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二百一十章 电话那端

时间:2018-05-07作者:琉纹

    ..异界冥海

    正经厨娘不会烧水,文学少女不懂文学。

    这两个人是互换身份到这里?其实林亦是林初夏,林初夏是林亦?

    常野倚靠着门,看着收拾炉子的夏初然,她动作不够娴熟,完全不像是资料上说的,是乡野长大的浪漫流派代表作家。

    就今天和她们三言两语来看,常野倒觉得若是林初夏是真林亦,她该是个逻辑严谨的理学家。

    怎么回事?还有什么地方是错的吗?

    “那个……”夏初然鼓捣半晌,还是跑到常野面前求救,“炉子……能不能帮帮忙……”

    ……

    常野一边生炉火一边疑问加重,眉头皱的深。

    夏初然见常野似乎略有不耐烦,赶忙道歉,“不好意思,我对厨房什么的不拿手,所以总是做不好。”

    常野抬头看她,“你是厨娘吗?”

    夏初然一愣,但很快就笑道,手指放在唇边做“嘘”状,佯装神秘地说道,“告诉你,你可别跟别人说,我啊真不是厨娘,我是……”

    常野等着,夏初然又轻一笑,似是调皮地轻哼声,痒痒的耐人寻味。

    “其实我是林亦小姐的编辑,你也知道林亦小姐发表过好多文章,她一个人在外我不放心,故应聘厨娘来这异扶堂上岗,你可别告诉别人,这是个秘密。”

    常野忽而恍然,一瞬间闪过“她竟然知道我在怀疑她”的想法,可这念头在夏初然有理有据,感情牌面强烈的情况下被压抑,使得常野莫名其妙地认同,也不再多想。

    炉子的火燃起后,夏初然表现出了对常野极强的崇拜,常野告知,他经常野游,这些都是小意思,夏初然又一阵恭维,之后便围着炉子烧热水。

    漫长的时间都在两人的交谈中渡过,夏初然能聊,常野也乐得聊,你来我往间,夏初然得知常野来自北方,常野得知夏初然曾短暂学习过生物学,所以知道永智华教授,这也解释了夏初然总是对这永智华教授笑的原因。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常野多想,他总觉得眼前的这位姑娘发现他的怀疑,正在一步步纠正,也可以说降低常野对她的怀疑。

    只是这个念头同之前的所有想法一样,被夏初然三言两语化解,变得虚而不实。

    夏初然烧好水,倒了一杯给常野,自己准备了几瓶拎到了异扶堂主馆内,除去一直没露面的二楼第一间房的客人,敲门也没应之外,其他人都道了谢。

    再回到厨房间,常野还坐着。

    “常野先生,你为什么还不回房间睡觉?”夏初然站在他面前,看他杯子里空了又添了一点。

    常野舔舔唇,拂过两撇小胡子,忽问,“厨娘小姐知道有关于此次选拔赛的内幕吗?”

    原来重点在这,这常野也不是诚心与自己交朋友。

    夏初然心明,自然回答,“我要是知道就带着林亦小姐直接出手,何必和你们高争一二。”

    说的也有道理。

    “听说你们是第一批到这里……”

    “所以被陈嫂盯了整整一天,颇受局限。”夏初然简单回答,四两拨千斤,几乎让常野无力可使。

    “啊,说的也是。”常野似乎认同,“那么,今夜露重,往早些歇息。”

    夏初然站住,思虑了一会儿,开口,“一直未敢询问,不知道常野先生您……有没有手机。”

    当常野掏出手机后,夏初然心怀感激连声道谢,她自言来到这里也受了一番波折,醒来之后手机不见,也不知是掉了还是其他,所以一直没能和家人联系,怕他们担心,故要通报一下。

    常野对这件事并不感兴趣,也没想让她多说,但夏初然像是习惯总要解释的很清楚。这似乎又让他理解了夏初然之前的做法——提前预知并消除其他人的疑虑,而这一连串,像是刻意又非常平常。

    常野有那么一瞬间想,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这位厨娘得多么高深莫测。但这绝对不可能,常野认为这世界上能和自己争上一二的,绝对不可能是这样一位话多的厨娘。

    夏初然拿到手机,点头示意之下跑到了门外,园中虫鸣星稀,云去又来,显得那么不透彻。

    电话的“嘟嘟”声响起,夏初然忽而红了脸,燥热的风吹过,她也不觉得烦闷,只是等待等待间,更加期盼……

    ……

    八城拘留所,夜间。

    “刁浪先生。”警察敲响了拘留所的羁押门,刁浪抬头疑惑。

    他不是明天才能出去?他都准备睡一觉了,这是半夜让他走?

    警察见刁浪起身,回道,“有你的电话。”

    电话?!刁浪皱眉,心里猜这个打电话的绝对不可能是白玫和铭风,他们闲得有门不走打电话,所以这个人只可能是夏初然。

    他没好气的走过去拉动电话,重重“喂”了一声。

    电话那头传来低笑,接着道,“知道错了吗?”

    “老子第一天就说我错了!你没听见啊!”那边警察抬头,刁浪“啧”了一声,降低了声音,“所以你小子没事找我做什么?我明天就刑满释放,你今天还要打电话刺激我?”

    夏初然在那边还嘿嘿嘿笑,“你怎么和她一样总叫我‘小子’,这个用词明显不对。”

    “你现在给我纠词?”

    夏初然在那头一直笑,也没多说什么话,刁浪在这头一边数落一边叭叭叭的不停嘴,可说着说着他感觉有什么不对,心里有什么空落落的填不满,而这一切逐渐引向夏初然为何打电话。

    “浪哥,放心吧,明天就好,我呢只是希望你能有所想法,不要再让我打头阵。这不我也不会对付女人的谩骂不是,你了解了,我轻松。”

    有什么不对。

    “你打电话就这事?”刁浪拧着眉,“就为这事特意打个电话?你平时说的少?”

    夏初然在刁浪的询问下沉默,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就这事,也没啥。”

    礼物什么,还是等刁浪回来再说吧,一周时间,夏初然也可以了解一下,这样刁浪也少走一些弯路。

    电话在悄无声息下挂了,电话这端的刁浪百思不得其解,他总觉得有什么,一定是有什么才让夏初然在深夜打来了这个电话。

    或许她饿了?

    又或许……她遇到什么事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