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英雄:瓦洛兰传 第72章 悲苦

时间:2018-05-10作者:赵官方

    妇人似乎是感觉到有些不对,轻轻的转过身子,光芒虽然微弱,但是还是看出来眼前侧身站着的是一对衣着讲究的俊男美女。

    妇人神情闪过一丝慌乱,调整姿势努力站起来,手在身上尴尬的拨弄着,可是披着的不过几根布条,越是拨弄,暴露的就越多。

    赵夜白反应过来,取出一件大礼服,轻轻侧过目光,走上前想要把衣服递给妇人。

    “坏人!不许你们欺负妈妈!”披散头发的脏娃娃发出稚嫩的嗓音,是个女童,她奋力的朝着赵夜白跑过来,小身体抱住赵夜白的腿,才只超过赵夜白膝盖一点。

    “小,小朋友,你误会了。”赵夜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好礼服递给跟上来的拉克丝,拉克丝走过去给惊愕的说不出一句话的妇人披上遮挡住身子。

    “小哀,回来。”妇人轻声唤着正红着眼睛对赵夜白腿一边捶打,一边又啃又咬的女童说道。

    赵夜白则弯腰伸手把女童举了起来,妇人见状慌忙就跪了下去。

    “大人,大人,求你,孩子,小,不懂事,不懂事的,求你。”妇人似乎是组织不出来什么措辞,带着哭腔不停地冲着赵夜白磕头。

    赵夜白本来只是想抱起这个叫小哀的孩子,见状赶忙把小哀放下,小哀踉跄的跑到妈妈身边,紧紧抱住妈妈的胳膊,愤怒的看着赵夜白。

    “没事没事。”找人找的都有些癫狂的拉克丝,此时心酸的像是被软针刺痛,蹲在妇人旁边,安抚她不让她再磕头。

    “母猪!刚才好像来了两个大傻帽到处进屋子给金币,有没有给你这浪母猪几个啊!”一个秃顶中年男子撅着肚子掀开破布走进了屋子。

    然而等他看到被自己称作大傻帽的两人正站在屋子里,瞬间扭头就往外跑。

    赵夜白只是抬手朝着空中虚抓,秃子被无形的力量所束缚,只能徒劳无功的晃着双腿,赵夜白手往后一拉,秃子身体就跌了过来。

    “神仙饶命,我满嘴狗屁。”秃子顾不得剧痛,挣扎的跪在地上朝自己脸上扇着耳光。

    这秃子正是之前被拉克丝破门而入时,正坐在房间里的马桶上大号的中年大叔,虽然就那一瞬间,但是这秃子清晰看到了赵夜白扔在桌子上的两个金币。

    秃子提起裤子就跑到桌子边,屋里也没灯,用牙咬了几口,赶紧揣在内裤上缝的口袋里。

    一出门听说附近几家都收到了,秃子赶忙跑开妇人家,一是趁早下手也许能抢到自己兜里,二还可以泄泄火。

    妇人想当年刚来时候也算是美名传遍这耗子窝,虽然现在一身破布被欺凌无数,但也是风韵犹存,秃子得意忘形的冲进来,谁知赶上这两人在屋子里。

    赵夜白眼神冰冷,自己竟然还好心施舍出去金币。

    拉克丝则凝出一片光芒在头顶,照亮整个寒酸残破的屋子,墙上的灰皮似乎连光芒的照射都经受不住,脱落下几块,拉克丝走到墙角靠着墙壁的男孩身边查探。

    “大人,大人。”终于明白过眼前的两人不同于之前进过这屋子的任何人,妇人在地上跪着爬到赵夜白身边“法师大人,求求您,救救我的儿子吧。”

    赵夜白弯腰去扶,妇人却涕泗横流的不起身,赵夜白只得看向拉克丝,拉克丝却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孩子,已经...”拉克丝走过来抿了抿嘴说“死了。”

    “不会的,不会的,我儿子还会给我找面包,还会给小哀梳头,还会长大保护我们母女,我儿子不会死的。”妇人跪着爬到墙角,抱过男孩的头。

    “我儿子最乖了,法师大人,您救救他吧,他什么都会做的。”妇人紧紧抱着男孩,眼泪滴在男童没有温度的脸上。

    赵夜白走过去,看着男孩浑身的青紫伤痕,怒气丛生,走回秃子面前,一脚踏在秃子背上。

    “说,怎么回事。”赵夜白出离的愤怒,是什么人会对这么小的孩子下如此重的毒手。

    “神仙大人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秃子慌忙的开口。

    原来,这妇人本是皮尔特沃夫城中一名花店的老板娘,也算是小有姿色,十年前的一天,关门太晚,被一个蓄谋已久的小巡城官趁着酒劲给玷污了。

    这妇人也算是厉害,直接就报给了皮城执法者,执法者剥夺了那男人的官职,在监狱关了两年。

    谁知道妇人竟然怀上了那巡城官的孩子,不管劝阻的把孩子生了下来,就是那男孩。

    巡城官两年后被放出,纠集了一帮狱中好友,竟然把妇人花店给砸烂,一把火烧光后逃到祖安去了。

    妇人无家可归,无一人相助,被一个和巡城官一起动手砸店的耗子窝的男人给盯上了。

    这男人设计吧巡城官骗了回来,妇人和早就等待抓捕的皮城警备把巡城官抓走,还陪给妇人一小笔钱。

    男人以此骗得妇人好感,说是会对孩子也负责,妇人就从了这男人。

    结果男人是个大赌徒,玩腻了妇人,败光了钱,就把妇人带到了耗子窝。

    之后男人再外出欠账,就用妇人身子抵债,就有陌生男人闯进家门强行霸占妇人。

    事后妇人本想自杀可是为了孩子一次次忍了下来。

    妇人带着孩子尝试逃跑,但总会被眼尖的发现,有两次当着男孩的面在街上就轮流对妇人。。。

    再往后来的男人,就不管有没有拿着欠条或者凭证,进门就是拉着妇人一顿凌辱。

    早些时候还扔下几个铜板或者吃的,最后似乎是看到没有人会管这妇人,就倒从妇人这里抢夺的都有。

    妇人靠在墙壁上,也听着秃子给赵夜白和拉克丝讲完,眼神空洞的抱紧自己的孩子。

    “这孩子,怎么死的。”赵夜白听完只恨发生这些事情时自己不能对这母子伸出援手。

    “神仙大人,这我真的不清楚啊!”秃子头都磕的冒血了,**着说。“这孩子为了养活他妈和他妹妹,天天出去偷东西,被人毒打是经常的事情。”

    被人殴打,再加上没有药品和食物,难以想象男孩是在怎样的痛苦中死去的。“这女孩?”赵夜白继续问。

    “这是她捡的孩子。”秃子噤若寒蝉的解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