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英雄:瓦洛兰传 第6章 猊耋

时间:2018-05-10作者:赵官方

    还没等赵夜白去回味,古琴便冲破了金色光团,对着赵夜白的头毫不客气的砸了下去。

    赵夜白吃痛,赶忙与娑娜分开,古琴承载着娑娜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赵夜白没这福气,扑通一声坠落在地。

    “哇,好痛啊。”赵夜白从地上挣扎起来,对着古琴没好气的说道

    “你对你的伤害真的一无所知。”但嘴上这么说,赵夜白不忘先过来检查娑娜有没有摔伤,古琴知道赵夜白靠近,作势便要打。

    赵夜白只好悻悻摇头“我只是想看看娑娜摔伤了没有好吧。”

    不过古琴不吃赵夜白这一套。直接悬浮在娑娜上方,释放出淡淡的绿色光幕。笼罩住娑娜,看上去像是为娑娜在疗伤。

    赵夜白觉得自己也帮不上忙,便在附近盘腿坐下,仔细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赵夜白又惊又怒,自己身体里好像还住着别人。

    他静心凝神,开始按照娑娜引导的方法进行内视,这次很快就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脉络和能量流动,赵夜白想找到自己的光元素聚集地。

    这次直奔身下,却发现那里已经是正常的脉络回路,赵夜白只好环视身体一周,最后发现光元素都安安静静的沉积在左手上,充斥着整个左手手掌直到腕部。

    赵夜白试探性的驱动,光元素很乖巧的在体内任他指挥,甚至还能透体发光,赵夜白一会让头亮,一会让脚亮,甚至还操纵光元素在胸前突出两座双峰,做了一对假奶在闪闪发亮,玩的不亦乐乎。

    “咳咳。”正当赵夜白玩的嗨,体内又传出了刚才突兀传出的声音。“年轻人,嗜好很独特吗。”

    说着竟然从赵夜白背部延伸出丝丝绿线,把赵夜白刚做的假奶变成了绿色,还通过牵扯赵夜白的光元素的方式挤压在顶上凸了两个点。“怎么样,老夫的作品是不是更刺激。”

    “你,你是谁啊。”赵夜白慌忙收光元素回到左手上退出内视“我怎么感觉你在我身体里。”

    “我是猊耋。”苍老的声音传来“没错我就在你身体里。”

    “哦,你好,初次见面,我是你爷爷。”赵夜白没好气的说,哪有人上来打招呼说我是‘你爹’的?

    “你身上,虽然有我父亲的气息,但要说是我爷爷决不至于。”猊耋说“咱俩以后这样论也行,我管你叫哥,你管我叫耋。”

    “我身上有你父亲的气息?”赵夜白没有理会猊耋的后半句话“怎么可能,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更何况是你父亲。”

    “哦,我差点忘了。”猊耋在赵夜白面前化形,一只碧绿色两个拳头大小,阔口大眼,圆头长鬃,形似猛狮,爪若神龙,浑身烟雾缠绕的小兽。

    “你小子好像有点失忆了,我帮你醒醒神。”

    小兽一跃就到了赵夜白头上,不等赵夜白手忙脚乱的去抓他,小兽就在赵夜白头上撒了泡尿。

    “都说什么醍醐灌顶,今日猊耋我也给你灌灌。”

    小兽飞到赵夜白头顶边飞边撒,好不快活。而赵夜白竟然真的不再乱动,脑海中的画面如电影胶卷一般展开。

    小兽就在赵夜白眼前飞来飞去,许久过后。赵夜白沉重的张口,说了四个字“这不可能。”

    “咋地不可能啊。”小兽蹲在地上用爪子挠了挠耳朵。

    “这明明是游戏世界,就算是我穿越了,也不可能穿越到地球现实里就明明是个游戏的世界里。”赵夜白难以理解。

    “哦,那你穿越回,你们地球的三国时期,穿越到你看的里,穿越到未来。”小兽不屑的看着赵夜白“那就可能了?”

    “可三国时期,那,那至少是历史,是发生过的。”赵夜白争辩

    “你见过赵云?还是见过貂蝉?”小兽似乎很了解历史一般。

    “你能根据什么证明那些就真的发生过?遗留的史书?伟大的雕塑?还是,道德的考古?那些你都没有见到过,你却从不怀疑那些发生过。”

    不等赵夜白反应,小兽就接着说“宇宙,世界,都是很神秘而充满未知的。

    我活了这么多年,都闹不明白,你瞎费什么劲,允许你穿越过来,就不许这里的人穿越到你们那把这里的一切做成你们那里的游戏?”

    “你说的,好有道理啊。”赵夜白也蒙了“那你说我在这里经历的一切,是真实的吗?”

    小兽跳到赵夜白头上,烟雾缭绕的说“年轻人,我告诉你什么是真实。”

    只见小兽在赵夜白头上抬抓轻跃,张嘴冲着赵夜白不远处,娑娜身上的古琴大吼一声“吼~~”

    只见古琴轻颤之后便从娑娜身上挪开了些,娑娜身上刚才本就比较破碎的衣衫,被震得更单薄了些。

    赵夜白看的如痴如醉。小兽盘腿坐在赵夜白头上“年轻人,体会到真实了吗。”

    “体,体会到了。”赵夜白咽了口口水,娘嘞这可是活的娑娜啊。

    古琴似乎感受到了赵夜白的眼光,迅速挪回娑娜身上,继续为娑娜治疗。

    “那你也来自地球吗?”赵夜白收回目光,抬眼却看不到小兽,小兽跳下来来到赵夜白面前。

    “只能说我去过,你们地球真的很神奇,很多很多异世界都与你们地球有连接口。你们地球应该不缺少有关于我们一家人的记载。”小兽说着晃了晃身子。

    赵夜白伸手想要抓住小兽,却从小兽身上穿了过去。

    “傻x啊你,老夫早就死了。”小兽跳到了赵夜白手掌上“你是真滴没文化,到现在都看不出来老夫是谁。”

    “你是狻猊吧。”赵夜白在脑中思索了一下,赵夜白本身对于奇怪志异就很感兴趣。

    看着小兽的模样,感觉也有些眼熟说“为什么说自己是什么猊耋。”

    “不完全是,我也失去了很多生前的记忆。只知道我死了,老了的狻猊不就是猊耋。

    我的身体在异世界的断口无尽的漂泊,却还有残存的意识在默默观测我比较熟悉的世界的进程。

    那天在地球位面附近碰上你穿越虫洞,你身上又有我感到很亲切的气息,就跟着你来了这世界。

    结果我发现你小子身上秘密可真不少哈哈哈被老夫捡到宝了。”

    小兽对赵夜白说自己是狻猊没说狮子感到很开心。

    赵夜白还没来的及细问,小兽就化作一缕轻烟迅速飘到赵夜白身上消失了。

    原来是古琴微微震动,娑娜醒了,小兽的声音传到赵夜白耳朵里。

    “你小子就在这世界好好混吧。想探索的东西得有实力才能探索,想不通的事干就完了,活着就好。我先在你身上睡着,有事没事不要烦老夫,老夫不喜欢动来动去的麻烦。”

    赵夜白莫名的感觉很温暖,确切的知道了自己来到了这么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身边竟然就有一个对地球有些了解的神兽陪伴着自己。

    虽然它已经死了。不过不等赵夜白细想,娑娜就已经起身,惊恐的看着自己身上零星破碎的衣服不知所措。

    “娑娜,你醒了?”赵夜白赶忙走到娑娜身边,关切的说“没事吧,感觉怎么样?”

    娑娜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好像,好像自己脑子发晕,一心想着解决赵夜白身上的问题,竟然被这家伙给.....亲了一口!

    娑娜看着赵夜白,他竟然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身上看,娑娜脸都红透了,羞愤的冲着赵夜白说“你转过去!”

    赵夜白本来想安慰娑娜,不想看到娑娜起身时波涛汹涌的壮观景象便怔怔出神,闻言方知自己失态,赶忙转身。

    娑娜快速跑到一个房间里,抬手从自己的魔法空间里取出一套衣服,发现自己身体里的魔力低到打开魔法空间都费力。

    换好一身衣服,发现外面天都已经黑了,平复了下情绪,走出来对着仍旧保持转身状态的赵夜白说“刚才是怎么回事。”

    赵夜白看着换了一身红绸做底,裙边袖前烫纹刺绣金丝柳叶橄榄枝的裙子,映射娑娜的俏脸更显得微红,不自觉的说“娑娜,你好漂亮。”

    娑娜刚恢复的情绪,闻言脸颊上又飞出两片红霞,气的轻轻跺了一下小脚“说正事!”

    “哦,哦对。刚才,额,我体内的光元素被你我刺激的好像暴动了一般,能量透体而出,把你我包围住,我就也迷迷蒙蒙的好像失去了意识。

    不过幸好你的古琴释放出能量,阻止了光元素的暴动,我刚醒来就看到古琴在为你疗伤,随后你马上就醒了,其他的我也不太记得了。”赵夜白挠头装傻。

    “那好吧,我看你似乎也并无大碍,今天也很晚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你也学会了内视,晚上自己在稍微锻炼一下。不过不要再去试探你体内的‘光明心’了。”

    娑娜没有多想,也不敢去多想。“这是我的传唤水晶,你要是能学会输入魔力给它,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可以用它叫我。明天我正式教你魔法。”

    赵夜白一口应承下来,接过娑娜递过来的水晶,娑娜引着赵夜白走到大厅中间找了张长桌对面坐下,从魔法空间取出一些食物饮品。

    看着赵夜白狼吞虎咽的同时还不忘给自己推过来一些,娑娜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觉,自己也没有胃口,索性坐着调息。

    等赵夜白吃饱喝足,便又交代了一些内视需要注意的经验细则。就吩咐赵夜白自己找房间休息,起身离开了。

    目送娑娜在大厅右侧找了件房间进门,自己也在大厅左侧找好一间屋子。

    赵夜白开始锻炼控制自己体内已经越来越清晰的魔力流动。狻猊说的对,不管身在哪里,自身的强大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是夜,冕卫家族城堡,盖伦的卧室房间。

    “哥哥,你不要想了,我真的没事。你本来该回城外的军营,却又绕道把我送回家。”拉克丝跳到盖伦背上,环着盖伦的脖子数着手指。

    “我本来就不想要什么‘光明心’。什么天才啊,资源啊,力量啊,有我的好哥哥你来担当就够啦。更何况,我现在依旧很天才啊。”

    说着拉克丝就从指尖释放出一柄与盖伦之前背上背的长剑如出一撤的光剑,学着盖伦的腔调“我代表冕卫家族,无畏先锋军团长,判你死刑,嘿嘿。”

    盖伦伸手把拉克丝从自己背后拉到自己面前说“都多大了,别像小时候似的,要做个..”

    “要做个淑女,好好学魔法,撑起家族的脸面。”拉克丝接过盖伦的话,冲盖伦吐了吐舌头“哥哥你真没趣。”

    “好了,不早了,快回去睡吧。陛下的诞辰盛典就要到了,这几天你就给哥哥省点心。”

    盖伦手放在拉克丝头上,本想揉揉她的脑袋,却改变主意赏她了个‘板栗’。

    拉克丝缩了缩脑袋看着盖伦“哥哥,你三天后真的要去找国王陛下汇报吗?”

    “你只用安心每天学礼仪,练习魔法,其他的事情,哥哥自会为你做主,谁也不能欺负我们冕卫家族。”

    盖伦语气坚定。拉克丝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哥哥的眼睛里给自己下了逐客令,只好悻悻的转身,蹦跳着走了。

    盖伦宠溺的目送自己的妹妹走出房间,随着房门的渐渐关闭,盖伦的眼神也变得凌厉。

    “赵信,你给我记住。”盖伦走到桌前,手按在桌上的地图上。“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谁说了算。”

    弦月高悬,赵信的私人演武场。

    “娑娜你睡了吗?”

    娑娜刚刚沐浴完毕,坐在床上擦试着头发,正要调息恢复魔力,传唤水晶里传来赵夜白的声音。

    娑娜感叹赵夜白竟然已经学会释放魔力了,拿起水晶,用魔力传输自己的声音频率。

    “怎么了,有事吗。”

    “没,没什么事。”

    “......”

    “娑娜?”

    “恩?”

    “谢谢你,晚安。”

    “晚安。”

    语罢娑娜嘴角勾勒出一道如彩虹般绚烂的微笑,倒头就躺在床上,渐渐睡去,不过这番绝美场景,正在苦苦盘坐修行控制魔力的赵夜白,是看不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