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二百二十章 分岔路口(2)

时间:2018-05-18作者:琉纹

    ,精彩无弹窗免费!

    突然厨房门前来一人,夏初然一瞧是那余师爷,只见他小胡子一撵趾高气昂的吩咐,“今晚姜四老爷要住下,管事的快点收拾好房间!”

    夏初然和张三良都大为奇怪,没听陈嫂说要住下,而且这里据说本身就没什么客房。

    夏初然怀着忐忑上前,“不好意思,上面没说有人住下,我们也没有多余的客房。不知道能否通报姜四老爷这里的局限,另作安排。”

    夏初然处理事情非常有条有理,这也是张三良才发现的,至于其它的,他亦相信夏初然的能力。

    虽然夏初然说的很清楚,可是余师爷只是啐了一声,不予理睬道,“我不管你们异扶堂的什么局限,就连规矩也和我们姜家无关,你们只要知道在这地方,姜四老爷的话就是天言,你们遵守便是。我们老爷似乎看中你们三楼的最后一间卧房。我看过人无人住,这样给你们一个小时,务必给老爷整理妥当了,另外再整理出一间下房,我也要住下。”

    夏初然一听姜老四要住最后一间,立马想到了陈嫂所说的最后一间房不住人也不关门的话,她立刻大幅的摇头,严词回绝,“余师爷,我这么说吧,那间房没有陈嫂的吩咐,我是绝对不会擅作主张给你们住。况且这个异扶镇不是久待之所,趁我们还能有人送你们出去,你们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妖言惑众。余师爷不屑于和夏初然交流,白了她一眼,捏捏小胡子,“既然厨娘不肯打扫,我们就自己动手,没有我们姜老爷不想做的事,等老爷的事情结束,一个个整治你们,你们等好着!”

    余师爷话落,夏初然便想到了此刻还关在后院的陈嫂,本来还客气,此时一股怒气上涌,“我说不行就不行!整治?!轮得到你们对我们指手画脚整治?!姜家对这里有行使权不假,可是我知道姜老太太她人老人家爱极了古典建筑,对建筑风俗保护更是首当其冲,你别忘了,这地方是姜老太太拿下的,你们只是这些黏上胡子的家奴!没有禀报陈嫂这位直接管家前,我什么都不会做!也不会让你们做!”

    好,好气势……

    张三良眨眨眼,感叹夏初然高人一筹的气势,就这作态仿佛在说:能在她对面的只有姜老太太,在场的所有人都只能望其项背。

    余师爷显然也被夏初然的气势唬住,局促半天不知如何,但他心里清楚绝对不能被小丫头片子制住了,于是快步上前,扬起手妄图给这不知好歹的丫头一点教训。

    “哐当!”随着一声重响,夏初然没有如预料的那样倒下,反而是余师爷,在靠近夏初然半米近的地方,直接一个滑到摔到了水池边上,将水池边的碗盘“哐啷”带到,弄得是相当狼狈。

    夏初然没有预警,只知道余师爷走过来,其它的一瞬间在她眼前发生,忽而之间还把她搞的莫名其妙。

    “余师爷,我们的厨娘说了,需要陈嫂的首肯、姜老太太的应允,你胡作非为,可是要吃亏的。”

    张三良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余师爷身前,蹲在地上看着狼狈的他暗暗发笑。

    好,好厉害!

    夏初然感慨身边有个张三良,日子里面走一遭,真是棒呆了啊!

    “请问……”永智华的声音出现在厨房门口,这时夏初然才发现,刚才的那一番动作,引起了不少的人围观。

    夏初然局促,忙问永智华有什么需要。

    永智华淡淡扫过地上的余师爷,开口,“不如我与小儿一间,留出一房给姜四老爷。小儿离不开我,这样大家也不比再吵了。”

    余师爷占居下风,干忙点头,“这也中,这也中!”

    夏初然气在心,本不想就这么认输,但看到刁浪朝她轻点头,她也就不在坚持。

    让人担心可不是她的作风,于是就此打住,各退一步。

    后来余师爷也没要夏初然的帮忙,夏初然需要餐后收拾,也没能抽开身。

    这样一番波折到后半夜,夏初然收拾好一切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

    张三良一路都在帮忙,蛮灵因为下午已经耗费太多精力,晚上夏初然也不想让她费神,蛮灵也赞同,约定明早会早点起来帮忙。

    “累不累?”只剩两个人,张三良帮夏初然将一些东西收进了厨房间的小仓库,顺便问一问凌晨时分的夏初然有没有困意。

    “不累。”夏初然哼唧哼唧抱着东西,步履艰难,张三良一路能帮就帮,自己面前垒的极高,不过看起来还有空余。

    “你可真能折腾。”张三良似感慨,“你好像总是不睡,也不感到疲累。”

    夏初然放好东西,站起来撑了撑腰,“不是不睡,我只是习惯在大脑无法思考的时候入睡,而这个时间段不一。”

    “不一?你最高多久不睡?”

    夏初然和他往外走,“五天。五天里完全睡不了。”

    张三良惊奇,半天磨出一句话,“你这是病吧,没有人这么长时间不睡还能精力充沛,你的身体机能能撑住?”

    夏初然走到院子里,收拾了下水桶,手叉腰,望着总算有点繁星的天空,“不知道,我已经不记得为什么这样了。只知道,只有这样,当我疲累到极点的时候,当我的大脑无限运转或不能运转的时候,我就不会哭了。”

    你不是天天哭?

    张三良心里想,没有什么能阻止夏初然掉眼泪吧。

    夏初然忽又低笑,“去看看陈嫂吗?听保镖说她在后院。我贿赂过保镖,可能会给我们见上一见。”

    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所以夏初然才在那时候派发糕点。张三良忽然明白了。

    “那就走吧,我也想看看那老婆子有什么可坚持的,搞得这么狼狈。”

    俩人统一,夏初然就往外走,张三良随后,两人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的交谈,仿佛天地空荡,只有他们。

    “刚才余师爷是被你绊倒的?”夏初然瞧着张三良的眼睛,张三良低头一笑,“你猜。”

    “先谢谢你。”夏初然客气一句。

    “看完陈嫂我们喝一杯?”张三良提议。

    夏初然抿唇带笑,“都到了?”什么时候她开始问第三人的去留了?忽而她也疑惑。

    张三良抬头望前,“可不是,都跟老妈子一样操心。”

    “嘿嘿嘿”夏初然莫名笑,非常开心。

    一路就这么过来,张三良看前面的小屋还开着灯,快步上前,门口没有保镖,只有门上有大铁链子,张三良摇头,都是一群没有职业素养的家伙。

    “锁?”夏初然上来,别下黑卡子,“这锁忒简单。”

    张三良嘴角抽抽,你平时都做什么啊你。

    可是夏初然手刚碰到锁上,锁忽然掉了,这下两人有些懵,再将门打开,忽而之间完全不知所措——这间本应该关着陈嫂的房中,竟然是空无一人?!

    突然间,四周忽然响起了嘈噪声,起起伏伏似乎不仅在异扶堂——

    “着火啦!着火啦!停尸桥上着火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