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八十章 见面

时间:2018-04-08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陈法医早。”夏初然走近,放下书,拉开女人对面的椅子坐下。

    这间茶厅开在八城大学附近,因为消费有点高,平时都是附近公司职员或者学校老师小憩的地方,茶厅规模不小,因为八城人爱喝茶,楼上楼下几乎已经坐满。

    陈法医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阳光照得她脸上滚烫,可是不知为何她手脚冰凉,从里到外都显得不自在。

    陈法医见自己想见到的如今安稳的坐在对面,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渐渐收敛起脸上的担心和紧张,深呼吸,优雅的喝了口面前的咖啡,笑问,“夏小姐想喝些什么?”

    “可乐吧。”夏初然顺了一下她的长发。

    她的头发长至腰间,没有怎么大修过,每次太长了她就剪一些,恰好她的发质不错,所以也不显得毛躁,偶尔扎起马尾多了股俏皮,不过上课的时候她都放下,目的是为了使自己成熟些,看起来更像一位老师。

    只是给人的印象究竟怎样,夏初然也不好说,这看个人,她控制不了。

    夏初然想法岔开期间,陈法医已经招呼服务生点好了单。

    夏初然喜欢刺激型的饮料,这一点,陈法医在和她认识的初期就了解了。

    问过原因,夏初然也是简单解释——因为喜欢。

    对,喜欢是不需要理由的,所以她做的很多事都没有理由。

    “夏小姐。”陈法医搅动着咖啡,脸上是疲惫强撑的容颜。

    陈法医算的上是冷面美人,可能也和职业有关,她基本上不会对事情表达出更外在的表情,往往轻轻淡淡间生死之事就已经脱出,没有过多的起伏,没有什么难掩。可能这世间唯一能让她动容的,就只有她相依为命的父亲。

    而陈法医今天会答应夏初然的见面,也是因为她那位住在医院的父亲。

    夏初然用她父亲的性命威胁了她,不,也不算,是她拿着筹码找上了门,夏初然的欣然同意是她预期的。

    夏初然真的除了金教授的事不会再关心其他,变相的,她需要陈法医的配合。

    “夏小姐,我们也认识十年了吧。”从陈法医刚刚入行开始,到如今,夏初然和自己接触不少。

    她看着夏初然从昔日的婷婷少女,慢慢成长至今日的叱咤人物,不得不说,时间真是改变人的利器,悄无声息间,所有人都变了,包括她自己。

    以前的自己为了正义而战,如今却因为生活的压力不得不屈服,如果当年她没有因为眼前少女的眼泪妥协,就不会有今日的痛苦和折磨,所有的一切算的上是她给的,而现在她也必须因为自己父亲再次求全。

    没办法,这是必然,金钱和权力,她无比想要,并且这念头已经淹没了她。

    “十年啊。”夏初然想了一想,撑起头,“陈法医,你的父亲最近身体不好,你有去……”医院……

    “我知道,别说了。”陈法医显然不想谈起这个话题,夏初然低头,也不好继续追问,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多说伤神。

    “那不好意思……”夏初然吐了个舌头,对自己的莽撞表示抱歉,可在这陈法医看来无比刺眼,她利用了,又来安慰,陈法医怎么也想不到她现如今会这么无情。

    果然,说的都没错,她只会需要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多出来的都是额外附赠,夏初然一点也不在意。

    “陈法医?陈法医?”夏初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影响到了她,还有些担心,她父亲刚做完手术,估计她心里也难以平静。

    陈法医在夏初然的呼唤下,慢慢抬起头,从一旁的座位上拿出一沓文件,递给夏初然,“这是答应你的。如你所认为的那样,凶手对人体器官十分了解,也对身体构造有一定的认知,入刀深浅厚度能够掌控,上面一份是你老师的,你之前也了解过,下面一份是水玲玲。两份在伤口以及切入手法上都有相似之处,可以作参考,基本怀疑是连环作案。”

    连环,也就是说,金教授事件不一定第一次,说不定之前还有作案,而以后作案的可能性也很大。就目前知道的来说,夏初然怀疑,凶手对这些器官的有很大的执念,这股执念有两种可能:

    第一,变态杀手的收集癖。这就很难被发现了,而且在水家事件中,夏初然怀疑这个器官的作用不局限于此,估计还有更大的用处。

    第二,就是贩卖。其实对于地下黑市贩卖器官,八大家族以前做这种勾当的不在少数,夏家也不例外,只是近几年严打,很多交易能退的都退了。就目前还有些许苗头的只有龙城的姬家,和夏家分庭抗争、不分伯仲的八大家之一的姬家。

    不过“不动太岁头上土”是八家一直恪守的准则,而且八家之间也维持着表面的的平和,万一有一家撕破脸,对谁都没好处。所以,姬家不太可能对夏初然的至亲之人下手,也就不可能明知道金教授是谁的情况下胡来,所以这个可以先放在一边。

    那么还会有什么……夏初然对这件事实在太在意了,在水家,几乎是一瞬间,水玲玲和陆康回都受到了袭击,左右肺各被摘取一处,水玲玲因为之前的伤重本来就奄奄一息,最后的失血过多,是直接导致她去世的主因。

    虽然陆康回勉强逃过一劫,可是这次元气大伤,至今还没出院。而且水玲玲的死对他打击也很大,夏初然见过今次,他都无精打采,出神严重,夏初然怕他再这样下去,身体痊愈之事难说,甚至还会留下心事的病根。

    虽然这件事疑点多多,水连升被抓到天上后浑浑噩噩间承认了所有罪状,不过夏初然不信,刁浪也不信。

    他是最想惩罚他的人,却在最后理智占据了高地,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夏初然问过刁浪是怎么想的,那时候他望着天边出神,说是听到了奇怪的声音,那一瞬间,他觉得还是留着小命救人要紧。

    救谁夏初然也问了,刁浪懒得回答,可夏初然的软磨硬泡死出了名的,话多动作多,你说她两句还要在一边画圈圈,刁浪对她没辙,告诉她是一只吵死人的苍蝇。

    夏初然对这只苍蝇很感兴趣,毕竟它能吵死人,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但她有点担心是一只长得还算漂亮的苍蝇精,因为苍蝇话多,导致刁浪也嫌弃夏初然话多,这是不可取的,夏初然一直觉得世上应该没有比她说的更少的淑女了,没错,夏仁杰总是这么夸她。

    当然,夏初然根本不知道这是夏仁杰无可奈何地假话,她自信的快爆了,也算厉害。

    再说到水家之事,之前夏初然和刁浪讨论过,水玲玲、蛮灵、陆康回都有嫌疑,因为他们都在现场,包括夏初然也很有问题。

    夏初然自己心里有数,也很害怕自己在这里面承担的角色,如果真的不是自己能接受的那种,她又该怎么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