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异界冥海 第二十三章 不安的深夜

时间:2018-03-31作者:琉纹

    “噹!”又是一声钟响。

    “喵……”幽深的长廊尽头穿来了猫的叫声,夏初然浑(身shen)一震,紧张地抓住夏仁杰的手,慢慢往下退,接着突然跑起来将他往下带。

    “然然怎么了?猫叫而已,别怕。”夏仁杰担心她在黑布隆冬的楼梯间里摔着,努力安抚她,夏初然却似乎没听见,脚步匆匆,一刻也不敢停。

    “喵……”猫声越来越近,楼梯好像越走越长了,在计算的时间内没有到了楼下后,俩人一瞬间也都蒙了,站在楼梯转弯处,茫然地望着四周。

    四周实在太黑,隐约的墙面高耸,衬出在下面的他们是多么渺小,如蝼蚁一样。

    “什么(情qing)况?”夏初然无奈地自问自答。

    “然然,你,你是,是又在恶作剧是吧?”夏仁杰稳定(情qing)绪,推了推眼镜,在得不到夏初然的回应后,他选择抓紧了她的手。

    “再跑跑试试。”夏初然试着说。

    “可,可以。”

    “喵!”猫声近在耳边,就在手扶梯上的某个位置,夏初然僵直了(身shen)体,寻声往上--那双绿眸咫尺之遥,正肆无忌惮地望着他们。

    “哇!不管了,小叔跑啊!”夏初然拉住夏仁杰,俩人仅靠的手电在漆黑的楼道里几乎无用,就在此刻,猫声从天而降,跳过夏仁杰的肩膀,越过夏初然的手臂,一口咬掉她手中的手电,一步跨到了下面,衔着手电在楼梯口等着,隐约,它脚上缠着绷带。

    “小(咪mi)?”夏仁杰喊了出来,夏初然哪听清,转(身shen)拉着就往楼上去,但猫蹿在他们之前,一瞬间到了楼梯上。

    “这猫……贼啊。”夏初然还有心思夸,慢慢后退,想着怎么样也得逃出去,落在这里要是死了真冤枉!

    “小(咪mi)!”这次看清的夏仁杰,绕过夏初然往猫(身shen)边去,夏初然大惊,“(咪mi)什么(咪mi)?!小叔,别去!”

    夏仁杰好像不听劝,夏初然当然不能放任,于是一把拉住他的后衣猛地往下一拽,夏仁杰重重撞在她(身shen)上,力量过大,俩人从楼梯上直接摔了下去。

    “哎哟。”夏初然撞到了背,但夏仁杰似乎撞到了头,晕了过去,她扶住背坐起来,猫的脚步很轻,夏初然只看到衔在它嘴边的手电灯光一晃一晃,顺着台阶慢慢走到了他们(身shen)前。

    “哐啷。”它将手电扔在了地上,嘴里吐露着“蠢货”二字一步步走向他们。

    夏初然猛惊,它的眼睛实在太过玄妙,以至于人眼都移不开,碰铃在剧烈摇动,夏初然此刻完全的不知所措。

    “哎?就是你?”楼梯的上头,传来了熟悉魅惑的声线,是白玫。

    “白娘!哎哟!我的老腰……”夏初然是一半惊喜一半痛苦,高举手,比了个“耶”

    “小夏,想办法把你的叔叔带出去,它就交给我。”说完,一条缠着蓝色狐火的尾巴从上而下,白玫与之相仿的碧色瞳孔冉冉生辉。

    黑猫好像也被这种气势吓到,它本来就有伤在(身shen),此刻硬碰硬,还是一个大头,显然没有十足把握。它往后退,望了一眼夏仁杰,迅速蹿下楼梯,白玫吩咐一切小心,也一同消失,就这样,原本嘈杂的楼梯间又变得静默如常,带着一些依然(阴yin)冷的寒风,夏初然才算是舒了一口气。

    现在就是等小叔醒了。夏初然靠着墙默默想。

    想着想着,夏初然突然犯困,这种突如其来的困倦感,大脑一点预期也没有,周围似乎更冷了,她打了个哆嗦,手垂下打到了白布包,碰铃又发出声响,夏初然陡然一惊,醒了。

    “小叔,小叔,快醒醒,别睡了,肚子……”冷还没说出口,楼梯上方的走廊里又传来了脚步声,“哒,哒,哒”每一声既清晰又模糊。

    夏初然嘴唇打颤,她拉紧夏仁杰,小声而不安地问,“谁?”

    声音在楼梯口戛然而止,接着,周围变得萤亮,似有蓝色的不明液体顺着楼梯往下流,流到他们(身shen)边,流到夏初然手边。

    她抬起颤抖的手,放在鼻尖,铁锈气味,是血!

    “还有一个……还有一个……”

    闻言至此,夏初然大惊,是赵大!他怎么在这?!她不顾腰痛,抱住夏仁杰的胳膊,就往下拖,一边拖一边还轻拍他的脸,“兔崽子,醒了啊!”

    “还有……一个……”

    夏仁杰停住了,不,准确的说,是某样东西使夏仁杰停住了,它拽住了他的腿,夏初然怎么也拉不动,看它慢慢顺着夏仁杰的(身shen)体往上,与夏初然四目相对--眼珠凸在外,面部都是起泡的腐烂,一双腐化溃烂的手伸向她,一点一点……

    “赵大!”夏初然大叫,抓住碰铃猛的往他脸上砸去,碰铃的灵(性xing)太强,“赵大”呜哇大喊,(身shen)子贴在墙上,但很快又反弹回来。

    夏初然也不管了,放下夏仁杰,随后就跟了上去,把“赵大”推到墙边用尽力气握住碰铃“噼里啪啦”一顿打。她是相当怕,但也很无奈,她不知道怎么离开,现在此刻“赵大”又追了上来,为什么从他的出租房一直追到这里,她祈求白玫快点回来,快点快点!

    “啊!”“赵大”轰然起(身shen),把夏初然推到了楼梯口,手里的碰铃无预兆的随着撞击落到了下层,夏初然伸手去勾为时已晚。眼看着“赵大”冲到她(身shen)前,一把扼住她的脖子,“还有一个,是你,是你!”

    夏初然想出声辩驳,但是脖子被箍声音越来越发不出,她竭力扒开他的手,可是成为怨灵的“赵大”她解决不了,甚至连呼吸也快要被剥夺,夏初然眼前白花花一片,她好像看到了从前,又似乎看到了以后,世界都是白色的,纯真而和睦……

    “火鼠!”红光从白光间穿过,染红的夏初然的眼睛,也给了她片刻的清醒。

    她伏在地上猛咳,手臂被人提起,拉住就走。

    “小叔,小叔……”

    “没事,不是他被盯上了,你放心,他不会有事。”刁浪的声音。

    夏初然这才睁开眼,是刁浪,她的浪哥又来了。

    “浪哥,我脖子痛。”夏初然不明由来的撒(娇jiao),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她想要安慰。

    “没事,我看看,没断。”刁浪轻轻摸了一下,夏初然就安心了。

    他们跑下楼梯,刁浪伸手往她手里塞了一样东西,是她掉落的碰铃!随后在耳边和她说,“赵大死后成厉鬼,不知道谁把他藏起来了,我要打他门心,需要你帮忙,行不行?”

    夏初然还没搞清前后左右,却立刻点了点头,耳边是刁浪的“往上跑。”她也没细想,在刁浪松开的一刹那,反(身shen)往楼上跑,眼睛都是花的,但她还是努力往上去,跑了不多步,后背一股寒意袭上,夏初然浑(身shen)哆嗦,只听刁浪大喊,“可以了”,她又忽然翻(身shen)从楼梯扶手上往下一跳。

    失控的感知突然聚集,夏初然飞(身shen)扑进了刁浪怀里,刁浪手掌上翻,通红的掌心直接命中“赵大”的额心,“赵大”顿时惨叫连连,不断地哀嚎在空中,“还有一个,还有一个!”他站着,面燃烧着,痛苦的挣扎,夏初然已经从刁浪(身shen)上下来,看见他这样,莫名心酸——

    他,也是受害者……
小说推荐