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459】大白出现,身世(二更)

时间:2018-03-30作者:偏方方

    庄严肃穆的大殿中,乔薇与姬冥修见到了传闻中的夜罗王。

    夜罗王穿着一身正红色镶金边的龙袍,袍身点缀了一排排金色镂空小花,胸前一排拳头大小的圆扣,扣子里雕刻着镂空的符文。

    他戴着王冠,王冠下,一头深褐色的发自然地卷曲着,弧度并不大,配上他小麦色的肌肤,整个人都不经意地散发着一股野性与力量的美。

    他留了一点胡子,却并不显得邋遢,反而透着一丝岁月沉淀过后的魅力。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十分有魅力的男人,又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夜罗的女人怕是全都为他痴狂了吧。

    乔薇大大方方地打量着夜罗王时,夜罗王也毫不避讳地看向了二人,夜罗王的目光落在乔薇脸上时,不知怎的,竟掠过了一丝讶异,他很快移开了视线,看向一旁的姬冥修。

    姬冥修换上了大梁的重紫官袍,极富侵略性的颜色让他的气场无端多了几分凌厉,那修长的身形,清丽绝俗的气质,袖口下不经意露出了的一双修长如玉的手,都让这个男人看上去,像是从圣域走来,神圣而不可侵犯。

    夜罗王的目光停留在姬冥修的面具上。

    姬冥修从容不迫,没有半分异样,可乔薇明白,王座上那个是曾经对昭明公主下了击杀令的男人,冥修的心里断不会像表现的那般平静。

    半晌,夜罗王缓缓地开了口。

    下方有文臣走了出来,翻译道:“请姬丞相摘下面具。”

    乔薇见了那么多大佬,还没谁一来就让冥修摘面具的。

    姬冥修淡定地摘下了面具,露出一双完美得无可挑剔的脸。

    看见这张脸时,大殿中响起了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

    不怪众人这般惊讶,实在是这张脸与夜罗王后的太像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王后的亲生儿子呢。

    可大臣们不明白,夜罗王总还是知道的,这孩子是昭明的骨肉,不是夜罗王后的。

    夜罗王怔怔地看着姬冥修,深邃的眸子里掠过一丝复杂。

    乔薇看见他的大掌紧紧地抓住王座的扶手,身子都微微地站了起来。

    不是吧?见心上人的儿子罢了,用得着这么激动?

    激动的不止夜罗王一个,因做了“坏事”唯恐被夜罗王责罚的慕王爷,悄无声息地站在下首处,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在见了这张脸后,他的脸色唰的一下变了!

    大殿内开始窃窃私语,除了少数几个知情人,谁又晓得姬冥修为何与王后长得这么像呢?

    这之后,便是一系列繁琐又冗长的官方会面流程,姬冥修处理得游刃有余,乔薇却无聊得险些睡着了。

    老实说,这次会面比乔薇想象中的顺利太多,还以为夜罗王怎么都会为难他们一下的,毕竟他们不请自来,又没有“昭明公主”这样的底牌,夜罗王不大可能像大梁的皇帝接纳夜罗使臣一样接纳他们。

    大殿内的流程走完后,夜罗王迫不及待将姬冥修召入书房了,理由自然是商议两国政事,而乔薇是女眷,按理说得由王后接待,姬冥修又哪里放心她与王后独处,找了个宫女陪她赏湖去了。

    夜罗的湖有毛好赏的?大梁的江南、隐族的海景才真叫人间仙境。

    乔薇逛得无聊死了,找了个亭子坐下。

    宫女是个懂汉话的,机灵地说道:“夫人请先稍作歇息,我去取些点心来。”

    乔薇淡淡地嗯了一声。

    宫女迈着小碎步去了,不一会儿,脚步声便回来了。

    乔薇眉梢一挑,这么快?

    一只手搭上了乔薇的肩膀,轻轻地一拍:“小薇!”

    这恶魔般的声音!

    乔薇吓得小身子一抖,整个人都蹦开了!

    夜罗王后笑眯眯地看向乔薇:“我听说你和冥修进宫了,你怎么不来找我?”

    我敢找你么?你特么差点射死我!

    乔薇简直像见了鬼似的往后退了两三步,很显然,昨晚被好心搭救一场也没能磨灭对方在她心中留下的阴影,她只要看到她,就会想起那个讥讽的唇角,那把险些要了她命的弓。

    夜罗王后睁大一双无辜的眸子,不解地问:“小薇你怎么啦?是不是我吓到你了?好嘛好嘛,我再也不吓你了!”

    说罢,走向乔薇,抓住了乔薇的手腕。

    乔薇警惕地看着那只扣住自己手腕的玉手,浑身的汗毛唰唰唰地竖了起来,在一掌拍晕她与一脚踹飞她之间艰难地徘徊了一阵——

    “嘘——有人来了!”夜罗王后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乔薇躲在了凉亭后的花丛里。

    乔薇真是想捶死自己,那么大的力,怎么说被她拉走就被她拉走了?

    早先伺候乔薇的宫女端着一盘精致可口的点心走了过来,四下看了看,没看见乔薇的人,瞬间茫然了:“咦?夫人呢?夫人!你去哪儿了?”

    夜罗王后捂住乔薇的嘴,一脸坏笑。

    乔薇看着她的笑,心里头一阵阵地发毛,冥修说的没错,这个女人果真太危险了,谁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自己还是不要和她纠缠在一起的好!

    “夫人!夫人——”

    宫女端着点心去找乔薇了。

    确定人走远了,夜罗王后拉着乔薇站起身来,得意地拍了拍小手。

    一转头,乔薇已经不知何时转过身,踮起脚尖,一步一步往外走了。

    “小薇!你去哪儿啊?”

    夜罗王后叫住乔薇。

    乔薇抓狂地停下了步子,转过身,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我四处走走。”

    夜罗王后哼道:“王宫有什么好走的?我在这儿住了这么多年,早走腻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你走腻了我没有啊,求放过好么?!

    夜罗王后抓住乔薇的手,软软的手心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包裹着她冰凉的手。

    对着这样一只手,乔薇竟然拒绝不起来。

    于是,冷冰冰、硬邦邦的乔帮主,愣是被夜罗王后一路拽到了宫墙下。

    “你想干什么?”

    在适应了她这种莫名其妙的反应后,乔薇竟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了。

    无非是在耍什么花招,自己见招拆招呗!

    她是光明正大进入王宫的,她不信对方真有这个胆子把她给怎么滴了!

    夜罗王后鬼鬼祟祟地说道:“翻墙啊,我知道一个地方很好玩儿的,我带你去啊。”

    阴谋!

    妥妥的阴谋!

    乔薇摸下巴,眯眼,一脸警惕地看着她,在王宫内,她定是不敢把她怎么样,可一旦出了宫,自己可不就是生死自负了?

    要不……怂恿她先翻墙,趁着她的时机,自己拔腿跑掉——

    好主意,就这么办!

    打定了主意要逃跑的乔薇忽然听见墙外传来一道小小的声音:“小薇,我已经翻过来了!你也快点呀!”

    乔薇:“……”

    这时候逃跑可太简单了,可乔薇又突然不想逃了,她想看看她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乔薇爬上树,翻过了宫墙。

    就在翻墙的一霎,乔薇脑海中忽然涌上一个年头:这家伙在大梁时便总偷偷翻进皇宫,不会就是在夜罗翻出来的陋习吧?

    出了宫的夜罗王后简直如鱼得水,脱下王后的外衣,塞在一处草丛里,又从草丛里扒拉出一个淡青色罩袍,宽袖里扯出了另一个同色罩袍。

    夜罗王后先自己穿上了罩袍,随后给乔薇也穿上:“不知道你来,我没提前准备,外头只放了一个我平时用的,这个是我方才从宫女的屋子里偷的,晚点我还得给人放回去,你别戴坏了啊。”

    “你还经常出来吗?”乔薇头一回穿罩袍,还挺新鲜,不经意的便把心里话给问了出来。

    夜罗王后点点头:“是啊,宫里这么闷,不出来我会憋死的!”

    乔薇心道,你编,使劲儿地编,营地都建了,还谈什么憋死?忙死还差不多!

    夜罗王后见乔薇一脸沉吟的样子,拍了拍她肩膀,轻声说:“我和你说啊,他们最少要谈一个时辰,我们不玩太久,准时回来就是了,不会被发现的!”

    俨然十分有经验了!

    乔薇最终还是和她去了。

    夜罗王后不愧是逃宫小能手,就在王宫附近租了个小马棚,里头有个奴仆,以及一辆外表普通的马车。

    二人坐上奴仆赶的马车,晃悠悠地去了一条大街。

    乔薇对这条街没有印象。

    起先,街道上还挺繁华,可随着马车拐了几个弯,行人越来越少,商铺越来越凋零。

    乔薇警惕心大起。

    马车一个破破烂烂的石头房子前,房子连正儿八经的门都没有,只一块油腻的黑布,十分无助地挂在了门廊上。

    夜罗王后喜滋滋地跳下马车,朝乔薇招了招手:“下来呀,小薇!”

    乔薇迟疑不动,凝神静气,聆听着里头的动静。

    好家伙!

    四十几条壮汉呐!

    这是想把她骗来弄死啊!

    现在逃跑怕是来不及了,不如——

    乔薇眯了眯眼,单臂一抖,焚天落入了手中,她握紧匕首,神色自若地跳下地,走到夜罗王后的身后。

    乔薇匕首出窍,夜罗王后掀开了帘子,几乎是同一时刻,乔薇的匕首生生地卡回去了。

    她看到了什么?一个……赌场?!

    夜罗王后一把拉过乔薇的手,乔薇的匕首没来得及塞回缝在宽袖的荷包里,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门内的壮汉凶神恶煞地看了乔薇一眼。

    “你的匕首掉了!”夜罗王后躬身帮乔薇捡了起来,毫无芥蒂地还给乔薇,“给,拿好了。”

    乔薇难以置信地接过匕首,整个人都有些风中凌乱。

    怎么被拽进赌场的乔薇不记得了,总之回过神时面前的赌桌上已经赢了一大捧金币了。

    夜罗的货币与隐族一样,不用元宝,用圆币,圆币又分铜银金,一金币等于十十银币,一银币等于一百铜币,一个包子的价格是两铜币。

    她们一共赢了一百三十金币,听上去不少,可夜凉城物价惊人,这点金币也不过是能给某人打打牙祭罢了。

    夜罗王后手气好到爆,押大开大,押小开小,从进赌场,一次也没押错过,庄家鼻子都气歪了!

    “小薇小薇,你也玩呀!你押什么?”夜罗王后拍了拍乔薇的肩膀。

    就是这一拍,才有了前面的意识回笼,乔薇看了看四周,赌场内还是有不少女人的,只是全都与她们一样穿着罩袍,庄家的脸色不大好看,不用猜也知道是她们赢的太多了。

    可进了赌场不就来赢的么?

    乔薇挺直腰杆,一拍桌面:“我押大!”

    夜罗王后将所有的金币都押在了“大”上。

    众人见她押大,也全都押大了。

    庄家开了骰盅:“锁(小)——”

    乔薇的脸瞬间就黑成炭了……

    “没关系,我们去玩别的!”夜罗王后不差钱,输了就输了,最重要的是她从来没有输过,终于在乔薇的帮助下输了一次,真是太不容易了!

    夜罗王后带着乔薇穿过走道,进了另一间屋子。

    这间屋子可比方才那间拥挤多了,在赌场,玩什么都有自己的台位,生意好的赌场每个台位都被挤得满满当当,一眼望去,全是一个个的人堆,这里也不例外,可稍稍有异的是,这里的人堆中间围着的并不是台子,而是一个又一个的笼子。

    笼子有高有矮,有封顶也有不封顶,装着各式各样的兽类飞禽。

    夜罗王后拉着乔薇来到一个斗鸡的小场子前,新一轮正要开始,她押了只瘦不拉几的小黑鸡,乔薇对这种事没多大兴趣,可方才输了那么多金币,略有些不甘,精挑细选了一只精神抖擞的大黄鸡。

    一番缠斗开始了,大黄鸡遥遥领先,把对手啄得上蹿下跳,小黑鸡那边,则是被对手啄得上蹿下跳,大黄鸡毫无疑问地胜出了,小黑鸡似是走了狗屎运,也堪堪地胜出了。

    之后,大黄鸡对上了已经被啄得浑身发抖的小黑鸡。

    可小黑鸡赢了……

    乔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就这么一只小弱鸡,到底怎么赢了她的黄将军的?!

    没别人押小黑鸡,夜罗王后一人赚全场,腰包哗啦啦地鼓起来了。

    夜罗王后也很无奈呀,想输一次怎么就这么难呢?

    这之后,夜罗王后又拉着乔薇去赌了蛐蛐、赌了斗蛇、赌了斗鹰,夜罗王后挑的全都是半死不活的,可结果每次都是她赢了。

    好在她有个猪队友,把她赢来的钱全都给输出去了,否则就她这种手气,赌场的人怕是不会放她俩活着离开了。

    乔薇输得七窍生烟!

    赌运气有意思么?有本事推牌九啊?!

    夜罗王后望了一眼墙壁上的沙漏:“哎呀,时辰到了,我们回去吧!”

    输成这样回去才真叫不甘心,好在乔薇十分懂得收拾自己情绪,做了几个深呼吸,压下心头狂躁后,主动拉着夜罗王后的手。

    刚拉上的一瞬,她便反应过来不对劲了,她想甩开,却突然,角落里的一个人堆里爆发出了一阵雷鸣般的喝彩:“秋拉吉吉——”

    这间屋子大,她们并没把每个项目都玩一遍,早先在玩时,乔薇便一直听见这句“秋拉吉吉”,她已经知道吉吉是赢的意思了,这个秋拉想必是某个飞禽或兽类的名字,她听了不下十遍了,说明对方打了不下十场,她方才玩的项目中,没哪个禽兽能扛过三场的,就算体力还够,赌场也会将它们撤下,避免涸泽而渔。

    那个叫秋拉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这么的——

    她不知该说它能打,还是赌场狠下心让它一直打。

    乔薇暗暗嘀咕着,忍不住好奇地回过头看了一眼。

    那个叫秋拉的兽宠应当是打完今日所有的赛事了,被人关进了小笼子,拎着朝后堂走去。

    乔薇只看到了一截白白的尾巴,刹那间,一股强烈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她放开了夜罗王后的手,快步朝后堂跑了过去。

    后堂站着几个洒扫的奴仆,乔薇逮住一个,比划了一阵道:“秋拉!你……看见秋拉没?”

    秋拉在赌场约莫是名号十分响亮,奴仆用了一句夜罗话,指向后门,大致意思是秋拉不是赌场的,已经被它主人带走了。

    乔薇夺门而出,可川流不息的大街上,哪里还有大白的影子?

    回去的路上,乔薇没与夜罗王后说大白的事,当初就是她把大白丢护城河的,若是让她知道了大白的下落,谁知道她会怎么对付大白?

    夜罗王后数着荷包里几个孤零零的小金币,好看的眉眼微微地弯起:“我从来没输过这么多钱,小薇,和你出来真是太好了!”

    乔薇:能别往我心口扎刀了么?

    乔薇记挂着大白的下落,其实没怎么在意对方的小兴奋,甚至她明明是抱着被截杀、被软禁的风险与对方出游的,可她完好无损地回宫了,这么不正常的事她居然也没花心思去想了。

    她满脑子都是大白。

    乔薇与夜罗王后顺利地翻回了王宫。

    早先伺候乔薇的宫女跟丢了乔薇,吓得都哭了,跑去向夜罗王后请罪,夜罗王后十分大方地赦免了她。

    夜罗王极力挽留二人留宿王宫,被姬冥修婉言谢绝。

    乔薇:谢绝是对的,夜罗王一看就没安好心!指不定想半夜弄死我们!

    二人走出王宫,朝着停靠马车的方向走去,可走到道上,却发现原先的马车不见了。

    一辆华丽的座驾缓缓地驶了过来。

    慕王爷挑开车帘,十分和蔼可亲地看向二人道:“那辆马车坏了,坐本王的马车回府吧。”

    乔薇古怪地看了慕王爷一眼,这个人怎么也忽然对他们这么殷勤了?

    一辆马车罢了,二人没太放在心上,毕竟有慕秋阳在手,不怕这个王爷会加害他们。

    ……

    回到方翠园时,天色尚早,两个孩子在廊下跑来跑去。

    姬冥修没着急找乔薇算与王后一同出逃的账,乔薇当然不会等着他来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添油加醋地交代了整个事件经过:“……我真不是故意和她出去的,她把我控制了,我手脚不听使唤!”

    姬冥修唇角勾起,宠溺而温柔地看着她:“不听使唤,嗯?”

    最后那声嗯尾音微扬,扬得乔薇心里七上八下的。

    乔薇定定神,故作镇定地说道:“我没白去啊,我都找到大白的下落了!”

    姬冥修冷哼一声,略带着薄茧的拇指暧昧地抚过乔薇柔嫩的唇瓣:“先记着,回头再与你清算。”

    一般回头清算的意思就是眼下有更重要的事,乔薇亮晶晶的美眸一转:“你和夜罗王谈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不怎么样是怎么样?”

    “就是不怎么样。”

    乔薇给他倒了一杯茶:“你别卖关子了,你们到底说了什么?你和他提昭明公主与王后的事了吗?”

    姬冥修端起茶杯,淡淡地喝了一口:“没。”

    “为什么不提?”乔薇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没来得及。”姬冥修揉了揉心口,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被他雷得不轻。”

    这个老狐狸也有被雷到的时候?乔薇眉梢一挑:“他干什么了?”

    “他说我是他儿子。”

    乔薇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不怪乔薇如此失态,实在是这个消息太劲爆了,绝对能荣登她两辈子以来最劲爆消息的top3,top1是穿越了,top2是有小包子了。

    “你……你……你……你真是夜罗王的儿子?”乔薇目瞪口呆地问。

    姬冥修淡定地拿开挡住了一脸茶水的折扇,心如止水地说道:“当然不是。”

    乔薇想想也觉得不是,可如果不是,夜罗王又凭什么乱认儿子?

    夜罗王不像是假认,今早在大殿上她便觉得夜罗王的反应不正常,见个心上人的儿子,弄得像见亲儿子似的,眼下冥修这么一说,十有八九,夜罗王是真拿冥修当他儿子了。

    可这就很奇怪了不是吗?夜罗王为什么觉得昭明公主给他生过儿子呢?

    乔薇眨了眨眼:“难道他和你娘……”

    姬冥修拍了拍她脑袋:“别瞎想,没有的事。”

    ------题外话------

    猜出谁才是夜罗王的儿子了吗?

    求个票呀!

    这是最后一卷啦,写完就完结啦,以后想投票都没机会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