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二百零一章 芦苇荡中猫立见

时间:2018-04-28作者:琉纹

    ,!

    “林亦?”

    声音一出,夏初然就听出了是蛮灵的声音,忙抹掉两边的泪痕爬起,“你怎么在这?”

    蛮灵站在夏初然面前,娇小而可人,她一笑,身段曲娆,和平日有些差别。

    夏初然心细灵巧,当然也看出了蛮灵的不同。她的初步猜测是异扶镇的阴气太盛,白日有光黑夜黯淡,所以蛮灵可能因为道行尚浅,无力招架这阴气才会如此。

    想到这种可能,夏初然提心于喉,静观其变。

    蛮灵的动作妖娆了很多,也有些突兀,但语气还算自然,“我来这里找你,怎么?不能?”

    “当然,没问题。”夏初然紧接着回答,手背在后头,“可是这么晚了,多危险,你看我俩怎么回去?”

    蛮灵不急于回答这个问题,在凄冷的夜晚一动不动盯着夏初然,反问,“你想怎么离开?”

    夏初然考量着句话是想真让她分析,还是说些假话搪塞,蛮灵的出现是恰巧还是偶发。

    随后夏初然巧妙一笑,背指身后的那座桥,随后又刻意地发出“抱歉,指错了”的回答,对着河面说,“我怕冷,也没地方通行,可麻烦了。”

    “你是不是能看到鬼。”对于这种表面伎俩蛮灵仍是憋不住,直接了当,不愿意和夏初然绕弯弯。

    而夏初然更是希望如此,她的小伎俩一般人都能看出来,可是蛮灵实在太单纯,想事情很简单太表面,夏初然也怀疑过好多次蛮灵是不是真的是十几岁的小猫,心智尚浅。

    不过,目前夏初然对蛮灵的出现是首要的担心点,不知道是不如她所想的那样,蛮灵其实是来控制自己,甚至杀了自己。

    而能操控如此大盘,必然还有一个深藏不露的幕后之人。只是这幕后之人要不不了解夏初然的能力,要不就是拿蛮灵当个幌子。因为蛮灵对夏初然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她现在能不急不缓的和蛮灵聊上两句,就是对这些胜券在握。

    所以她更担心的是蛮灵有可能被利用,或者生命受到威胁。

    而这样就不好办了。

    夏初然擦擦鼻子,嬉笑道,“怎么说见鬼,小蛮你可真能吓人。”

    “小蛮”是之前在吃面的时候,蛮灵告诉夏初然的小名。

    “你别给我打哈哈。”蛮灵气火上头,却没爆发,看的出有压制。

    夏初然上前,抓蛮灵的手,蛮灵退缩,夏初然干脆抓住她手臂,然后慢慢滑下,握紧她的手,“小蛮,不是所有事都要刨根问底,你要做什么你还记不记得?你要是不想在这里结束,就别做些乱七八糟的事。”

    “你别义正言辞,搞得自己多么大义凛然,你知道我是谁吗?!”蛮灵挥掉夏初然的手,夏初然就再次抓住,两三次交锋,蛮灵渐渐安静,她不是挣脱不了,她可以做到,但在夏初然面前做不到。

    她偏头有郁气,有无奈,甚至想哭。

    夏初然在黑暗中点头再点头,“没错,蛮灵我知道你。”

    蛮灵霎时愣住,颤抖地嘴唇,“那你还,你还……”

    “你不是来参加选拔赛的?你说你叫什么,我就叫你什么,你说你是谁,我就当你是谁,其他无所谓。”

    夏初然耸耸双肩说道,蛮灵更激动,脱口而出,“我是来……”

    “好了好了,都知道了,有什么。你要是想做,刚才、进入异扶堂,或者火车上,往前一点说这两个月,你哪次没机会?既然你说了参加选拔赛,就别让这个谎言在这里破裂,我心里有数。”

    有数有数有数!蛮灵再次挥开夏初然的手,退后一步,浑身寒气逼人,她语气越发冷淡,随后说的每句都已经不带初衷,也不是她此行的目的:

    “夏初然我问你,你是不是利用我?”

    那人说了,夏初然不是善茬,在夏仁杰家那么多天为什么没动,她等机会,等上面诸神对蛮灵的讨伐,一个蛮灵万劫不复的机会,她不会害人,但却善于借刀杀人。

    蛮灵气愤又不信,她总觉得给她带鱼的女子不该如此,给她讲故事的女子该是她见过最善良的人。

    夏初然能包容她,能关怀她,不像是假的,所以她想问清楚,即使这个问题不在她该做的事情当中。

    夏初然长叹一口气,思考自己这个开头的初衷是不是不好,让蛮灵问出这样的问题实属很被动,可她还是开口了,“利用一说是真的……”

    真的?蛮灵倒退两步。

    夏初然前进一步,继续说,“我想见刁浪,必须让你在我可以见到的范围里。他们监视我们,我也需要反监视他们,对不起,这件事没和你商量。而最主要的,我担心你会伤害小叔,强行让你离开恐会适得其反。”

    果真……但或者,蛮灵此前的愤怒忽然消了点,因为监视,好过反杀。

    “还有一点,小蛮,我对你在这件事里作用非常好奇,老师之事也好,水家之事也罢,你承前启后的作用,让我一直无法完全相信你,你想做什么,我也一直没搞懂。”

    蛮灵忽然语塞,夏初然抓住了她的命门,这些是她在痛恨夏初然的利用时,忘记的自己的背叛。

    “你不要懂,猪猪,你不能懂。”蛮灵喃喃,可是夏初然不说话,她又叹息,低声问,“相信是源于坦诚吗……?”

    夏初然点点头,“坦诚是一切关系的根本。除了对你的用心,对不起,其它的我对你也不够坦诚,所以无法信任你,也不值得你的信任。每一种关系只有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才感觉真实,我们只是自以为是的契合,其实什么都不是。”

    “那你为什么不在水家宅院的时候杀了我?!”蛮灵高声询问,周围青蛙惊吓入水,四周“扑通扑通”。

    夏初然抿唇,无奈一笑,“你现在怎么反倒像孩子了?这个时候你怎么来问我这些?问完又要做什么?推我入水?我会游泳呢。”

    夏初然不答反问,连后路都想好了,蛮灵要杀她,简简单单推入河绝对不行,要想永远切断这段关系,永绝后患。夏初然认为,直截了当的白刀子是最实用的。

    蛮灵惊讶不知所措,夏初然感觉到她在黑暗中的气息,随后轻巧一笑,“所以,都叫你这个时候不要说,等到时机成熟再说。哎对了,你来这俱乐部就光光是为了追赶我?有什么必须得到的东西在这?要是你帮我几日,我给你拿到怎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