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二百零五章 桥上屋

时间:2018-05-02作者:琉纹

    ,精彩小说免费!

    “我把这门劈了吧,你看看既没门把,也看不出缝隙,这算什么门。”

    蛮灵所说的这扇门是在沼泽的这一端,远离异扶镇的桥这边。照这么说,这个房子该是由两扇门贯通的,和夏初然之前在异扶镇那一头看到的房门样式几乎一致,只是那一扇有把手。

    夏初然看这门颇奇怪,门外没有把手,也很难看出门缝隙,当然天黑是一点,可这构造一直让夏初然不放心。

    她静思有一会儿,望望门又看看沼泽,最后拧眉,不得其所。

    “喂!”蛮灵喊醒夏初然,夏初然慌神,问她怎么了。

    蛮灵没好气,直说道,“我看你好奇怪,虽然外表看起来很亲近,但我就是觉得你不够用心。拒人于千里之外虽不够明显,但有什么心事不说出来尤为让人不爽。总爱一个人放心里瞎琢磨,来来你告诉我,事情是大家一起商量好,还是等你死后带棺材里好?来,你给我说道说道,我洗好耳朵等你。”

    夏初然巴眨眼,没想到自己的做法引起了蛮灵的不满,她这么做是习惯,不过,似乎不适用现在的情况。往好了说,她这是独立,往差了说多了自私的意味,况且她确实不能再用从小到大一个人作为藉口。

    这个因为这个藉口更是充满了夏初然的独断和冷漠。就她充满波折?就她隐忍悲伤?说到底她在自我的环境里实在太久,久到完全忘了凡是顾及一下身边人。

    她说玄素自私冷漠是独断的猪队友,自己绝不能和她类似。可其实呢,五千年的影子到底还是印在了灵魂里。

    想完,夏初然微叹息,“小蛮,耳朵不能洗,进水容易得中耳炎。”

    “你给我滚蛋。”夏初然话一出,蛮灵气不打一处,怎么什么话她都能接,而且接的全是废话!

    “我现在再问你一遍,这门要不要我劈?!老娘等不了你,后面是沼泽根本都没出路,我还得找店打尖休息,你快点。”

    蛮灵已经不耐烦,严阵以待准备动手,可夏初然忽然抓到了什么关键,突然拦住蛮灵,忙问,“你说后面沼泽走不了?”

    蛮灵心想她搞什么鬼又拦着,随即答,“恩啊,你没看到后面黑乎乎一片?老娘对水汽很敏感,对沼泽也敏感。我告诉你,这一片都是沼泽,难进难出,要说这里有什么稍好点的地方,就再往前走一点,那里有片桑树地,那里可以走。”

    蛮灵详尽解释,夏初然忽而头脑清明。

    这么说没错了,看来这桥很特殊,只能从里面出,决不允许从外面进。虽然这小镇可以划船进入,但也规避了桥上。

    所以说这停尸桥是个只出不进的家伙,而且一定有什么原因。

    “你有想到什么?”蛮灵见夏初然忽而面露微笑,觉得一定有什么猫腻。

    听到高蛮灵问,夏初然心里一度量,全盘脱出,最后还叮嘱蛮灵她们最好不要动门。

    在情况不明的环境下,他们也必须保证自己安危才是。

    “还有这讲究?这劳什子破门……”蛮灵听完夏初然的解释,对着门骂骂咧咧。

    夏初然一边觉得她好笑,一边给了个建议,“小蛮,这里没有船,水下你也知道不是太安分,所以,你看能不能,咱们翻过这房子算了。你看啊,这围墙宽高也就三米的样子,对我们来说也不是太高,翻过去,又不会打开这里的门,你说合算不合算。”

    “这破门这么烦?”蛮灵最讨厌麻烦事,听说要翻墙,第一个不同意,“老娘作为有身份的人,不是来和你翻墙的,你要知道……”

    “这桥叫停尸桥,里面可能现在还有具棺材。”夏初然适时打断蛮灵。

    蛮灵确实一愣,话也堵住,顿了片刻,另说道,“你说的也是,翻墙总归是对桥的尊重,像我这么有年代的人,对这种事情最在意。”

    说完,还点点头表示对自己的赞同,夏初然想笑不敢笑,跟在后头也点头说“蛮灵想的太明智,吾等自愧不如,谈及身份自惭形亏”

    而这三两句一夸,蛮灵早就忘形的没边没迹,还关心夏初然爬不爬地上房子,考虑委屈做人肉踏板,供夏初然使唤。

    蛮灵这一点很好,大事面前取舍大气。

    不过夏初然并不打算接受,百般推诿。因为就外形看,蛮灵太过瘦小,她有些不忍,即使蛮灵说自己比想象中强壮很多,十个夏初然都不是她的对手。

    但夏初然还是拍拍蛮灵的小脑袋,告诉她自己是攀岩高手,最擅长爬山。而且这桥上屋做的并不怎样,外墙面有多处坑洼,自己一定没问题。

    说到这个蛮灵想到夏初然体育尤为在行,看她意气风发也就不勉强,不过说好了自己后上,她会在下面护着夏初然要她安心上。

    不过私心里,蛮灵是因为对自己的爬高技术很有自信,为了不暴露身份,她就等夏初然上去了再说。

    夏初然应声作答,随后就开始攀爬。

    漆白的墙比夏初然想象的还要顺脚,她助跑跃起踢到墙面,委身向上,随后两边一勾她就翻到了上面,往前爬了几步就到了屋檐中间。

    屋顶的风光尚好,比起地下烦闷的气息让人能多做呼吸,夏初然大舒一口气,让风清醒了大脑。

    夏初然停在屋脊上喘口气,蛮灵后面还没动静,只是不断地问夏初然到了哪个位置。

    “我在上面,等我喘口气。”夏初然回答,抚了抚胸前,保持平静。

    夏初然会提议爬屋顶,也是考虑到蛮灵不能下水,也不能到阴气中的地方。此地被称为停尸桥,无论怎么说夏初然都觉得不是太靠谱,要是蛮灵不小心沾染上了什么邪气,对她自身很不好。

    所以权衡再三,她想到了这么个办法。

    “你歇什么歇,要快快点!”蛮灵声音从底下传来。

    夏初然苦恼地摇摇头,这蛮灵啥都好,就是脾气太急,于是她一边应和,一边慢慢往前去。

    突然手边不知道怎么一滑推掉了几块瓦片,连人都差一点翻过去。要不是夏初然有意留心安全,一只手抓着高出的屋脊,不然真的是“死啦死啦”。

    她再次停下喘口气,被她划开的瓦片留下了一片空白,夏初然瞧着,好像没有漏通,中间这么看,在黑夜里竟然有些反光。

    夏初然伸出手,小心翼翼靠近,敲了敲,咚咚响。

    玻璃?

    这瓦片地下还有一层玻璃?

    夏初然好奇心更浓了,脑袋凑近玻璃隔层。

    突然!一双惨白的大手撑到了玻璃上,在不明的光线下手掌的纹路竟然清晰可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