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二百三十八章 姜老太

时间:2018-06-09作者:琉纹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初然走前面,估摸着天黑好办事,赶紧去帮刁浪一把,把姜老四的事情彻底解决。

    她大手一抻拉开了小仓库的门。

    连日阴雨,五六点的天空已经沉下来大半,厨房间昏暗,只有炉灶处的旺火让人辨别一下方向。

    厨房间的灶上冒着热气,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四周静悄悄的可怕,夏初然心下不舒服,朝身后摆了摆手,示意白玫先等一下,不要出来,也不要轻举妄动。

    “夏小姐是醒了吗?”

    果然,门口传来“哒哒哒”的拄拐和脚步声,那熟悉的声音也让夏初然心头一颤。

    不好,这下真不好。

    “我听人说你这几日忙碌,早上才在这厨房间休息。老太这可怠慢了大小姐,日后怪责下来,老太可真是难以担待。”

    那声音的主人继续说,白玫往未开的门后躲了躲,隐了身形。

    夏初然知道事情会这样发展,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她最怕别人盯着,可惜现在看来是再也不可能自如活动了。

    “听声音,莫不是姜老太太?”夏初然假装客气应和,在身影到来之前整理好了衣衫。

    姜老太太,姜家原当家,与夏家前任当家夏老爷一辈,当如今已是九十三岁高龄。

    厨房间的灯忽然亮起,夏初然眼眯了一下,随后站直,迎接姜老太太。

    姜老太太拄着拐杖到来,步伐慢了一点,表面看是一位身弱的白发老人,不过那双目不怒自威,身形韧而坚挺,当年的那股英气依然显现。身后还有一女两男三位随侍者,女子扶着姜老太,姜老太太的衣衫稍有些不整,阴雨闷重衣服穿的也不少。

    姜老太太是姜家最为传奇的主人,在那个动荡年代,外出留学归来的姜老太第一件事就是整出了一只队伍,上山剿匪下海驱寇无一不亲力亲为。

    也就是她这一番功绩,直接将姜家这个文弱书生气的家族拉上了与姬家同样的高度。

    只是三年前身体越发不行,年轻时剿匪摔下了马而落下的毛病也越来越影响她的生活,所以她才将她的位子给了最为像她的大女儿姜詹月。

    “放肆!见到老太太还不行礼?”

    身后两男中个高的一位突然朝夏初然开口,身前扶着姜老太的女子身子一抖,但却只是低头不语。

    她不同于身后保护姜老太的两位,她常年跟在姜老太身边,对这个夏初然是非常的熟悉,也知道夏初然是什么身份什么人。

    就目前来说姜老太要不是年长都不能说夏初然一句不是。

    这就是八家家主的地位。

    “啊,对。”对于这样尴尬又沉闷的场面,夏初然只开口,脸上笑颜荡漾,“是这样,这也不算正式见面,老太太也算是我的长辈,我是该恭敬些。”

    随后走近些,微伏身,目视不予老太齐平,“老太近来可安好?”

    “死不掉。总之应该会比夏小姐到处奔波好那么一些吧。”姜老太沉声沉气,下颚抬高,刚才她本可以喝止身后的高个男子,可是她着实也想给这位高高在上的夏大小姐一个下马威,再说这时候的她身边无人,就连常伴左右的夏十爷也不在,有何可惧。

    白玫在门后饶有兴致,她似乎还没看到夏初然这种场面,可以再等一二了。

    夏初然一声轻笑,平常只道她是小孩子气,如今上了年纪地位的人也要耍耍小手段,说些多余话,此番如此紧张却不知什么才是轻重,这可真是……无聊。

    随后抬眸,夏初然挺直起背,高出佝偻的姜老太一头,“说的也是,我也没收到姜家要来吊唁的消息,老太能不好嘛,是我说多余的话,真不应该。”

    姜老太表情严肃,沟壑丛生的脸上写满不悦,后面的大个子显然也察觉出姜老太的低气场,随即呵斥夏初然道,“你怎敢在老夫人面前胡说八道!反了你了,在苏城,在异扶堂还没有人敢轻视老夫人,你算什么东西,赶紧给老夫人磕头道歉。”

    夏初然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那高个,拉了个长板凳算是客气地给姜老太坐下,自己也抽了一张凳子。

    “你!让你道歉!你竟然敢无视!你知道眼前这位是谁吗?你十条贱命都抵不上一条!”说完高个子欲出来拽夏初然,可没曾想突然脚下一滑摔了个大跟头。

    正当那大高个因为跟头“哎呦”叫唤的时候,夏初然稳坐不动,居高临下看着高个,嘴角带笑,“趁我还在好好说话,从哪来回哪去。”夏初然本来就不急,掩了掩嘴,知道是白玫在帮她。

    高个一愣,刚要伸出手指,就被姜老太身边的那位女子握住,往下按了按,摇摇头,急切地说,“千万不可对小姐莽撞,还不回去。”

    高个男子一看平时冷静的大姐稍显慌张,突然一下进退两难,既担心于这位小姐是否与众不同,又担心自己没为老太出面撑不起老太的身份。

    就在这时,姜老太伸了伸手,稳住了场面,让高个男子重新回到身后。

    高个男子一瞧,赶紧跳起瞬间站回了姜老太身后。

    “夏大小姐。”

    “哎,老太太您说。”夏初然还是声线跳跃,不受太大影响,也是,没什么能影响到夏初然,这一点姜老太知道。

    “夏小姐是老太我见过最不拘谨的小姐了……”姜老太说话慢,夏初然就等着,“无论什么事情都有夏小姐的身影,先有衰败的陆家,后有危难的水家,现在姜家出事,夏小姐又第一时间到达,唉,你说这可怎么说好。”

    姜老太太直击关键,夏初然有预警,客套话的前菜确实多得不像话。都说这老太疼极了两个儿子,现在小儿子死了,她来这就是为了寒碜夏初然?想想也不应该吧。

    “可能我不安于现状?”夏初然笑说,“毕竟家里有小叔,我也不用多烦心,就这样了。”

    姜老太轻哼,“可那也是外戚,不该对你的事情过多插手。”

    “老太不也是外人?还是外姓呢,不也想指手画脚?”夏初然出言反驳,姜老太哼哧有些气恼。夏初然护着夏仁杰这是谁都知道的,当然要是夏初然知道当年的那件事,是不是还会如此,就不好说了。

    不过这短需要在最适合的时候揭,而非此种影响最小的时候。

    “我直接说吧,你猜的那些都和我无关,我只是正好参与,并没有插手。最蠢的莫过于将自己完全暴露在事件当中。就这些而言,抽身而来抽身而去,掌控乾坤,是更好的选择。”

    “所以你去了西行医院?”姜老太脱口而出。

    夏初然一愣,微皱眉,姜老太不该不分时间地点说多余的话,她不是真老了吧。

    姜老太立刻知道自己失言,朝身边的女子说,“你们三个都出去,没我的吩咐不许进来。”

    三人同时一愣,可是姜老太不看他们,三人面面相觑,默默退了出去。

    短时间过后,厨房只留下夏初然和姜老太,还有沸腾的炉灶和隐身的白玫。

    “夏大小姐……”姜老太目光凌然,“你真的不该去管西行医院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