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二百四十七章 你来说说看

时间:2018-06-13作者:琉纹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么,我们请夏小姐说说吧。”华容身体往后靠在座椅上,嘴角露出一股蔑笑。

    才到屋里的夏初然和蛮灵略显茫然。夏初然看着眼前的氛围,先是转醒,顶顶蛮灵,让她做到客人的位置。

    蛮灵当然知道,叮嘱了一些菜品的注意事项,才坐到客人该坐到的长桌边。

    刁浪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侧身帮忙一边说明,“这次来的人意图都不简单。”

    “怎么说?”夏初然趁这个时间赶紧询问,她一头雾水被带入其中,到底在她去厨房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她向后看了一眼,大家神态各异,但都看好了她。

    夏初然在心骇下迅速回头,听刁浪简单解释,“说到了异扶堂的熊主人。因为你是直属异扶堂,也是除陈嫂以外唯一可以给大家线索的人,所以矛头转向了你。”

    “可我什么也不知道!”夏初然焦急低吼。

    刁浪也犯难,出谋划策道,“要不我给他们都打晕?”

    “那不止今晚,后面也会没完没了。”夏初然长叹一声,“你们怎么说到这个,不是在说苏城和异兽之间的事吗?还有,之前说的异兽门道没下文了?”

    刁浪看了她一眼,“你知道的,不需要问。”

    意思是:即使她没听到这里的异兽门道,她也会对这里的道道有些了解,而且比在场的人还要了解。

    刁浪对自己的了解,夏初然还是蛮受用,于是抿唇一笑,“听听嘛,看看哪里有出入。”

    “一会儿我跟你细讲。”刁浪回应,继续低声,“你先把这里的情况搞清楚。你那个华容同学,真的十分的不讨喜。”

    夏初然点头,看了华容一眼,证号华融也看向她。她直起背,倒不是准备和华容说道一番,只是晚餐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再不开席在场个人都得饿了。

    夏初然就这样着手开始分置晚餐,一边走一边观察情况客人的情绪与语言,刁浪也帮她的忙。

    华容一直不急不躁,在场的人似乎也在等她开口。

    就这样一直到最后一个汤品呈上,夏初然摇铃示意晚餐开始后,大家的心才稍微定了一些下来。

    摇铃这个动作之前一直是陈嫂做的。之前陈嫂还教过夏初然几次,摇铃有步骤有停顿,说是饭前必须做,做好了做到了,这一天才算没白忙。

    昨晚的晚宴,其实原本也是陈嫂出来摇铃,可是之前因为杨树的问题被姜老四关了起来,也导致昨晚没能摇上餐铃。夏初然现在做这个事,是希望按照陈嫂的初愿,将这里的一切妥善完美。

    “夏小姐,你可以回答了吗?”

    华容并不是等待晚饭,只是等待夏初然的动作全部结束,不结束怎么能打断这位尽职尽责的厨娘,又怎么能让她想好托词以避视听?

    华容面上轻笑,笑容看起来是那么自傲,“你也和姜家司机聊得很多了,怎么,还不愿最后和我们说说。”

    这次华容开口,原本的晚餐变得危机四伏,连沙曼华也不知道吃好还是不吃好,她确实饿了,但也确实担心目前的状况。

    只有蛮灵大口吃喝,一边感慨自己的手艺真是好。

    “那,大家想知道什么呢?”夏初然微笑得体。

    “熊老爷,那个死掉近一百年的家伙,真的还在这个世界上吗?”华容手抵下巴,目光极为凌厉,直击主题。

    夏初然倒也不惧,华容这家伙,以前就很喜欢转嫁压力,夏初然并不看好他这一点,考虑跟以前一样给他一招下马威,于是她浅浅一笑回应道,“是这样的,华容先生,您知道熊老爷生于几几年吗?”

    “据说是1878年,怎么?厨娘小姐是异扶堂人,连这都不知道?”

    夏初然摆摆手,华容微皱眉,这个动作勾起了他久远的记忆,那种记忆充满了不确定性,是过去的阴影。

    “你想说什么就说,摆什么手!”华容脱口而出的暴怒,夏初然支起手摇摇头,似乎对他的这种态度不屑一顾,华容又是急上火,可这次夏初然停下手势瞬间开口了:

    “我这么说吧,我这个问题只想表明,如果熊老爷活到现在,那也有122岁,但依照可行性来说太低;而若是按照坊间传闻,说这位熊老爷藏于沼泽,那么你们看到尸体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姜家要你们找的人,不一定是活在这世上,或者是尸体。姜家也说了,只要有那么一点消息,最接近者胜,甚至有了硬性的时间规定,那么你们说姜家要什么?”

    众人心事上眉,且不得松。

    “我现在只是给出一些我理解的概念,姜家不是要你们找熊老爷,也根不是找什么尸体。姜家需要的是一个线索,一个只能在熊老爷身上出现的线索,而这个线索一定会是在找寻熊老爷的过程中被发现。”

    夏初然听到这个测试题目的一瞬间想到的就是这个,熊老爷尸体不一定能找到,那么姜家还要出这个题目的初衷又是什么?没有利益,又何必在这件事上大费周章?这不是姜家的风格,也不是留在八家之列的大家风格。所以综合来说只有这么个理由。

    “所以,你们也不必追问我什么姜家,什么异扶堂,连同熊老爷我也一概不知。我跟你们一样一头雾水,姜家做事的方式方法你们也该有耳闻,招新人、出新事、猜新迷。盯着我没用,我只负责照顾你们。另外我关照华容先生一句,我姓林,我叫林初夏,不是什么夏小姐,目前是厨娘,兼职管家,有什么事情你找我,我也不一定能做到。”

    从夏初然开腔,华容就没能插上一句,脸色非青即紫相当难堪。

    他没有一开始的气定神闲,但底气尚在,只是依然有种入瓮的感觉,似乎这一步,是夏初然预料的,但他已经开口,“你改名了?”

    “嗯哼。这有什么,十八岁之前这是正常操作,我又不犯法。”

    “可你……”

    “我们是同学,我知道了,你以前就挤兑我,嫌弃我出生没你好,学习没你棒,做人没你能,做事没你刁。我明白我都明吧,可我们同学一场,你给点面子嘛。”

    夏初然说完低眉一笑,华容脸色煞白,已经不知所措。

    只有刁浪知道,夏初然这家伙,又开始胡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