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英雄:瓦洛兰传 第188章 晚宴进行

时间:2018-05-10作者:赵官方

    一场闹剧结束,以卡蒲为首,大殿内摆放了一条精致的木质长桌,艾欧尼亚的几个长老坐在左侧,奎因等人坐在右侧。

    卡蒲手侧的就是艾森院长,果老刚才将壮丽山河拿走说帮赵夜白看看有没有设置什么禁止。

    所以也是有借口不参加晚宴,不过参加了恐怕更尴尬,刚才还弄出那么大声势不是?

    艾森院长旁边则是易大师,其他两位院长都有要事,并不参加这次晚宴。

    “虽然刚才多少有一些不愉快。”卡蒲院长笑了笑,举起酒杯“尝尝希拉纳的特酿归元液,都不要往心里去。”

    说这话的时候卡蒲院长一直注视着赵夜白,赵夜白心里只发毛,这变脸速度和情绪控制不服不行,总院长真不是白当的。

    奎因等人也纷纷举杯,看着杯中仙气腾腾的淡青酒液,卡蒲院长继续说“也欢迎我们修道院迎来新的一位座前弟子。”

    艾森院长似乎被戳到痛处,自己怎么就没先发现这好苗子,果老敲竹杠的本事自己也算是领略了,这怎么才能让赵夜白跟自己学习。

    几人各怀心思的一饮而尽,卡蒲院长挥了挥手,大殿外走进来一个熟悉的人影。

    正是之前和赵夜白有过一场激烈战斗的希澈,希澈踱步进来,脸上明显没有师傅老道,不情愿的神态很明显。

    “希澈,快过来。”卡蒲院长喊到,然后起身走到赵夜白身后,赵夜白正准备站起来,卡蒲院长却拍了拍他的肩膀。

    赵夜白浑身一激灵,有一种自己也许已经中了化骨绵掌的感觉,腿上发力就要站起来,卡蒲手上的力道也加大,把赵夜白牢牢按在座位上。

    赵夜白值得抬头看着卡蒲院长的笑脸“赵夜白是吗,今天你跟我的徒弟,就是希澈。”

    “你们之间多少有些误会,这打也打了,闹也闹了,希望你们两个的闹剧就此结束,以后还是师姐师弟,互相帮扶,如何啊?”

    听完卡蒲的话,希澈已经也到了赵夜白身后,面无表情的盯着赵夜白,赵夜白再次尝试起身,卡蒲顺势收回了自己的手。

    赵夜白并没有察觉身体有什么异样,对卡蒲院长和希澈微微俯身“赵夜白行事也有些莽撞,希望卡蒲院长和师姐见谅。”

    卡蒲笑了一声“这不是挺好。”就转身走回自己座位。

    “师徒都是不要脸,敲竹杠。”希澈对着赵夜白,皮笑肉不笑的动了动嘴型,没有发出声音。

    赵夜白一愣,也不多说,提起一只手,在半空中虚捏了几下,也动了动嘴型“那里跟师徒的本事和个子一样,真小。”

    希澈气的喊了出来“你说什么?!”

    卡蒲院长刚走回座位上,疑惑的看向两人。

    犹豫赵夜白背对桌子,就连艾森院长和易大师他们也只看到了希澈的嘴型和神情,赵夜白的动作却只能看到抬手,具体的看不到。

    “我说希望师姐可以冰释前嫌啊。”赵夜白做惊讶状“有什么问题吗。”

    卡蒲院长看向希澈,希澈咬紧牙挤出一句“没问题,师弟。”

    接着就都入座,希澈在卡蒲院长的示意下,坐到了易大师他们那一侧的末尾端。

    和艾斯塔正对着,艾斯塔有些手足无措,从今天初见希澈他的眼光就老是被希澈吸引,现在希澈直接坐到了他对面,艾斯塔被送到嘴边的食物呛了一下。

    看着在火红的发色的衬托下,耳朵脸庞乃至脖子都有些变红的麦和力关切的问“没事吧?”

    艾斯塔很别扭的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对麦和力说了句“没事,没事。”

    奎因和卡蒲院长说着一些客套的官话,赵夜白斜对面的艾森院长一直在看着他,看的赵夜白如坐针毡。

    “今天是因为我有事耽搁了,一会由我来带领各位解读各位所挑选的卷轴。”卡蒲院长终于说到了几人比较关心的话题。

    “今天会不会有些赶,卡蒲院长看上去也是一直在忙碌。”奎因说。

    “明天就又要有别的事情,最近人界实在是太不安定了,时代动荡,风起云涌,我们都老了啊。”卡蒲院长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奎因不再坚持,对于他们来说自然是越早学习越好。

    “诸位可以在修道院多逗留几日,交流学习一下。”卡蒲对易大师说“就由易长老做诸位的向导,有什么事情直接向他提就可以。”

    易大师朝着卡蒲点头,奎因谢过,卡蒲转向赵夜白“那么你呢,作为修道院大长老的座前弟子,随后还跟着回德玛西亚吗。”

    “这件事,我需要跟师傅商量之后再做决定。”赵夜白可不去随意回答这种话,就把师傅推出去顶一顶。

    “那倒也是。”卡蒲院长眼中一道黑光一闪而逝“你确实是找了个好师傅。”

    赵夜白感觉自己的右手有些异样,不动声色的把手放在桌子下,一边笑着点头称是,一边用余光看自己的右手。

    只见赵夜白的右手从手掌到接近手肘的部位,都变得漆黑,能量像是之前本初武域那样,变作黑色的火焰在手臂上跳跃。

    赵夜白诧异的尝试控制,却发现没有用。

    “怎么了?”卡蒲院长对赵夜白问“怎么不吃东西,尝尝这个修道院后的特产山兔炖蛙。”

    卡蒲院长起身亲手给赵夜白盛了一小碗泡在鲜嫩肉汁里的山兔炖蛙,推到赵夜白面前说“尝尝。”

    众人都看向赵夜白,赵夜白手上的黑色火焰却无声的燃烧的越演越烈,赵夜白可以想象自己抬起手臂后会是什么场景。

    平时安定的储藏在自己右手处,任由自己使用的本质黑暗元素,今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异常,赵夜白脑子清明的瞬间想起了卡蒲院长眼里刚才闪过的黑光。

    先不想为什么他能让自己体内的能量变得不受控制,赵夜白现在是猜不透卡蒲院长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越是如此,不知道对方的目的,就更不敢轻易按照对方的意愿走下去,赵夜白有些焦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