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英雄:瓦洛兰传 第1章 老网吧

时间:2018-05-10作者:赵官方

    晚上十一点三十九分。g城老网吧。

    “啥子呦,怎么又掉线了呀。”

    “这还打他m的棒棒糖。上个蛇皮酱油的分哦。”

    “弟弟,弟弟救我弟弟。哎弟弟。我好像是掉线了。”

    “网管!网管!这网有没有人管!。”烟雾缭绕灯光昏暗的大厅里。伴随着一首首dj,龇牙咧嘴的对网吧的“关心”声此起彼伏。

    “夜白。去后面地下光缆室看看,咋回事这是。”网吧前台一个胡子拉渣的寸头男对着后面包间嚷道。

    “咋回事你不比我清楚,设备老了该换就换。”从包间里走出一身黑衣的干瘦青年,是个自称颜值不看脸影子堪比陈冠希,看脸勉强就是吴彦祖的臭不要脸。

    他晃晃悠悠走到柜台前,伸手把寸头男刚剥开的一根泡面搭档夺过来,“这个月断网27次了,有点钱别就会打赏女主播。”

    “什么叫女主播啊,兄弟,咱们都是社会人,社会人看的主播,那能叫主播吗?”寸头男失去了香肠,低头又灌了一口泡面汤。

    “那应该叫什么。”赵夜白对着前台左边的镜子理了理发型。恩,桃花眸子杏花唇,一笑坏蛋做好人。今天的自己依旧这么完美的让人满意。

    “那是我老婆,老婆知道吗。快去修网,我的小甜甜一会见不到我该着急了。”寸头男喝完最后一口泡面汤,催促着赵夜白。

    “得嘞,哥。”赵夜白推开网吧大门“我弄好了先去吃份饺子,打了一天排位有点饿,手机也快没电了。”单身的人总是不怎么在乎通讯设备的电量。

    “快去快去,回来赏你一豪车车牌,蓝光步兵!”寸头男话音刚落便点开手机上的直播互动平台。对网吧里再次络绎不绝的老哥我也要车牌和老司机带带我置若罔闻。

    这个坐落在g城老街的老网吧,是赵夜白目前工作加生活的根据地,浑浑噩噩靠着有些聪明的脑细胞,和较为强健的身体。从不学习却也勉强考上了个二流大学。

    在校时延续二十年的老习惯。除了打游戏就是打天上的交通工具,有着自我感觉良好的颜值,却因为只迷恋游戏至今从未有过恋爱经验。

    毕了业就来了发小寸头男杨威的老网吧,从小在这上网上到大,根据杨哥的说法这网吧是祖宗留下的it产业,那务必得好好接手,也许这就是杨哥初中没上完就回来继承大统的原因吧。

    二月的g城迎面还会有些料峭微冷风,毕竟是北方城市,赵夜白裹紧身上的黑色大衣,往网吧后面走去,老网吧的光缆集成线路在网吧的地下室,地下室在网吧的后面,而网吧没有后门。

    每次需要维护维修都要绕网吧一圈,曾经赵夜白劝过杨威开个后门,但是杨威说两个老处男走后门不成体统,就做罢了。

    这个街道爱玩新游戏诸如“大吉大利”的都不会来老网吧,毕竟机器带不动。

    而且赵夜白和杨威在之前组过英雄联盟的小城职业战队,所以也算小有名气。

    附近对游戏有情怀的老玩家一传十十传百的都爱来老网吧,说来也怪,在老网吧玩起来总是排到称心如意的队友,也许是上天的眷顾吧。

    而近期网吧线路老是出问题,劝退了不少老熟人,自己最爱玩的游戏也开始渐渐走下坡路了,这也许是老天在告诉自己是时候好好干点正事了。

    等天再暖和些出去找找别的工作吧,赵夜白前些日子也给杨威打了招呼要离开,现在心想,也算是天时地利人和。

    “欧巴,我不是本地人,一天没吃饿坏了。能不能借我五块钱,我教你玩游戏,打中单。”就快走到地下室入口的赵夜白被一个蓬头垢面厚刘海的眼镜男拉住。

    “兄弟,都这样了还打中单呢?来给你五块钱去买碗牛肉面吃吧。”赵夜白对于有相同爱好和比自己更不堪的人向来富有同情心。

    “康桑阿米达,有缘再见啊!”那大冷天穿着红色短袖的蓬头男千恩万谢的跑开了。

    “这年头,谁也不容易啊。”赵夜白叹息着走入了地下室的楼梯间。黄色的白炽灯配上拉绳开关,赵夜白慢慢走着,总觉得刚才那个顶着花椰菜发型的怪人有点眼熟。

    开了地下室的门,赵夜白径直向最里面的总机走去,掏出手机打个明顺便看个时间,已经十一点五十了,最爱吃的网吧旁夜市上的李家水饺马上就要收摊了。得赶紧修好。

    “啥问题呀啥问题,你又出了啥问题。”最近网线出问题都是赵夜白来修,以前他是不会的,都得杨威的前网管兼会计朴阁昶来,后来这个会计擅自挪用了杨威五千块巨款打赏了一个女主播,杨威就把他开除了。

    其实钱吧从工资里扣几个月就行了,可那个会计偏偏打赏的是杨威最爱的“老婆”,换了女主播的一句谢谢老公么么哒。

    杨威的逻辑是,感情自己黄了可以忍,小甜甜身边有蓝颜也可以忍,但黄加蓝是决不可忍。赵夜白虽然不懂其中真谛,但总隐隐觉得杨威说的很有道理。

    会计走后一次网掉了,杨威就让赵夜白一个体育大学心理学系除了网游连个ppt都不会做的二愣子去修网线。

    因为说来也怪,在赵夜白的网管生涯里,不论哪一台机器出了问题,赵夜白一拍就能恢复正常。赵夜白当时硬着头皮下去地下室对着每一台机器都拍两下踢两脚,竟然也就能好。

    赵夜白坚持称这是个人魅力对没有生命的物体也有微妙的影响,而杨威却说这祖传的网吧就得用祖传的修理方式,赵夜白这是瞎猫碰上死在猫门口的耗子。

    对着总机一顿噼里啪啦的轻柔的拳打脚踢,赵夜白感觉应该差不多了,回头准备走人,突然听到机箱后面传来一阵刺刺拉拉的声音。

    “莫不是进了老鼠?难怪最近总是网络出问题。”赵夜白转身往机箱后面走去,“让本瞎猫来抓个活耗子给杨威那厮补补身体。”

    可惜绕到主机后面的赵夜白什么也没看见,拿着手机照来照去,附近几个黑色方块闪烁着点点光芒告诉赵夜白他们是如何的任劳任怨兢兢业业。

    可是刺刺拉拉的声音并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清晰,感觉就在自己面前,但赵夜白明确地知道面前就是一堵墙。

    这已经是小地下室的尽头,墙的那一边肯定是土,因为网吧周围是些美容美发,足疗按摩,餐饮夜市,这些行业一般是用不到地下室的。

    杨威说他祖上逃荒来的发了财,挖个地下室估计是为了接地气。

    杨威家这所谓的祖传行业,想来应该是当年比较阔,才有了此举,究竟是何原因已经无从考证,总之附近来说这应该是独一家。

    想想当初朴会计,一个月只有那么两千块的工资,却依然坚定地每月都拿出五百块做慈善。

    风雨不动雷打不变,就因为不忍心看附近的正直花季青春的一些邻居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样子。

    要是有他还在,这活哪能轮得到自己。想到此地赵夜白不禁眼眶湿润,倒不是对朴会计有多么思念,着实也是对少女们起了怜悯之心,换工作前也做个慈善告别青春之身,赵夜白暗下决心。

    异响打断了赵夜白短暂美好的思绪。他伸手摸着墙壁,难道是机器在这受潮了?赵夜白也不懂,拿着手机对着墙照了半天。

    只闻异声不见异物。“哇擦,这可五十九了,还就剩百分之一的电,打个电话让给我煮碗饺子先。”

    赵夜白决定不去纠结什么怪声音了。“机器有啥事明天再看吧。”赵夜白找到了饺子西施潞潞的电话,正准备拨通,手机黑屏了。

    “打个香蕉皮啊这。你在坚持一分钟让我打个电话啊。”赵夜白愤然的朝着墙壁递出了一脚。

    却整个人都被吸入了墙壁,身边的墙像是一个蛛网黑洞一样,被赵夜白如飞蛾触网般激活,赵夜白只感觉头晕目眩,天旋地转,像是本来的墙面变成了一个吸尘器,把自己吸入了大口袋里。

    呼吸越来越困难,赵夜白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身体保持这一脚踢出的姿势无法动弹,不断地在黑暗里深陷。

    “娘嘞,我怕是饿的低血糖了。”最后一个想法从脑海里闪过,赵夜白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而地下室的墙壁,刚才瞬间弯曲出的可怕弧度,如今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平静,冷酷,坚硬。屋子里机器依旧闪烁着点点微弱的光芒。

    楼上烟雾如初,嘈杂依旧。万家灯火,华彩初上,你来我往,车水马龙。

    每个人都拿着以自己为名的笔,用生命衍生的血泪汗在时间的纸上书写着人生的故事。有人辉煌灿烂,有人寂寞冷清,有人汗牛充栋,有人寥寥无几,有人璀璨如星月,有人卑微如泥尘。

    但却千秋伯仲,各有韵味,而赵夜白的故事却要在一个不同的崭新的世界,开始展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