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英雄:瓦洛兰传 第74章 击杀

时间:2018-05-10作者:赵官方

    “神仙大人,不用,不用带路。”秃子嘴巴都哆嗦歪了“克卜就住在墙那边。”

    死胡同尽头是与这边破旧的房屋格格不入的一堵五人高的砖墙。

    “克卜就住在这墙后面,用锁链挂着贴牌子的屋子就是他家!”秃子被赵夜白掐的快喘不上气了“克卜是沉钩之王的追随者,您别带我去,给我留条生路吧。”

    “沉钩之王?”赵夜白把秃子扔在地上“是你们这些小混混的头儿?”

    “咳咳。不是不是,沉钩之王是祖安的一方霸主,是和您一样的神仙人物。”秃子揉着脖子拍着胸口说。

    “跟祖安有什么关系。”赵夜白一脚踏在秃子身边。

    “祖安,祖安的一个入口,就是这里。”秃子慌忙摆正身子跪好“自从沉钩之王在祖安大闹一场之后,克卜作为他的追随者,就建了这一堵高墙,与我们区分开。”

    “哼。”赵夜白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向高墙,赵夜白刚才斗气冲破房顶的异响让附近悄悄聚拢了一些人探头探脑的观望。

    秃子见机往自己住的房子爬去,而赵夜白只背对着他一抬手,秃子只感觉下身一阵发烫。

    原来是刚才塞在裤裆里,赵夜白留下的金币,竟然融化成了金水,炙热的浇灌在自己的下身。

    “啊!!”秃子痛苦的在地上打滚,一股焦糊的臭气飘洒出来融入耗子窝腥臭的空气中。

    没有理会撕心裂肺的秃子和背后几个心惊胆战的目光,赵夜白泄愤般一拳砸在高墙上,墙体无声的呈放射状碎裂。

    赵夜白的身形从坍塌的烟雾中走出,秃子没有说谎,在高墙的这一面,赫然是一个虽然也很破旧,但是门上用几根铁链拴着一个金属牌子的二层石屋。

    赵夜白收敛了喷涌的斗气,走到石屋门前,一脚踹开铁环箍着的木门。

    门后的房间里燃烧着几堆炉火,发出哔哔啵啵的爆破声,炉火旁边则是几件武器铁具。

    赵夜白往屋子里走,在二楼的楼梯拐角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几个扭曲的烙铁,有些上面布满了斑驳的黑红血迹。

    赵夜白怒吼一声“克卜!给我滚出来!”

    强烈的动静迫使,从二楼冲下来一个健壮狰狞的络腮胡子大汉,上身只穿着一个黑色的皮背心,下身则是油腻到发亮的皮长裤。

    “哪里来的小娃娃,敢扫了爷爷的雅兴!”克卜愤怒的口喷黄沫,从楼梯顶层拐角伸出女人光着的半身,瞅了一眼又缩回去了。

    “你就是克卜?”赵夜白躲开大汉朝自己头上砸来的拳头,问了一句。

    “正是老子!”克卜一击不中,抄起地上一柄大刀就往赵夜白腰上横砍,赵夜白也不躲避,就直直的站在那里。

    锵的一声,克卜惊讶大刀砍在赵夜白腰上竟然没有把这个小白脸劈成两半,手上反而震得发麻,当机立断往后跳了一步。

    “把小哀他哥哥打成那样的人,就是你吧?”赵夜白冷笑着一个闪身就来到克卜背后,拿过墙上挂着的烙铁朝着克卜的胳膊砸过去。

    克卜反应也算是迅速,一个弯腰,烙铁在头上呼啸而过,克卜在地上就势打了个滚,站在门边的火炉旁问

    “老子打过的人多了,谁知道你说的哪个小杂种。”

    赵夜白慢慢的朝着克卜走去,路过火炉,把烙铁放在火焰里,盯着升腾的火光说道

    “那么小的生命,你竟然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克卜警惕的摸了摸后腰,掏出一把弩枪对赵夜白狂射,一边大喊“你是哪个区的!还是皮城的走狗!”

    弩枪射出的箭头带着幽幽绿光飞快射向赵夜白,不过与大刀一样,难以寸进。

    “不记得了,我来帮帮你。”赵夜白取出几枚金币,用手挤了一下,一面平展,另一面突出一道尖刺。

    克卜转身就要往门外跑,赵夜白仍然是虚抓一手,克卜只感觉门外生出一股强大的风力,把自己卷向赵夜白。

    “你想干什么!”克卜手臂肌肉紧绷,转过头死死盯住身前的赵夜白。

    “他犯了什么错?”赵夜白不理会克卜,几枚金币悬浮在空中,尖端对着克卜的后背,赵夜白拿起已经烧得发红的烙铁,顶在金币上,按向克卜的后背。

    “啊!!”强烈的疼痛感冲击克卜的大脑,皮背心烧焦化开紧紧黏在皮肤上“我是沉钩的人!你敢这么对我!”

    不过这熟悉的场景似乎让克卜想起了什么“你是为了那个要加入沉钩的小杂种?!”

    赵夜白只是又按在克卜背上一枚金币。

    “哈哈哈!”克卜痛苦却大笑“他要加入沉钩老子试试那贱骨头结不结实怎么啦?!”

    “老子不是还赏给他几枚铜钱吗!哈哈哈!反正玩烂了他妈也从来没给过钱!”

    赵夜白怒不可遏,手上的烙铁停在半空中。

    “怎么了小白脸,你是他妈新攀上的小情人不成!哈哈!都那么烂了你也喜欢!”克卜一边骂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针筒,里面装满了绿色的透明液体。

    赵夜白背对克卜,看不真切,也不在乎他手上的小动作,克卜却狞笑着把针筒使劲的扎在了自己脖子上。

    一股绿色的液体从克卜的脖子处蔓延,克卜的肌肉随之膨胀鼓起,爬满青筋,竟然有丝丝斗气溢出。

    赵夜白安静的看着这一切,克卜转过身子,双手牢牢抓住赵夜白的两条胳膊。

    “毒粥,也是你给的,对吗。”赵夜白感觉到克卜手上的力度比之前砍自己那一刀重了不止一星半点。

    “哈哈哈!那不过是老子喂狗的槽食加了点作料!”克卜仍然在不断用力“给那烂女人一家一个解脱老子这是行善积德!”

    赵夜白肩膀轻轻一抖,克卜紧紧抓住赵夜白的两条手臂直接齐着肩膀爆碎,鲜血喷涌露出骇人的白骨茬子。

    “哈哈哈!狗崽子!牛逼!!”克卜癫狂的冲着赵夜白的喉咙咬过去,赵夜白拿起烙铁插入克卜的口中,顶着克卜的身子冲出屋门。

    烙铁穿过克卜的后脑,死死地钉在克卜屋门前的墙上,将克卜的身子挂在上面。

    从克卜的嘴巴里不断涌出血水,而克卜仍然库鲁库鲁的大笑,两眼猩红,冲着赵夜白蹬腿,赵夜白两手上伸出长长的电爪,从克卜的两肋直插胸膛。

    这一击让克卜彻底的安静下来,只留下几乎要瞪出来的通红的双眼,瞳孔涣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