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七十无章 鱼落怀中

时间:2018-04-05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说起这个天地异变之日,夏初然只是猜测。

    当时距离水世忠找她已经过了几天,可是水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风平浪静的表象很让人迷惑。

    那时夏初然就想,或许是在等待什么契机,因为这个契机迟迟不肯动手。

    于是夏初然顺势套了桃仙的话。桃仙是感性之人,也容易心软,夏初然稍微加了点煽情,桃仙就都说了。

    桃仙回答,她算到有一日产生异变的概率很大,那日天地之气聚于阴,很容易破气,亥时最为危险,姑且算到是在六天后,而那时候群魔都将出动,天地混乱,各方列神也都很紧张。

    末了末,桃仙还关照夏初然那日不要去阴气重的地方,免得她遇到危险。

    夏初然重重点了点头,心里却十分期待那天的到来,她不相信概率,只相信存在,所以秉持着眼见为实,她想瞧瞧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很惨。

    当然最后事实证明,她确实有很多没想到,特别是刁浪在途中的消失,以及她不能控制的危险,让她事后想起都有些后怕。

    但十天前的夏初然根本没考虑到那么多,心里只是确认了异变之日与上神娘娘的见面。

    回去之后隔了两天,夏仁杰便找到夏初然,告诉她要去参加水夫人的葬礼。

    夏初然知道夏家和水家有些交集,肯定会有人通知,所以一直在等夏仁杰。

    不过,夏初然不想让夏仁杰冒险,而她必须找个理由去水家,所以考虑如何支开他。

    果然,那日早上夏仁杰来找夏初然,意思也是不想让夏初然去,要她去照顾小咪。夏仁杰一直在保护夏初然,他总觉得夏初然年幼,过早的暴露对她不好,所以在外总是帮她挡掉了很多不必要的应酬。

    不过水家也是大家,夏仁杰不去的话,必须让家里位高足重的长者前去,剩下的人选只有夏老三爷和老十爷。

    考虑到这个情况的夏初然,早在前两天就调走了他们,并且控制了他们回来时间。

    这样,夏仁杰就别无选择,夏初然也顺理成章。

    不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也不会让人觉得这个出现有多么突兀。

    一切都是不得以的举动,夏初然这样告诉众人。

    那天早上夏仁杰走后,夏初然心里在度量,最后接到了夏仁杰友人的一个电话。

    那位友人拥有强大的情报网,上天下地只要他要的都能得到,很久之前,夏初然就认为此人必有大用,所以暗中和他接触过,也暗地里牵线搭桥,给他和夏仁杰认识的机会。

    那日友人找到夏初然第一句话便是,“筱晓此人,夏小姐你准备怎么办?”

    筱晓夏初然一直在找,差不多在筱晓消失一个月后就有了点苗头,不过带筱晓离开之人十分的谨慎,夏初然和那位友人费劲力气,和幕后之人斗智斗勇,总算在西行山找到了筱晓的落脚点——西行医院。

    西行医院是夏初然很在意的一个地方,可总是找不到机会进入,这次筱晓在那出现,碰巧给了夏初然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机会。

    夏初然立刻让那位友人盯紧西行医院。

    而在夏仁杰离开的那天早上,夏初然接到友人的电话后,立刻吩咐他打电话给夏仁杰,将他调开。

    夏初然了解夏仁杰,他处事做法严谨,一定会确认之后才告知夏初然。于是,夏初然让友人帮助夏仁杰,在不暴露的情况下监视,拖到夏初然打电话给他。

    后面的事便顺风顺水,夏初然到了水家,遇到刁浪,千百个巧合串联,夏初然顺利将自己的与他相见的喜悦,通过那个紫色的铃铛,在丘山庄园重新还给了他。

    而连同紫色铃铛给刁浪的,就是夏初然满盘计划中,最重要的一个角色——身份鲜明的神的角色。

    当然刁浪也不辱使命,带着夏初然一步步接近真相,而夏初然有意的引导,令俩人都深入了事件。

    只是,原本只是在等另一个契机的夏初然,却莫名其妙的背卷入了她无法预料的事件里——四季山荒尸。

    她知道四季山可能会和罗文君的死有关,可是她没预料到,自己会被牵扯进去,甚至差点翘了辫子。

    在见到猫鬼以及那间破屋里的水连勇,夏初然曾一度恐慌,她混乱的觉得自己不是在算计,而是被人算计。

    有人要她到这里,要她看清这一切,最后甚至想要了她的小命。

    夏初然惊慌了,即使之后异变之日的事情非常顺利,在她心里也有了不小的担忧,她怕她想做的事都被人察觉,甚至她刻意到西行医院去见被关押的异兽之事也有人知道。

    所以刁浪被支走,筱晓死在了她面前,而她最不想被牵连进来的夏仁杰也和她一通落入了地下,可能,真的存在第三者的介入。

    只是,这是不是夏初然想的太多,她一直不敢肯定。

    可是那没来由的心慌却一直伴随着她,就像此刻,她和水世忠站在阳光下,在事情基本已经结束之后,夏初然还是手脚冰凉。

    这不是一个冬天给她的感觉,而是一种无形的、解不开压力给她冷意。

    她不敢肯定了,或者,她已经开始迷茫自己在这件事里的角色,是否已经变成另一个人的棋子……

    “老师?老师?”

    夏初然恍惚,抬头看向慌张叫喊她的水世忠。

    水世忠见夏初然一直不说话,也不动,呆呆站着有一会儿了,他实在担心,不知道夏初然出了什么事。

    夏初然回神,立刻扬起笑脸,“怎么了?”

    水世忠眼中倒影着夏初然的笑脸,忽然一紧张,低头嗫嚅,想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关心。

    夏初然巴眨巴眨眼,挠了挠鼻子,水世忠还没抬头,她看了看天色,已经昏了,她想了今天必须下山看看夏仁杰的情况,于是嘱咐他道,“那么,阿忠我先下山,你要是有什么情况再联系我。我的建议,希望你继续学业,水家我会帮你照看两到三年,之后你准备怎么经手,或者交给谁我都不会过问。”

    水世忠立刻望向夏初然,急忙道,“老师你拿着也可以,本身,我也,我也没本事……”

    水世忠的声音越来越轻,夏初然并没有在意他的自我贬低,她相信他,也知道他的实力尚不是如此,只是他在水家被打压的时间实在太久,久到他已经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到底能做些什么。

    她支着手臂没说话,水世忠对上她的眼睛,立刻妥协,“对不起老师,我会努力。”

    夏初然同样没说话,立刻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发,水世忠感觉一股暖意,笑眯着眼,充满了干劲。

    夏初然下山的时候天已经大黑,水世忠说要送她,夏初然不太愿意,直说今夜月色澄明,需要好好独自欣赏。

    水世忠不太了解夏初然,所以也不敢强求,一直注视着她的背影消失。

    他怎么也追不上夏初然。这是水世忠这几年每每在想的一句话。

    同样的,他也觉得夏初然不是属于自己的。

    他的老师,该是属于世界,属于天地的,属于千千万万生灵的人!

    而这件事,好像是天定的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