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贼少 第403章 怪我咯

时间:2018-05-09作者:阿四老哥

    楼承风刚好也在炼制阵旗,见楚天风哗啦啦的取出材料,他同样满腹疑惑。

    他可不相信楚天风那双手有那么厉害,可以摸出阵脚,他跟大部分观众一样,认为楚天风不过是在虚张声势,或者说进行试验,碰碰运气。

    毕竟,第一层台阶上的阵法,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下品防御阵法,对阵法不熟悉的修士,唯有不停的试验,才能摸清阵法的情况。

    此时,天已蒙蒙亮。

    第一层台阶上站有百余人,大多数还在走来走去,用神识查探阵法的情况。

    除楚天风与楼承风二人外,还有三名修士也在炼制阵旗。

    其中一人为中等身材,看起来年纪较大,头发半白,脸型较长,一脸苦相,哪怕炼制阵旗时,也是双眉紧锁的。

    另一人身材较高,中年人模样,也是长脸,脸色偏红,一副营养过剩的样子。

    还有一人则为男青年,脸较白,较瘦,像得了白血病似的,他的手法却极为熟练,几可与楚天风媲美。

    片刻后,那白脸男青年第一个炼制完阵旗,破开阵法,踏上第二层台阶。

    轰!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太厉害了,不愧是正元宗的天才!”

    “看样子,冠军非他莫属!”

    “恐怕言之过早,马惊天可是老牌的下品阵法师!”

    “一个是天才,一个是老牌,嘿嘿!有好戏看了!”

    “那丑鬼也不错,说不定能摸出个第一来。”

    ......

    楚天风将阵旗及玉简制作完毕,休息片刻后,扭头看见楼承风还在苦逼的炼制阵旗,脑袋一热,便起身装模作样的摸到楼承风身旁,叫道:“他娘的,让开,小心我摸死你!”

    咔嚓!楼承风手中炼至半途的阵旗应声而断。

    “卧槽!”楼承风气不打一处来,高举着两截阵旗对着楚天风晃了晃,末了朝地上一掷,骂道,“滚你娘的!”

    他本想朝楚天风掷出,但虑及身在赛场,只好把气撒在地上。

    “哼!”身处第二层台阶的白脸男青年听见身后的动静,回过头狠狠的瞪了楚天风一眼。

    楚天风强忍笑意,慢慢走开,行不几步,又甩出一句:“炼的啥狗屁玩意,小爷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丑的阵旗!”

    “你——”楼承风为之气结。

    楚天风大手一挥,唰唰唰,阵旗一一飘出,随后,朝楼承风挑衅似的勾了勾手指:“砍毛,白鼻!”

    楼承风虽然听不懂英文,但知他没什么好话,正想反唇相讥,却见他半边身子已跨进阵中,顿时傻眼了。

    什么情况?真的摸进去了?

    楼承风看着第二步台阶上的楚天风,脑中一片浆糊。

    其实,不仅是他,全场观众都跟他差不多,个个惊讶万分,同时,又开启全民吐槽模式。

    “卧槽!这丑鬼手上沾了狗屎不成?”

    “他娘的!这丑鬼居然比老牌下品阵法师还厉害!”

    “他娘的!这货是扮猪吃老虎。”

    ......

    吐槽归吐槽,大部分观众心里很清楚,这丑鬼,呃,楚天风同学阵法水平很高,因为,一次破阵还可归结为运气,两次就不可能了。

    所以,观众们都觉得楚天风此前摸阵是故意的,只是为了调戏大家。

    于是,观众们都感觉很受伤,纷纷抒发着对楚天风的不满,有些涵养较差的,甚至直接问候楚天风家中女性。

    “丑鬼,你老娘还好吗?”

    “草泥马,不带这样玩的!”

    ......

    等等,诸如此类。

    楚天风恍如未闻,他看了看不远处的白脸男青年,微微一笑,聊作打招呼。

    然而,白脸男青年似乎不屑与他交往,他用厌恶的目光扫过楚天风,嗤笑一声:“丑鬼,离我远点!”

    你大爷!楚天风还以中指,随后,又开始摸阵。

    哇嚓!观众们一看,马上不乐意了。

    “裁判,把他赶出去,他在调戏我们!”

    “他娘的,不要拉我,我要弄死他!”

    “对,等他比赛完,我们一起揍他!”

    ......

    涂月坐在看台上,听着左右两边的言论,有心替楚天风辩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她只好默默的看着楚天风,在心里给楚天风加油鼓劲。

    对观众们的心声,楚天风恍若未闻,只管埋头研究阵法。

    不久,楼承风与那位老年长脸修士先后踏上第二层台阶,而那位中年长脸修士却仍然在第一层台阶上奋战。

    楚天风摸了十多个小时,又一次摸到天黑,比赛区上空再次亮起彩灯。

    他发现,第二层台阶上的阵法是复合阵法,外围是一层隐匿阵法,内部是一层防御阵法。但是,其阵脚、阵基还是跟以前的阵法一样,未作隐匿处理。

    楚天风当下毫不迟疑,取出材料,准备炼制阵旗。

    观众们见状,瞬间一片哗然。

    “完了,完了,方清要输了。”

    “他娘的,没想到这小子果然摸到第一了。”

    “这丑鬼叫什么名字?是不是正元宗的弟子?”

    ......

    不管众人愿不愿意,大半个小时后,楚天风将阵旗炼制完毕。

    他看了看身后,见大多数选手还呆在第一层台阶,有的人皱眉,有的人顿脚,还有的人盘腿坐在地上,眼观鼻,鼻观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二层台阶上,仍然只有他们五人,那位白脸男青年也开始炼制阵旗,楼承风与长脸老年修士还是围着台阶,慢慢走动,长脸中年修士则坐在台阶上发呆。

    他又把目光转向看台,向人群中的涂月点头示意。

    涂月欣喜万分,向他报以甜美的微笑。

    至于看台上的其他观众,楚天风没心情看。

    反正时间还早,眼前又是最后一级台阶,楚天风干脆盘腿静坐,顺带等一等那几个傻缺。

    第一名太张扬,他没有兴趣,他只想拿下第二名,到时候把名额卖给涂家,发点小财。

    然而,他高估了第二层台阶上的几个修士,他们折腾了老半天,也没有一人冲到楚天风的前面,拿下第一名。

    就连那位白脸男青年也频繁的被阵法挡在外面,气得哼哼不已。

    为了安抚场内观众那些小心脏,楚天风也学着那位白脸男青年,多做了几道阵旗,一遍一遍的试着破阵。

    于是,台阶上不断的发出呯呯咔咔的声音。

    观众们这才吁了一口气,有些人甚至激动的站起来,大声嚷嚷着为其他几人喝采。

    “方清,灭掉他们!”

    “马大师,我们支持你!”

    “楼承风,你最棒!”

    ......

    无数的喊声中,只有一道清脆的娇呼,它属于涂月,它为楚天风而呐喊。

    可惜,那声音太过柔弱,被淹没在如雷的各种叫喊声中。

    楚天风根本没有听见,他无聊的陪白脸男青年玩着阵旗,玩着玩着,差点把自己玩睡着了。

    次日凌晨,在一片如雷的欢呼声中,那白脸男青年终于破开阵法,钻进光罩中消失不见。

    楚天风仍然磨蹭了好一段时间,见楼承风开始炼制阵旗,这才信手挥出阵旗。

    轰!阵法自动形成一道水纹波幕,楚天风悠然钻进半个身子,向楼承风挥了挥手:“我去摸你娘了!”

    咔嚓!楼承风手中的阵旗又一次应声而断。

    “怪我咯!”楚天风无辜的做了个鬼脸,倏然进入光罩之中。

    卧槽!楼承风当即炸毛。

    “裁判!我抗议!”他转向看台,向楼有德高高举起右手。

    楼有德本来就看不过楚天风,见状哪还客气,老眼一翻,朗声向场内说道:“抗议有效,第二名选手降为第三名。”

    场边的涂月见楚天风第二个破阵,本以为可以跟楚天风一起上岛,二人再次并肩闯荡,却不料楼有德来这一招,不禁愤恨不已,暗骂楼有德无耻之尤。

    楚天风同样暗骂不已,不是为了名次,而是为了名额,为了那名额可以换来的灵石。

    楼有德剥夺他的名次,相当于抢他的钱钱!

    不过,场内的观众们却不那么想,他们一边倒的支持楼有德老同学,痛骂楚天风。

    “丑鬼,让你嚣张!”

    “他娘的,最好降为第四名!”

    “就是,楼大师,我们强烈要求,把丑鬼赶出去!”

    ......

    你大爷,我招你惹你了?

    楚天风郁闷的走进阵中,见圆坛中心还有两枚阵旗,便走了过去,拔下另外一面阵旗,收入储物袋。

    那白脸男青年盘腿坐在一旁,听到动静,睁开眼睛见是楚天风,又是一声冷哼。

    楚天风心里正不爽,立刻哼了两声,以示回应。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白脸男青年冷冷的看着楚天风。

    “不知道,回头我问你娘。”楚天风没好气的回道。

    白脸男青年极力控制自己的愤怒,牙齿咬的咔咔响:“小子,你给我记着,我姓方,叫方清,楼承风是我的师弟!”

    好吧,楚天风差点被他吓着了,他举起双手,装出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说道:“我还以为是你爹。”

    “哼!”白脸男青年方清神识从楚天风身上一掠而过,“很好,丑鬼,你成功激怒我了!”

    哇嚓!居然是元婴一层!楚天风暗叫晦气,怎么随便遇到一个家伙都比自己修为高,而且,还是元婴修士!

    <r>r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