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英雄:瓦洛兰传 第189章 有病

时间:2018-05-10作者:赵官方

    “尝尝吧,确实很不错。”卡蒲院长再次开口“还是有什么不方便。”

    卡蒲院长这一开口,赵夜白就知道,自己手臂的能量异常波动,就是卡蒲院长导致的。

    赵夜白笑了笑“自然没有。”找了个理由搪塞卡蒲院长说“只是我个人不喜欢,嗯,这种肉类。”

    “那真是太遗憾了,来,把碗给我,不要浪费了。”卡蒲院长说了一句让艾森和易大师等人都震惊的话。

    赵夜白额头冒出细细的汗珠,他有点着急,自己越是不知道对方的目的,还一步一步在继续往坑里走。

    赵夜白稍微往前探着身子,用左手端起碗递给卡蒲院长。

    不用卡蒲院长再说,这个怪异的姿势,连奎因等人都感觉不对劲,疑惑的看向赵夜白。

    “喂喂,你怎么了啊。”在赵夜白身边的拉克丝看卡蒲院长接过碗,对赵夜白小声说。

    拉克丝离得这么近,都没有看出赵夜白又什么异样,奎因在赵夜白右侧,不动声色的侧目往桌布下看。

    以奎因已经做出不少假设的定力,也是微微一惊,以赵夜白的右手为中心,一个很大的黑雾状能量区域正在默默流转。

    但是因为奎因离卡蒲院长很近,不方便开口询问,给赵夜白一个眼神,赵夜白还以无奈。

    这一来二去,怎么也逃不过在场的众多强者的法眼。

    赵夜白看卡蒲院长清了清喉咙,决定先发制人,微微欠了欠身子说。

    “各位,实在不好意思,今天下午战斗的遗留伤发作了,现在身体有些不适。”

    “战斗遗留伤?”看过战斗水晶和亲自去找过赵夜白的艾森说“牧师院的没有把你治好吗,那里还有什么欠缺的地方。”

    艾森处于好意的关心现在却对赵夜白来说有些致命,他没办法,只好就抬起手臂。

    随着右臂抬过桌面,不再受赵夜白刻意压制的黑暗元素能量瞬间席卷长桌,化作黑色的电弧状的能量波跳跃着。

    “本质黑暗元素。”艾森伸出两根手指,夹住赵夜白发出的能量,然后指尖电光闪过,黑暗元素能量消失。

    说完这句话的艾森看向卡蒲“跟卡蒲院长一样,可以让他帮你看看是怎么回事。”

    卡蒲院长眯着眼睛也抓过一条能量“确实是本质黑暗元素没错。”

    “而且在之前的战斗水晶中,我们看你展现出来的。甚至还有其他元素的魔法能量,而且你还拥有本初武域。”卡蒲院长沉声说,赵夜白只是默默听着。

    “这样的天才降世,修道院在外的长老们也真是眼拙了,听说你之前是艾欧尼亚人。”卡蒲院长终于说到了重点。

    “是。”赵夜白微笑“在西海岸的田芝镇一个小渔村长大,是个孤儿。”

    “田芝镇,好地方,我也曾经去到过,那你养父母呢。”卡蒲院长说“现在是我们的座前弟子了,可以把他们带过来,安度一生。”

    “已经去世了。”赵夜白神情暗淡的低头,心里却感觉卡蒲院长果然是有备而来,不打算轻易放过自己。

    “抱歉。”卡蒲院长稍微垂首“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院长请问,一定知无不言。”赵夜白深吸一口气,无奈的笑了笑,像是一个被戳到隐私痛处的人该有的样子。

    “你的本质黑暗元素,以我来看,不像是先天的。”卡蒲院长眼光一凛,笃定的说。

    这一句话赵夜白在识海里开始破口大骂,这都能看的出来?你给我玩什么骚操作?!

    “卡蒲院长这是什么意思?”艾森院长接话,不止是他,所有再坐的人,也都是相当吃惊。

    “包括牧师院为你治疗时递上来的报告,你寄存在左手处的本质光元素似乎也不是天生的。”卡蒲院长说完看了一眼拉克丝。

    “卡蒲院长究竟想说什么。”赵夜白礼貌的微笑。

    “艾森院长,我们修道院唯一和外界有可能接触的联系会是因为什么原因。”卡蒲身上的气势腾起来。

    “灵界。”艾森盯着赵夜白,缓缓说出一个赵夜白没有听过的名词。

    “易大师,灵界活动较为频繁的宗门是什么。”卡蒲院长绕过奎因,再次来到赵夜白身后。

    “七鬼总。”易大师护目镜闪着含寒光,语气坚硬的说。

    “希澈,七鬼宗,最下作的手段是什么。”卡蒲院长身上一层斗气凝聚出人形站在自己背后。

    “夺舍。”希澈有些不明白。但还是回答了师傅的问题。

    “所以呢,院长这是想说什么。”赵夜白心里开骂,你们说的什么玩意为啥我都没听说过。

    看身边奎因的表情,她应该是知道一些,其他队员则都是一脸蒙圈。

    “不是天生,却能拥有本质元素,不知道这除了夺舍,还有什么手段可以做到。”卡蒲对已经转过身面向自己的赵夜白说。

    “那我只能说院长你。”赵夜白感受到无尽的压力袭向自己,身上赤红的斗气涌出“孤陋寡闻了。”

    “哦,哈哈,那我真是愿闻其详。”卡蒲院长笑了笑,眯眼对赵夜白说。

    “不好意思,我没吃饱,没有翔给你闻。”赵夜白扯了扯嘴角。

    卡蒲院长皱眉,没有听懂赵夜白的意思,赵夜白再次开口“我不想说,有问题吗。”

    “没问题,不想说的话,就算你是座前弟子,我现在也可以凭院长的身份抓你去侦讯,救你是你的师傅也达不到的权限。”卡蒲院长伸手想要按住赵夜白的肩膀。

    “我就想不通了。”赵夜白一脚踏在凳子上。

    “你说你好歹也是个这么大的修道院的总院长,法天层次的强者,对不对?”

    “溺徒恃宠而骄,欺软怕硬,仗势欺人。”赵夜白端起杯子喝了口之前的仙酿。

    “小辈打架一点小事在这磨磨唧唧东拉西扯下绊子,斗不过师傅就在徒弟身上找补面子。”

    “就你这气度,怎么当上总院长的,你说你是不是有病?”赵夜白说完,心里舒服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