士兵,你同伙儿呢”

    小男童不说话。

    燕飞绝嗤笑“不说是吧那我看看你是不是没长舌头,若是没长是个哑巴,那就罢了;若是长了还这般嘴硬,当心把你舌头割下来”

    言罢,燕飞绝当真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掐住小男童的下巴,指尖挑出了他的舌头。

    “住手”

    一道苍老的声音自不远处的林子里传了过来,随后,一个杵着拐杖的老婆婆面容冰冷地走了过来,这回是个货真价实的老婆婆无疑了。

    在她身侧,跟着一对服饰怪异的男女,与三个与小男童一样将脸上抹了泥巴的少年,三个少年举着火把走在最前面,其中一个指了指姬冥修,悄悄地与老婆婆说了什么。

    老婆婆对少年点了点头,没着急去看姬冥修,而是先看向了几乎要被燕飞绝割掉舌头的小男童,语气沉沉地说道“放了我孙子”

    燕飞绝呵呵道“原来他是你孙子啊老实交代,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躲在这山里有什么目的我们的人是不是被你们抓了”

    老婆婆叱道“你闯进老身的地盘,还有胆子质问老身识相的,就放了我孙子我姑且饶你们一命若不然,你们几个今天谁也别想活着出去”

    燕飞绝冷笑“呵,好大的口气你敢杀我们,我就先杀了你孙子”

    老婆婆怒气填胸,拐杖朝着姬冥修一指“把那个小子给我抓来”

    她身侧的男人嗖的一声朝姬冥修闪了过来,燕飞绝自问自己的轻功就算比不上霍师公,在中原也是难逢敌手了,却没料到他根本没来得及出手,那人便已经亮出了手中的铁爪,朝姬冥修的琵琶骨狠狠地抓了过来

    这是要洞穿姬冥修的骨头了。

    燕飞绝勃然变色“少主”

    男人的铁爪钳住了姬冥修的肩胛,然而不等他用力,他突然大叫了一声,抽回铁爪,倒退了好几步,怔怔地看着姬冥修。

    徐副将军趁机对着男人打出了一掌

    男人退回了老婆婆身边,对老婆婆耳语了几句,老婆婆眸光一颤,不可思议地看向了姬冥修。

    下一秒,她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震惊的举动。

    她丢掉拐杖,迈着蹒跚的步子走了过来。

    姬冥修静静地看着她。

    她满眼都是震惊,越走越近,渐渐激动了起来“你可是姬家的大少爷”

    “我是。”姬冥修道。

    她扶住姬冥修的胳膊,颤抖着跪下“老奴叩见少主”

    ------题外话------

    这个月没有30号,明天就是月底,还有票票的赶紧投了,别浪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