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449】一更

时间:2018-03-30作者:偏方方

    “娘亲喜欢你!娘亲当然喜欢你!”

    乔薇将景云紧紧地抱进了怀里,感受着他瘦小的身躯,心疼得无以复加。

    她这个粗心大意的家伙啊,让儿子受了这样的委屈,儿子却非但不怪罪她,还想方设法地取悦她。

    她上辈子真是拯救全人类了,这辈子才会有个这么好的儿子。

    姬冥修自山洞内走了出来,看着紧紧抱在一起的母子,目光落在儿子那张埋在自己女人胸脯上的小脸,脸色沉了沉,十分“殷勤”地走上前:“行了,我来抱吧。”

    乔薇一脸警惕地看着他,确切地说,是看着他的脚和手。

    丞相大人冤枉极了。

    家暴未遂还成了抠脚大汉,臭小子,真是害惨他了!

    景云被乔薇抱了回去。

    燕飞绝等人早看见乔薇与姬冥修去山洞了,猜出景云在里头,这会子看见乔薇抱着景云回来,并不感到意外,只不过,燕飞绝嘴欠,蔫坏蔫坏地道了句:“哟,这么大的人了,还要你娘抱啊?”

    景云羞得不行了,就要从娘亲身上下来。

    乔薇瞪了燕飞绝一眼,一手抱紧儿子的小身子,另一手扶住儿子的后脑勺,将他整个人都护得严严实实的:“别听你燕爷爷的,他是嫉妒呢,他想抱都没得抱。”

    四十年的单身狗:扎心了

    小白珠儿一路打了回来,打得灰头土脸。

    燕飞绝捂了捂受伤的小心心,拿着两串糖葫芦走到了小兽兽的面前。

    人生真悲哀,堂堂江湖第一暗器大侠,竟然沦落到与小兽为伍的地步了。..

    他晃了晃手中的糖葫芦:“来来来,别打了,咱几个唠唠”

    他话未说完,小白珠儿果真不打了,不约而同地看向他手中的糖葫芦,像是做了个某个深明大义的决定,一把将糖葫芦抢了过来,而后上树的上树,进屋的进屋,一眨眼,一道兽影都没了。

    燕飞绝:“”

    燕飞绝:“!”

    乔薇回到马车上,重新给景云上了药、缠了纱布,因是她自己缠的,没让小胖子捣乱,是以缠得均匀又漂亮。

    缠完,十七抱着望舒兜风回来了,在天上飞来飞去,刘海儿都给吹得站起来了。

    望舒盯着直裰裰的刘海儿,一蹦一跳地上了马车,她不知道哥哥差点就走掉了,还以为哥哥是迷路了呢,拍了拍小胸脯,特别义气地说道:“哥哥你下次尿尿带上我!我看着你尿!”

    景云呛到了。

    望舒又看见了娘亲头上的紫色小野花。

    真好看呀,摘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呢?

    那是因为根本不是你摘的呀

    我真是个厉害的小姑娘!

    望舒得意地想。

    如此耽搁了一阵,兼之绕行本就走了远路,一行人抵达乌别镇时已是夜晚,城门早早地关闭了,只得又找了一处牧民家借宿。

    这一代的牧民似乎常常能碰到赶不上城门的客人,家中做好了随时让人借宿的准备,他们的收费比客栈稍稍昂贵,若是不愿住下,自己搭个帐篷也是可行的。

    从王后那儿打劫来的银子还有许多,不用白不用。

    乔薇十分豪爽地住下了。

    与他们一同住下的还有一个外地商队,是贩卖过冬物资的,匈奴一到冬季便物资紧缺,这两年有大梁朝的接济,倒是稍稍好过了些,但官府发放的有定额,想要多的、更好的就得自己掏钱买了。

    这一家牧民中的男主人也在,亲自宰了两头羊,做了烤全羊,熬了羊杂汤,女主人烙了几十张饼,蒸了一大笼羊血肠包子,又看见有孩子,切了几盘小奶皮。

    没有过多的调料,最大程度保留了羊肉的鲜嫩,那烤全羊,皮儿都烤酥了,金黄金黄的,肥油嘶嘶地冒出来,再洒上点儿他家自制的佐料,真是香得人口水都流下来了。

    乔薇切了一片最嫩的肉喂给景云。

    手上缠纱布什么的,真是太不方便了!

    景云十分严肃地吃下了。

    一边吃,一边连小耳朵都红了。

    乔薇想着,给儿子喂了,要不要给女儿也喂一点点啦,免得小丫头吃醋巴拉巴拉。

    然后她一扭头,发现自己想多了。

    那小胖子根本就没看她好么?早和她爹撕了一只大羊腿,十分虔诚地啃起来了。

    她的小嘴里塞得满满的,腮帮子鼓了起来,一动一动,像只正在进食的小胖松鼠。

    与小胖子吃饭是一件既高兴又痛苦的事,高兴的是吃嘛嘛香,痛苦的是吃啥都多,一顿饭下来,每个人都撑得走不动了。

    吃过晚饭,两个小家伙在毡房玩了一会儿,乔薇打了热水给他们洗漱,洗到一半,两个人都歪在床榻上睡着了。

    乔薇拉过被子给二人盖好。

    毡房内没有暖炉,被子里也凉凉的。

    小胖子跐溜一下滚到哥哥身边,景云迷迷糊糊地抱住了这个小暖炉。

    乔薇笑着摸了摸二人的额头,给二人掖好被角,一回头,见姬冥修坐在羊绒地毯上看舆图,轻轻地走过去,拿了件银狐披风给他披上:“怎么才醒来就看这些?”

    “随便看看。”姬冥修拍拍她的手。

    乔薇挨着他坐下:“你感觉怎么样?”

    “死不了。”姬冥修浑不在意地说道。

    乔薇不由地看了他一眼:“别不拿自己的身子当回事,你要是敢丢下我们娘仨,我就带着景云和望舒改嫁,让他们认别人做爹。”

    姬冥修想了想那场景,果断把把假想敌在脑子里杀了一千遍,随后哼道:“你没那机会,死了这条心吧!”

    乔薇莞尔,往他肩头靠了靠:“得尽快找到最后一页秘笈,让你闭关。”

    姬冥修低低地嗯了一声,没再继续这一话题,话锋一转,道:“孩子怎么样了?”

    乔薇轻声道:“刚睡下。”

    姬冥修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肚子上:“我说你肚子里这个。”

    又来!

    说了没怀孕!

    乔薇无语地翻了个小白眼,懒得理他了,起身躺到床上,将儿子团进怀里,果断闭上了眼睛!

    这一夜,风平浪静。

    翌日,天蒙蒙亮,众人便起身收拾行囊了。

    此去乌别镇,不过数里,他们有马车,一会儿就能到达。

    乌别镇后,一路往西,便进入大漠了。

    大漠中的行程不出意外,十日便可到夜罗。

    “你们来的时候碰上什么意外了吗?”收拾东西时,乔薇随口问了大弟子一句。

    大弟子摇头:“没有,我们的骆驼识路,很顺利就走到了。”

    那这次应当也能顺利了。

    一行人去了乌别镇,乌别镇比犀牛镇大,因四通发达,往来客商繁多,显得异常繁华,在这儿不仅能看到匈奴的商人,也能看见大梁的商人。

    若非急着赶路,乔薇当真想在乌别镇好生地逛逛。

    为方便出行,几人全都换上了匈奴的衣裳,只不过姬冥修与乔薇身形太打眼,哪怕一个戴着面具,一个戴着面纱,往人堆儿里一站,仍是鹤立鸡群。

    加上二人手中牵着的两个孩子,一个塞一个的漂亮,实在让人移不开眼睛。

    而有那么一群人,在看这一家四口时,一不留神地看见了领路的朱石。

    朱石正在给姬冥修介绍镇上的骆驼铺子:“老赖河家的骆驼最好,价格也最公道,我认识他,你们要是想去那里买骆驼,我可以帮你们介绍!”

    “少爷,那不是朱石吗?”一家古玩铺子门口,一个家奴好奇地问一旁的华服公子。

    华服公子摸了摸手中的牛角,顺着家奴手指的方向望去,眸光唰的一冷:“果然是他!他还敢来,胆子可真大!你们几个,去把他给我抓来!”

    “是!”

    几个家奴抄小路追上了朱石,但朱石身后有一大群人高马大的护卫,几人不敢轻举妄动,一直等朱石去茅房落了单,才一个麻袋罩住朱石的脑袋,将朱石拽去了古玩铺子后的巷子。

    华服公子冷冷地走到朱石面前,二话不说先踹了朱石一脚。

    朱石被踹得五脏都移位了。

    华服公子打了个手势,几个家奴拿掉了朱石头上的麻袋。

    朱石跪在地上,刺眼的阳光射来,他闭了闭眼,随后他看见一双干净崭新的牛皮靴子,靴子上刻着一只猎豹的图腾,他的瞳仁就是一缩,抬起头,望向靴子的主人,随后,唰的一下变了脸色。

    华服公子用牛角尖挑起了他的下巴,冷笑着看着他:“你还敢来呀?”

    朱石眼神慌乱地说道:“郁、郁少爷!”

    郁少爷呵呵道:“坑了本少爷的银子,还敢上本少的地盘,朱石,你是第一个。”

    朱石吞了吞口水,战战兢兢地说道:“郁少爷得罪了得罪了我上次也是让人给骗了我事后才知道我自己进的货是个假的这不我一知道就立马给您能还银子来了”

    郁少爷似是不信:“是吗?银子在哪儿呢?”

    朱石讪讪地笑道:“在在马车上,您放开我,我这就去给您取来!”

    郁少爷一脚将他踹翻在了地上:“你以为小爷还会再上你的当吗?!来人!给我剁了他的手!”

    “是!”几名家奴一拥而上,将朱石死死地摁在了地上,其中一人拔出了匕首,对准朱石的手腕,就要一刀割下去。

    朱石大叫:“郁少爷手下留情!我我我还十倍的银子给你!”

    郁少爷没有说话。

    “二十倍!”

    郁少爷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三十倍!三十倍郁少爷!”朱石都吓哭了,“求求您放了我吧!您要什么我都能给你!我现在认识一个大靠山了!他们是我老乡!他们很有钱的!我救了他们儿子!你你你去找他们要报酬,他们一定会给你的!”

    郁少爷扬了扬手。

    正去隔他手的家奴顿住了。

    郁少爷蹲下身来,眼神微闪地看着他:“你老乡?大梁人?”

    朱石冷汗直冒地点头。

    “叫什么名字?”郁少爷问。

    朱石道:“女的女的姓乔男的男的姓姬”

    郁少爷的眼神闪了闪:“两个小孩叫什么?”

    朱石一愣,自己没告诉他对方有两个孩子啊

    郁少爷冷冷一哼:“不说是吧?来人,动手。”

    朱石大叫:“我说我说!儿子叫景云,女儿叫望舒!”

    郁少爷用牛角拍了拍他脑袋:“你要骗我”

    朱石胆战心惊道:“我绝不敢骗郁少爷!”

    郁少爷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们有什么打算?”

    朱石咽了咽口水道:“呃他们好像打算买一些骆驼进大漠。”

    “你想办法把他们留下,就留一晚,你若是留住了,你和我的账就一笔勾销了,你若是留不住朱石,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郁少爷冷冷地威胁完,带着家奴离开了。

    却说乔薇一行人去了酒楼,打算吃了午饭便启程,哪知饭菜都凉了,也不见朱石过来。

    “我去瞧瞧。”燕飞绝抬步往外走,刚走了门口,朱石便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冲到姬冥修与乔薇面前,浑身发抖地说道,“快走!你们被人盯上了!”

    ------题外话------

    哎哟,这年头还有人敢盯这群豺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