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八十六章 车站风云

时间:2018-04-13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铭风的这口锅,说实话,这么看是有点滑稽,可是反观来看,这也是和刁浪作为生死之交的最后一点关怀。

    因为警局阳气实在重,刁浪糊弄都糊弄不了,路上临时套路了个身份,关进去之后就毫无作用。他在床铺底下抓了只西瓜虫,要它向铭风和白玫求救。

    白玫铭风受够了刁浪的胡作非为,夏初然这次给他关进去,反而让他们大呼快哉,谁都没想去解救刁浪。

    夏初然说了七天就放出来,到时候她会让人去把证据提交,很快就没事,掐指一算今天过去也就两天的时间。

    夏初然没想太坑他,不过夏初然觉得让刁浪反省是有必要的,况且她还准备了个礼物,就等刁浪解放出来给他。

    历时两个月,也算是个大工程。

    想到自己之前在水家之事上坑了刁浪一把,夏初然心里也怪怪的,那个礼物就算是补偿,希望刁浪喜欢……不,夏初然其实有些矛盾,她担心刁浪喜欢那个礼物,

    大家寒暄几句,没过多的赘述,夏初然便背上行李准备过安检。

    目送她的白玫和铭风听到身后的一声呼唤,于是对视一眼,消失在候车大厅。

    声音的主人跑地气喘吁吁,大口呼气,和他每一次的见面几乎一样,夏初然不由笑道,“阿忠,你也来送我?”

    “老师!呼呼,老师……”水世忠大喘气,夏初然好心递上手帕,五月的天虽然比不得盛夏,可还是有些热,而且水世忠这么跑来,想来也不会多轻松。

    “老师你为什么突然去苏城,这么突然,我,我……”水世忠喘息之后嗫嚅说道,行为还是有些拘谨,他有些像陆康回,可又有点不一样,不一样在哪,夏初然想,阿回是那种绝不说出心里话的人,但阿忠什么都放脸上。

    夏初然整理了一下水世忠的衣领,水世忠脸上发烫,羞而低头。

    夏初然在面对比她年纪小的学生和弟弟妹妹是会显现出她是长辈的作态,不过,那也是在特定的位置做特定的事,除此之外她还是很不愿顾及年龄和身份的。前有夏仁杰,后有刁浪,这一作态尤为明显。

    夏初然望向水世忠,解释道,“我知道,这次有些突然,我也没来得及说,总之有些不得已的原因,让所有事都临时起了变化。嘛,虽然你下周就要出国,老师也不能送你,但等你暑假回来我们还有机会见面,时间很快的,你可要努力哦。”

    说完,夏初然拍好了水世忠的衣服,像是家姐一般给予巨大的关怀。

    “你,你等我回来。”

    水世忠听着夏初然亲切的话语,第一次忘了要叫她老师。

    夏初然也反应过来,撤下手,刚想打趣一句老师都不叫,水世忠就抓住了她的手,目光迥然,对于夏初然疑问的目光毫不避讳,“我说的是真的,你等我回来。”

    夏初然突然有了些慌张,拉动手挣脱无果,她急忙笑道,“对了阿忠,你是在国外研读医学的对吧?”

    水世忠一愣,夏初然趁机手部一个轻微翻转撤回了手,水世忠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有些失望的回答,“是,我读的医学,骨科。”

    “嗯,是呢,骨科。那么你知道阿回在国外生活如何?”

    陆康回也是学医,神经医学专业,国内修了四年。去年六月的国外进修就是水世忠建议,夏初然举荐,再加上一些教员的综合,最后给了陆康回机会,所去的学校,和水世忠同一所。

    “老师不知道?”夏初然问完,水世忠就有些不解,急忙向夏初然解释,“阿回哥,他根本没去国外,你一直不知道吗?”

    ……

    ……

    夏初然拉着行李箱,若有所思的过了安检,在火车站外等上车。

    2000年的时候,火车已经成为方便快捷的代表,夏初然坐过几次,很喜欢慢车,因为她喜欢看窗外的风景和各地不一样的景色。

    不过去苏城路途遥远,时间消耗大,夏初然根本不敢选慢车,怕屁股坐出疹子。

    可现在,她连欣赏风景的心情都没了,因为她听到了水世忠所说的:陆康回根本没去国外。

    她咬了咬手指,低头跟着前面的队伍一个接一个的排队,前面行礼大包小包,她就让了一下让别人先走。

    随后又陷入沉思。

    阿回,他没离开八城……为什么她一点也不知道,陆康回回来的消息夏初然一早便接到。可他没离开,没有一个人和夏初然说过……

    她翻出手机,考虑再找时哥问清楚。

    突然她又握住手机放下,目光变得凌然。

    她看到队伍的最前方有只恶鬼,背后闪着红色的怨气,它浮于空中虎视眈眈的盯着队伍,这是上火车的位置,其下火车和月台之间有一个很大的空挡,只要一不小心,掉下去必然伤筋动骨。

    恶鬼在等猎物,不是这次就是下次,它一直在等。

    夏初然看着它,它也注意到夏初然,手比在唇边嘘了一声。

    只有夏初然听到,也只有她看到了恶鬼随之而来的嘲笑:看见鬼的少女,你就当什么都没看到,我也会对你报以感激……

    “鬼的感激……”夏初然忽然掩嘴笑,她不奢望鬼的感激,那样减寿都会来不及。

    活着已经很不容易,怎么能受这种影响。

    夏初然往外跨了一步走,让后面的跟上。

    她有些好奇,如果这个时候刁浪在,他会怎么做。

    夏初然环顾四周,这个太平盛世少了很多神仙,这里就一个没有。

    偌大的火车站人声鼎沸,夏初然顺顺长发,随着队伍,在一个老太太即将踏空之时拉住了她,送她安稳上去。

    身后的恶鬼发出哼呜和不耐烦的声音,夏初然回头瞪了它一眼,大拇指上挂住落铃,将落铃藏于手掌之间,拍了恶鬼一下,恶鬼突然缩成一团沉到了月台底下。

    而那里,随后露出了一双白骨森森的手。

    夏初然大叫引人注意。

    恶鬼之所以会充满怨气,是因为他掉到了月台之下无人问津,尸体在里面腐败,灵魂得不到解脱。

    所以痛苦,所以想要让拉别人下水,而这一切,只不过是想出来,想被人关注,仅此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