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二百三十一章 诡异的小镇

时间:2018-06-01作者:琉纹

    “我们该先考虑的是这个小镇的事情。”夏初然说,“我来这个小镇已经两天,遇到的人和事都有些奇怪,而且实在没办法放心。”

    “怎么说?”白玫通过今晚和夏初然的暗里交锋,对她稍稍有些心心相惜之感,所以对于她的意见,白玫倒很想听听看。

    “具体我没去调查,也不太清楚,只有两件事是我很在意的。第一件,是我来的当天晚上,我曾经出过异扶堂到小镇上。可是小镇空无一人,路上是零星的光源,而我遇上的镇长朱老告诉我:异扶镇的夜晚大家都不会出来,而且这个镇每年到梅雨季节都会死那么几个人,似乎都和异扶堂的主人熊先生有关。”

    “第二件事,是昨天早上遇上浪哥之前的事,不说那水上,就是这个小镇白天似乎也有很强的隔阂感。镇民之间的交流很少,而且彼此之间都很陌生,加上随之而来的敌意,我不知道这个小镇怎么回事。我想选在了停尸桥,最起码这个杀害姜老四的无论是人还是鬼,都应该对停尸桥有了解,若是可以,这个小镇也一并了解或许会好点。”

    夏初然说完,白玫轻微点头回答道,“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件事我和铭风会跟进,麻烦的只是你和刁浪或许还会忙上一阵。”

    夏初然摇头,并不在意这种小事。

    “对了还有一件事。”白玫一直在想还有什么是他们没想到的,而且要注意的,“等会儿铭风会想办法带来姜老四的灵魂,你需要去帮我们同姜老四说上两句,问一些线索,毕竟这里只有你能通鬼话。”

    夏初然立刻点头,当时在桥上她看见姜老四的亡魂后第一时间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不知道是亡魂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她感觉有股很奇怪的力量,要不是刁浪她一准的嗝屁。

    见夏初然点头,白玫有意让她休息,也就不多说话,关于蔓蔓她也不知道如何与刁浪说清楚。

    不如不说。

    白玫如是想,又有些许担心,因为这个决定不是她能做的,她担不起这个责任。而每个人的命运都有自己的轨道,就算是他们也逃不过这一法则。

    “你先休息,其它事等天亮了再说。”

    “嗯。”夏初然知道,立刻跳下高椅,白玫见她往酒馆外走喊住她,“你不在这休息吗?”

    夏初然一边查看手电筒的亮度,一边摆摆手,“不了,我去看看浪哥如何,回去还要想些对策,毕竟死了的是姜老四,说不定我们要直面姜家,我也必须做好准备。”

    姜家是八大家之一,能力上不及夏家,发展至今都是少一事是一事的主。所以暗地里都叫姜家——宋江:带着人头去送死,不是做大哥的料。

    也有一说是“怂姜”。意思都是差不多的。

    不过夏初然并不苟同这种说法。就她所知姜家是八大家底蕴最足的,也是最巩固的家族。

    不像夏家享乐为先的家风,姜家之严谨在现代社会甚至往前都少有。这也是为何一个文学世家的姜家成为了八大家之一。

    不是说你有能力、金钱成山就能左右时局,很多时候这只是基础,而这基础之上的斗智斗勇才是稳固的资本。

    现在八大家中能一较左右的估计只剩下:夏、姬、姚、云、姜五家。其它三位都风雨飘零岌岌可危,需一场大变革或许才能重新振作。

    而其中已经一蹶不振的当属于陆康回的陆家。过去其余七家甚至想过外家代替陆家,只不过,还是夏老爷当家的时候这件事就没得商量,坚决不行,到了夏初然这一辈更是不同意。

    玄素让她照顾好陆康回,夏初然首先就不能让陆家倒。而且往大了说,后面万一巨变,夏陆两家的联手也至关重要,没有一个同盟,早晚夏家的命运会和陆家一样,这也是夏初然不能接受的。

    想了这么多,夏初然的心也变得愈发沉重,姜老四这件事最大的枝节就是姜家,她是卧底来的,目的是找到地下贩卖器官的黑市,还要帮助接应人,可是……现在这件事变得越来越危险,夏初然也没把握将之后的事情一帆风顺,所以该做些什么准备才好。

    “好了,我还是走吧,我总要去做些什么我才安心。”夏初然想了一大串,最后还是回归本源,她决定先回异扶堂,将这些事情再重新整理,一定要有线索才行。

    “小夏。”白玫在身后喊住了已经到门边的夏初然。

    夏初然总是想的快做的快,有时候有了预判,有时候却意气用事,还是太年轻。

    “若是可以,我希望能和你做朋友。”白玫倚靠在门边的梁柱旁,她来的太快,以至于夏初然忽然转身的时候也受到了惊吓。

    不过,很快就能明白的夏初然还是笑嘻嘻,“若是可以,我也是这么想的呐。”

    白玫点头,“那么请用心。”

    唔?夏初然被白玫这一句话弄得莫名其妙,她没用心吗?不对。她……用心了吗……?

    “世间的事情不可测,希望我们能帮到你,你也能带给我们一些奇迹。”

    白玫说完转身,她的背影是一样的曼妙,仿佛她该是接收所有目光的焦点,却因为某些原因,留在了阴暗的背面。

    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她自己吗?

    “走的时候把门关好。”白玫又嘱咐一句,夏初然赶紧答应,脑袋伸着向白玫张望了几眼,最后甩了甩手电推门出去。

    推开酒馆的门,入眼就是夏初然看到过几次的河道,白玫说过什么来着,哦,永智华曾站在这里发呆。

    夏初然走近河道,河边有一盏不明的灯,通过这个灯望向河面还是一如既往的漆黑。

    这里有什么是永教授在意的?还是说她想起了二十年前的自己?那她二十年前来到这里又是什么原因?

    “小厨娘,你在这啊。”身后是常野的声音,夏初然迅速转身。

    常野没在黑夜里,看不清。

    “常野先生好,怎么样,路带完了吧?”夏初然不管眼前的人有什么样的状态,她认为必须先反应。

    那人低笑,走近,夏初然本能的往旁边去,偏开常野的方向,远离河道。

    “这个点了,还不带完路吗?”夏初然又听到了常野的低笑,还有他后面跟着的一句危险性极强的话,“说到这,我以为厨娘小姐会跟上,这么晚了,你又去哪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