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二章 认识的男人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刁浪……刁浪……

    夏初然反复回味他的名字,这个名字陌生又遥远,但出现的那刻却依然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连同他对她名字的解释也是,明明从没听过,却似乎理所当然。

    夏初然心怦怦跳动,脸颊分不出是刺红还是新红,她调整状态轻咳道,“哥,你可能不知道,我认识你,你长得帅。”

    夏初然说话颠三倒四,像是激动仍未消,只是刁浪在听完她这句话后有些纳闷又好笑,她是在和自己搭讪?他的手没有握下去,反而在她说话的时候打掉了她的手,颇玩味地问道,“你能看到我?”

    夏初然眼中闪过一丝惊异,悻悻缩回手,她没有做好准备,刁浪的意思大概是自己应该看不到他,可夏初然上钩比较早,也怪自己,丢了防备。

    在短暂的思考过后,夏初然轻松地笑了起来,“可不嘛,谁叫你长得举世无双,让我垂涎。就是不知这位哥哥,是否愿意和我到街头,小女子请你吃饼啊。”

    夏初然的话半开玩笑,刁浪确实也觉得有趣,遇到一个比他还会说鬼话的真难得,要不是现在有事在(身shen),真想跟她好好玩玩,于是刁浪无不遗憾的正经说道,“六界万物必然有异人,我看你天庭清朗,是位光明正大有福之人,今天你吃我豆腐这件事,就原谅你了,我可还有事。”

    说完刁浪重新抬头,夏初然一看这可不行,赶紧抓住他的手臂,周围熙熙攘攘,喧嚣冲破天际,可她不放在心上,自说自话道,“我们还能再见面吧?”

    理直气壮,毫无女孩的腼腆。现在的女子们似乎都这般。

    刁浪摇摇头,看了眼被抓住的手臂,脑袋凑近夏初然,夏初然有些惊慌,但只是往后移了一点,眼神虽然飘,但还看着他,刁浪木然抬头,纳闷地眨眨眼,用食指抵着她的额头,“你这般胆大妄为,倒显得我没什么意思了,我告诉你,我可是惹遍天下繁花,耍的一手好((贱jian)jian)的刁浪,姑娘你能不能给点面子。”

    “我们下次还能再见吧?”夏初然依然是同一个问题,目光闪烁着些许期待。

    嗬!这搞什么,这不是他约女孩子的手段吗?!凭借自己笑傲苍生的脸,他才是应该说这种话的人,她怎么回事?开始直接勾搭他了?“喂喂,姑娘,你现在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我(身shen)上,你不是有事要做?还有,女孩子收敛一点,风流的有我一个就够了。”

    “唉……”听刁浪这么说,夏初然略有遗憾地叹息,“没想到你的思维也这么局限,***都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大家都光顾着收敛,谁去顶那半边天,不过,算了,你说的也是,我也有事,这么着,明天我们这个时候再在这里见,怎么样?”

    “我没同意!”刁**出了声,但很快意识到,他好多年没在女人这块土地上失过策,他这匹野马,没想到也能走到悬崖侧……

    “我们认识,这点还不能接受?”

    “这不是接不接受,姑娘,你无理取闹。”

    “再次说明,我叫夏初然,另外,我这叫胡搅蛮缠。”

    “……”刁浪霎时愣住,这么诚实,他接不上话。

    被这么一搞,刁浪这回才正眼看了夏初然,明眸善睐,不算万中无一的美人,至少看的舒服,个子中等,穿了一件蓝色大衣,白色的围巾包裹的严实,一双被冻得通红的小手露在外面,嗯……有点白,这让刁浪好奇起她被衣服遮掩的肤色,但这种事可不好这么快就说。

    上下一打量,她看起来稚气未消,不过,那双眼睛却黝黑难懂,嘴角笑容是常态,刁浪顿了顿,凭感觉觉得她心态一定好,只是她……

    刁浪歪头,摸着下巴有些疑惑,他看不见她的人生,而且二十五岁以后的人生更是模糊。刁浪早就不怎么看人了,其他人也一样,他估计这世间也就(阴yin)曹地府还能说出点门门道道来,所以姑娘什么来头他也不知道。

    一点好奇带着些许疑惑,刁浪妥协道,“好吧,毛头,经过本神深思熟虑,我决定给你这个机会,明天就在这里见,你带上贡品等我,我要上好琼浆玉酿,明白吗。”

    夏初然当然开心啊,打了个响指接着说了声好,刁浪点点头觉得事(情qing)算完了,于是瞬间消失在她面前,夏初然恍然,木木觉得他脾气应该(挺ting)好,不然根本不用听她废话就可以直接离开,不过……当然更有可能是她魅力超群啦!

    想着,夏初然觉得自己在这里耽误的时间是长了点,周围人群还在看(热re)闹,夏初然起了其他兴趣,也就不在意发生的事(情qing),她穿过人群打算去做自己的正事——找金教授。

    她记得金教授的家就在这附近,具体几楼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转了几圈也没什么印象,夏初然就奇怪了,她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超群的记忆力,金教授家来了不知多少回她怎么可能忘?!她心里打鼓,往(身shen)后看了看,她已经远离人声鼎沸的现场,这里是比较僻静的角落,皑皑白雪也隐掉了明显的通路,夏初然心中似乎有个声音提醒她该走进(身shen)边这栋楼房,她迟疑了片刻,迈步走进了大楼。

    大楼是五层,一条楼梯往上,没有电梯,照理说也不应该多黑,可是,夏初然看不清,像是走在梦里的路上,每一步都是虚幻的。周遭的温度也在逐步降低,夏初然走了几步停下,不知为何心中上去的念头比退缩多——她自我感觉是走不上去了。步伐还是迈了出去,说实话,她害怕了,也奇怪于自己现在捉摸不了的想法。

    稀里糊涂走了一段之后,夏初然来到了一个房门前,门牌号是303,金教授家。她敲门,等了半响门开了,进入入眼是一幅巨型画,画上有一只黑猫,宝绿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夏初然,毛骨悚然。

    夏初然又怀疑了,金教授家有这幅画吗?好像有,又好像不应该有,为什么这么糊涂,夏初然心里非常非常难受,而且,渐渐地这种难受,伴随着难以形容的恶心感袭上,她捂住自己的嘴,快要吐了出来,脑袋晕晕乎乎好像有声音却听不清,她难受,试着喊了两声金教授,屋里空((荡dang)dang)什么声音也没有。

    “老师,老师,你在哪?”夏初然往里屋去,举步艰难。

    里屋门关着,夏初然敲门,起初一点一点敲,后续难受的感觉让她非常想离开这个地方,她使了大力,门被敲得“哐哐”作响,她把全(身shen)的力气都砸到了门上就希望金教授出来。

    “咯吱”门应声打开,一大团雾气毫无预兆的冲了出来,金教授的(身shen)影站在浓雾中,模模糊糊看不通透,不,夏初然也不确定那是不是金教授,门打开她便有些后悔,该怎么说,她忽然想逃了。

    “初然……”浓雾中的金教授开口了,伸出一只手,好像要她握,夏初然不敢,摇着头往后退,退着退着,后背突然碰到了什么,她一愣,根本没来得及细想,整个人便被推了出去。

    夏初然扑向了浓雾,一瞬间四周又变得开阔,底下的人都惊恐地看着她,而自己好像飞在上空,突然之间头脑清明,她忽然意识到,她这个(娇jiao)滴滴的美人,这是要从楼顶掉下去了呀……哎呦我去,太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