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十五章 三人成众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回到“荷样间”,清蒸鱼上来了,屋里有了(热re)气,暖烘烘的叫人舒坦。夏初然蹲在那顶三彩荷花瓷盆旁,瓷盆高约三十厘米,放在一张高二十厘米左右的梨木三角台上,口径上大下小,中间凸起圆润。荷花的品种是夏初然熟悉的小舞妃,长得很好,虽是冬天,但明显的给了它适宜的温度和水,即使不开花,叶子探出水面的一端也乖巧的可(爱ai)。夏初然手摸瓷盆表面的纹路,花纹每一笔都很清晰,她问,“浪哥,你说这个值钱吗?”

    刁朗吐出鱼刺,抬起头,粗略看了一眼,“值点价钱。”

    “大概多少?”

    刁浪粗估,“这一看就是清代的东西,色彩花纹都较为出彩,大约十万吧,得看什么年代,或许以后更值钱。”

    十万!夏初然捂着嘴跌坐在地上,早知道就收了,有便宜不占白杂货。

    “你又干嘛了。”清蒸鱼好吃的停不下嘴,刁浪没空仔细搭理她。

    “没什么。”夏初然转而捂住心口站起来,回到座位,“心疼。”

    桌上菜基本干净了,一半刁浪一半夏初然,白玫是一口没吃,光喝茶,起初说是怕鱼腥,刁浪解释,她是(爱ai)装样子怕麻烦,白玫还是温柔浅笑,但夏初然是看出来了,刁浪回去肯定要被修理一顿,大修特修。

    再磨蹭了一会儿,桌上的菜盘被收拾干净,上了一壶看着就好看的茶。茶叶纤细嫩绿油润,茶汤碧黄,隔着老远就闻到了清香,上了口,夏初然就知道这是上好的蒙顶甘露。真是有心,她最是(爱ai)茶,小时候母亲采茶制茶,现在住的山上还有一大片野山茶,夏初然会打理,阿九嫂帮忙制,每年都能有些收获,今年的秋茶也结束了,正愁没东西过嘴,这可真是好。

    心满意足,夏初然便开始说正事,“浪哥,你要我来这,就是为了吃饭吗?”

    “不然还有什么好说的。”刁浪打着饱嗝,喝口茶润润肠。

    刁浪是不打算主动,夏初然眼珠子一转,权衡了一下利弊,开口道,“我在赵大的住所处有了不一样的发现。”

    白玫没抬头,刁浪后靠座椅,夏初然清了清桑,“首先我不肯定这个发现,其次我要说的是,我在赵大的屋外,遇到大风的时候听到了声音,不断重复‘还有一个,还有一个’,我起初不敢回答,但后来我生怕这是赵大讯号,因为始终看不见赵大的(身shen)影,想着总得有点突破,就硬着头皮回了一声,你们猜怎么着?!”

    “你炸了?”刁浪手上小动作不断,此刻又百无聊赖掏耳朵,白玫轻推了一下他,意思要他注意嘴上和手上,他的小变扭真是闹得不断。

    夏初然也看出来了,但她多大度啊,知道这神仙变扭她都不发火,笑嘻嘻的朝向白玫,“我哪能炸,主要是他本来能在现场,没想到先看到了一个女子,什么样来着?肤白貌美长直发,万里挑一人中凰,是吧浪哥?”

    “主要是88,60,90”刁浪毫不掩饰,眼里发出从没有过的光,刚要再进一步嘚瑟,突然(身shen)后冒出一条大白尾,狠狠甩到刁浪左肩头,刁浪吃痛大叫,还没来得及骂娘,就听白玫悠悠说道,“你早晚会栽在女人这条道上爬不起来。”

    “喂!你……”刁朗手指都没伸出来,白玫冷冰冰的视线就投(射she)过来,刁浪咽了口口水,把手指和话都收了回去。

    “你是……狐狸?”夏初然处于惊愕当中,她一下子收到了太多信息,比如白玫的白色长尾,比如,他俩关系绝不是(情qing)侣夫妻,再比如,自己此刻欣喜大于紧张,清醒多过混乱。

    白玫闻言,左脚轻轻抬起,搭在了右腿之上,雪白的大腿露出,而在那有意无意的行进过程,又恰好触碰到夏初然,夏初然浑(身shen)战栗,不敢言语,直到白玫再次伸出手,“白玫,白狐。”

    “夏,夏夏夏初然,是一个人。”夏初然又是站起抱住她的手,她也不想,可行为不受控制,瞬间就站起来,她懊恼的叹口气,似乎觉得自己也拿白玫没办法。

    “准确地说,我是一只天狐。”白玫又补充。

    天狐就是道行在千年以上的狐仙,地位极高。

    “说白了就是一个千年老不死。”“啪!”刁浪抱住另一边肩膀痛得倒在角落里哀嚎。

    夏初然已经对刁浪同(情qing)不起来了,只能比了个“耶”,一边往刁浪杯子里倒杯水,祝他痛痛飞,多喝水少说话,另一边又继续向白玫解释,“我是个想遗臭万年的坏人。”

    “你不怕我?”白玫似有疑问,但像她那样的人也只是确认。

    夏初然手上拿着水壶,略有迟疑,转手又给白玫倒了一杯,“白娘娘,我能看见简单的人鬼神魔,万物妖法,我住的那片山林有非常多的物种,也和它们相处的很好。虽然起初我并不知道你是狐仙,但这并不妨碍你和我之间的交流,在我眼里万物并没有什么分别。”

    “好。”话已经说到这里,白玫认定可以继续展开,“我原本并不知道你老师的事,是刁浪说这边有一位命数未到之人出了异事,希望我来帮忙,我来这里一天,稍稍调查了一些,希望你能确认。”

    “请,请说。”白玫说话跨越幅度极大,夏初然自然很不适应。

    “我调查发现,你的老师似乎十分得高望重,未与人结怨,在他过去六十二年的命格里,受小人迫害之事几无可能,而且他并非该在这次事件中丧生。”白玫细细说,刁浪(情qing)绪表达在脸上,这个时候他不清楚白玫全说出来的用意,但凭借这么多年的默契,他没插嘴,只是揉揉肩膀站起来,坐到了夏初然一侧。

    “并非?老师本不应该被牵扯到这件事上?!”夏初然立刻惊叫,白玫没有慌乱,继续用自己的方式解释,只是话多话少要看夏初然了,“这个不必多过担心,此事和本件事的关联另说,你(身shen)边这位会给你确认。他虽然看起来没用,但这点小用也没有的话,未免说不过去。”白玫话里带刺,却盈盈一笑,夏初然和刁浪渗出一(身shen)汗。

    “那现在?”

    此时倒像是夏初然和白玫的交锋,刁浪乐得自在,也知道即将有突破。

    “轮到你说了……”白玫轻呡口茶,浅笑,抬眸望了一眼夏初然,若有似无的暗示。

    夏初然拧眉,心里是防备和真相的冲突,她持续着心理斗争,但很快的她便双手交叠,无比镇定地将之前和刁浪的分析一股脑的重说了一遍,当说到赵大的时候,夏初然停了一停,开始描述——

    “当时是有人在说话,混着风声,具体我只听到‘还有一个’,接着就如我所说,我故意迎合他,毕竟我曾经可能被老师附(身shen),这次我就猜测还有没有其他的可能。果然,这次和之前一样也不一样,我什么也看不到,眼前一片漆黑,模模糊糊有人声,一开始是吵架,男女都有,紧接着是……是……”

    夏初然手举起来抓了抓,很难以形容的声音,“好像是爪子划在什么皮上的声音,接着划过塑料,还有玻璃,我只能说我猜是爪子,也有可能是手指,声音在来的路上我做过几次实验,没有发现相似的。而最后一个,就是(肉rou)声。”

    “(肉rou)?”刁浪对着个有兴趣。

    “嗯。”夏初然仔细回忆,然后手上有模有样的复刻,“就像菜市场切(肉rou),一刀划开的那种声音,这个分了好几次,所以我特别清楚。”

    “还有吗?”

    “还有,还有……”夏初然再想了想,“还有好像有人踩到我了算不算,虽然意识不清楚,但我感到有人踩到了我,醒来之后腿疼。”

    “算是吧,放着好了。”接着白玫和刁浪对视一眼,刁浪明显的眉头微皱,还没来得及开口,白玫又对夏初然说,“你现在有没有兴趣,去看看你的老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