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一百九十四章 厨娘

时间:2018-04-20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说起那个风流角色,夏初然有些懊恼,不该关他七天,来这里应该也要把他放在裤兜里带过来,这样她小小的心脏才能平静,真是失算,她可爱的风流浪哥。

    夏初然抱着菜筐连连叹息,她抬头看天,梅雨季节的天空阴暗潮湿,目所能及的院子里地面上都是未干的水迹,四面的树虽是绿色蓬勃,却也不够葱翠,花圃里的小草,只剩绿色,都看不到鲜花的点缀。

    杨树大多蓬勃,哗啦啦的引人不安。

    “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院中不栽鬼拍手。”夏初然又想到这句,这“鬼拍手”就是杨树,可这院子,大大小小七八株杨树,个个都长得枝繁叶茂,甚至有些枝桠已经冲破了三米高的围墙,就这啊又令夏初然不安了一分。

    不过,虽然这么想,可夏初然也认为这灰蒙又不常规的院子,也比屋里好上太多。夏初然此前因为这次出门怕被人瞧出身份,碰铃都没拿,看现在的情况,都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唉……”

    正在叹气间,夏初然低头见到了手里的蓬蒿筐子,气更重了。

    谁说她烧饭一把好手,还拿过大奖?她曾炸掉三次厨房这件事怎么就没人说,她不会烧饭真的没人知道?!

    面也不会烧,饭也不会烧,水更不会烧啊!!

    夏初然情绪激愤,却不敢叫,她想陈法医是为了让她混进来,才将烧饭这一特质吹的神乎其神。不过其实陈法医……完全不了解夏初然,她是个吃白饭的主,这双手是个废手哇……

    可挣扎也没用了,为了情报和有用的信息,她必须豁出去,盯着筐框里的菜挣扎片刻,夏初然也只能拖着疲惫的身躯踱进厨房。

    厨房在院子的东面位置,紧挨大门,夏初然晃荡两圈就找到了暗灰色的大门,大门大开,从门里望出去外面是青石小板,苏城的风土人情,透过那扇大门一览无余。

    你要问夏初然是怎么找到厨房的,她依靠了会闻的狗鼻子,超乎常人的敏锐力。除此之外,还有她强烈的求生欲望——这个异扶堂,明显戏要演足套。

    厨房间很大,一面是土灶台,一面是处理食物的展台,装满各种材料的仓库就在厨房间的小门里,洗菜的水井挖在门外,井水冰凉,浸着嫩绿的蓬蒿仿佛焕发了它第二次生命。

    食物的展台在四扇大开的窗户下,窗户外是巷道,可能是因为阴天湿滑的缘故,巷道里往来的人很少,透着梅雨季节的水汽,一丝嫩草的气息混着泥土的腥味久久挥散不去。

    夏初然熟悉了一下厨房,赶紧做好第一步:细心清洗好蓬蒿,沥掉水,将蓬蒿抱进了厨房间。

    微湿的风透过窗户吹进,划过夏初然举着菜刀的手,这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夏初然依然在和她完整的蓬蒿做斗争。

    这锅里的水还半生不熟,汤面的面还没和成球,她想了半天这鲜笋蓬蒿面的鲜笋在哪,又想了半天这蓬蒿是切片还是切丝(注:蓬蒿是一种带叶子的绿色蔬菜,是一种草本植物,可入药亦可食用,吃多会上火,南方有入面的烹食方法,所以,切丝切片都不行,这是女主不会烧菜的胡思乱想。)

    不过,即使是切丝切片她也不会,指头大的丝成吗?她自己问自己。

    又纠结了片刻,夏初然认命的放下菜刀,她也怕客人吃她做的食物会躺着离开,她想,还是直接缴械算了。

    她虽然不是半途而废的人,可烧菜十几年都没学会,你让她怎么有勇气走下去。

    老天爷,赐她一个河蚌姑娘吧,不,河蚌精,河蚌鬼她都能忍受,只要会烧菜做饭,以后夏初然供她一辈子!

    “哟,这不是,这不是火车上的姑娘?”

    身后熟悉声音传来,夏初然心里顿时心花怒放,来了!她的河蚌姑娘!

    “灵……林……林亦!”夏初然嘴秃噜瓢了,人未见声音先起。

    林亦站在巷道外,趴在窗户上望着夏初然,夏初然围着围裙的模样有些许滑稽,林亦知道她哪里是穿围裙的料,这食物在她手上是肯定要变料。

    “是火车上的夏初然?”林亦好笑道。

    “嘘!”夏初然在这里叫林初夏,可不能说错了,她凑到趴在窗台上的林亦跟前,小声道,“你在这里请不要叫我这个名字,你可以叫我猪猪。”

    ——“猪猪,我以后就叫你猪猪。”

    这是蛮灵在水家园中给夏初然起的外号,夏初然一直没能够纠正蛮灵。后来水家之事恢复平静,蛮灵也消失无踪,夏初然便时常想起这个名字,想起它,就想知道它存在于自己生命里的意义。

    林亦的表情由调笑转至错愕,夏初然抿唇,只是解释,“我喜欢这名字,因为没人叫过。”

    夏初然不想考量着名字出现的意义,因为她宁愿去相信这只是单纯的插曲,不存在任何阴谋算计,她愿,这是她心底最后一丝的纯净。

    在林亦不知所措中,夏初然率先恢复平静,她望向林亦,举了举手里的菜刀,为难地摸摸鼻子,“林亦,不知道,你会不会煮鲜笋蓬蒿面……”

    ……

    “你够可以的!这都不行!”林亦的喊骂声出现在厨房间,她一把推开在切鲜笋的夏初然,“你给我走开,切得什么笋,你在家里是倒着的?手够不到厨台?烧水添柴行不行?给我添柴啊!”

    夏初然一边按照林亦的吩咐,一边赶紧去灶火边添柴,她反复看了木柴大小,考虑木柴如何在有效的环境下充分利用空间。

    最后还是林亦一击暴击,拿走了她手上的木柴,取了两个塞进灶膛,在夏初然惊愕下处理好一切,双手叉腰,怒不可遏,“你告诉我,你来干嘛的!”

    夏初然指了指锅,不确定地说道,“做厨娘?”

    “做你姥姥个腿的厨娘,你先学会烧水吧祖宗!”

    夏初然笑地紧张,“做祖宗,折煞我。”

    “不。”林亦一手搭在夏初然肩上,“你真是我祖宗,你们都是。”

    说完,林亦嘱咐一句看着添柴又去和面,夏初然坐在灶膛边的矮凳上,委屈地撇着嘴,她本来见到林亦挺高兴的,可是被打就很惨了,而且她觉得会被打很久,这可就相当惨了。

    “啊,灵……林亦,你来这做什么?”夏初然手里一边小心放进柴木,一边试着问。

    她心里想过千种可能,林亦到这可能是护院人,可能是司机,也有可能只有夏初然能看见她,而这一层可能的背后,就是林亦到这里的目的。

    林亦没急着回答,夏初然偷眼瞧去,发现她若有所思,林亦处理完菜,转身开启大锅,一团白气冒出,也使得林亦的双目看不完全。

    “我,是来参加高智商俱乐部的选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