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二十一章 支点绘线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是夜,大雪纷扬而下,马路上的汽车和行人少了很多,医院外的一条车道已经被薄薄的白雪覆盖,而在道路的尽头停放着一俩银色的桑塔纳。

    车子处于发动状态,“嗡嗡嗡”能看见车子的抖动,它将车顶的雪融化,又将车下的路面变得湿滑,眼看白天铲掉的雪又将铺满,车里的人不安的看了一眼车窗外。

    怎么还没来。夏仁杰点燃第二支烟,摇下车窗。夏初然和他说不用来接她,可放不下的夏仁杰,匆匆收拾了一下屋子又赶了过来。他这么多年就围绕着她,围绕着整个夏家打转,说不累是假,但整颗心都是充实的,有了夏家才有他,这么多年他一直这么理解。

    “小叔,长命百岁长命百岁。”夏初然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边将他手里的烟头插进雪里,一边脱掉了口罩和白大褂塞到后座,然后一头扎进了车里。

    夏初然上来,夏仁杰就关好车窗发动汽车,走了还不忘说一声,“我才抽了第二支。”

    夏初然在后座,整理白大褂,头也不抬,“才第二支,只能说明你的烟盒空了。”

    夏仁杰烟瘾很重,曾经最夸张的一次半天就抽掉了一包烟,了解这件事的夏初然,见到他抽烟就掐灭,没事就念叨长命百岁,夏仁杰对她没办法,这才渐渐控制了量。

    可夏初然也不是无理取闹的,她知道自己的小叔平时非常辛苦,年纪轻轻就要背负重担,遇到解不开的事只能抽烟解决,渐渐地成为了他生活的依托,每当这个时候,夏初然就想,他该找个女朋友了,不,男朋友也行。

    “刚才你在哪,为什么声音那么低。”夏仁杰先是打电话确认夏初然在哪,才来接的她,电话那头的夏初然声音很低,周围轰轰的回声听得他有些不自在。

    “哦,太平间。”夏初然摆明了要逗夏仁杰,说出的话也带着一点瘆人。

    “别胡闹!”果然,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怪力乱神的夏仁杰又拿出了一幅大家长的姿态,“我先送你回去。”

    夏初然嘿嘿嘿的在笑,接着制止道,“别了小叔,你送我去老师的公寓吧,我还想去看看。”

    夏仁杰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定格在晚间11:23,“这么晚了,有什么不能明天看。”

    “有些东西想要确认一下,现在就要去。”夏初然强调两遍,夏仁杰也不反驳了,将车子行驶到一条安全的大道,平稳速度驶向月桂园。

    ……

    凄冷的寒夜,月桂园在这夜色中显得有几分肃穆,车子在小区外停下,夏初然在后座整理一些东西,夏仁杰打着手电给她照着。

    “小叔,下午我请你帮忙查的东西有结果了吗?”夏初然下午让夏仁杰帮了一个忙,查一下有关于月桂园的户型问题,这个户型是自从她清醒后一直耿耿于怀的东西。

    “查了。”夏仁杰推了推眼镜,还不忘扶正了手电给她光,“月桂园总共168名住户,前四栋后八栋,前面的都是老住户,后面是新修的房子,你今天给我的样板画就是后八栋的样式。”

    这就对了,金教授很早之前被分配进了这里,所以他的房子是老式的,夏初然记得非常清,而后面的新式房她就没怎么接触过,可以说一次也没有进入过。

    “我们学院有多少人在这里居住?”依着刁浪给的猫鬼信息,可以猜想((操cao)cao)纵猫鬼必定有一个人,猫鬼损人声誉断人钱财,对不了解的人出手比对了解的人出手难多了,由此大胆推敲,想要害金教授的,很可能是觊觎他的声望并且了解他的人,而金教授的活动范围基本上就是和学院联系在一起,想要找突破口就要从学院的老师职员开始。八城大学在很早之前就将月桂园作为教职员的住宅区,很多教职员在没有其他选择下,都会住进这里,所以人从里面找,或许可以有一定收获。

    “三十八人,这是名单。”夏仁杰从副驾驶位置拿出一叠纸,递给夏初然,“你又想到了什么,可以和我说说吗?”

    “有些在意罢了,不要紧。”夏初然轻描淡写的一句,可夏仁杰却不这么认为。

    车内一时无声,夏仁杰抬手盖住了夏初然的头顶,轻声说,“金教授的事,还是很在意吗……”

    通过头顶传来的温度,夏初然又是感到安心,又是感到悲凉,她轻轻抬眸,勉强笑道,“我和老师认识十年,这十年我却不知道谁想害他。”

    “有些事力所能及,力所不能及,别把自己((逼))得太狠。今天你一直在忙,早上阿九说,你五点就出了门,到了十二点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下午打电话给我,安排好了事(情qing),晚上又是一阵忙,虽然看不出,但我知道你的急切和不安,一切慢慢来。”夏仁杰极力安慰夏初然,他不知道她想听什么,他只说为她好的话。

    夏初然撇嘴,想说谢谢的话又觉得生分,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话锋一转,问,“小叔,金教授老家的人联系上了吗,说来接他了吗?”金教授的故乡不是八城,他也是四十年前求学才搬到这里来的,在这里结识了爷爷,而后又认识了她。

    说到这里,夏仁杰推了推眼镜,不知从何说。

    “怎么了?”夏初然问,心里有了答案。金教授父母早在二十年前就相继去世,家里的长辈就剩叔嫂姑侄,金教授偶尔去封书信,连话都很少,现在来说要接尸(身shen),路途远花销大,没有必要不会做吧。

    “他们说他们小乡小镇,来这里不容易,又说,金教授是公职人员学校会安排妥当。”夏仁杰尽量规避了那些让人更难受的字眼,夏初然却扑哧一声笑了,“正好,那小叔你就在事(情qing)结束后帮老师收殓,我们风光大葬,葬在后山那片墓园里,里面三缺一,现在正好,记得烧份麻将啊。”

    说着夏初然就下了车,站在小区围栏外来来回回张望,夏仁杰感慨她的(情qing)绪变化快,下车站在她后面,问,“你想做什么?”

    夏初然摸了摸下巴,微眯眼,风雪时停时下,“想去老师的房间,还有那后八栋看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