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七十七章 五月春暖

时间:2018-04-05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喂!喂喂!”清晨的第一声嘈杂,是刁浪急促的敲门声。

    刁浪站在一楼楼梯间的一个小房门外,不知不觉间已经消耗了他所有的耐心。

    要不是白玫叫他喊夏初然吃饭,他才不会站在门口五分钟,也不会了解到这个大小姐到底有多么耐磨!

    有房间不睡,躲在小房间也就算了,磨磨唧唧是家常便饭,吃个饭也要喊百八十遍,而且都不确定能醒。

    来这里快两个月了,这日子就是家常便饭,每次说道夏初然两句,她就说自己过习惯了,要改需要一段时间。刁浪是极没耐心的人,一句话反反复复就不是他的作风,现在这样,他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夏初然就是不听话的熊孩子。

    “叩叩!”最后一次耐心之举之后,刁浪直接打开了房门。

    房间非常小,就普通的居室还只能放一张床的那种,地上堆满了各色各样的书,有一个矮桌子,夏初然的习惯,席地而坐,要不就趴着,她的房间也是清一色的低矮小床和小桌,看看这房间,她的特点就一览无余。

    四周围的书杂乱的堆着,不像楼上的那个大房间规整整齐。

    今天是刁浪第一次打开这个房间的门,阳光从对面的大窗户蹿入,照的是一地的狼藉。

    这里面就没落脚的地方,而夏初然倒在书堆间,根本没醒的样子。

    刁浪扒开一部分书,走到夏初然侧,踢踢她,力气渐渐加大,夏初然才朦朦胧胧的醒来。

    头发乱糟糟,脸上是倒挂的眼镜,她扶好框架,睡眼朦胧地问,“浪哥,怎么了?”

    刁浪蹲在地上,扯她的脸,“你几点睡的?”

    夏初然吃痛,清醒多了,细想一下最后挠挠头,“不记得了,怎么了?很重要吗?”

    重要?刁浪青筋跳了跳,“你有什么是重要的?”

    “时间。”夏初然擦擦口水,在一堆书里找到了自己最后看的那本书,在没看完的那一页折了一个角,刁浪看到那本书,名字叫:微生物。旁边还有微生物解析,理论微生物等等书籍。

    刁浪视线最后回到她脸上,平静了很多,她说时间,这倒是,昨天她还在说,当老师有许多知识需要现充,现在的孩子提的问题可刁钻了。

    所以她就恶补。

    “你戴眼镜?”刁浪这才注意到夏初然戴着一副眼镜,平时看她也不带,此时不免有些好奇。

    夏初然拿下眼镜,捋捋头发解释,“200度,可带可不带,晚上累了,视力不行就带了,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夏初然自从他们住进来后总在问。

    她应该是觉得自己认为很正常的行为,怎么到刁浪这里就奇怪了,一定是有问题,问题在哪,夏初然自己也不知道,不过顺嘴的话总归能说吧,说了又不会嗝屁。

    随心所欲,有点意思。

    刁浪摸摸下巴,“来这里这么多天,根本没见你认真睡过。”

    夏初然鼻子有点痒,揉了揉,“有什么认真睡,我的时间宝贵,做完事困了再睡就行了不是。”

    回答是她的风格。刁浪心想之前简单接触就知道,她能跟着他们不眠不休几天不合眼,即使累了也就嚷嚷,应该是她说的习惯,

    这么一说,刁浪又想起夏初然那次因为金教授爆哭,他翻窗进来那一次,夏初然是到点睡觉,提早关灯的。

    虽然不排除夏初然只是那天心情欠佳,但她比刁浪认为的深不可测的多,所以他也对那天夏初然具体的心思不甚了解。

    苦恼还是接着苦恼,来这里本来想这在她身上寻求突破口,没想到这姑娘就是随心所欲的邋遢鬼,性格就是遇正事开挂,遇闲事糊涂,而她的生活里几乎全是闲事!

    夏初然挖挖鼻孔,跟着刁浪,刁浪伸手扯她耳朵,夏初然吃痛,手自然也放开。

    “我就挖个鼻孔,你总扯我耳朵干嘛!”夏初然鬼哭狼嚎,刁浪松开手,勾住她的脖子往外带。

    他肯定不会听她废话,有那时间早饭都吃完了。

    房间就在一楼,于是夏初然也没走几步就到了餐厅,桌上摆满了餐食,估摸着四五种是有的,什么咖啡白粥加牛奶,面包馒头配大饼,特别是那大饼,夏初然远远就看到,自己比对了一下,该是三个半的夏初然脸。

    铭风身姿挺立站在一旁擦拭手,早饭就是他准备的,这房子里的另外三人,都是十足的手残。

    这不,前不久刚联合起来把厨房炸了,于是只能在在院子里搭一个棚临时炊烟,说起来厨房犯了什么罪,这么凄凄凉凉也是没谁。

    白玫早就坐到了桌前喝着咖啡,抬眸间见到了夏初然和刁浪,温柔一笑,夏初然如沐春风,手都顾不得洗,立刻来到餐桌边,对着白玫痴痴笑。

    “白娘你太好看了,怎么才能像你这么好看,然后勾引浪哥?”夏初然眼神纯真而真挚,恍惚间还以为她是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其实她应该如此,过去的很多年,她一直如履薄冰,白玫知道,他们都知道。

    “好看……”白玫放下杯子,将一杯牛奶推到夏初然面前,而后浅笑,“好看的只是一时,或许你可以用阿浪绝对从别人身上见不到的特点吸引他。”

    “这样吗?!”夏初然立刻站起,拉开她的睡衣露出大白腿,转头问刁浪,“你觉得这算不算特点。”

    刁浪青筋抖动,“你特别棒,坐下吧。”

    这已经是他们的日常,夏初然就没停过贫嘴这件事,所以刁浪已经从一开始言辞反驳,到后面的随意尔尔,管不了,真的,他年纪大了,管不住夏初然这个毛小孩。

    大家吃吃喝喝,还是照例夏初然要去学校教书,今天她有两节大课,早上一节,下午一节。

    前段日子她软磨硬破硬是要夏仁杰给她买了一辆汽车,试了几天,撞了几天,今天依旧准备开它上路,而且前路未卜,比她做爆炸性实验还要让人没安全感。

    于是照例,其余三人在门口送她,看她开着车子出车库。

    夏家的院子夜间看不大,白天一细瞧,前前后后的规模整个一城堡。

    吃得多,话又多的公主住在城堡里,按着每三天一次的标准,成了马路杀手。

    只听“砰”的一声刁浪盖住眼,她那车库真没法看了,明明天气很看好,山里空气清醒,应和着鸟儿的欢歌笑语,刁浪觉得这应该是个美妙的日子,可他们干嘛总跟那破车库过不去,夏初然动手能力真不是她说的一般,是极差!

    “去跟着吧。”白玫和铭风的叮嘱,“昨天不是差点掉沟里吗。”

    刁浪望天长叹,一声比一声长……

    这苦日子什么时候到头,花妹你的假面到底藏在哪个犄角旮旯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