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十八章 冥界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都说这世间有三界——有人的人界,有神的天界,鬼嘛就在冥界。

    这冥界刁浪熟的很,有事就跑,没事打扰,美名其曰匡扶正义,可谁都知道他那就是无聊闲的。

    因此,冥界也对刁浪熟的很。

    只是这熟的很的代价比较高,比如折上了一位神官。说起折的这位神官,冥界很多人都不了解,毕竟远在上古,过程千转万转早就变得很玄幻,想要了解点,都因为惧怕大帝的责罚不敢胡来。而当事人刁浪,整(日ri)嘻嘻哈哈,后来被罚去了星砂之海也不思悔改,管人鬼神魔照样能扯到他们(身shen)上,搅的冥界是不得安宁……

    刁浪大步迈在冥界的地界上,这里是三道六界最为神秘和恐怖的地带,千百年来无论什么(身shen)份的人都对这里望而却步,只可惜生死轮回,谁都要走一遭。这不刁浪又来了,在(日ri)夜不分的地界还走的很安稳,周(身shen)只裹着烛油灯的气焰味,还有他的胆大妄为。

    “报!报报报!”一小鬼司慌慌张张冲进了十(殿dian)阎王处,“神,神君又来了!”

    各(殿dian)小司齐齐冲了出来,各个深色凝重,带着阎王的吩咐,想着怎么也要把刁浪拦在门外。

    “神君,阎王不在……”刁浪乐乐呵呵走过第一阎(殿dian),眼睛扫都没扫,第一阎(殿dian)小司这才松口气。

    “神君……”

    “神君……”

    刁浪一个个过,后面一片松气声,直到到了第六(殿dian),他停下,摩拳擦掌。在第六(殿dian)小司惊恐中,按住小司的脑袋往后一推,大步跨进了门里。

    “卞城王,我又来了!”爽朗的声音,配合着卞城王最喜欢的大嗓门,刁浪堂而皇之的进入,(身shen)边一个个个头只达他腰的小司前仆后继,刁浪全甩开了。

    (殿dian)厅内堂乌压压的一片黑,烛油的气味飘散在空中,刁浪擦了擦鼻子,低声一笑,接着打了个响指,四周火光逐燃。

    大厅内堂布置森严,不同于古画里所表现出的带着血的刑具,这里更像是一个大公堂,四周八八立柱架梁,靠墙的地方都是一排排文书柜格,几个带着书生帽的小鬼立在柜前,望向刁浪,但都不敢动,这(殿dian)的正前方还有一块高悬的额匾,额匾“卞城王(殿dian)”下的漆红公堂书案上文书遍及高高垒起,而此文书中间,一位黑帽高顶,黑须髯面的大人正坐中间,他一手撑头,眼睛前视,竖眉横目的模样,此刻却带有点无可奈何。

    “哎哟哟,大人,你看我给你点了个灯,亮堂了。”刁浪笑的极为鸡贼,慢慢就往卞城王(身shen)边去。

    四周的小司鬼差都躲在了立柱后面,惶惶不可安。

    “神君,你有什么事就说。”在刁浪即将走近之时,卞城王还是忍不住了。

    问到关键,刁浪乐开怀,三两步跨到了书案边,趴伏着,凑近与其对视,“也没什么,就是跟你问个人,我想见他。”

    说到此,卞城王横眉冷目,这刁浪仗着天上的(身shen)份横行霸道,随随便便就要看人、要人,哪还把冥界当回事,真当他是个摆设吗!

    “我说神君,这是有规定的,不能你想怎样就怎样。”

    刁浪掏掏耳朵,“哦”了一声,“那你去说说呗,我先看。”

    “这不符合规矩。”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我比较急。”

    “我们原本就不是生人,神君这不是在逗笑嘛。”

    “我是活人,我有活气,我来破规矩不就好了。”

    “胡来!”卞城王猛站起(身shen),怒从中生,吓得周遭的鬼差是瑟瑟发抖。

    刁浪可不怕,他依然趴着的姿势,只是随手变出血扇,顶在桌上,尾端的碰铃作响,卞城王一瞧,气焰顿时少了半分。

    “我除了活气……”刁浪扇子打转,瞧着卞城王,笑不减,“还有火气,你信不信我能烧了你这阎(殿dian)?”

    刁浪是孕火之神,他能带来火光与希望,也能带来火海和灾难。见卞城王黑脸变白脸,刁浪渐渐收敛笑容又说,“我刁浪在世间横行千年,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问你,是打声招呼,你帮我,我记着你的好,你对着干,我横着闹,你别忘了我是看管了星砂之海几千年的老油条,上面都不敢拿我怎样,你还敢指手画脚?即使现在大帝站我面前,我要做的还是做!”

    卞城王虽有万般无奈,现在却也说不出半句话,论神位刁浪在他之上,论能力刁浪还在他之上,上面也吩咐过,要是不那么为难,随也就随他吧,只要不捣乱就行,想到这,卞城王问,“神君,您要的是哪一位?”

    卞城王语气一软,刁浪也高兴,他才不想真烧了这阎(殿dian),不是烧的慢,是后面解释的流程和报告太多了,他嫌烦,“金明,己卯年丙子月甲午(日ri),约子时去世。”(1999年(阴yin)历十一月初一,晚上十一点至凌晨一点)

    刁浪口述,卞城王一边已经摊开了面前厚厚一测生死簿,书页飞速翻动,很快就落在了一页,“找到了,金明,丁丑年丙午月丁丑(日ri)生人(1937五月十一),本应死在两年后的一次交通事故中,现阳寿未尽归于枉死城。”

    枉死城,阳寿未尽便被杀害的冤魂所在的地方。等到在里面的(日ri)子对应上正确的死亡(日ri)期,便会离开枉死城,跟其他鬼魂一起度轮回。听说这些鬼魂会每(日ri)登上枉死城城楼,为的是看害死他们的人堕入修罗地狱,尝尽万千痛苦。

    白玫得来的信息果然没错。刁浪暗自赞许了一下白玫的办事能力。

    “咳咳,那就给我开门吧。”好话说了,狠话说了,这下得说点正经话了。

    “一刻钟可够?枉死城有规矩……”

    “你当我去吃面吗?你里面的鬼我能无缝衔接直接交流?重说!”其实鬼魂这一类,只有地狱道的冥界众道才能与他们交流,寻常人包括像刁浪这一类的天人都不能直接交流,首先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其次为了防止蹿职位,规矩也很重。当然后一条,简直就像为刁浪量(身shen)定做一样。

    “那……”卞城王见刁浪语气加重,小心考虑了一下,“半个时辰你看如何,这已经是最多的了。”

    刁浪考虑也不能多为难他,接着开始往后退,卞城王立刻知道刁浪同意了,朝远在文书柜边的一个书生鬼投去眼神,书生鬼随即明白,匆匆走过来,引着刁浪,一同前往死人的活人世界——枉死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