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一步一步

时间:2018-06-10作者:琉纹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么,我退出。”蛮灵一开口,全场哗然。

    吃惊的是沙曼华和卢克,皱眉的是常野和华容,永智华永心母子一贯的事不关己,正默默看着平摊在桌上的书。

    夏初然欲开口,情绪波动,刁浪赶紧抓住她,不让她冲动误事。

    蛮灵在沙曼华对面的位子,也是夏初然能看到的方向。

    对于蛮灵的突然退出夏初然始料未及。她想过很多人的离开,但唯独不觉得有蛮灵。她来这里有原因有理由,在没做成事情之前怎么会离开?

    夏初然紧盯着蛮灵,从刚才进来夏初然就觉得不对头。蛮灵沉默,面感深重,眉头紧锁是那种不安的混乱。夏初然不知道她怎么了,又有什么想法?若是说离开,那是完成了什么事之后才有的举动。

    姜老四是她杀的?夏初然忽然之间很彷徨,她不愿看到这个结果,水家之事后夏初然也如此的感觉,但是幸好那时候刁浪说了:蛮灵虽然在里面牵扯不小,但是就目前看她真实动手的可能性为零,不然歪气邪念侵体,她的灵气早就变化了。

    最有可能的情况是蛮灵还在危险周边徘徊,算是可以拯救的人。所以夏初然才对最近又见到的她表现的很亲近,她也想帮助蛮灵,知道蛮灵的停留,就更想带她脱离这些桎梏。

    夏初然正想着,突然看到蛮灵不知为何愤怒的顺下了两条长辫的红绳,狠狠扔在地上。

    夏初然一愣,忽然想到她们在船上遇险那一日蛮灵也给了她红绳。那次夏初然没用到红绳,也不知道如何用,只是顺手揣进了兜里。

    夏初然掏掏口袋,拿出来藏在口袋里的红绳,摊开掌心。

    刁浪一把合住她的手,将那段红绳藏在了两人手掌之间。刁浪抓紧夏初然的手,夏初然有些疑惑,不安地看着刁浪。

    刁浪面色不改,只是手上的力沉了一些更加握紧夏初然的手,然后又靠近了她几分,轻声道,“传说世间有一棵神树,藏在地下,长于深潭,其枝桠如柳条,垂于潭底而不腐。接收四朝来音,听取八方真言,是仙人的传音绳。”

    刁浪简单一个解释,夏初然忽然了了,刁浪的意思是,蛮灵给她的这个红绳其真身是传音绳,也就是说蛮灵将它绑在两束发上,目的就是为了听来自某方的声音?

    这结合昨晚白玫和她说的,蛮灵身上不见灵魂的起伏,也就没有附身或者被操控一说。继而大胆推测,停尸桥那晚蛮灵之所以前后变化明显,是因为有人通过传音绳教她,叫她如何混乱夏初然。而那个人看着这里的一切,隐于周围伺机而动,同样也盯着夏初然,而且一直想找机会结果或者影响到她。

    但还是……奇怪的很。夏初然对眼前的一切其实很疑惑,她最近要说遭遇死亡倒是有那么几次,可是出奇的蛮灵反而帮了她,不止一次。

    这怎么说?

    “你的考虑先暂时放下。”刁浪的声音又传来,“你先控制住蛮灵,这边姜家老太脸色已经变了,我怕蛮灵被第一个盯上。”

    刁浪之前明明白白和夏初然讨论过,他希望能有蛮灵这样一位伙伴,其原因有三:长得漂亮;长得漂亮;长得漂亮。

    而她作为敌人实在是一个很强的冲击,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不想丢失先局。

    所以这次在火车上见到蛮灵,夏初然的第一个念头也是“控制”蛮灵,希望她不要站在对立面,即使是对立面,也不想让她和刁浪正面抗争。

    刁浪那脾气,一点就着,夏初然也怕蛮灵受伤。妖总比神容易受伤且难痊愈,所以她也尤为不愿意看到这一幕。

    蛮灵在混沌,一定有什么她搞不清或者被影响的事,也因为这些事所以她才会变得如此,夏初然始终在猜测。

    “她走了,你跟上。”刁浪叮嘱夏初然。蛮灵从位子上起身,姜老太已经面色不大好看。

    夏初然盯着蛮灵,在姜老太投过来实现的一瞬间,竖起手压了压,示意这边她来解决,就匆匆跟上。

    在门外看到了阿宝姑娘端着茶水过来,夏初然停了一下,吩咐道,“阿宝姑娘,永教授不喜欢红茶,永心最好给他甜的东西,那位异国少年不要给热水,另外你准备一些果汁。”

    这是陈嫂吩咐夏初然这些客人的特点,夏初然听一次就记住了,同样的她也很佩服陈嫂的态度,有些时候有些人,她对自己的认知程度远比他们这些自视甚高的人来的清楚。

    夏初然说的是很多人,当然也包括自己。

    “小蛮?小蛮?!”夏初然其实已经跟丢了蛮灵,她的速度十个夏初然接力也跟不上,跟丢是早晚的事,只是夏初然依然很气馁,天也要黑了,她能去哪?

    “林亦小姐?”夏初然不得不喊蛮灵在这里的化名,她来这里做什么又要怎么做夏初然目前都不想过问,只是看她情绪的变化,夏初然不由的有些担心。

    她切断了和谁的联系?那传音绳又是谁给她的?蛮灵目前是出于什么状态?而她自始至终对他们的态度又是怎样。

    仅凭一点印象,夏初然在异扶堂的院子中胡走乱撞,慢慢的,又走到关押陈嫂又让陈嫂消失的那间破屋。

    嚯!蛮灵?!真在这!

    蛮灵站在门口,原本关押陈嫂的偏房门大开着。一圈保镖在姜老太到来之后全部遣散,所以此刻的院子十分空大,也安静的让人害怕。

    向破屋投去目光,里面原本有的蜡烛早就烧完,而天光在慢慢变暗,所以里面已经看不通透。

    “小蛮?”蛮灵背对夏初然披头散发,此刻的她面容惨白,令夏初然也有点不知所措。

    “你为什么要摸我的头?”

    蛮灵转过身,直视夏初然,夏初然愣了一愣,没想起她什么时候摸了蛮灵的头。等等,这算什么梗,猫头不能摸?蛮灵不是很喜欢有人摸她吗?在夏仁杰家她一直这么要求夏初然来着。

    哦,对了。夏初然忽然想起,这个动作发生在今早的时候,那时候蛮灵赖在夏初然的房间和床上,夏初然无奈之下惯性的摸了摸她的头,希望她安睡……所以蛮灵这种质问,是她,做错了吗……?

    “我听到三次声音。”就在夏初然搜肠刮肚搜索有关于自己了解的猫能不能摸问题时,蛮灵又开口了。

    “啊?”夏初然本能的发出疑问。

    “在姜老四死亡的当晚,我听到三次奇怪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