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第67章 一更

时间:2018-05-16作者:偏方方

    这颗血丹约莫与景云的小拳头一般大小,众人没见过别的血丹,无从对比,可几人曾见过两颗毒丹,一颗是公孙长璃送来的某一个毒体的毒丹,那颗毒丹不大,约莫鸽子蛋大小,鬼姬的毒丹略大一些,与这颗血丹差不多。

    可血魔的功力明显在鬼姬之上,为何内丹大小一样,众人想不明白。

    不过这也无妨,只要能救治乔薇,大小不重要。

    另一边,云珠与第一美人也听到动静,从帐篷里过来了。

    云珠看见满身是雪的姬冥修,眸光一动:“你没事吧?”

    姬冥修道:“我没事,姥姥。”

    之后,二人再无话,齐齐看向了乔峥手中的血丹。

    老实说,几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血魔,在此之前根本知道世上还能有这么可怕的邪魔,对于血丹能治疗乔薇的事也仅仅是贺兰倾的猜测,至于这颗究竟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强悍的功效,还得看乔薇自己的造化了。

    “血丹……要怎么用啊?”海十三忽然来了一句。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这次记起乔薇并不是习武之人,恐怕炼化不了血丹内的东西。

    乔峥说道:“先把血丹内的魔气去了,再把功力炼化,剩下的就是一味普通的药材了。”

    “血丹给我。”贺兰倾伸出了手。

    乔峥将血丹放在了她手中。

    贺兰倾缓缓地握住了血丹。

    乔峥提醒道:“你当心点,别中了魔气。”

    贺兰倾点头:“我知道。”

    贺兰倾开始运功将血丹内的魔气与功力一点点散掉,然而令贺兰倾感到惊讶的是,这颗血丹内并没有哪怕一丝血魔的魔气,甚至功力也很少,少到可以不用贺兰倾去剔除的地步。

    “怎么回事?”云珠问。

    贺兰倾道:“这话不该我问你吗?血魔是你们圣教关押的东西,你这个圣教千金,不清楚它的血丹到底有什么玄机。”

    云珠懒得与她斗嘴。

    “影响药效吗?”姬冥修开口。

    乔峥摇头:“应当是不影响的。”

    非但不影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一件好事,乔薇本就不是习武之人,承载不了血魔磅礴的功力,更加受不住血魔的魔气,贺兰倾虽然可以驱除,却也不敢说驱除得百分之百干净,可它本身就没有,简直是皆大欢喜了。

    “给我吧。”乔峥自妻子手中拿过血丹。

    帐篷外,该配备的设施全都让胤王配备齐全了,连药鼎都是现成的,乔峥赶忙带上血丹去配药,一半外用,一半内服,可都得添加辅助的药引,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云珠与第一美人去给他打下手。

    胤王天不亮便出了圣教,一路往这边赶,刚到祭坛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药香,药香中又似乎透着那么一丝浓稠的血气。

    但这丝血气与昨日闻到的血气大不相同,似乎有种宁神舒畅之感。

    这应当就是血丹了。

    胤王长长地松了口气,有了血丹,那个女人的命至少是保了一半。

    第一美人一边拔着人参须,一边对云珠道:“姥姥,昨天王爷为了救您,也是豁出去了。”

    云珠闻言,缓缓地转过头去,恰巧看见打算装瞎路过的胤王。

    被发现了,这瞎也是装不下去了。

    “你的伤怎么样了?”云珠记得他好像被血魔打了一掌。

    那一掌不过是皮外伤,当时疼得厉害,过后便没什么了。

    胤王道:“没事。”

    说着,他瞄了云珠一眼,面无表情道,“你没事吧?”

    云珠的眸子里掠过一丝欣慰:“我很好。”

    胤王尴尬地清了清嗓子,皱着眉头道了句“我找姬冥修有事”,便逃一般地溜走了。

    胤王当然不是来找姬冥修的,他是来看乔薇的,可当时被云珠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浑身不自在,只想赶紧逃,连自己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还是第一美人贴心地去把表哥叫了出来,胤王“表弟”才意识到自己刚刚都说了什么。

    “找我有事?”姬冥修淡淡地走了过来。

    胤王骑虎难下,摸了摸手边的柱子,随口一掐道:“血魔可能与……与云珠认识。”

    他发誓他绝不是来说这个的!

    可当姬冥修有如实质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他脑子又出现了一瞬的空白,然后稀里糊涂地就把这么重要的事给说了。

    他不会承认自己是想在姬冥修炫耀一把,以证明自己比姬冥修了解的要多。

    “啊。”姬冥修云淡风轻地应了一声,“我知道。”

    胤王一愣:“你知道?你怎么可能知道?云珠和你说的?”

    姬冥修淡淡地看着他道:“她是你姥姥。”

    胤王的脸瞥向一边。

    “不是姥姥告诉我的。”姬冥修自怀中拿出一个金色平安符,递到胤王的手边。

    胤王接在手里看了看,古怪地问道:“干嘛给我这个?我在这里搭了这么多帐篷,你就用一个旧的平安符来回报,是不是太小气了?”

    姬冥修像看二傻子似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姥姥的平安符,在血魔的洞穴发现的。”

    胤王昨夜听婆婆讲了不少血魔的事,自然知道血魔有个自己的洞穴了,他本想今日亲自过去找找的,谁料让姬冥修捷足先登了。

    他狐疑地问:“你怎么确定那个是血魔的洞穴?”

    这回,换姬冥修古怪地打量他了:“你不该问我,血魔被关在圣教这么多年,竟然还有个洞穴吗?你一点都不惊讶,怎么?你也知道血魔的陈年旧事了?”

    胤王不屑地哼了一声:“本王当然知道,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会去调查真相吗?”

    “那你都调查出什么?”姬冥修问。

    胤王冷声道:“你休想套本王的话,你还没说你怎么确定那个洞穴就是血魔的洞府的?还有这个平安符,你怎么能肯定它就是云……你姥姥的?”

    姬冥修俨然对于他不再直呼云珠的名讳感到十分满意,难得的给了他一个好脸色:“洞穴外有几副女人的骸骨,从包裹着骸骨的衣料来看,应当是圣教的女弟子;洞穴内有一些男子的衣物,其尺寸与血魔的身长相似;这个平安符是姥姥的东西,我方才已经与她确认过;洞穴的石壁上刻着姥姥的名字,歪歪斜斜的字迹,不像是正常人刻出来的。”

    胤王沉思道:“所以你认为,那些衣裳是血魔的,名字是血魔刻上去的,女弟子也是血魔杀死的?”

    姬冥修补充道:“还有墙壁上的夜明珠,也像是圣教的珠子。”

    市面上流通的东西,与圣教能享用的东西还是有所差别的,何况血魔几乎不下山,他上哪儿去知道那么多漂亮的夜明珠?

    唯一的可能,是人送的。

    在当时能送得起这么多珠子的,除了云珠与鬼帝,再没别人了。

    鬼帝是不可能去给一个人送珠子的,因此也就只剩云珠了。

    姬冥修又道:“我还在洞穴里发现了几卷圣教的功法。”

    “圣教的……功法?血魔还偷了这些东西?”胤王一愣。

    姬冥修分析道:“血魔有自己的功法,他不大可能去偷圣教的,而且那些功法全都不适合他,所以我猜,是姥姥拿给他,希望他改邪归正的。”

    “怎么会这样呢?他们……不是只见了一次面吗?”胤王将婆婆昨夜与他们说的,云珠五岁那年险些被血魔杀死的事,没什么隐瞒地告诉了姬冥修。

    姬冥修冷笑:“莲护法的意思是,姥姥只在五岁那年见过血魔一次?”

    胤王蹙眉道:“她是这么说的,她还说,云清不知情。”

    “你信吗?”姬冥修问。

    胤王摇头。

    其实婆婆的话并没有什么漏洞,可他就是觉得有哪儿不对劲。

    姬冥修道:“姥姥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有可原,毕竟太小了,又只匆匆见了一面,随着她慢慢长大,很有可能就忘了。可是血魔的衣物,洞穴里的夜明珠,以及那些圣教的功法,都显示姥姥在长大之后,又与血魔相遇过。可姥姥不记得这一段了,为什么?你难道不觉得奇怪么?”

    胤王眉心一蹙:“你的意思是……有人毁去她的记忆了?她是圣教的千金,什么人敢这么对她?什么人又……真的能够得逞?”

    不是谁都能接近云珠的,也不是谁都有胆子在云珠身上动手脚的,更不是谁都有这个本事的。

    姬冥修没回答他的话,而是道:“我听说,莲护法医术不错?”

    “那是……我小时候的事了,我七岁进圣教,八岁开始伺候小姐,九岁还是十岁那年……有人猎到了一只兔子献给小姐,我本不想要,可小姐不听我的劝,非收下了那只兔子,结果没一会儿便被那兔子咬伤了,兔子也跑掉了,小姐去追它,就是那一次,小姐让血魔给抓走了。”

    “那一次别说小姐,就连我都差点死在他手里。”

    能近云珠的身,与血魔有过节,医术高明……

    是她,莲护法!

    可她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毁去云珠的记忆?

    为什么不让云珠记得与血魔的事情?怕云珠与血魔关系太好,所以报复她么?可云珠不是那等是非不分之人,血魔如果真的该死,云珠自己就会送他去死;而如果血魔本不该死……

    胤王的心里恶寒了一把。

    血魔长大之后又去找了云珠,他没杀云珠,也没杀圣教的弟子,因为如果他杀了,云珠一定不会理他了,更不会去救赎他。

    他没记恨多年前被圣教追杀的事,他不是因为那件事才变成血魔的。

    胤王的拳头捏得咯咯作响,其实那些都是陈年旧事了,谁受了冤枉,谁遭了罪,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可这人清高自负,一不喜欢被人比下去,二不喜欢被人当了猴儿耍,三不喜欢有人欺骗他。

    偏偏后两项,莲护法全都占了。

    姬冥修点到为止,不再往下说了,把一卷从洞穴搜出来的青莲决也递给了他,随后,拍拍他肩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胤王拿着平安符与青莲决,怒气冲冲地回了圣教。

    “少主。”海十三走了过来,他是被第一美人踹过来来叫姬冥修与胤王去吃点东西的,来了才发现胤王已经走了,“诶?这么快就走了啊?少主,粥好了,你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喝点粥垫垫肚子吧。”

    姬冥修说道:“我不饿,有件事你快些去办。”

    “什么事?”海十三问。

    姬冥修就道:“我走得急,没处理血魔的尸体,你去一趟血魔的洞穴,现场下葬也好,带回来也好。”

    海十三回过头,看了一眼正在帮乔峥捯药的云珠,会意地点点头:“我马上出发。”

    姬冥修说了路线,海十三忙与两名玄衣卫一道出发了。

    另一边,乔峥的药也总算是配好了,他端着两个药碗进了帐篷,姬冥修也走了进来。

    姬冥修伸出手:“娘休息一会儿吧。”

    贺兰倾摸了摸女儿的脸,将女儿放到了姬冥修的怀中。

    姬冥修抱着昏迷不醒的妻子,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

    乔峥先是将左边碗里的药膏均匀地涂抹在乔薇的伤口上,涂抹完毕后,缠上纱布;再是将右边碗里的红彤彤的药汁喂乔薇服下。

    乔薇没了意识,无法吞咽,姬冥修一口口地给她渡了进去。

    所有的药都用上了,能不能醒来,就看天命了。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