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英雄:瓦洛兰传 第73章 小哀

时间:2018-05-10作者:赵官方

    赵夜白心里无尽的悲苦,连愤怒都消失了,只有悲苦。

    “我不是妈妈捡的,我就是妈妈的孩子!”小女孩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

    “小哀乖,小哀是妈妈的孩子。”妇人搂过小女孩,小女孩倔强的趴在妈妈怀里瞪着秃子。

    “妈妈,哥哥好凉,小哀也有点冷。”女孩晃了晃脑袋。

    “小哀是不是肚子饿了?”妇人紧贴着女孩,似乎是听到了女孩肚子里的咕噜声。

    “小哀才不饿,哥哥带回来的粥先给小哀喝了一半。”女孩摸了摸肚子,笑了笑,就要去端地上的破碗“妈妈也吃一点吧。”

    妇人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女孩,赵夜白和拉克丝痛苦的是不知道能为母女做些什么。

    “您愿意,跟我们走吗?”拉克丝弯腰冲着妇人说“去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们的地方。”

    妇人闻言,抬起沉重的眼眸,看着拉克丝精致的微笑着的面容,低声说。

    “我...太老太脏了...什么也不会做。”才三十多岁的妇人这十年间受了多少苦,已经彻底把她摧残的没有人样“大人们把小哀带走吧,小哀很乖。”

    女孩闻言往妇人怀里使劲钻了钻,拉克丝笑了笑“那可不行,小哀不能没有她的好妈妈啊。”

    妇人听完拉克丝这句话,眼底重新泛起一缕叫做希望的光芒,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我们走吧。永远离开这里。”拉克丝这次冲着女孩伸出手“好不好,小哀。”

    女孩脸上全是脏泥,现在看来却全都是妇人对她最干净的保护。

    “可是,小哀,有点困了。”小哀眼中的拉克丝竟然出现了重影,小哀轻轻晃了晃小脑袋,脏手抬起来想要揉眼睛。

    “你还看着干什么?水!”拉克丝回头冲赵夜白喊了一声,赵夜白从魔法空间取出个华贵的箱子做脸盆,扔进去几个热水球,把箱子抱到拉克丝身旁。

    “姐姐给你洗洗手,洗洗脸,好不好。”拉克丝拉过小哀,小哀乖巧的嗯了一声。

    赵夜白则又给妇人递过去一个箱子,妇人却默默的拉过自己的儿子,给已经没有生息的男孩擦着身子。

    洗干净脸的小哀大大的眼睛眨了眨,虽然皮肤呈现出病态的白,但还是十分可爱。

    “小哀,自己擦擦嘴巴。”拉克丝注意到小哀嘴上还是乌青乌青的。

    小哀伸出手接过毛巾,却被赵夜白看出手上的几条黑线,赵夜白也蹲下来。

    “手上是没有洗干净吗?”赵夜白轻轻指了指。

    拉克丝没好气的轻声说“那么久没洗过,只用清水怎么可能洗的干净啊,你不要挑小哀毛病好不好。”

    “不对!”赵夜白看着身子有些摇晃,在努力擦嘴的小哀,厉声说道。

    “怎了么?哪里不对?”拉克丝被说的也紧张起来。

    赵夜白抱过小哀,问她“小哀。你告诉哥哥,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小哀好困,好冷。”小哀说着就靠在赵夜白手臂上。

    “她肯定是中毒了!”赵夜白急忙取出之前在牧师厅获赠的箱子对拉克丝喊“你快找解毒药啊!”

    “花毒,草毒,蛛毒,鱼毒。”拉克丝看着罐子上标明的每种不同的解毒药,慌了手脚。

    “小哀!小哀!”赵夜白看着躺在自己手臂上的小哀缓缓闭上眼睛大叫道“不要闭眼!你告诉哥哥你吃什么东西了!”

    妇人听到小哀中毒也慌忙过来“没有..两天没吃东西了,只有昨天他哥哥带回来一碗粥,小哀喝了半碗。”

    拉克丝端过来破碗,碗里的米黄色液体在光芒照射下隐隐发绿。

    赵夜白对毒药也没有辨识度,只感觉怀里的小哀似乎动了动,赵夜白忙低头,原来是小哀伸出洗干净的小手,拽了拽赵夜白的衣领。

    “哥哥,小哀想睡觉了。”小哀给赵夜白咧嘴笑了一下“妈妈说,做错事情要道歉。”

    赵夜白惊慌的看着抓着自己衣领的小哀,小哀嘴角涌上来一丝黑血。

    “哥哥对不起,哥哥不是坏人,小哀不应该打哥哥.....”

    说完这一句,小哀的头轻轻的侧到赵夜白的臂弯里,赵夜白的胳膊不断的抖动,却再也感觉不到一丝小哀的呼吸。

    “啊”赵夜白痛苦的仰头长啸,拉克丝则痛苦的腿一软就坐在地上。

    妇人挣扎着抱过赵夜白怀里的女孩,不断地呼唤,不断地呼唤,不断地呼唤...

    赵夜白身上斗气喷发,直接掀开了房子的屋顶,他痛苦的站起身走到同样震惊的秃子身边。

    “这粥,谁给的。”

    “神仙大人我不知道啊,不是我啊,跟我没关系我真的不知道啊。”秃子恐惧的不断摇头。

    而妇人刚刚为死去的男孩擦身子时,将男孩的身体扶正靠在墙上,随着赵夜白冲破屋顶斗气的震荡,男孩的身子也扑倒。

    男孩背上一片焦黑,但是依稀能看到,背上竟然有三枚烙在肉里的铜板!

    赵夜白攥紧的拳头指节发白,咔咔作响,这是怎样的虐待!

    一个才八九岁的小男孩,为了自己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妹妹,到底忍受了什么样的痛苦!

    “是克卜!是克卜!耗子窝唯一的铁匠!一定是他!”秃子在地上恐惧的趋着脚叫到。

    赵夜白眼前仿佛浮现出小男孩在铁匠家里挨打,被铁匠恶毒的拿出几枚铜钱一边烙在男孩背上,一边狰狞大笑着递给男孩一碗毒粥的场景。

    “不要!”拉克丝一声大喊,原来身披着赵夜白拿出的礼服的妇人,端起破碗将剩下的毒粥一饮而尽,然后头朝着墙壁狠狠撞去!

    拉克丝慌忙跑到妇人身边,妇人额头上破了个洞潺潺流出鲜血冲着拉克丝说了一句“别救我。”然后就晕了过去。

    赵夜白抓过秃子的脖子就直接夺门而出“给我带路!”

    赵夜白离开后,从刚才被他冲破的房顶的大洞上掉下来一个罐子,在地上摔得稀碎。

    罐子里一个破布包裹,拉克丝打开里面是一只手镯和十几枚铜板。

    破布上有几个乌黑的字迹。

    “小哀花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