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英雄:瓦洛兰传 第176章 座前袍

时间:2018-05-10作者:赵官方

    赵夜白刚说完,哪怕再后知后觉,也感到似乎自从出了那条长长的通道之后。

    走在前往易大师所说的希拉纳宏伟修道院院长那里的路上,似乎不断有目光在往自己身上扫。

    一开始是对每个人都看,后来在身边有这么多国色天香,风格各异的美女的情况下,修道院的人慢慢的只关注赵夜白。

    而且从注视变成了,伴随着惊呼和议论,这在修道院秀美精致的院落中走来走去,赵夜白越发感觉被注视的浑身不自在。

    “易大师,还得走多久啊。”赵夜白询问。

    “也就快到了,再穿过两个院子就行。”易大师强行忍住笑意说。

    “还有这么远啊,就不能,飞过去,或者瞬移什么的吗。”赵夜白嘀咕“你们平时有事就这么走,那多耽误时间。”

    话音未落就有身影从赵夜白等人身边掠过,赵夜白更不开心了“你看,他们不都可以飞吗。”

    易大师有些不好意思“你确定你要飞着去?”

    奎因拍了赵夜白的脑袋一下“你还有没有点作为客人的礼貌了,第一次来就在天上飞来飞去,你不怕人家认为你在挑衅吗。”

    “这个问题问的一点大国贵族的水准都没有。”拉克丝拧了赵夜白的胳膊一下。

    “那修道院作为主人,让咱们走这么久,不也有失那啥,风范吗。”赵夜白感觉大家说的有点道理,但还是嘴硬一波再说。

    “额,这个,修道院平时的条例,规定,还是很严格的,虽然不至于说是苦行,但大家都很不轻松。”易大师跟赵夜白解释。

    “总之,这样也算是一种锻炼吧。也能让你们能感受一下修道院的风景和氛围。”

    “易大师,请您不要说了,给我们十分钟,我们忍不住想揍他一顿。”奎因认真的说。

    “别啊队长。”赵夜白看着队员们很配合的就身上有能量开始波动,赶紧摆手说。

    “我不是嫌弃,走的久,你们没有感觉到吗,好像很多人,就是他们,都在看我,还带着讨论。”赵夜白面色无奈。

    “弄得我浑身不自在。”

    “你可拉倒吧。”拉克丝轻轻踹了赵夜白一脚“人家那肯定是看这几位仙女,可别不要脸啊。”

    赵夜白满脸委屈的拍了拍自己刚被拉克丝赏了一脚的袍子,奎因却说“不对,却是我也注意到了,是在看赵夜白。”

    娑娜和菲奥娜也点了点头,这下拉克丝有些疑惑了“这家伙有什么好看的,长得是还行,但是不至于比得过小娜娜你们吧。”

    赵夜白看着易大师越来越忍不住的笑意,向易大师追求答案“易大师,您肯定知道为什么吧。”

    “咳咳,就是因为你长的帅呗。哈哈。”易大师说完很不负责任的笑了出声。

    临战先锋小队面面相觑,沉默三十秒之后,易大师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咳咳,好吧,你自己想想可能是因为什么。”

    赵夜白也一直在疑惑,众人之前围观他议论他,是因为撼动了宏伟修道院的石门,但是那些人都在前院,还被易大师遣散了。

    想必不会再因为同一件事,在身为长老的易大师明确表示该干啥干啥去之后,还跟着赵夜白讨论,可能性不大。

    那么就是在见了果老之后,他们再次对赵夜白讨论,难道是果老收徒的消息传开了?

    不应该啊,知道这件事的都没有离开,而且说是收徒,果老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给。

    赵夜白想到这里,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接着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哦哦哦!”赵夜白拉着自己的衣服,想起来当时果老给自己这件衣服的时候易大师就有忍不住的笑意“易大师,是因为这件衣服对不对?”

    易大师笑着点了点头,护目镜在阳光下变的十分耀眼。

    “这件衣服是有什么问题吗。”赵夜白左看右看,除了感觉衣服质量很不错,样子也挺好看,没觉得有什么。

    “座前袍。”艾瑞莉娅的眼光很复杂,说出这件衣服的名称。

    “座前袍?什么意思?”赵夜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这个衣服还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三位大长老的亲传弟子,所拥有的特殊身份,在这个修道院,享受第一梯阶的所有特权。”易大师缓缓开口“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的地位现在比我要高。”

    “啊?易大师你不也是长老吗?”赵夜白问“这有什么,长老的弟子有什么了不起,我不连个卷轴都没有嘛。”

    易大师算是无语了,赵夜白一直念念不忘他的卷轴,要是让这个修道院的人知道,有人被果老收为亲传弟子,还一直不满意,一直抱怨,恐怕赵夜白会被分尸。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易大师笑着说“你看看,身边那些眼光,是不是让人很有存在感。”

    “不,我只感觉到了危险感和压迫感。”赵夜白摇了摇头,易大师哈哈大笑,继续带路向前走。

    步入一个亮白的天花板上刻画着太阳和蛟龙,漆黑的地板上却只有一个突兀的双边六芒星的大殿,一阵压迫感向众人袭来。

    并没有看到有什么人出现,但每个人都感觉脚步变得沉重,赵夜白更是最浑身不自在的那一个。

    这股无形的压力,渐渐瞄准赵夜白,赵夜白轻轻恩了一声,直接手臂抬起,在身前凝结出好几道曲光屏障。

    清脆的破碎声传出,赵夜白感觉身边一个人影闪过,奎因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好快!”

    “希澈,别闹了。”易大师冲着赵夜白身后喊了一声“又把你师傅的壮丽山河给悄悄带上了吧。”

    “易大师,干嘛老是拆穿我啊。”一个比夏提雅还要矮上半头的咖啡色短发的小男孩闪烁到易大师身边。

    “这么重要的客人在,当然要拆穿你啊。”易大师笑着说“而且你每次都爱来这招,我都腻歪了。”

    “什么重要的客人啊。”被易大师叫做希澈的小男孩比划了一下“就凭这一件座前袍啊,真是的,谁还没有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