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十六章 初探医院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寒风凛冽中,三个人站在了八城最大的医院外,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白雪飘飘。医院地处市区,路况好,交通好,几乎处在所有资源最优质的地方。只是今夜是下不完的大雪纷扬,路上也早已没有往(日ri)的喧嚣,回归寂静后,这诡异的医院,才符合了人们对它最初的印象。

    持续苦恼的夏初然皱着眉,“你们要进去?”

    “是我们。”刁浪微眯着眼,门卫有人,值班室有人,楼里还有人。这里有三栋楼,两栋六层十二排楼的高房和一栋两层五排的楼房,两层楼的那一栋是急诊室,而两栋左手边是门诊大厅,右手边是住院部,每一楼都有灯光,混进去不容易。

    “你指的是你和白娘娘?”夏初然总在白玫的白娘后面多加一个娘,她也不知道,就是顺嘴。现在她瞟向站在刁浪(身shen)侧、在寒夜里依然是绝美之姿的白玫。之前她们俩的对话,充分展现了白玫的能力,无论从哪方面,白玫都是个容易让人丢了防备的厉害角色。

    “别抠字眼了,小心我把你变王八。”夏初然又在胡搅蛮缠,刁浪当然不客气了,眼睛瞪着她,心里想的是巍然之态,表面上是挤眉弄眼,夏初然回瞪,刁浪又不服气,他怎么就唬不住她!

    白玫扶额叹气,“好了,你们俩不要闹,做正事要紧,花妹跟好你的浪哥,我们直接走。”

    “那稍稍等一下。”夏初然又有了什么事,从包里掏出手机,手心冒汗,她在花布袄上擦了两下才拨通了号码,开口就喊,“小叔。”

    刁浪和白玫都有意望向她。

    “小叔,今天你不用接我,我自己回家。”

    电话那边的夏仁杰,手里动作不停,回道,“我正想告诉你,我今天抽不开(身shen)。”

    难得难得。夏初然又问,“你咋了?”

    “家里被弄乱了。”夏仁杰简单回答,但一细想,怕夏初然多想,又说,“不是小偷弄乱的,家里有……有人。不过没事,弄得有些乱而已,我只是要整理还要照顾它。”

    “那行,你也别太在意我了。”夏初然看了眼刁浪,“有人会送我回去,你别担心。”

    交代完毕,俩人都很有默契的挂了电话,电话那头的夏仁杰,匆匆拿开几个枕头,在满屋残骸和家具里,继续找寻那个黑色的小(身shen)影……

    “小叔就是昨天那个?”刁浪和白玫站在前面,夏初然将手机塞回包中,看他们动了也跟着走,然后回答。

    “是,就是那位。”

    三人步伐没停,夏初然也跟上了,刁浪顺势勾住了她的脖子,一边还和白玫说,“她那小叔看来很年轻。”

    “就比我大四岁。”夏初然补充,刁浪的手臂太重,几次没能挣脱。

    刁浪嬉笑,得逞的擦了擦鼻子,“你知道我们今天为什么去风泰楼?”

    “这也是我一直问你们的。”

    “风泰楼下有条护城河,护城河对面是几栋新式住宅楼。”刁浪继续说,没有人停下,“那只黑猫我就是在那里跟丢的”

    光影突然一圈一圈变化,看的夏初然烟花缭乱,脚底虚空,恍惚间到了一间密闭的大房间。房间里没人,没有鬼,光线昏暗温度很低,四面墙上是一排排的拉柜,一个解剖台在房间正中央,周围有独立的灯光和器用工具台,一具尸体现在正被白布盖着放在解剖台上。

    夏初然勉强站稳,晃晃头,还不忘问,“什么意思?”她不敢确定,话语少了几分骄傲,多了些担心。

    “你说吧。”刁浪一笑松开勾住她的肩膀,又是一贯的自信,他似乎觉得白玫那(套tao)先扬后抑非常好用,至少能杀杀她的锐气。

    夏初然抿唇,拇指放在唇边,这是她不能肯定的表现,她又不是全知全能,遇到想不到的事,她也会慌张。

    刁浪不再等她,一边已经径直走向解剖台,拉住白布一角,用力一扯。原本在思考的夏初然立刻转(身shen),她心骇,不敢张望。虽然她在白玫说要去见老师的时候就做好心理准备,但她还是慌张,手心直冒汗,她深呼吸,将掌心用力在衣服上又蹭了蹭。

    “过来吧,又不是你老师。”刁浪在(身shen)后喊,和白玫一起围绕着尸体看。

    “不是我也不敢看。”夏初然不敢转(身shen),视线避开尸体在屋子里搜索,忽然她瞟到一角有一间小房间,那里应该是换检验防护用具的地方,她向那里走,一边嘴里还逞强解释,“尸体很容易沾染大量细菌和病毒,人体通过呼吸道和皮肤都容易受到影响,至少要做好防护措施。”

    “她在神神叨叨什么?”刁浪望着她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白玫趁机笑道,“她不是老师吗,估计在给你上课呢。”

    白玫语气总让刁浪不舒服,他皱眉,“你非要(阴yin)阳怪气说话?”

    白玫微扬嘴角,眼神刺骨的冷意,“我如何说话,请你再重复一遍。”

    刁浪瞬间怂了,点头附和,“莺语,天籁!”哎哟,他的命。

    俩人不斗嘴,因为刁浪几乎处于下风。

    “来了来了!”时间有限,夏初然戴上手(套tao)、口罩,穿着白大褂就出来了,这里面是警队附属的法检室,不仅有法医出入还有编入警队的医生专门管理,刚才她就在换装的房间里看到了值班表,按照平时的,那么十点半会有专人过来检查,目前就剩九分钟。

    “哟,什么玩意这么厉害,能挡得住千万大军吗?”刁浪见夏初然出来就忍不住调侃,什么病菌论,就是胆小。

    “还剩九分钟没时间了,咱们快看吧。”夏初然也没接刁浪的腔,这时候当然事(情qing)为大了,但她依然解释了另一件事,“护城河对面是小叔住的地方,那一栋楼都是他的,只是你说的猫,小叔不养,因为有人算出:小叔欠猫,猫在俱损,不易接触。他知道,家里人都知道,我每天都去他家从来没看到什么猫,况且昨天,你也知道,时间上,你追猫的时候小叔和我在一起。”

    “你确定?这么信任他?”能让一直给他印象严谨的夏初然,匆匆说出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话,这个夏仁杰很强大。

    夏初然眼神笃定,“无论怎样,小叔没有坏心,而且他只是个兔崽子,你们别打扰他,我会找证据的。”

    难得夏初然服软,刁浪摸了摸下巴,没有与白玫沟通或者任何一个眼神交流,“那就交给你了,明天给我一个答案。”

    白玫轻叹,她这位朋友胡来惯了,却在这个时候……可能有些缘分和默契就是这么高深莫测,是她不懂,她慢慢转(身shen),重新对着尸体,“这一位,似乎,死得离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