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二百三十五章 真少女与假小子(2)

时间:2018-06-04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厨娘,你的头……”沙曼华慌张地指着夏初然的头部,满目惊恐。

    这时候天已经比刚才亮多了,晨起的天空不似昨日的灰暗,还多了一丝蔚蓝。

    夏初然伸手摸了摸头,又摸了摸后脑勺,忽然黏黏的让她感到有些奇怪,疑惑地将手伸到近前,竟然大片的红色,手上全是血!

    “啊!”夏初然顿时一个惊吓,不由得大叫一声。

    对了,刚才她被常野顶了一下,头撞到了墙上,那时候什么都疼,她也就没注意到自己后脑有什么问题。而且又下了大雨,说实话感官都不太清晰,所以难免糊涂了些。

    “我还没死?”夏初然吓完自己又觉得是常态,脱口而出自己的命大,而且十分佩服。

    可是这状态完全是惹怒了刁浪,他大步上前,一边走一边脱下外套在手上绕了两圈,按在夏初然的后脑勺上,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夏初然连反应都没有十秒。

    “还没死是不是很厉害?要不要我给你颁个奖?!”刁浪炮语连珠,直接按紧了夏初然的后脑勺,眉皱的也紧。

    之前看她们出来,他本来可以第一时间注意到夏初然,可是沙曼华突然抱住他让他忽然之间也失了准,以至于这伤口还是沙曼华第一时间发现,真叫他不舒服。

    “奖励……我也没那么……”

    “我是夸你?我是夸你吗?!”刁浪突然爆吼一声,夏初然原本嬉笑的样子也被唬没了,立刻低下头,抱歉道,“对,对不起……”

    可是刁浪随之又把她的头抬起,直视着她,“我需要你对我道歉?”

    “啊?啊……”夏初然嗫嚅,慌张而不安,她平时胡话说惯了,虽然夏仁杰也经常发火,可是夏初然只觉得他太过认真,是另一种玩闹,所以并不当回事。

    可是刁浪如此还是着实是让她很吃惊,一时间吓得不敢说话。

    刁浪原本真的很愤怒,见夏初然惊慌的眼神又不忍,独自调整了一下,口气稍缓,挂着不是笑的笑,“你下次再这样,我就这样吼你,听明白了没?”

    夏初然一愣,见刁浪鬼笑着,立刻点头,“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别说什么再也,刁浪他一个字都不信!

    转头望向沙曼华,她脸都吓白了,刁浪忙走过去安慰,说这只是厨娘特例,她不听劝,死不悔改,像沙曼华这样乖的孩子他一定不骂。

    狗腿子外加讨好,夏初然一瞬间害怕和慌张都没了。感情他对所有姑娘都讨好,就骂她一个是吧。

    嘁。什么破友谊,绝交!

    夏初然心里怒气涛涛,一手按住后脑勺,大步往前走。

    刁浪在后面喊慢点,夏初然就加快步伐。

    走着走着夏初然才觉得着后脑勺真是疼的要命,莫不是脑浆出来了?

    当然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夏初然立刻就摇头否认自己的荒唐想法。不过还是走的很快,刁浪在后面扶着沙曼华,还在不断的喊,并且加上了什么“沙曼华身子弱,你别走这么快”;“四处积水,脚下路滑别晃到沙曼华”;“天清气朗,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是个小子?”……

    最后一句着实气到了夏初然,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狗腿子喜欢女色却偏不喜欢她这种,夏初然停下了,回身踢中他的小腿。

    刁浪“哎呦”一声摸摸,装模作样间小眼珠子一转,手动拉住夏初然,“可以了,别走那么快,我们一起。”

    夏初然看刁浪要扶住她,慌忙之间退出,“算啦算啦,我没那么弱,你扶着她吧,千万别把她磕着,毕竟还是我的救命恩人。”

    “没事,我一手一个。”刁浪说着展开双臂,像之前展示的那样再次展示了他博爱的一面。

    左拥右抱?夏初然摇摇头,拍拍他的肩膀,“我说你啊,知不知道男人的怀抱只能有一个女人?好好开始就好好做,哎哟喂,不让人省心的孩子。”

    给了机会就去做吧,夏初然想想这也是他们的命运,该给他们一个机会。按理说自己也不应该掺和进去,毕竟她也有自己的道路要走。

    刁浪注视她感慨的模样,有些纳闷,她又知道了?一天到晚神神叨叨,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三个人回到异扶堂的时候也不是太晚,院子里本来有些人在等,现在也都回房了。

    刁浪说,他之所以会留下沙曼华,是因为蛮灵太闹,喝醉了耍酒疯,刁浪一个人顾不了两位姑娘,只能先把蛮灵送回来。

    可是没想到,送回蛮灵再去找沙曼华就找不到踪影,少说他也找了有一个小时。

    夏初然内心疑惑不解,沙曼华这么难找?这小巷就这么诡异?再说了刁浪不是普通人,找个人不至于吧。

    可是刁浪就是强调这次找人的困难性——急的上火,毫无办法。

    夏初然本来想细想,可是后脑疼,刁浪就让她先休息一下。

    夏初然回房间,蛮灵正四躺八仰的倒在床上,夏初然帮蛮灵整理好睡姿,往里面推了推。

    刁浪说蛮灵死活不上去,而刁浪也担心沙曼华就没强求她离开,所以就这样了。

    夏初然没推醒蛮灵,只是轻轻抚摸她的头,忽而笑开,“小蛮的头型真圆呐。”

    “你可真能想。”刁浪将沙曼华送回房间,又下来看看夏初然,“怎么样,怎么休息?回酒馆?”

    “我去厨房的小仓库待着吧,还是那里又静又安全。哎,对沙曼华好点。”夏初然想好去留处,还不忘关照刁浪。

    刁浪撇撇嘴,“真不想说你想多。”

    “你自己知道就好,这我也管不到,顺嘴告诉你一句。”夏初然把刁浪的外套绕手上,那里早就不流血了,夏初然估计就是轻微脑震荡加上破皮,“衣服我给你洗了。”

    “回去买一件吧大婶,扣死了。”

    “十三万八千八。”夏初然人走到门边回头,“你那辆摩的花了我小半年的积蓄,以后不给你吃草皮你都要感谢我一句。”

    “是是是。”刁浪努努嘴,就她话多钱又多。

    目送夏初然离开,刁浪又跟在她身后小走了几步。

    她始终不回头看一眼,只往前走,只走她要到达的目的地。

    院子里槐花开了她也知道抬头看一眼,却从没想过往身后招个手,而那满园或萧条或盎然的风景毫无趣味,但她也沉浸其中不知回头……

    很多年后刁浪回忆起这一幕,总是在想,那个时候她要是回个头或者他能喊一声,是不是很多事情都会不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