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英雄:瓦洛兰传 第44章 骑士敕令

时间:2018-05-10作者:赵官方

    赵夜白收起玉蛟云纹甲,扯下黑色面巾,娑娜却没有什么表示,冷冷的站在赵夜白身后。

    “马托克族长,刚才,你儿子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赵夜白手臂疼痛发麻,这个卡纳实力可怖,自己不是对手。

    “犬子粗莽鄙陋”马托克再次俯身“冒犯之处请公主殿下和子爵大人海涵。”

    “我是无所谓,只是要我这颗人头而已。”赵夜白走向马托克。“但是他对娑娜殿下的侮辱,可就不止这么一星半点。”

    马托克示意卡纳走到刚才被他自己震碎的门前,驱散了看热闹的人,在门口望风。

    “这位芒克殿侍,也可以作为人证。”赵夜白指了指芒克,芒克哆嗦的跪着,赵夜白冲他说“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将匹格殿元的所作所为,讲给国王陛下听一听。”

    “我...”芒克闻言刚抬起头,就被马托克一掌拍在了头顶,当场七窍流血暴毙而亡。

    “这粗鄙之人,由我代劳肃清,就不向二位邀功了。子爵刚才说犬子做了什么对公主殿下的冒犯之事?”马托克笑着说。

    赵夜白暗自心惊,想不到这商会的主事,看上去这么文弱的男子,竟然也是一名武者!而且行事如此果断狠辣!

    “马托克族长好手段。”赵夜白也笑了笑“没关系,不知道我手里的这个东西,会不会害我也暴毙当场。”

    只见赵夜白手心拖出一块水晶,里面传来匹格的影像和声音。

    “老子今天当着这小子的面玩玩他老婆。”

    “哈哈,小娘们,你还挺主动。来给老子吹首曲儿。”

    “我要在他男人的头面前把她玩死!”

    马托克的脸随着水晶里投射出来的情景阴晴不定,连娑娜都惊讶赵夜白是什么时候记录了这些。

    赵夜白收起手上的水晶,开口笑道“早上刚给‘辉煌’公会的殿会摩根叔叔刻录了几招魔法,对这神奇的刻录比较好奇,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地上的匹格抽搐着吐了一口血沫,马托克看都没看自己的儿子一眼,轻轻推了一下自己的金丝眼镜笑着说

    “大人想要什么?”

    赵夜白笑了笑“族长这是什么意思?”

    “大人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马托克也笑了笑。

    “族长今年贵庚?”赵夜白问“实力几何?可有封号爵位?”

    “承蒙大人关心,今年五十有二,不才也是一位武者,目前认证段位为铂金五等,斗气81级,多年前被封为‘铁手’骑士。”

    “哦,原来如此。”赵夜白心底打起了个小算盘。

    “所以大人,恰好的记录下了一些不恰当的言行。”马托克笑着说“可不可以给在下个面子。”

    “族长是褐色头发,在面子这个问题上,恐怕达不到红头发人的效果。”赵夜白说了句马托克怎么也琢磨不透的话。

    “族长看上去是很遵循王法的人,你儿子犯下的事情,和你试图遮掩的行为,依照德邦的法律,该当何罪?”赵夜白问道。

    “轻则活剐犬子,重则祸及全族。”马托克再次俯身。

    “看上去族长对于匹格公子也是疼爱有加,我这里有一个好的建议,不知族长愿不愿意考虑。”赵夜白笑着看向马托克。

    “子爵大人但说无妨。”马托克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子爵并不是为了来破碎他的家族,那么就是要金币,金币能解决的问题,就不叫问题。

    “国王陛下封我为子爵,也给予了我两个骑士敕令。”赵夜白的话让马托克猝不及防“既然族长说了自己是‘铁手’骑士,那么不知族长愿不愿意做我的扈从。”

    这话一出连娑娜都惊呆了,赵夜白这家伙也太狡诈了!

    “我卡纳,铂金三等‘重拳’骑士,斗气84级,愿替代家主成为子爵大人的忠实扈从。”没等马托克开口,站在门口的壮汉卡纳就半跪着向赵夜白行礼。

    “哦?你和马托克族长什么关系。”赵夜白眯着眼睛问。

    “卡纳是我的血誓仆从。”马托克接过赵夜白的话“子爵大人的提议,我同意了。”

    “族长为何这么爽快。”赵夜白笑了笑。

    “毕竟还有娑娜殿下在。”马托克挥手示意欲言又止的卡纳拖走地上的匹格。

    “马托克族长敢想敢说,佩服。”赵夜白明白,如果今天只有自己在这里,甚至会和那个殿侍落得一样的下场。

    赵夜白转向娑娜轻声问“血誓仆从是怎么回事?”

    “是在没有骑士敕令的条件下,一种类似于诅咒的强力契约魔法,一旦成立,仆从者如果违背主人的意愿,主人一个想法就能让仆从心脏破碎。”娑娜向赵夜白解释。

    “那骑士敕令?”赵夜白惊讶,他以为骑士敕令就是一个效忠约束而已。

    “骑士敕令是一种灵魂魔法契约,与血誓仆从类似,但唯一不同的是,主人可以通过毁掉敕令的方式,来中止对骑士的单方面约束。”

    娑娜看着一脸迷茫的赵夜白,提示他在觐见嘉文三世时于大厅赏赐给他的箱子里找找看。

    “骑士如果对主人心存恶念甚至不满,也会被神圣的敕令直接破碎灵魂。”娑娜对着在箱子里找出一份闪闪发光卷轴的赵夜白补充说。

    “签订很简单,敕令持有者只需要注入魔力,发动法阵就可以了。”娑娜对着赵夜白单独传音。

    赵夜白照做,骑士敕令金光闪烁,在赵夜白脚下升腾起一座法阵,赵夜白对着半跪在地上冲自己行骑士礼的马托克说。

    “‘铁手’骑士马托克,向我宣誓。”骑士敕令上的文字浮现在赵夜白和马托克身前。

    “我马托克宣誓,以扈从身份向赵夜白终生效忠,不违主命,不疑主令,心念主恩,身任主凭,自今开始,至死方休。”

    马托克照着念完,文字仿佛飘进了马托克的大脑,烙印在了马托克的灵魂上。

    赵夜白手上原本的卷轴,也随风飘散,化作一枚晦涩的符文印记,沉入赵夜白手心消失不见。

    “这是你们的契约印记,你只要在体内催动它,就可以通过这个随时跟你的骑士传音联系。”娑娜拉起赵夜白的手。“符文里的空间魔法,甚至可以随时随地召唤他出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