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百十一章 新的线索

时间:2018-04-09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对于自己在这件事里的角色,夏初然很慌张。

    说实话自己之前从来没有这样过,虽然需要替别人完成心愿,可还是能真切的感觉到她是属于自己的。

    不过自从金教授事件后,她进入幻境的次数越来越多,也让她怀疑自己到底怎么回事,明明一开始猜测这幻境出自蛮灵之手,可为什么离开蛮灵夏初然依然会经历这些。

    而且白玫曾经也说过,在水家起尸那晚,她追水世义的尸身的时候,看到夏初然跪倒在了水家后院的悬崖边,后面白玫想要去救夏初然,反而被她推下了山崖。

    要不是白玫警觉,这件事会变成怎样夏初然完全不敢想象,所以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小插曲,她不清楚自己是否存在被附身,或者隐藏人格、第二灵魂出现等较为玄幻的可能。

    想到这里,夏初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了,“她”是否能给自己一个答案,让自己从这些问题中脱离,夏初然很想知道,但也很怕知道。

    自己变得不是自己,这说到底是夏初然最担心的,她过分的追求自我的统一,是否还是碍到了某些人?

    “夏小姐?”夏初然走神,陈法医蹙眉。

    听到声音的夏初然这才意识到自己最近有多么容易走神,赶紧问怎么了。

    陈法医又喝了一口咖啡,“我还有一句,你之前怀疑凶手对器官和身体的构造了解,也许是医生、医师或者解剖,例如法医,可是,我忘了和你说凶手用刀不好,在准确找到位置之后,切割器官时相当不平整,而且金教授、水玲玲、赵大的尸体,加上陆康回先生我都调查过,据我的经验来说,用刀很不灵巧。”

    嗯?这可是重大发现夏初然一下子也来了精神,听陈法医继续说。

    “这三位死者,都有以上三个共同点,第一,除了金教授意外,其他两位死者身上的血几乎流尽,生前明显有受到折磨;第二,死者死亡之后都会被取下一个器官,金教授是心脏,赵大是肝脏,水玲玲是右肺,包括还在医院的陆康回是左肺;第三点,在用刀习惯上基本一致,对器官和人体构造很熟悉,用刀稍显生疏。综合以上三点,我的观点是连环凶手。”

    夏初然静静听没有急着插话。

    “还有水家送来检验的,被称为罗文君的手臂,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说到这,陈法医显得有些犹豫,她斟酌再三,没有急着往下说,而是反问到,“罗文君的尸体为何如此,之前不是较为完整吗?怎么才过几天就只剩下一个手臂,而且水家之事死伤众多,人丁只剩个水世忠,实在太过蹊跷。”

    “听说水连升畏罪潜逃,夏小姐你知不知道怎么回事?”陈法医入行十几载,什么大大小小的案件都遇过,但像水家这么离奇的近年来已经很少见,死伤如此众多,几乎几天满门被灭,若不死现在是青天白日,陈法医想想都背脊发凉。

    “这件事啊……”夏初然喝了一口上来的可乐,碳酸饮料独有的口感刺激着她的大脑,她眼睛开合间,情绪隐藏了下来,她一笑,放下杯子说道,“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水家虽然和夏家有渊源,可是说到家事我们也不能多过问。”

    夏初然回答的简单,也够冷静,陈法医握住杯子,想着什么,稍短的停留之后,她开口,“夏小姐,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令尊令堂逝世之事?”

    夏初然抬头,略显错愕。

    陈法医不动声色继续言道,“如果提到此事让你不自在,我很抱歉。我想说的是,令尊灵堂死后,我是第一个到达现场并观察尸体的人,我清楚地记得您的父母,左右手各少了一对大拇指。那时候我就断言,此是切下所致的伤口,虽然最后判断不是我们来判断,当时的技术也不能要求这种详细的检查,可是我还是觉得,令尊令堂的死是人为……”

    “你说这个……”夏初然咽喉有些干涸,双目稍显涣散,但她在努力维持下又喝了一大口可乐,腮帮子鼓得满满当当,也看不出她现在的想法。

    “是这样的,夏小姐,水家的那位被吊在河对岸的女主人,罗文君,她的第二指也无影无踪,我不确定她的是不是也丢失一对,是不是和您的父母有关,我只是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毕竟我的父亲还掌握在你手里。

    罗文君的断手一出,夏初然嘴里的可乐差点喷出,她赶紧咽下肚,努力消化这个信息,什么意思?罗文君,水家,四季山和自己的父母亲死亡之事有联系?

    不不不!夏初然在心里反驳,这就不对了,不可能,不然那些事怎么解释,不对不对,夏初然努力摇头,却发现有些事越来越错,错的离谱。

    “夏小姐。”陈法医又喊,接着从一边的椅子上又拿出一份文件,推到夏初然面前,“其余的事我不太清楚,但是夏小姐,我听说最近苏城有一笔地下买卖。”

    啊?夏初然抬头,“什么买卖?”

    陈法医拎了拎衣服,“这是我的线人提供的线索,苏城地下贩卖器官的黑市,最近接收到一幅新鲜的双肺,而且不日就交易出去,地点也是苏城,其中一位卖家还是一户大户人家。因为我们并没什么权利去管八家之事,这种调查也仅限于此。”

    八家?苏城?

    “你说的大户人家可是苏城姜家?”

    陈法医点头,夏初然拧眉,接着又问,“你这个线索很大,也很冒险。”

    “是。”陈法医承认,“那么夏小姐觉得怎么样,这个线索有没有价值。”

    夏初然偏头,扭了扭今日十分僵硬的脖子,“有没有价值再说吧,我想先看看。”

    “等等。”夏初然模棱两可的语气不是陈法医要的,她还有牌,于是夏初然挠挠鼻子继续听她说。

    “夏小姐,我知道你是严谨之人,做事都讲究行之有效,虽然告诉你姜家之事,可是你自己还没找到可以切入的点,这样,我的线人还有一个重要的消息,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可以帮到你的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